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6完结(1/2)

加入书签

  ☆、091

  事情就这么和谐了?

  能吗?

  能吗?

  那是不能的――

  才刚转出来,方同治就站在那里,瞅着他眼里的那个娇人儿还挽着叶苍泽手臂,看着多刺眼,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过来――”

  他张开双臂,那个架式,放开了,都朝她放开,只要她走过来,他就能把人牢牢地抓住,狠狠地抓在手心里。

  陈碧赶紧低头,刚才那么涌起的一点儿小心思,这会儿,她真是连笑意都僵在脸上了,赶紧的呀,她赶紧地放开自己的手,小碎步地赶紧从两个人中间走出来,走到他面前,掰扯着他手臂,“嘿,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他还反问她,得意于她的动作,眉眼间露出纵容的笑意,他不需要反击,有时候,她的反应最能叫人心疼,他乐于看他们变色的脸,心头的畅快不是任何事情可以拟比,拿手她脑袋,“自然是来找你的,晚上一起吃饭?”

  问这话的时候,他眉毛一挑,仿佛在问他们。

  柳东泽这个人最爱见缝针,要不是有这一手,估计今天也没有他什么事,所以――他那么多回,现在也不会把自己落下,从身后前面的人就给搂住,下巴搁在她肩头,与方同治对望,“行呀,咱们晚上一起吃饭――一起?”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转向叶苍泽,同盟战线就是这么玩的。

  但是陈碧纠结了,原来她还想得开一些,反正也就这么档子事,她躲不了,也没想躲了,索把缩头乌的子去掉那么一点点――结果还没有去完,就让人堵了个正着,要说呀,她对谁最上心,――肯定是方同治无疑的。

  要是按太子爷的想法来说,他其实还憋屈的,丝毫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看看她乌溜溜的眼睛个为难的样子,“一起?”

  难得太子爷这么宽,真的,太子爷一向自认是爱吃独食,上次与叶则有那么一回的合作,其实想的也是到时就把人甩了,现在、现在他居然能问人了,简直都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不是本人吧?”

  听听,这是咱们小四的声音,听那个声调哆嗦的,就知道她觉得这不科学了,人都往后躲了躲,躲得凶了,恰好让柳东泽占了上风,抱了个满怀,就是身边的叶苍泽也休想手一抱。

  当然,她这话一出,叶苍泽还好,一贯是个严肃脸,跟他那个“假爹”叶茂一样,都是那种脸,难得的,估计要是跟别人一样能笑得跟朵花一样,先别说他自己习不习惯,就算是别人看了,都会觉得渗得慌。

  “也许别人换了张脸。”柳东泽极不给面子的“噗嗤”一笑,一笑后,当着太子爷那欲杀人的视线,自然是收起笑意,学着叶苍泽的样子摆个严肃脸,“小四,要不要去试试,扯扯看,到底是不是假脸?”

  看看,就这么个坏家伙,他是坏,坏的不止一点点,是坏透了,怂恿人做坏事真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他就是爱干,说得出做得到,就是怂恿这事儿,虽说不地道,可在他身上看来,跟玩儿一样。

  谁知道――陈碧到是把他给推开了,那眼睛一瞪,下巴一扬,“说什么傻话呢。”

  “也是,说什么傻话,他就个大傻子,我们别理他,任让他跟个傻瓜似的,走在路上也别说我们跟他认识……”太子爷自然不能让人随便嘲笑,那话溜的都没有疙瘩,说的顺顺当当,把柳东泽毫不留情地取笑了,取笑完人还不止,还对着他的同盟――叶苍泽,“晚上一起吃饭,老爷子等着呢。”

  老爷子,那说的是太子爷的老爹,要论资排辈的话,叶茂只能居下首,那位老爷子才真正是头一号人物,军队里的头一号,虽说如今那年纪,估计迟早得退下来,可那家,家家里的热血男儿,娇娇女儿都是部队里的人,哪个出来不都是独一号的人物!

  “我还是不去了。”叶苍泽止住脚步,拒绝人好意。

  柳东泽轻咳,“闹什么呢,咱也得陪小四儿去见见老爷子的,怎么着你都忍心叫小四儿都没有个主心骨了,谁知道她那个软骨头去了能出什么事来?”

