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钢铁赵廉(1/2)

加入书签

  当赵廉见到小太监的时候,微微有些愣神,徐德要找自己去?

  对于徐德,南京的官员了解不多,可是赵廉的消息却非常的灵通,他知道徐德是内厂的厂公。比起东厂来,这个内厂有过之无不及,徐德也是大太监。

  这样的人得罪不起,敬而远之就最合适了。

  没想到他居然找上自己了,想了想,赵廉觉得自己还是得去见一面,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能不得罪人还是别得罪人,毕竟自己正在谋求调往京城。

  这些太监成事不足,但是坏事却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

  小太监见赵廉答应了,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赵侍郎请!

  看了一眼小太假,赵廉没说话,事实上他虽然决定去见了,但是心里面却依旧非常的不舒服。让自己去见一个太监,这是对自己侮辱和看不起。

  一时忍辱负重,早晚有一天自己得找回来。

  来到钦差行辕的之后,赵廉看到了崔福,只不过此时的崔福和赵廉印象之中可是天差地别。

  在赵廉的印象之中,崔福一项都是一丝不苟,整个人透着一股傲气,同时还有精明。此时的崔福却仿佛被抽掉了脊梁一样,整个人垂头丧气,毫无精气神可言。

  徐德见到赵廉走进来,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赵大人来了?请坐!

  虽然徐德没有起身相迎,态度异常的傲慢,可是赵廉却视而不见,此时他的心里面可以用翻江倒海来形容。崔福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这是出事了。

  赵廉与徐德不熟,可是与崔福却是熟悉的很。

  一方面大家都在南京,另外一方面赵廉一直在谋求去北京,崔福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身为南京镇守太监,崔福在奏折里面对自己时常的夸奖,关键时候能够起到大用。

  这样一来,赵廉自然要和崔福多亲多近,平日里面银子没少送。

  贿赂太监,勾结内侍,这个罪名可大可小,真的要追究起来,自己别说进京了,恐怕现在的官位都保不住。赵廉的心里面早就慌了,哪有心思关注徐德是不是起身相迎,是不是态度傲慢。

  不知徐公公唤本官来有何事啊?一边在心里面告诫自己不要紧张,赵廉一边试探徐德的意图。

  也没什么大事情。徐德淡笑着说道:崔福牵扯到一桩案子,有些地方牵扯到了赵大人,咱家就想着请赵大人过来一趟,把事情说清楚。

  说着徐德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轻轻的将盖子打开。

  在盒子里面放着的是黑乎乎的东西,外表看起来不怎么样,可是看到这东西赵廉就是一皱眉头,这不是福寿膏吗?难道是因为这个?赵廉心里面顿时打起了鼓。

  这东西叫福寿膏,崔福将它进献给了皇爷。

  徐德将盒子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经过太医院的查验,这乃是一种产自西域的毒药,是一种叫做罂粟花的汁液,这种罂粟花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地狱花。

  这种汁液吸食之后,初始会产生飘飘欲仙的感觉。

  但是毒药就是毒药,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只是表象,事实上这是一种慢性毒药。长期吸食的人将无法集中精神产生梦幻,身体每况愈下,最后不能行走,直至咳血而亡。

  徐德说的漫不经心,可是赵廉却听得是满头大汗。

  这个福寿膏居然是毒药?而且还被崔福献给了皇上?

  赵廉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福寿膏他也是使用者,可是这居然是毒药,听到徐德说身体每况愈下,最后会死掉,赵廉心中异常惊惧,自己不会死掉吗?

  当然了,这还不是主要的危害。徐德也不看赵廉,继续说道。

  赵廉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徐德,这还不是主要危害?

  如果只是慢性毒药,或许还没什么,这世上慢性毒药多了去了。可是这福寿膏会让人成瘾,如果吸食了,突然不吸食整个人就会疯魔。

  身子也会非常的不舒服,不吸食就会像要死了一样,仿佛身堕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了那个时候,谁能给他一点福寿膏,他就会任由那人摆布,予取予求。说到这里,徐德突然笑了:崔福这个胆大包天的,居然敢把福寿膏献给皇爷,当真是罪大恶极啊!

  赵廉都打摆子了,整个人都懵了,这福寿膏居然是如此恶毒的毒药?

  咱家奉皇命调查这一次的案子,崔福已经供认了,这福寿膏是赵大人给他的,并且使他进献给皇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