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页(1/2)

加入书签

  特别不满。

  可偏偏他又挑不出孟清苑的错,甚至连他外公家那头,都挑不出来。毕竟他母亲是在他出生没几年就去世了,而孟清苑则是在他母亲去世十来年之后,才嫁给了他父亲。

  那会儿他母亲去世一年,就有人劝秦克江再找一个。

  秦克江却没有,当时他是真的怕孩子太小,况且他心底原本就存着人,既觉得已经耽误了一个,就不想再耽误另外一个。

  他是真没想到,十几年后还能和孟清苑再续前缘。

  至于秦亦臣,为他母亲抱不平的地方,大概就是觉得秦克江心中最爱的并非他母亲。秦克江对孟清苑的喜欢和爱护,是他在这个家里耳濡目染的。

  所以年少时,他总是会为自己的亲妈不值。

  可后来长大了,反倒是他自己的亲舅舅开解他,说他亲妈当年是真的喜欢秦克江,死活要嫁给人家的。还放话说,就算秦克江不喜欢她也无所谓。

  就这么死缠烂打着,还真叫他母亲圆了心愿。

  至于后来她英年去世,就连他舅舅都只能叹一句,都是命。

  况且他母亲在世的时候,秦克江对她不曾亏待,所以他母亲的一世也不算遗憾。毕竟人能满足自己的心愿,是何等奢侈之事。

  故而到了成年之后,秦亦臣对孟清苑的不满已然单薄。

  至于在家总是这幅模样,大概也就成了习惯。反正让他笑,他是真的不太笑得出来。

  所以这会儿他臭脸刚摆出来,秦克江就怒(shubaojie)了,抬头看着他就骂道:“吃饭都不消停,摆出这么个脸色给谁看?”

  秦亦臣都被骂习惯了,也不在乎,耸了下肩膀,“我天生不爱笑,您就将就着看吧。”

  秦克江再要说话,坐在他身边的孟清苑夹了块红烧肉放在他碗里,柔声说;“张阿姨的红烧肉,你不是一直念叨着。今天沾着蔚蓝的光,允许你多吃两块。”

  这下,秦克江不教训儿子了。

  孟清苑也不朝秦亦臣看,反而是转头瞧着旁边的蔚蓝,笑道:“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不给你夹菜了,你别客气。”

  蔚蓝顺势点头,轻笑道:“谢谢阿姨。”

  秦亦臣知道孟清苑是在给自己解围,其实这么多年来,她总是这么不动声色地在给他解围。孟清苑不会刻意地讨好他,也不会冷落他。

  秦亦臣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大概就是,有一年秦克江出去开会,真的整整一个月没回家。秦亦臣差点儿玩疯了,孟清苑倒是提醒过他要期中考试的事情。结果他也没当回事,想着她一个当后妈的还能管那么多事情。

  谁知期中考试之后,学校要开家长会。

  那时候他想着找自己舅妈去就行,他外公家那边都心疼他打小没亲妈,格外宠溺他。谁知一直不声不响地孟清苑替他去开家长会了。

  正好赶上秦克江开会回家。

  秦亦臣以为孟清苑不会管自己,那会儿他们圈子里也有父母离婚的孩子,他们半大孩子凑在一块,说到这事儿的时候,都说那家后妈会故意不管前头妻子留下的孩子。

  他还抱着侥幸心理,想着孟清苑要是这样不管他就好了。

  谁知他那份惨不忍睹的期中考试成绩单,就那么毫无修饰地被拿到了秦克江面前。

  那可是一顿好打。

  他舅舅知道这事儿,还特地上门找秦克江算账。那天秦克江不在,他舅舅对孟清苑态度不算好,算是有些埋怨。

  谁知一向温和的女人,突然态度qiáng势地说:“这孩子是秦家的孩子,我们管他是应该,不管才叫害。”

  他抬头朝对面望过去,孟清苑坐在他对面。旁边坐着的蔚蓝,最后才坐着秦陆焯。

  蔚蓝似乎也感觉到对面的目光,抬头,望了过来。

  其实相较于秦克江和秦亦臣这对父子,虽然秦克江时常训斥秦亦臣,但这是中国最普遍(fanwai)的父子关系,看着似乎水火不容,却又那样割舍不断。

  反而是秦陆焯,他从进入家里到现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