  他的主意出的很大,把陈碧直接当成没理事能力的人,凡事都得他们来出头,没他们出头,她就跟藤一样,倒在哪里算哪里。

  陈碧愣了,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这都算是怎么一回事,就她这样的,跟人的关系都扯不清,前头跟张放登记,后头跟叶茂办酒,现在还要去见人家老爷子,她就算是胆子肥了也没敢去呀,赶紧往逃了,却是……

  有心无力,就这四个字叫她算是认清现实的,合着这几个人本没打算让她今天安顺点,都得如他们的意,他们想让她怎么配合,她就得怎么配合的?

  搭的真好,她都露出一丝戒备的神色来,乌溜溜的眼睛更是滴溜溜的转,“这、这么多人,这么多人一起去不太好的吧?”她仔细地斟酌着话,试图让他打消这个念头,这是多么不靠谱的念头……

  “我觉得还行……”太子爷老神在在,一副天塌下来都有他顶着的气势,脚一踢对面的叶苍泽,“哎,表哥,跟我一起回去怎么样?”

  除了太子爷理所当然的气势之外,更让陈碧惊异的事出现了,她诧异地看着叶苍泽,又看看太子爷,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是表兄弟,就是给她一百个脑袋都想不到中间还有这回事,手指指太子爷又指指叶苍泽,总感觉不对。

  “你?你?”她一连“你”了两次,觉得问不明白,还不如直接将视线对上柳东泽,颇有点调侃意味的问了句,“难道又是打鸳鸯?”她这么问,完全是从卫嗔家那事上得出来的结论,想当年,柳家就没认卫嗔。

  都不信卫嗔他妈了,自然卫嗔也没认。

  她只是可惜,可惜人就这么没了,――但她总有那么一种感觉,仿佛她一回头,他就能在那边对她笑笑,跟年少时一样,那副妖孽的样儿,给她许多安心,让她可以一往无前的走下去,也许就这么活着到生命的尽头。

  她这辈子就这样子了,那么下辈子,下辈子,她就跟他,就跟他,就他们两个人,谁也不要了,她也不去招惹别人了,一个人都不招惹。

  柳东泽搂着她,那腰细的,他怕收得太紧,都能让她的腰都断了,其实他最喜欢的是她坐在他身上,扭动着小腰,把下面的嘴儿打开,把他的东西都吞下去,那样才最好,可惜呀――

  还是斯文一点,总给人留点面子,他神色一动,“你们那的园长,其实就是他妈。”

  更劲爆的消息,让陈碧总算是想明白为什么觉得园长有点眼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现在看看叶苍泽,眉眼间除了与叶茂相像之外,与园长其实更像,呼之欲出的答案就在眼前,她却没往下问了。

  “买点什么东西吧?”

  她坐在车里,对面是叶苍泽与柳东泽,身边是太子爷,个个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让她头发发麻,虽说心里放宽了点,真要面对,还是有点难度,硬着头皮,试图打破沉默。

  “人去就好了嘛,你说是不是?”柳东泽向来是话最快的那个,一听她还想费心思给人准备东西,让他有点不淡定了,他家也有父母,都说“丑媳妇得见公婆”的,什么时候也轮到他家了,他的手肘朝身边的叶苍泽撞了撞,“哎,以后怎么办,是你爸,到时是见家长还是见什么呀?”

  人家说的真坦白,到是把陈碧羞的快没脸见人,两手捧住脸,手心都感觉到脸颊上烫烫的,不用照镜子她也得自己脸上估计是很红了,“别说了……”

  她恼了。

  “你就不能收收这种凡事都要刺人一下的话?”叶苍泽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上半身微微倾前,拉开陈碧的双手,那略带薄茧的手指落在她脸上,愈发觉得她的脸油滑腻的叫人爱不释手,“都把人吓着了。”

  分明是睁眼说瞎话,她明明是让柳东泽说的恼了,让叶苍泽那么一违护,到成了胆子小被吓着了,让人真真是羡慕的,便是太子爷都是默认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拉着她另一手,握在手心里,轻轻地握着,“她胆子小,你就非得要吓她?”

  结果,两个人都是同一阵线了,此一时,彼一时,阵线这种东西,也是此一时,彼一时,哪个有利就哪个阵线,一点犹豫都没有。

  “还是去买点东西吧――”她一咬牙,做了个决定,侧头盯着太子爷,“你爸喜欢什么?”临时抱佛脚,她也得抱呀。

  老爷子喜欢什么?

