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页(1/2)

加入书签

  江哓妍摔下楼,撞破了脑袋,血流了一地。

  特别血腥恐怖。

  刘瑾打小就怕见血,所以当她从楼上看到的时候,腿都软了,根本走不了路。

  肖寒打心底也不希望是她动的手,但是这会儿有录像在,他不可能明着包庇刘瑾,只能尽可能语气和缓地问道:“你再想想,你下楼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或者听到什么人说话。”

  刘瑾猛地抱着脑袋,她低声说:“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肖寒在原地转了一圈,握住拳头,再次放缓口吻:“刘瑾,你再努力回想回想。如果真像你自己说的,你是无辜的。只有你配合我们警方,我们才能帮你。”

  早已经六神(shubaoinfo)无主的刘瑾,抬头看着他。

  她也想给警方线索,可是她今天大姨妈来了,她在厕所蹲了好久。出来的时候,一下楼就碰到江哓妍一身血的躺在五楼那里。

  她真的没头绪。

  齐晓瞧见也叹了一口气,指了指里面,说道:“一个小时了,还是一问三不知。”

  正好齐晓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了一眼,低声说:“咱们去现场的同事打来的。”

  说完,他接通电话,刚听了没两句,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恼火地说道:“怎么回事,什么叫没有监控?”

  秦陆焯转头望过去,目光如炬,齐晓都被他看得脑袋一缩。可是也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电话。只是越听越恼火。

  等挂断电话,齐晓这才说;“刚才老huáng打电话回来,说学校那边,出事的那栋教学三号楼,今天正好安排设备维修检查。所以整栋楼的监控都停了几个小时。”

  谁能想到,这么久不出事,偏偏就撞上了监控维修的时候出事。

  本来学校的监控,特别是教学楼的监控,也就是考试的时候能派上用场。谁能想到,这会儿居然想调看的时候,居然没有。

  蔚蓝敛眸,瞳仁微缩。

  她转望向齐晓,“教学楼监控检修的事情,学校事先有通报给学生吗?”

  齐晓一愣。

  倒是秦陆焯看着她,轻声说;“你怀疑是故意挑今天的?”

  目前因为伤者还在医院,所以他们根本没办法对伤者进行验伤,所以她到底是自己摔下去还是被人推下去,到现在还没有结论。

  但是因为当时现场的情况,又有两个目击者。

  所以才不得不将刘瑾先带回来审讯。

  但是监控设备维护这件事,却让这件事增加了这件事的人为性质。

  巧合太多,那就是有意而为之了。

  蔚蓝不避讳地说:“如果说学校事先有对这件事进行通报,那么凶手很可能就是趁着这个机会,才对江哓妍下手的。”

  如果学校事先并未通报,虽然也不排除人为的可能性。

  但人为和意外,这两种可能,应该五五开。

  齐晓刚开始还不没懂,等听到蔚蓝的解释。

  登时恍然大悟。

  他赶紧拿出手机,给此时还在现场的同事打了电话回去,他问了这个问题,对面没立即传来答复,估计是去找校方了解情况。

  等好一会,电话再次响起。

  齐晓打着电话,连说了两个我知道,这才挂断。

  “老huáng问了,他说学校在周五的时候,就已经贴出告示。因为这栋楼要维护的不仅是监控设备,还有投影仪设备,所以学校事先有通知。这样可以让周末申请使用教室的学生,去申请别的教学楼。”

  听他这么一解释,秦陆焯反而眉头锁地更紧。

  他转头看向齐晓,问道:“既然这栋楼设备都不能用,今天又是周末,为什么刘瑾和江哓妍都会在?”

  齐晓张了张,说道;“刘瑾说她今天教学三号楼是去复习的,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宿舍里不太平,她就不想留在宿舍。”

  这个理由确实站得住脚。

  期末考试,很多学生都会选择在图书馆或者自习室里学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