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一触即发(1/2)

加入书签

  叹了一口气,齐鹰看了一眼黒鸽,有些无奈的说道:张公公对咱们内厂并不太信任。

  黒鸽则是嘿嘿笑着说道:卑职倒是觉得张公公不是不信任咱们内厂,而是不想咱们内厂过多的插手这一次的事情。一边说着,黒鸽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

  作为内厂鸟字部的统领,齐鹰自然也不傻,听到黒鸽这么说,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是啊!齐鹰点了点头说道:张公公怕是已经安排了东厂的人手了,那咱们就让张公公唱唱戏!说着齐鹰对黒鸽说道:除了喜鹊那边,让咱们的人先按下不动。

  大人,如果出了纰漏,怕是会给咱们厂公惹麻烦啊!黒鸽有些迟疑的说道。

  齐鹰笑着说道:别太小看咱们这位东厂的张公公,别说你了,咱们厂公如何,还不是被张公公压着。别说皇上宠信的话,这位张公公可不是仗着皇上宠信什么都不懂的蠢货。

  黒鸽连连点头:当然,当然!

  这倒不是黒鸽的假话,事实上没人敢小看张鲸,他们这些厂卫的人更清楚,这位张公公无论是手段还是计谋,那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媲美的。

  丽春院。

  作为扬州最大的妓院,入夜之后灯火通明,车来人往,相当的热闹。

  在后面的院子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树下的石桌前面,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作为丽春院的妈妈,喜鹊地位可是很高的。

  丽春院是大妓院,妈妈有七八个之多,但是喜鹊的手下有一个王牌,名叫:舞娘。

  这位舞娘不但长得天姿国色,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跳得一手好舞蹈,尤其是舞剑,被称为扬州一绝。现在是丽春院的三大头牌之一,喜鹊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

  刘妈妈,李老爷又来了!

  正在喜鹊端起酒杯的刹那,丫鬟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

  想到这个李老爷,喜鹊就是一阵头疼,说起来这个李老爷也是扬州的大户。家里面几十间买卖铺面,以前还曾经做过知府,只不过万历七年的时候被罢免了。

  官虽然不做了,可是家当却攒下了,也算是丽春院的常客了。

  三年前喜鹊带着舞娘来到丽春院之时,这个李老爷不知怎么就看上了喜鹊。

  按说男人都喜欢小的,扬州这边更是喜欢十几岁的,像喜鹊这样三十几岁的女人,基本上都被称为老妈子了。虽然喜鹊成熟诱惑,可是还真就没人盯上她。

  这个李老爷却不是如此,三年了,整天缠着喜鹊,要把她娶回去。

  还不是说娶回去做小妾,而是做续弦,曾经还引起了不下的轰动。

  看了一眼小丫鬟,喜鹊摆了摆手说道:不见,就说我今天不舒服!

  事实上喜鹊对这个李老爷还算是有好感,虽然是做续弦,可是到了自己这个年纪,给人做续弦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情。加上李老爷也算是扬州豪富,愿意娶一个青楼的老妈子做续弦,那也是真的喜欢自己了。

  可是喜鹊知道,自己的差事办不完,想退出都不可能啊!

  内厂是什么衙门,喜鹊在清楚不过了,进来容易,出去难啊!

  参见喜鹊大人!

  丫鬟转身走出去之后,一个黑衣人从树上跳了下来,来到喜鹊的面前,恭敬的单膝跪地道:统领大人让卑职来传话,查清名册真假,尽快拿到信件。

  我知道了。喜鹊点了点头说道:我会让人和芸娘见一面。

  等到属下走了,喜鹊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完了,能不能申请退役。

  别人不知道,喜鹊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这一次的任务内厂可是看得非常重。内厂的人手来到扬州之后,一直在布局,这可是有三四年了。

  鸟子部自从成立之后,盯着的就是扬州这边。

  如果这一次的事情办成了,或许自己真的能申请退役。

  扬州转运使衙门。

  闫怀远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黑漆漆的书房也没电灯,闫怀远就那么坐着。

  钦差大人到了扬州三天了,可是这三天里面,钦差大人一不召见官吏,二不出门探查,让人猜不透要做什么。现在扬州的事情一触即发,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会从那里触发出去。

  老爷,消息传出去了!老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点燃了油灯,这才来到闫怀远身边说道。

  好,你先去休息吧!闫怀远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看着老管家出去,闫怀远叹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