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孔家,打钱!(1/2)

加入书签

  秋风瑟瑟,万物凋敝。

  山东大地上看不到一丝绿色,与后世的暖冬不同,这个时代地球小冰川期正在开始,天气很冷,尤其是秋分刮起来的时候,当然,更冷的是人心。

  曲阜,孔家。

  孔尚贤坐在屋子里面,面无表情的望着外面有些阴郁的天空,他心里面充满了不忿不甘以及绝望。这些天他被关着,或者说被圈禁,他不知道自己的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

  看着窗外有人走过来,孔尚贤立刻就看到了那张脸,随后他就笑了。

  这些日子孔尚贤过的很不好,皮肤苍白,瞳孔充血,披肩散发,这让他的笑容十分的狰狞。当门被从外面推开,孔尚贤笑的更厉害了。

  你是来杀我的?孔尚贤盯着来人,大声的说道:我用的命来换你们的命?

  来人是一个老者,看着孔尚贤,面色丝毫不变,正是孔家辈分最高的孔闻声,孔尚贤的三叔爷。自从孔尚贤被圈禁之后,孔家就是孔闻声说的算了。

  我过来只是告诉你三件事情!孔闻声淡淡的说道。

  第一件事亲,朝廷剥夺了曲阜孔家衍圣公的爵位,听好了,是曲阜孔家,不是咱们这一脉。说到这里,孔闻声叹了一口气: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吧?

  孔尚贤当然知道,这代表不但自己这一脉的没了衍圣公的爵位,整个曲阜孔家都没了衍圣公这个爵位。

  第二件事情,曲阜孔家,从起之后奉孔尚齐一脉为嫡脉,孔家以后他们说的算。

  第三件事情,看在圣人苗裔的份上,皇上天恩浩荡,没有在惩罚孔家。孔闻声看着孔尚齐道:关于你的处罚,家主已经说了,以后你就在这个院子养老了。

  孔尚贤听到第一个消息之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听到孔闻声提到家主,孔尚贤猛地抬起头:你们现在就跑去叫孔尚齐家主了?说道这里,孔尚贤突然大笑了起来,眼泪都笑了出来,最后却变成嚎啕大哭。

  孔闻声看到了这一幕,叹了一口气,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孔家从今日开始,怕是要蛰伏待机了,就像南宗孔家一样。事实上孔家现在都意识到了,皇上虽然有收拾孔家之心,但是也不会将孔家赶尽杀绝。

  这一次皇上派了徐德过来,明明是商量的,可是全都被孔尚贤给搞砸了,现在好了。

  曲阜城外,王锡爵坐在马车上,放下手中的车帘,开口说道:走吧!

  曲阜这边的事情完成了,宣读了圣旨之后,王锡爵山东一行的任务也就彻底完成了。顺利的完成这件事情,王锡爵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

  这边的事情了了,自己也可以回到京城,回去操办自己开藩禁的事情了。

  随着白莲教被剿灭,山东府的官绅一体纳粮正式在山东推开了。山东府的地方官官员这一次丝毫没有推诿,非常的派和,整个征收过程十分的顺利。

  钦差行辕。

  虽然征税的任务非常的繁重,可是到目前为止,一切都非常的顺利。粮食进入了官仓,银子也都进入了税务司的银库,情况非常的好。

  事实上税收一直实行的还是以前的制度,只不过增加官绅一体纳粮。

  如果全都让税务司的人来做,他们是没有那么多的人手的。

  王大人,听说你要离开济南府了?徐德看着王用汲,淡笑着问道。

  王用汲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然后笑着说道:济南府这边的事情完了,我要去曲阜,那边可是还有这不少的匿藏土地,本官不去不行啊!

  听了王用汲的话,徐德点了点头:这倒是,办完了曲阜的事情,王大人直接回京?

  无论是王用汲还是徐德都没觉得曲阜那边是问题,现在孔家就是一个没了牙的老虎,他们没胆子也没能力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过去,肯定能够拿下。

  不!王用汲摇了摇头:曲阜那边事情了了之后,我要去南京。

  徐德一愣,没想到王用汲居然要去南京,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山东摆平了,那么河南河北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可是南方还不行,江浙一带那些人可不好对付。

  作为科举大省,江浙一带官绅非常的多,很难办啊!

  不过徐德也没觉得是问题,笑着说道:那就祝王大人一路顺风了。

  王用汲沉吟了半晌,开口说道:徐公公,说起来本官还有一些事情请徐公公帮忙。

  王大人请讲!徐德放下手中的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