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捧(1/2)

加入书签

  兵器的演练自然是在马上,在步下练武的那不是武将,那是江湖游侠。

  吴惟英使用的是一把长刀,这把刀与明军的制式长刀是不同的,也不像大关刀,而是刀柄非常长,刀身也和刀柄一样长的长刀,如果非要找一个类似的,倒是类似于步战用的斩马刀。

  只不过与斩马刀不同,这把刀的刀身更宽,刀柄也更长。

  吴惟英的演练也很简单,骑马练招是一方面,最精彩的是砍杀地面的靶子。

  木架子上面是草人,覆盖着盔甲,只要一刀削掉头盔也就算行了,可是吴惟英显然不满足这一点,而是一刀斩断了木架子,直接将木头都给削掉了。

  势大力沉,道法纯熟,这是朱翊钧对吴惟英的评价。

  手中的大刀从各个角度切入,或砍或削,那把一看就很沉重的刀,在吴惟英的手里面上下翻飞,轻若无物,每一刀下去都是一个木架子被削飞。

  看到这一幕,朱翊钧顿时就笑了,这家伙还真是火力全开了。

  在场的勋贵也看得热闹,不时大声叫好,不过有一个人的脸色却不太好看,这个人就是张诚。他倒是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这些木架子。

  吴惟英要是把这些靶子都砍的不能用了,那其他人用什么。

  演武完毕,朱翊钧站起身子,大笑着说道:好,恭顺侯养的好孙子,来人,赏!说完之后又叫了几声好,表现的很兴奋。

  勋贵们自然也就跟着叫起了好,不少人转头看向了恭顺侯吴汝胤。

  显然这一次的演武,恭顺侯的孙子大放异彩,深得皇上的看中,恭顺侯府看样子要起来了啊!

  勋贵的起落本就是常事,毕竟大明的勋贵很多,可是落下去想在起来就难了。没有哪一个勋贵愿意只守着一个爵位过日子,还要整日被文官修理。

  只有深的皇上信任,勋贵才能光耀门楣,才能成为真正的勋贵世家。

  在吴惟英之后演武的就是英国公的孙子张维贤,被人抢了第一个演武的名额,张维贤就憋了一肚子气。在场的勋贵看着,爷爷也在,他要是表现不佳,那丢的就是英国公府的脸了。

  作为国公府,这个脸绝对不能丢,张维贤暗自在心里面发狠。

  张维贤的兵器是一杆长枪,他的长枪可不是走轻盈路线的,看那比擀面杖还粗的枪杆就知道,这杆大枪绝对是分量十足,结果也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

  张维贤不但展现出了枪法的精妙,在力气上也是展现了一个十足十。

  大枪一挑就被木架子从地上挑了起来,直接高高的举过头顶,要知道木架子上面还有盔甲啊!这样力气,枪挑一个人绝对是没问题,可见英武。

  朱翊钧饶有兴趣的看着,傲气,军人怎么能没傲气。

  定国公徐文壁的孙子徐应祯,他现在算是被逼到了墙角,一把马朔。

  说起马朔,朱翊钧还挺感兴趣,这玩意其实就是骑兵重矛,硬木矛约四十斤以上的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