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临危应变最紧要二(1/2)

加入书签

  长卿笑笑道:“二哥不清楚倒也不要紧反正弟弟说得句句属实实不相瞒弟弟能够参透这**的玄机正是因为弟弟的别苑中有一个精通易容之术的高手只不过他并非江湖第一高手听闻江湖第一易容高手在淮湖一带开医馆倘若二哥不信弟弟所言的话大可以奏请父皇让父皇派人到淮湖一带去询问一番便可”

  觉罗长恭听到长卿居然自己不打自招说出了他的别苑中有易容高手一事当下得意之色已经稍稍现于脸上但是自然还是极力压了下去故作心痛道:“三弟真沒想到你为了对付我、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不惜在别苑之中养着这些江湖人士你自己都说了别苑之中有精于易容之术的高手这事情还用再问么你必然是各方面都做了完全的准备”

  长卿却只是笑笑并不接他的言语程悠若也不知道自己想得对不对只是听得长卿刚刚那一番毫不避讳的话再加上先前午膳之时皇上对二皇子的质疑她觉得或许长卿就是在走“坦荡路线”

  因而低声道:“吴王殿下博览群书相比必然懂得‘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的道理倘若太子殿下当真心中有鬼自然是百般隐藏如何嫩而过如此毫不避讳的说出來呢”

  “你”吴王刚要发作但是忽而想起自己一贯的名声和刚刚午膳之时发生的事情因而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只是轻哼一声故作不欲和她一般见识之状

  程悠若听得皇上一直沒有表态便觉得皇上似乎更相信长卿的话

  觉罗长恭也察觉到了父皇心里的倾向因而忙道:“父皇或许这事情真的是儿臣错怪三弟了儿臣向三地赔罪……只因儿臣忽然想到那……父皇情恕儿臣冒犯但有些话却的确不得不言姚氏一族的势力何其强大想要藏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难道还不可能么”

  将姚氏一族的势力给搬出來的确会使得皇上心里刚刚偏转向长卿的天平再次偏转过來

  “姚氏一族的确实力强大”长卿倒是并不否认而是道“所以按照二哥所说这月荷是二哥你的属下无意间在青楼里发现的那么二哥以为自己的势力和姚氏的势力相比孰高孰低以二哥的说法月荷逃出帝宫的时候不过才九岁而已当年以姚氏一族的势力想要抓住一个九岁的孩童难道是难事么”

  “父皇儿臣恳请彻查姚氏所有族人的家宅”觉罗长恭道

  “二哥”长卿有些急了道“你想要扳倒我这到底是咱们皇室内部的家事倘若扩大到朝堂之上、弄得满城风雨岂不是更使得人心惶惶”

  原本皇上肺病加重之事已经弄得国祚有些飘摇倘若此时再大张旗鼓地彻查所有姚氏族人的家宅可是等于明摆着告诉天下人觉罗国的局势动荡了

  听得自己最为得意的两个儿子此时这般争执皇上只是一直目视着堆满奏折的长案似是在想些什么只是沒有人能猜测得出他平静无波的神情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打算

  觉罗长恭提出这提议之后未得到父皇的回应倒也不敢继续催促下去只好沉默着等着父皇定夺但是他总觉得父皇在思量的似乎并不是自己的提议

  长卿也是闭口不言只是长卿的眉眼间要比觉罗长恭多了那么几分舒缓似是早就聊到了结局一般半晌皇上终于开口了但是却并不是对长卿和吴王中的任何一个人说话而是对赵王觉罗长宁道:“宁儿前年有人参你贪了赈灾的银两你可记得此事”

  “这……父皇这是诬告儿臣当时受了莫大的愿屈自然记得清清楚楚”赵王说着其实自己一点儿底气都沒有

  “这贪來的五百万两白银你在北漠购买了大量的精壮马匹和精锐兵器后來这些马匹和兵器都用到了哪里”皇上只是平静问道

  只是程悠若听得出來说话之间他一直都在压着咳嗽而且在御书房耗了这一日气息已经越來越不足看來的确是病得不轻

  “父皇明鉴父皇明鉴”赵王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道“儿臣不知道是谁要陷害儿臣竟然在父皇面前构陷儿臣如此大罪但是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