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该朕上场了(1/2)

加入书签

  刘守有看着冯保憋屈的模样,心里面仿佛三伏天喝了一口凉水,那种舒爽是从里到外的。只不过刘守有也不是蠢货,他脸上一如往常。

  高兴是高兴,庆祝也要庆祝,但那是完成了这件事情之后。

  如果因为自己的表情和不当的言语激怒了冯保,那就不合适了。刘守有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以王大臣误入紫禁城结案,这件事情到这里为止。

  虽然刘守有没说是张居正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否认,这种事情也不用说说明。

  冯保喘着粗气,咬着牙,如果这件事情这么完结,虎头蛇尾都不足以形容。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一败涂地,看了一眼啊啊啊啊的王大臣,冯保心里面那叫一个憋屈。

  原本万无一失的事情,弄到现在居然搞成这样,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最后居然落到这样的下场。

  到了这个时候,冯保也明白了张居正的想法,他早就在打这个主意了,早就想弄哑王大臣,让他不能说话。什么三堂会审,什么查明真相,从头到尾都是张居正的算计和阴谋。

  自己居然还觉得把握十足,多么的嘲讽,虽然刘守有没什么表情,但是冯保却恨不得打烂他的脸。冯保知道,此时此刻无数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其中就有这个刘守有。

  半晌冯保才平复了情绪,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那就这么结案吧!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对这个结果绝对是赞成的。现在牵扯的是高拱,是文官,能够消弭这件事情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自己的脸丢大了!

  冯保灰头土脸的回宫了,王大臣被毒哑的消息也传了出去,只不过没人敢难道明面上来说。这件事情摆明了有猫腻,谁也不想掺和进去被牵连。

  皇宫大内,朱翊钧自然也得到了消息,给他送来消息的是张鲸。

  比起张诚,张鲸为人更加阴狠,胆子也更大,也敢赌。李太后那边他不敢去说,那是冯保的战场,说了不但没用反而会惹一身骚,但是皇上这边他敢说。

  张鲸已经为冯保上了无数次的眼药了,以前还是小打小闹,但是他发现皇上根本没说出去,也没阻止他,张鲸自然就明白了皇上的意思。

  关于冯保的情报和小报告,张鲸就没断过,同时也在心里发了狠,等皇上亲政的那天,冯保的死期就到了。

  朱翊钧此时正在喂鱼,在他的身边是一个小太监伺候着,很机灵,叫做陈矩,很是得到朱翊钧的喜欢。因为朱翊钧知道,这个陈矩以后会是非常忠于万历皇帝的太监。

  将鱼食扔进水里面,看着鱼抢食,一边听着张鲸告状,朱翊钧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张鲸的小报告打完了,皇上却没反应,也没说话,这让张鲸的有些迟疑,偷偷看了一眼朱翊钧,张鲸发现朱翊钧沉着脸,目光中有一种莫名的味道。

  这些鱼争来抢去的,为的不过是一口吃的,如果人要是都这么简单,那就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