  真让人伤脑筋,长到这把年纪,太子爷还真不知道他们家老爷子喜欢什么,想想还真是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让他怎么说,说没有喜欢的东西?

  可看她伤脑筋的模样,他还是努力地找出来一个答案,“榴莲,对,就是这个,等会我们包上一个就行,包管老爷子喜欢。”

  柳东泽与叶苍泽相视一眼,那表情怎么说的,其实也没有什么表情,就是各自翻翻眼皮,对太子爷这个答案很不以为然。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被我的答案吓坏了吧?亲们有没有喜欢吃这个的?留言明天回,话说,我的分还没有送完,请记住,25个字就可以送分,25个就可以哦,我先去睡觉

  ☆、092

  ???捧着榴莲见人,恐怕叫人都没敢这么想,结果还真是――

  陈碧几乎泪流满面,还真的是没错,老爷子还真喜欢榴莲,事实上,她很忐忑,但是结果老爷子没有说什么,真的,连个放话叫她别跟方同治一起的话都没有。

  简直不科学,真的,一点也不科学,难道大家都适应了,就她一个人在那里做无用功的纠结?

  她默然了,一个时间点里都是蔫蔫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别人比她更快的接受现实,这简直让她真是觉得前途……前途什么的,她一下子说不出来,咬着筷子,看着自己碗里头堆得快跟小山似的菜,只得努力吃下去。

  “吃点这个,我知道你喜欢吃。”

  太子爷来得殷勤,把大块的肥而不腻的东坡再往她碗里夹,那眼神,都是摆明殷切到极点,就等着她吃下去――

  他这么一来,结果柳东泽更不甘人后,也跟着夹了块到她碗里,“再吃一块吧,多吃点,抱起来没几两,这吃下去的都往哪里走了?”

  陈碧确实在吃饭,努力地扒饭,没想到被他的一句话弄得破功了,嘴巴一张,空气就往气管里钻进去,让她不由地咳嗽起来,“咳咳……”脸蛋憋得通红,分明是呛到了。

  “别跟小孩子一样闹,行不行?”还是叶苍泽来解她的围,拿手拍拍她的背,让她呼吸顺畅点,“看把人吓成什么样子的了?讲话也不知道要注意点,什么事都能拿出来讲的?”

  这话确实最合她心意,湿意十足的眼睛那叫一个委屈的,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看看柳东泽又看看方同治,又迅速地低下头,再度吃起饭来,一边还喝汤,吃饭的时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都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看看,都是你,把咱们的小四弄害羞了。”柳东泽一碰她的肘部,见她瞪自己一眼,面上讪讪然,当然,他从来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便将矛头对向太子爷,“咱们的小四儿,一害羞就会生气的,你看看,现在就生气了。”

  陈碧不理,当作没长耳朵,这时候的缩头乌子自然得跑出来,这几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能一起这么平静的,她都想不明白,惟一的想法就是她别掺合,一点都不想掺合,免得坐着也中枪。

  叶苍泽替她盛了碗汤,放在她面前,一句话都没有,他本来就不是格奔放的人,向柳东泽那样都不在乎场合的子,估计他也学不来,默默地给人支持就行了。

  他想的明白,就当壁上观,听到什么,也跟陈碧一样当自己没长耳朵。

  但是太子爷那心里绝对不服的,觉得这面前的两男人都挺碍眼,当然,这种想法不是头一次的,他见谁都觉得碍眼,只是――事到如今,他却是觉得有那么点的心安理得,其实他真这么觉得的,有她就好了,真的。

  “能不能少说句话?”他不耐烦地对着柳东泽,桌底下的脚到是有意地往前伸,位置对他到是有利,这算是不高要求之下的有利,面对面地坐着,他脚上的拖鞋早就没了,在桌底下摩挲着她的小腿,瞅着她低头吃饭想装作没事人的小模样,薄唇角露出一点点笑意,“食不言,寝不语,懂不懂的?”

