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温存,爱恨两难情穿肠一(1/2)

加入书签

  程悠若一怔,握着饭勺子的手也悬在了身前,她始终没有回答他,只是缓缓转头看向他,却见他眼中的笑意太过灿烂,像是在给她设一个温柔的陷阱一般。虚情如刀,刀刀要人性命。

  然而深陷其中的人,又怎愿去分清何为真情,何为假意

  龙陵夜的身体奇迹般的渐渐好了起来。程悠若不是不觉得奇怪,当时郎中给这个方子的时候,只说死马当活马医,而且医好的可能性极其微小。想来或许是龙陵夜以真气调息也未可知。

  这日上山,远远的忽听一个老人大喊”救命”,见是一个白衣白须发却是面色红润恍若中年的老者被猎人们捕熊的夹子给夹住了。

  帮忙将这老者脚踝上的熊夹子给打开,却是想着,这一段时间也并未见到山上有熊,这熊夹子是从哪里来的刚要撕开裙角给老者止血,更奇怪的是,这老者根本就没流血。

  “哎,老先生请留步。”程悠若见这老者仙风道骨,不似寻常之人,忙道,心想我救了你你好歹也说一声谢谢吧,怎能转身就走

  “哦小姑娘,有何事啊”老者道。

  “那个……我看老人家您仙风道骨,不似寻常之人,不知老人家你可懂医术吗”程悠若问道。”医术”老者连连摇头,摆手道,“不懂不懂。不过武术倒是懂得一些。”

  “武术啊……那没事了,老人家请便。”程悠若还以为遇到了世外高人,或许可以将龙陵夜的毒彻底治好。却见这老人家上下打量她一番,又并不急着下山了,反而笑道:“小姑娘,你救了老朽,老朽活了这把年纪,岂有知恩不报的道理不若老朽传给你一些防身的招式,如何你整日在这山中砍柴,若是遇到了凶猛动物,也好抵抗不是”

  程悠若愣了愣,心想你怎么知道我每日在山上砍柴

  老者却忽然哈哈大笑几声,脚尖垫底,拎起她的衣领便一轻功将她带起,轻松穿梭于树木枝桠之中,半晌才落在地面,笑道:“怎么样想不想学我算你便宜点。”

  不想程悠若却摇摇头,道:“不要,我没钱,便宜点也不学。”

  “嘿我说你这小姑娘,你可知多少人想学老朽这高来高去的本事”这老头儿看起来是个极其倔强之人,一听程悠若不想学,反而来了倔脾气,道,“老朽今日还非教你不可,看咱俩这么合拍,免费教你还不成吗”

  “可是我还要砍柴,我的朋友还在家里等着我卖柴的钱吃饭呢!”程悠若说着,拿着镰刀就绕过了他。老人却是随着程悠若倒退几步,边道:“小姑娘,看你这么卖力的砍柴贴补家用,你的朋友想必是个男的吧他一个大男人,为何不上山砍柴”

  程悠若停下脚步,道:“我朋友他……近来生病了。反正我说了不学,你还那么多废话干嘛”这老头儿却是不依不饶,道:“不如这样吧,老朽帮你砍柴,你当老朽的徒弟,如何”

  程悠若心内窃喜,面上却是不表露出来,还故作为难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有这等好事,她怎能不接住只是稍稍贪心了那么一下下,既想着能砍柴赚钱,又想要学本事。这老头儿既然会功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