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与美女老师同住 090、讲他的故事(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孙行人指着那幅字,道:你道,卖你字画的人是谁?还有,这个字条上的人,不到你最危难的时候,不要轻易去动用。”

  梁军好奇地接过那个字条,上面写道:“南华瑾,绰号南霸婆,住址:南华苑。”

  后面还有一个号码。梁军迟疑地看了看这张纸条,孙行人道:“留着吧,会有用处的。”

  梁军拿起那幅字来,事实上,这不像个什么书法作品,倒是像一幅信,他不明白这封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静静地看着孙行人,等着他示下。

  孙行人显然很兴奋,他指着那幅字道:“你知道这幅字的主人是谁?”

  梁军迷茫地摇头,他实在是不明白,这幅字是谁的。便道:“反正就是一个小伙子,卖给我的。”

  孙行人可惜地摇头道:“那小伙子简直是天大的败家子啊,你知道这幅字值多少钱吗?咱们现在住的这座别墅都不够他的。”

  梁军没听明白,愣了老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你说什么?真的假的?”

  孙行人嗔怪道:“中国学界找这幅字都找疯了。你知道这幅字是谁写的?”

  梁军自然答不出,因此孙行人也并不指望他作答,就直接道:“这幅字是袁世凯写的,这么些年来,中国人一直认为戊戌变法六君子是袁世凯告密的,其实根本就不是,这里面的事,怎么说呢,说多了,你也不明白,一句话,当时朝廷里慈禧太后想训政,又没有理由剥夺皇帝的权利,就谎称是六君子要起兵闹事,借口把皇帝软禁起来,把六君子杀掉了,这样就得找人作证,就逼着袁世凯作伪证,袁世凯做了伪证,回去后非常怨愤,有话没处说,就写下这份辩状,以期日后能对天下人解释,又担心自己凶多吉少,就把这辩状交给了他的幕府,让他带着这张辩状隐姓埋名,就这样后来幕府一走多少年也没有踪影,世间人只知有这个辩状,就不知道在谁手中。”

  那会不会是假的呢?梁军觉得现在社会假货太多,谁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我和他的那个幕府是朋友,兄弟相称,袁世凯的字我太经常见,简直是熟悉了,这幅字一点没错,是他的真迹。你看,这些字笔画狂乱,字迹有些潦草,显然是在一种悲愤难抑的情况下写下来的。”

  梁军上初中学历史,就知道袁世凯是个大卖国贼,迫害了六君子,是个鼎鼎大名的坏蛋,没想到,现在听到的事,和书上的话不一样,就感到说不出的别扭,终于忍不住了,喃喃道:“怎么和书上说的不一样呢?”

  孙行人哼了一声,道:“以后,一定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话,尤其是权威的话。”

  冷不丁得了这一番富贵,梁军有点不知所措了。自己是不是命运太好了?

  “这幅字你要到银行存在保险柜里,不到资金实在周转不开的时候,不要轻易出手,出手的时候,记住,无论谁说什么,谁给到什么价钱,南霸婆不点头,你不要出手。”

  梁军牢牢记下了。

  第二天,他早早就起来了,先是按照孙行人的那一套锻炼程序走下来,天就快亮了,等他满脸亮着汗走进屋子的时候,黄喜儿已经站在窗前了,看着这个受伤才七天的小家伙,居然起早就做了这么多的事,黄喜不免心道:“难怪老祖宗这么器重这么一个吃奶的娃娃,如今高门大户人家的孩子不必说,一个个宝贵得恨不得放进无菌玻璃瓶里保护起来,就是上八代都是农民的子弟,也没有这样闻鸡起舞的觉悟了。”

  黄喜把梁军领到后院的,一架葡萄藤下,先是让梁军踢腿,下腰,处处拳头,由于梁军伤口刚封好,是以出拳的时候,还是让他呲牙咧嘴的,黄喜儿站在那里沉吟了半晌,才道:“以你这个岁数,从这么小开始教你个内家功夫,不着急,慢慢来,以后倒是可以开山立万,可惜,你年纪轻轻的,元阳泄得倒挺早,没什么大意思了。”

  “什么叫元阳泄了?”

  “就是你跟小姑娘睡觉了。”

  黄喜儿没好气。

  梁军一下弄了个大红脸。他讷讷地道:“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不如就教你套军体拳吧。”

  黄喜出了主意。

  “那有什么意思?”

  梁军印象里,军体拳好像算不上武术。

  “你不识货呢。”

  黄喜很不满意这个说不上是徒弟,还是自己老板的小孩儿不珍惜自己的宝贝。

  “这是兰州军区特种部队内部必修课程,是汇集了20多个,在全国各个拳种里姓氏前面需要带爷字的宗师,在一起憋了好长时间,

  异界绿帽后宫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