  他嘴上说的好听,桌子底下的动静到是随着他意来,把脚故意地她两小腿间,让她不能把腿合拢,在她的小腿肚上轻轻地滑下又往上爬,惹得人不止是脸蛋红,更连脖子都红了――

  他到是得意着呢,真想剥开她身上的衣物看看,她是不是里头都红了,往日嫩白的肌肤要是艳红一片,那才叫吸引人,他最爱这个,以前她陪着一起戒毒时,没少咬她,咬了又后悔,又心疼她,可毒瘾上来,还真是不管不顾了。

  然后,他总归是挺过来了了,卫嗔毁在他手上,那么他中回毒瘾,确实是报应不爽,想想现在,那笑意不由加深了点,对卫嗔,他只能说一句抱歉,再多的,没有。

  但是――

  陈碧慌忙地扒拉了几口,被他的脚那么一弄一弄的,小腿肚都发痒,让她都不敢再坐在这里吃饭,谁晓得下面会发生什么事,这一个个的,那眼神的意味都不一样,让她都害怕,“我吃饱了,我回家去。”

  迫不及待地站起来,碗里的饭菜才吃了一半,她急着走,慌不择路般――

  结果,哪里能走得了,这都是哪里?

  叫的是订餐,由最好的饭店送来的订餐,这里是太子爷的住所,拢共四个人,三个男人,一个女人,而女人想逃,结果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柳东泽最无赖,比她快一步地站起身挡在门前,硬是拦住她的去路,笑得那个叫小得意的,两臂还伸展开来,眼神再温柔不过,“小四,这是要跑了?多扫兴呀,你们说是不是?”

  陈碧后退,谨慎地看着他,回头刚好对上叶苍泽的视线,那眼神,让她莫名地感觉到颤栗,明明像是全身的血都要一起沸腾了般,她还是觉得往旁边退,没有一点安全感。

  叶苍泽含笑,两手支在椅背上,“房里有送你的东西,不看看吗?”

  那笑意,比起他平时严肃的表情,更让人觉得不敢靠近,她动作都一滞,嘴巴张了张,终是没能挤出话来,巴巴地又望向方同治,见他朝自己走过来,下意识地又后退。

  可方同治到是拿手指指卧室方向,“给你买了东西,不去看一看吗,今天可是你生日的,忘记了吗?”

  对,今天是她生日,年二十六,离大前夜的婚宴刚好是两天,就到她生日了,他们要是不说,她还真没记得这个日子,年纪上了的女人,通常不喜欢过生日,她也一样,最好是不记得自己的生日。

  现在让他们提起,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心里到是有点甜,可一甜,一对上他们的目光,她纯粹是觉得后边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两手赶紧摇摇,“不、不用了,我真不需要什么生日礼物的。”

  感觉跟有定时炸弹一样,她扛不住的。

  “怎么能不要生日礼物,这多叫人伤心的?”柳东泽唱作俱佳,表情一上来就有,那个热情地拉着她就往卧室走,她想躲开,都没法子躲开,动作快的叫人发指,偏谁也没来阻止,“喏,床里的,就是你的礼物。”

  她拉得有点踉跄,只得抓住他的手才稳住自己,心里埋怨他太鲁,眼睛到是看到床里放着的东西,包装致的礼物,外头是她最喜欢的颜色――紫色。

  “明、明天给我吧。”她说话都有点结巴,两手果断地放开他,扳着门框,不想往里走,笑得两脸颊都感觉有点僵硬了,“明天、就明天来看,好不好?”

  “不行――”方同治把她的手轻轻扳开,一矮身,将她抱起来,抱了个悬空,“其实这是开胃菜,最好的礼物嘛,你猜猜?”

  她心跳得极快,生怕下一秒,心就能从嗓子眼跳出来,又怕自己掉下去,两手缠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睛,想装缩头乌,“我不知道,我不想猜。”

  没奈何,她只得耍无赖,反正死鸭子不怕开水烫,她就不要猜了,不要礼物了,行不行!

  “那怎么行,礼物都没拆,你怎么就不猜了?”叶苍泽还挺幽默地从后边几步就赶上来,在方同治的身后,将门关上,凑过头,对上她惊慌的眼神,吻上她光洁的额头,。

  他这一吻没什么,可偏偏是发生在她被太子爷抱住的时候来的一吻,让陈碧的声音都消失在喉咙底,有那么一种预感,那预感让她忍不住颤抖,她会死的,她会受不住的,“不行,真不行,我大姨妈来了,真的――”

  她口不择言,随便什么借口都拿出来了。

  “真的?”到是柳东泽那个扬起的眉毛,透着几分兴味,“还没有玩过碧血洗银枪,要不晚上我们都来试试,估计是滋味非常好,跟次次都是处一样?”

