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1/2)

加入书签

  蔚然咬牙,怒(shubaojie)道:“所以,就不爱和你们心理医生说话。”

  什么都一眼看透。

  等蔚然离开之后,蔚蓝又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没再回复信息,意料之中。

  蔚蓝的工作看似轻松,只需要跟咨询者聊一个小时,就有一千入账。

  其实在咨询者来之前她得做准备,离开之后,她又需要针对这次的聊天,进一步剖析咨询者心理状态的变化。

  有些咨询者都说,跟心理咨询师聊过天之后,就特别累,想睡觉。

  其实心理咨询师也未尝不是。

  蔚蓝送走客户之后,看着窗外,因为冬日萧条,外面的树木早已经凋零,树枝上挂着的那几片叶子也呈现脆弱的huáng色,风一刮,从枝头飘飘零零地落下。

  季节也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情,所以咨询者在的时候,蔚蓝多半会让她们的注意力放在室内的植物。

  因为咨询者离开的时候,才下午三点。

  她靠在椅背上,看着又一片叶子从树枝上落下。

  然后,蔚蓝突然站了起来,从衣架上取下外套,拎着包,出门直奔电梯。

  前台行政杨佳见她出来,连忙起身,问道:“蔚老师,您这是要去……”

  “翘班。”蔚蓝留下两个字,人已经迈入电梯。

  杨佳张张嘴,最后闭上。

  好吧,您是老板。

  蔚蓝开着车,导航已经定位到清源物流公司。

  工作室离这里不算近,开车半个小时才到。蔚蓝对这边不熟,找车位停车,又花了十分钟。等停好车下来,她边顺着手机上的导航,往前走。

  等快到公司的时候,看见几个小孩子围着一棵树在指指点点。

  她本没在意,只是她路过的时候,却被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喊住,“姐姐。”

  蔚蓝停下脚步,低头看她。

  小姑娘鼓足勇气,说:“姐姐,你能帮忙救救小猫吗?”

  小猫?

  蔚蓝终于顺着几个孩子的目光,朝树上看去,原来一只纯白色的小猫正卡在树枝之间。它还试着挣扎了几下,只是一挣扎,猫叫声便凄惨了一分。

  树下的小朋友都很着急,生怕小猫出事。

  蔚蓝微怔,问道:“你想我怎么救它?”

  “爬到树上,把它抱下来吧,姐姐。”此时,另外一个小男孩,给她出主意。

  其他几个孩子纷纷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点头附和。

  蔚蓝淡淡地看着面前这些天真无邪的祖国花朵。

  让一个姑娘爬树,蔚蓝难得温和的笑了起来。

  嗯,真亏这帮小家伙想得出来。

  秦陆焯是因为公司食堂阿姨的儿子才过来的,原来这孩子见公司里养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白猫,便抱出去跟附近的小孩炫耀。

  哪知猫跑树上了,他是回来找人帮忙的。

  小孩父母都在清源物流上班,他爸爸气得要揍他,被秦陆焯揽住。

  他过来的时候,以为秦小酒此时形容凄惨,正打算给这个小畜生一点儿教训,谁知见到的画面却让他惊讶。

  树gān上坐着的姑娘,穿着白色高领毛衣,披散在肩头的乌黑长发,因为低头在看怀里抱着的猫,倾泻而下。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在她身上。

  抱猫的白衣姑娘,眉眼清淡,美得叫人只想安静地看着。

  终于,片刻后,秦陆焯皱眉了。

  秦小酒,这个见天闹腾的小畜生,怎么在她怀里那么乖。

  作者有话要说:

  蔚蓝摸着怀里的秦小酒,对焯爷说:现在它在我手上,你要不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焯爷看了她一眼,嗯,送你了

  秦小酒:喵喵喵(我这么不重要吗?)

  第八章

  蔚蓝抬起头,就看见秦陆焯站在树下,神(shubaoinfo)色不明地盯着她看。

  树下的几个小朋友一个个急不可耐地问:“姐姐,小猫怎么样了?”

  “它是不是受伤了啊。”

  “哎呀,它都不叫了呢,肯定是痛痛。”

  “姐姐,你快把小猫救好吧。”

  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