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页(1/2)

加入书签

  蔚蓝不动声色,谁知后背上的那只手开始游移,慢慢往上。她穿着的家居服,宽松,他手掌没一会就贴到她内衣后面按扣上。

  蔚蓝朝他望过去。

  按住他的另外一只手,不许他再乱动弹。

  谁知她刚伸手按着他的手,就觉得胸口一松,竟是内衣后面的扣子被解开了。秦陆焯单手解的。

  她愕然了下,就见面前的男人,咬着她的唇。

  低声说:“我说了,行不行,我说了算。”

  秦陆焯翻身,将她压住,这次蔚蓝是彻底逃不了了。

  一室旖旎,暖香四溢。

  等隔天醒来的时候,蔚蓝觉得自己身上像是被碾压过了,手臂重得犹如千斤。某人禁欲太久,像是要从她身上找补回什么似得,弄得她到半夜才睡觉。

  卧室里,窗帘拉得严实,外面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蔚蓝揉了下眼睛,伸手去捞放在chuáng头的手机。等看到时间停留十点半的时候,她先是闭了闭眼睛,随后猛然睁开。

  她起chuáng的时候,秦陆焯大概是听到动静,推门进来。

  他还挺意外地,问道:“不再多睡一会儿?”

  “还睡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今天要去你家里的。”蔚蓝有些着急,随手撩了下自己的头发,刚起chuáng,长发凌乱地很。

  秦陆焯走过来,坐在chuáng边,按着她,低声笑道:“没事,你要是累,我们晚上过去也行。”

  “这怎么可以。”她瞪了他一眼,回头等孟清苑问起来,难道她要说因为自己中午睡过了头。

  蔚蓝一向生活作息规律,平时就算周末,早上七点半也必然会起chuáng。

  偏偏今天,因为昨晚的闹腾,居然一下睡过了头。

  秦陆焯站在一旁,瞧着她站在柜子前面挑选衣服。既然是去秦陆焯家,打扮自然不用像平时上班那样冷淡成熟。她托着腮,在柜子前面站了半天不动弹。

  直到秦陆焯在往后,声音清浅地问;“随便穿一件吧。”

  “那怎么能行?”蔚蓝皱眉。

  她本身不是特别钻牛角尖的人,只不过这是第一次去秦陆焯家里。她也难免会有想给他父母留下好印象的想法。

  秦陆焯站起来,原本双手插在兜里,走到衣柜前面,倒是伸出一只手,挑了件连衣裙。

  款式很简单,束腰长裙。

  不过蔚蓝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即便这款式不算太出挑,但也绝对不会出错。

  蔚蓝皱眉,轻声问:“会不会太普通?”

  “你是去见我父母,又不是去选美。”秦陆焯笑了。

  蔚蓝朝他瞪了一眼,后来想想,长辈的审美大概都是简洁大方,所以接过秦陆焯手中的裙子,便要换衣服。

  谁知旁边的人站着却一点儿意识都没有。

  她朝他望了一眼,直到最后,直接推着他,“我要换衣服了。”

  男人轻嗤了下,低笑道:“矫情了。”

  蔚蓝毫不犹豫地开门,将人推了出去。这才转身去换衣服。

  出门的时候,蔚蓝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二十,她也算是紧赶慢赶着,她有些担心地问道;“会不会太晚?”

  “没事,我已经打电话说过了。我说我公司有点儿事情要处理,晚点儿过去吃饭。”

  听他这么说,蔚蓝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一路上她没怎么说话,等车子在大门口停下,她看着岗哨给秦陆焯的车行礼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在车背上坐直了。

  秦陆焯余光瞥见她动作,转头见她神(shubaoinfo)色紧张。

  于是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伸过来抓住她手掌,低声问道:“紧张了?”

  蔚蓝抿嘴,最后点点头。

  “就是吃个饭而已。”他说。

  蔚蓝:“我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又是一回事。

  她倒是试图拿出平时面对咨询者时候,那股淡定优雅的姿态,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做了心理预示。总算在下车的时候,心情平复了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