第11页(1/2)

加入书签

  蔚蓝看着男人头也不回地背影,又低头看着怀中温顺的小白猫,带着浅笑,低声说:“他要是不回来了,我就把你带回去,好不好。”

  可惜,这个心愿注定是实现不了。

  因为几分钟后,秦陆焯再次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扛着梯子的工人。

  待工人把梯子放好,秦陆焯单手插兜,姿态轻松地站在树下,声音闲散地说:“下来吧。”

  此刻,一旁的小朋友都眼睛发亮地看着他。

  显然,轻松搞定这么大问题的叔叔,让他们开始崇拜。

  倒是蔚蓝垂眸,低头睨了他一眼,又摸了怀中的猫两下。

  这次秦陆焯没说话,直接踩着梯子上来,待他身体与树上的蔚蓝平行时,伸出一只手,“把它给我吧。”

  半空中,这只手掌,竟是好看地有些过分。

  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摊开的掌心,掌纹并不凌乱,那两条线顺着掌心蜿蜒,有些深地过分。

  蔚蓝终于把怀里的秦小酒递给它,动作温柔小心,没忘记叮嘱:“刚才它的后腿卡在树梢上,小心它的后腿。”

  秦陆焯低头看着掌心的小东西,即便此刻这么乖顺,还是忍不住轻斥了一声。

  “狗崽子。”

  ……

  他身后是已垂垂落下的夕阳,火红色光线落在他发梢间,他微垂着眼睛,盯着掌心里的小白猫,浓密长睫遮住他一向犀利的眼神(shubaoinfo),光线笼在他身上,竟是难得温柔的画面。

  蔚蓝:“它是猫崽子。”

  “嗯,不听话的都是狗崽子。”

  秦陆焯淡淡道。

  蔚蓝微挑眉,居然难得再开口,“要是你不听话呢?”

  秦陆焯听完这话,真是直接气笑了。

  “心理医生都像你这么伶牙俐齿?”

  蔚蓝看着他,最后脸上竟是露出得意地笑。她从来都不是爱斗嘴的人,偏偏遇到他,居然一次两次都逆了性子。

  她摇头说:“不是,一般我的咨询者对我的评价都是,温柔、体贴,善于倾听。”

  这次,秦陆焯嘴角上扬,溢出一声轻笑。

  似嘲笑。

  待他们成功救下小猫,一帮小朋友陆续跟秦小酒一一告别。在秦陆焯的‘威慑’之下,素来性格高傲的秦小酒居然任由一帮小孩子在它身上摸来摸去。

  于是,被摸够的秦小酒,这才被带回去。

  他们是从大门口进来的,一路上遇到不少人。

  虽然人人只是跟秦陆焯打招呼,眼睛都忍不住在蔚蓝身上打量。

  等进了秦陆焯的办公室,其实并不算大,蔚蓝几乎是在进门的一瞬间,便把房间内布置收入眼帘。

  秦陆焯走到墙角,把秦小酒放在猫笼。

  接着,他转身走到自己办公桌后面,拉开右手边抽屉,将里面的胸针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他说:“看看,有没有损坏的地方。”

  不过蔚蓝没说话,他抬头看了一眼,见她还在看着自己的办公室。

  “你也想分析我?”

  那晚蔚蓝确实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一个过分聪明的女人。寻常人跟心理医生接触,心底都会有点儿发怵,觉得心理医生会轻易看透他们。

  他gān脆仰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抬了抬下巴,“说吧,什么结果?”

  说着,他嘴角泛着冷笑。

  蔚蓝并没在意他的冷漠,只是在又看了一圈办公室,点头。

  “结果就是,你是男人里难得爱gān净的人。”

  只是她这个好笑的结论,并未得到秦陆焯的认可。

  他眯着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办公室,是自己打扫的?”

  这次,轮到蔚蓝微怔。

  他们两个就像是在一个游戏中,找到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蔚蓝:“从我门口进来到你的办公室,一共有七个摄像头,当然这是我看到的。至于暗藏的还有多少,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么多摄像头也能理解,你是警察出身,谨慎和安全这几个字,刻在你骨子里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