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你的节操呢?(1/2)

加入书签

  不愧是戚少保啊!曹兴感叹着说了一句,不过随后又说道:不对,是戚太保了,定北侯,真是了不起!

  关于戚继光的消息传开之后,戚继光顿时就成了无数人的偶像。

  戚府。

  戚继光的府邸是皇上给安排的,现在门口的匾额已经换成了定北侯,门房的气势都不一般。昂着脖子,气势大增,现在自己可是侯府的门房了。

  管家戚安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快速的走到了后院。

  见丫鬟梅香正坐在院子里面发呆,戚安有些急切的看着梅香,开口问道:侯爷起来了吗?

  梅香直接摇头:还没呢,安叔,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有什么事情吗?

  戚安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院子里面的石凳上,伸手在石桌上拿起了一壶茶喝了一口,然后才开口说道:你自己看!说着将报纸放在了桌子上。

  微微一愣,梅香伸手就将报纸拿了起来,然后就被吸引了。

  这,这是,梅香看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侯爷啊!

  看着梅香兴奋的样子,戚安却心里面非常的不安,他是戚家的老人了,年轻的时候伺候老爷,现在上了年纪伺候少爷。绝对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这报纸看着是在夸奖自家侯爷,可是这容易给自家侯爷招祸啊!

  堤高于岸,浪必摧之;才高于众,人必非之;姿容倾国,人必淫之。

  戚安虽然没读过书,可是这句话还是知道的,自己家的侯爷本就处于风口浪尖上,武将又不受待见,现在被这个报纸一吹捧,估计怕是有难了。

  在看到报纸的第一时间,戚安就带着自己买的报纸来找自己家的侯爷了,只不过侯爷还没起来。

  如果放在平时,戚安也就带着报纸去敲门了,可是这一次侯爷离家这么久,夫妻二人分别这么久,所谓小别胜新婚,傻子都知道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现在不起来,说不定早上又继续了几次,这个时候去打扰,戚安觉得自己肯定会被夫人记恨。

  日上三竿戚继光才起来,看到戚继光走出门口,戚安也没上去打扰,而是看着梅香伺候戚继光洗漱。洗漱完了,戚继光看了一眼戚安,笑着问道:安叔,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

  戚安把手中的报纸递给戚继光,然后开口说道:是一份报纸!

  戚继光一愣,报纸是什么东西?不过戚继光还是伸手接过来看了起来,可是看到一半,戚继光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这是谁啊!和自己有仇啊!

  在这个时候,经过戚继光一夜滋润的王氏也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见戚继光拿着一张纸发愣,脸色还有难看,伸手就把戚继光手中的报纸给拿了过来。快速的看了一眼之后,王氏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在王氏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两个字,那就是:捧杀!

  事实上自己相公这么多年平安度过,而且官越做越大,除了能打之外,与他的形象定位有很大的关系。基本上戚继光给其他人的感觉就是懂事,大方,也有武人的粗鄙,没底线,什么事情都干。

  比如为了怕张居正的马屁,给他送女人,送海狗肾。

  戚继光给张居正送了一对双胞胎胡女的事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是这张报纸上去把自己家的相公塑造成为了极具家国情怀的名将,什么幼时立志,并且为之努力,这套路太熟悉了。

  王氏通读史书,这个是说岳飞的,捧得不是一般的高了。

  看了一眼戚安,王氏沉声问道: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回夫人,暂时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今天早上大街上出现了不少人卖报纸,一份两文钱。戚安说道这里,那都快哭了:现在估计卖的满京城都是了。

  戚继光和王氏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敢置信。

  如果这是谁在大街上贴的,这还情有可原,可是如此大规模的叫卖,那这就明显是故意的了。戚继光看着戚安:去查,看看到底是谁干的。

  是,侯爷!戚安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紫禁城,文华殿。

  朱翊钧早起在皇宫里面慢跑了一圈,食欲就不错了,加上御厨熬的米粥很不错,朱翊钧就多喝了一碗。看了一眼在一边伺候的徐德,朱翊钧笑着说道:多久没进宫了?

  回皇爷,有些日子了!徐德连忙答应道。

  朱翊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