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动起来(1/2)

加入书签

  朱翊钧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暂时也顾不过来,李贽的思想还是让他自己去慢慢的悟吧!至少现在跑去跟着种地,这也是好事情,希望能悟出一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公务员的事情,朕也就不操心了,上一次爱卿就做的不错,朕相信这一次爱卿会做的更好。

  朱翊钧看了一眼吕慎行,笑着说道:这一次朕给爱卿多一点时间,不会像上一次那样三个月了。说着朱翊钧拿起了一本册子,笑着递给了吕慎行。

  这是朕准备的一些东西,你可以拿回去看一看,希望对你有帮助。

  朱翊钧给吕慎行的,其实是关于洗脑教育的一部分,大部分是来自后世的,但是这不是朱翊钧乱写的,而是在内厂经过检验的。内厂的特务培训学校,最早就是用的这些东西。

  效果还不错,加上一些现实中遇到问题之后的修改,现在更好了。

  朱翊钧想要的是一支有理想的公务员队伍,可是这个时代他们的思想僵化的很厉害,采取常规的手段根本没什么用,只能使用这种方法。

  最后会不会发展成什么极端主义,朱翊钧还没想过。

  事实上纵观历史,国内不是没出现过极端主义,只不过没有被当权者采纳,后来被扼杀掉了。别的学派就不说了,儒家也有过这样的思想。

  公羊学派的思想就非常有代表性,高举大一统大复仇的思想。大汉主义强烈,讲究排外和复仇,对国仇看的非常重,最有名的论断就是九世之仇。

  春秋时期,纪侯向周夷王进谗言,夷王三年,齐侯因此被周夷王活活烹杀。齐人哀之,谥为哀公。

  自哀公开始,传九世到齐襄公姜诸儿,齐襄公出兵灭纪国,为齐哀公报仇。春秋三传对此事曾有争议,因为当时的风俗是,家仇只论五世。公羊传认为国仇不受世代限制,左传反对。

  后来,汉武帝说:齐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遂坚决北伐匈奴。

  因为汉高祖曾有白登之围被迫贡献金帛女子的耻辱。吕后也遭遇过匈奴致书之辱,文景两代,也都不断遭受匈奴入侵。

  当时汉武帝重用的就是儒家公羊学派的董仲舒,那句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震撼了无数人心,也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汉武帝开始挥刀复仇。

  朱翊钧虽然不会用公羊学派这种极端的学说,可是也不会差太多。

  事实上朱翊钧需要的是大一统大融合的学说,因为随着全球时代的到来,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一个强力的思想指导,那是绝对不行的。

  儒家现在的思想,根本不适合全球化的趋势,尤其是在帝国主义崛起之后。

  吕慎行接过朱翊钧递过来的册子,躬身道:臣遵旨!

  吕慎行走了,朱翊钧叹了一口气,自己的改革任重道远,想要彻底改变和扭转自宋代理学的传统难度太大了。打破了才能重建,朱翊钧心里面非常的清楚。

  张鲸!朱翊钧喊了一声张鲸,面容也严肃了起来。

  老奴在!张鲸连忙躬身应道。

  传旨王用汲,大兴那边完了,让他在顺天府推广营业证。说完朱翊钧转头看着张鲸道:约束好你的东厂,如果让朕知道东厂给税务司捣乱,你就去南京做净军。

  张鲸猝然而惊,连忙道:老奴明白,陛下放心,老奴一定约束好东厂。

  朱翊钧点了点头:让你们东厂的人给朕盯紧了,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朝廷官员,胆敢非议此策,煽动人心之人,全都下昭狱,这一次无论是谁,朕都不会轻饶。

  传旨锦衣卫都指挥使刘守有,让他进宫来。

  是不是朕不传他,他就不做事了?锦衣卫吃干饭的吗?

  事实上自从内厂铺开之后,锦衣卫便不太受待见了,加上刘守有这个人的出身和性情,导致他和文官走的很近,朱翊钧也很少用到他。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朱翊钧要用刘守有了。

  老奴这就去!张鲸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去传刘守有了。

  税务司的出手让不少人都惊掉了下巴,毕竟这一次动作太大,罚的太狠了,没人不担心。有见识的人担心还在后面,毕竟这营业证算不得什么,关键是后续。

  朝廷如此大动干戈,税务司大开杀戒,这样的做法绝对不会只是营业证这么简单啊!

  刘守有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虽然皇上刚亲政的时候,刘守有也担心过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