  他说话时,那两手就不老实,扒拉着她的裤子,把她的裤子脱下来,这动作一点难度都没有,她整个人叫做抱住,他脱她的裤子是轻而易举,剥的人只留下薄薄的,――

  他盯着她的眼睛,瞅着她憋得通红的脸,估计是羞的,――嘴更咧开了点,再没有比此刻更叫他兴奋的了,那手呀,就往她腿间,隔着薄薄的布料,就能碰她那里,没有任何阻挡,“说谎了呀,这可不太好?说谎的孩子总得需要惩罚的,你们说是不是?”

  是呀,她是说谎了,说谎也不是第一次,就这次让人这么给拆穿了,面对三个人的的目光,她真想把自己隐身算了,可是――真没那功能――

  作者有话要说:哦哦哦都是星期五的凌晨了,瓦去睡觉了

  ☆、093

  裤子给脱,薄薄的底裤还是好好的,上半身的衣物更别说了,也是好好的穿在她身上,完全是一副对比,让陈碧好没脸——

  她的脸本来就红,现在更红了,仿佛手指一抹过,就能带出一手鲜艳的红色来,心跳得更快,连个频率都没有,就知道在那里跳跳跳,胡乱地跳跳跳,让她都安不下心来,整个人直知道往后退——

  门已经关上了,她没有前路,三个人的目光,叫她忍不住用双手环抱住自己,明明上半身穿的好好的,她觉得上半身都跟脱光了一样,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我、我真、真得回去……”她结结巴巴地提出要求,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方同治蹲下/身体,两手臂圈住她细撩撩的腿,一个使力,就把给人弄得离地儿了,吓得陈碧跟没魂了般的缠住他脖子,正常的呀,谁让人跟旱地拔葱一样子拔起来,就那么个瞬间,谁都会害怕的,她也不会例外。

  只是,她更纠结,晓得下面得发生什么事呀,怎么着也得矫情一下吧,不矫情显得她太直白了,太直白这种事完全是不道学的,怎么着也得半推半就一下的,“方同治,你想吓死我呀——”

  那声音,听听,哪里像是生气的意味,分明是撒娇,对头,就她那个起不来的气势,真让她发怒,还真没有几两重,发不出来的。

  方同治这名字也挺玩,人家还都要以为是在叫“方同志”的,不是gAy哦,这个同志就是咱们社会主义的称呼,到处都同志,到处好相见,都说对待同志就得像春天般的温暖,——“春天般的温暖呢,怎么没轮到我?”

  他让人趴在肩头,就那么扛着,脸刚好贴着她的小屁/股,也不讲究什么的,直走两步,就把人往床里一放,对,是一放,不是一扔,一扔,他还怕叫她疼了,放的叫一个小心的。

  小心都是相对的,陈碧后背一沾床,就赶紧试图起来,人一沾床就没好事,虽说那事站着坐着都能行,但是床相对来说还是更危险,危险的没边了,跟个陷阱似的等她跳进去呢。

  但是——

  都说小心是相对的了,她要是真有本事也不会落到这一步,早就成傲娇的女王,挥着鞭子叫他们跪在她身前唱征服了,事实总是相反的,他们到是能跪在她面前,她远远与女王那态势差太多。

  她刚一翻身,手还抵着床,刚要起来,人就被早在旁边脱衣服的柳东泽与叶苍泽两个泽字名的男人给弄住了,还别说,这两个人还真是配合的好,一个人先上了床,这是柳东泽,大脚迈得快的,果断地拉住她纤细的手臂。

  而叶苍泽,还站在地下,把她去路都给拦死了,让她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成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她嘴巴呀,还能说话,至少得拦一下,“别、这样、这样多、多不好……”

  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被提着跨坐在方同治身上,刚一坐下,她差点就跳起来,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底下嚣张的物事,就仿佛能隔着布料就能狠狠地冲撞过来,冲入她最柔软的地儿——

  她刚一起,就被按回去,两腿一颤,人都软得没力了,就隔着衣料,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的动静,身下敏感的一哆嗦,差点呻/吟出声,又觉得太难为情,死死地咬住唇瓣,不肯叫声音出来。

  双肩让人按住,一边一个,分配的到是好,让她动弹不得,便是眼里微微有点水意,都没能让人真停下手,怜惜是有,但他们目标明确,目标一致,为了共同的利益,那是奋勇往前,谁也不能阻挡他们,哪怕是她自己。

  “真不乖……”方同治笑了,凑近她的脸,瞅着她下意识闭上的眼睛,笑意瞬间浓了点,探出舌尖,轻舔/她的眼皮子,察觉她的眼皮子微微颤抖,“闭上眼睛做什么,得看着才行……”

