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齐斐的信念 上(1/2)

加入书签

  这边海瑞在交代孙承宗的时候,那边徐文长也在交代李奕齐。与海瑞不同,李奕齐因为出身的关系,为人低调的很,说起来就是有点自卑。

  对于这一点徐文长看得很清楚,但是这种东西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

  随着人的地位和权势的增长,这种自卑就会慢慢的消失。

  在本官和海大人离开之后,这大兴县就交给你和孙承宗了。徐文海看着李奕齐,笑着说道:好好干,放开胆子,出了事情我和海大人给你担着。

  不说其他的,我还能进宫见皇上去给你求情。

  听了徐文长的话,李奕齐心中甚是温暖,也跪在了地上道:李奕齐谢过两位大人的栽培。

  这倒不是为了这一次的提拔,而是自从到了大兴之后,海瑞和徐文长就对他们这些公务员很看重,可以说是手把手的教导。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与徐文长的关系除了像上下级,也更像是师徒。

  站起身子把李奕齐扶起来,徐文长笑着说道:好好干,你们是第一批公务员,陛下都在看着你们,别让陛下失望。

  大人放心,下官明白!李奕齐连忙躬身道。

  关于五城都御史位子争夺最严重的就是都察院了,毕竟巡城御史本身就是隶属于都察院的。加上这一次的五城都御史还是以副都御使的职衔任事,那么以为资格老的御使任事也就是应有之意了。

  凡是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的人,全都想要晋升一步,尤其是几个佥都御史。

  只不过在都察院里面,有一个成立时轰轰烈烈,但是随后就消失不见的衙门,大家都快忘记它的存在了,这个衙门就是大明法纪司。

  大明法纪司这个衙门成立的时候,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由都察院右都御史王家屏掌其事,调动了不少人进去,可是到了后来,这个衙门就仿佛消失了一样,似乎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事实上这个衙门不但没有消失,而是一直在紧锣密鼓的忙着。

  作为大明法纪司调查一科,也是唯一个科的郎中,出身内厂的齐斐知道低调的重要性。同时齐斐也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如何做。

  大人,这是我们选出来的三个案子。齐斐拿出三个案子放在了桌子上。

  王家屏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也知道法纪司这边一直在忙,忙什么他就不太清楚。他是法纪司的掌事官,无论是开展什么调查,全都需要他的首肯。

  只不过这些天,法纪司这边一个案子都没报上去。

  这一次听到齐斐说有案子要报,王家屏还真是挺好奇的,这个齐斐倒地会拿出什么案子来。看到齐斐拿出了三个案子,王家屏微微一笑。

  伸手把放在最上面的案子拿起来,王家屏一眼就看到了这个袋子。

  上面用朱砂写着两个大大的字:机密!看着就非常的渗人,不过王家屏却知道的很清楚,这种机密文件,在整个都察院只有三个人可以查阅。

  一个是自己,另外一个是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篆,还有一个就是齐斐。

  其他人如果擅自查阅机密案件,一律按照刺探机密论处,那可是要杀头的。伸手将袋子里面的资料拿出来,王家屏一眼就看到了封面上的文字。

  当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王家屏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看了一眼齐斐,见他老神在在的坐着,显然这就是他选择的第一个案子了。王家屏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实在是这个案子太大了。

  吏部侍郎赵德乾卖官案!

  这个案子实在是太大了,牵扯到了吏部就不说了,牵扯到吏部侍郎也不说了,身为都察院的右都御史,王家屏还不至于对吏部侍郎怵头。

  可是这是卖官案!

  每一个卖官案的背后都会牵扯到一大票人,那些买官的人,现在身居何职?有多少人参与了?一旦查起来,那就是滔天巨浪。

  把手中的文书放回去,王家屏又拿起了第二本文书。

  打开之后,向里面瞄了一眼,王家屏又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次不是吏部的事情了,而是换成了户部,针对的一样也是侍郎

  户部左侍郎钱迁倒卖粮食案。

  牵扯到户部侍郎的倒卖粮食案子,那必然是倒卖常平仓的粮食。这也不是一个小案子,真的追查起来,那也是惊天大案。

  买家是谁?谁帮着做的?倒卖粮食可不是一个人能做的。

  这是窝案,一抓就是一窝,人数也绝对不会是少数。

  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