  她刚想睁开眼睛,却察觉原先按在她肩上的手,已经绕到她身前,将她身上的大衣扣子个个地解开,暖气袭来,到是不冷,却让她想用手挥开那作怪的手,偏偏是手让叶苍泽抓了个正着——

  还没等她挣扎一下,湿热柔软的触感由手指间传来,让她都僵了下,手指一地被含入热烫的嘴里,温热的薄唇,灵巧的舌尖,有那么一下下地吸/吮,让她的人再也坐不住,慢慢地倒后。

  可她一倒后,就无异于是落入柳东泽的怀里,他早就是坐在她身后,将大衣从她身上剥下来,剥得小心翼翼,顺便得到叶苍泽的配合,脱得那叫一个心的,神情专注的,——大衣被丢在一边,露出她里头轻薄的毛衣。

  那毛衣,复古的娃娃领子,完全是后扣式的,她的手指被一一地掰开,让叶苍泽吻得湿湿漉漉,耳朵边儿就那么一热,热气吹在她耳边,背后的个个扣子全解开,热热的膛贴了上去。

  从背后传染过来的烫意,让她控制不住的一哆嗦,唇瓣一张,几乎就要发出声音,却叫捧着她脸的方同治吻个正着,把她所有的声音都吞入肚子里头,一点也不叫人听见。

  想说不能说,想动不能动,更别说想逃了,她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谁都能切两刀。

  “小心另别叫她呼吸不了——”

  柳东泽凑在她颈间,跟吸血鬼一样,露出尖利的牙齿,啃着她纤细的脖子,白色的肌肤,更让他眼底发红,恨不得把他的印记都深深地刻在她身上,永远洗不掉那是最好。

  他的好话,没能得来陈碧的感激,她一翻白眼,对他的装模作样很不以为然,要是真是为她着想,现在最好就把她放开,谁要他这么来假模假式了,最讨厌了。

  把她后边洞开的毛衣往前推,叶苍泽摇摇头,“也就你好心,说的跟唱一样好听,坏事都是你做的,上次照片也能弄的,要是他们哥俩真是联合起来,没你的好果子吃——”

  “什么嘛,那照片一准是假的,谁能当时拍下照片来了?”柳东泽赶紧辩解,把事儿都推到她身上,明明是他想吓人的,想挑拨一把的,结果就成了她眼神不好,他从她的腋下绕到前边,隔着衣就揉/捏起来,极有弹的坨坨儿让他爱不释手,说话就没有什么分寸了,“小四,别缩着,你要是再一缩,这就没有了,本来就没有多大的……”

  陈碧脑袋里晕晕的,口鼻间全是方同治的味道,熏得她茫茫然,全身都落入他们的手里,她没了那个挣扎的心,耳朵到是还在,还把他们的话听得真真切切,到底是脑袋糊糊成一片,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你要是嫌小,就别碰——”方同治瞪他一眼,这家伙给一点甜头就能蹬鼻子上脸,他丢过去一句话,埋头就含住她被掐的艳红一片的果儿,跟吃/一样的狠吸起来,仿佛里面真有一样。

  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柳东泽空着的手,跟空了心一样,一抬眼,就瞅见叶苍泽那个淡淡的笑意,分明是在笑他的样子,不由恼了,从后边再度贴了上去,反正他不退,不让叶苍泽占了便宜去,低头就轻轻地啃着她的裸/背。

  前面的嘴,让她想仰起身子,后面又跟着,酥酥麻麻的,完全都不能自控,只晓得身下的人热情地抵着她,那手落在身上,她脑袋里有那么一丁点残留的理智,想叫他们把手拿开。

  偏偏是——软在他们中间,脸蛋儿嫣红一片,微微张开的嘴,让叶苍泽吻住,毫不费力地勾缠她羞怯的小舌,吻得叫一个心的,恨不得把能人吞了下去。

  柳东泽抬起头,瞪他们一眼,“别吸这么重行不行,你想吸疼她是不是?”瞅着眉头皱皱的,他也会心疼的好不好,一帮没廉耻的家伙,只晓得自己乐了——他没把自己也算上。

  “噗——”

  叶苍泽终于忍不住,一张嘴,与她之间拉开长长的银丝,不由抚额,一手还替她抹抹,不止抹去银丝,还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