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皇室何曾安静一(1/2)

加入书签

  “其实若单单只是大哥和二哥有什么夺位的心思的话倒也不要紧我一个人尚且应付得过來但是现在问題是父皇心里也有所动摇了”长卿道

  “什么”程悠若的确是有些惊讶的

  初认识长卿的时候便知道长卿的父皇母后很是疼爱他况且也知道长卿一向在他父皇母后面前极其乖巧如今他父皇重病在身想必驾崩也不过数月的事情了如何能在如此危难的关头动了更换太子的心思要知道越是此时才越要稳住太子之位啊在此时稳住了太子之位也便稳住了国之根本

  “你想知道原因么”长卿苦笑道

  程悠若点点头却还是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说的话便是不说也无妨”

  “悠若我对你又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呢若是对你再有什么不方便的话我可就真的要成了孤家寡人了”长卿轻叹道

  这一句话却是让程悠若有一瞬的恍惚此时烛光柔和室内温暖又是如此相似的话语让她一瞬恍惚间竟是觉得是在天一帝宫中听到龙非然说这话一般

  悉数前尘往事她最对不住的人也就是他了吧然而是是非非又有谁能真的说得清楚呢难道这一切的孽缘就不是他一手造成的么倘若沒有他让陆元夕去接近程悠若、倘若沒有他让陆元夕除掉程家程悠若也不会死她也不会來到这里

  如今想來他有一句话说得到是不假:“倘若沒有那些错起你如何能來朕的身边呢”

  倘若沒有这些错起她又如何能到龙陵夜的身边呢

  可笑的是及至今日她仍旧不知是该感谢他还是该怪他感谢他倘若沒有他这一番操纵她断不会來到这里成为了程悠若、遇到龙陵夜怪他恨他也是因为倘若沒有他这一番操纵她但不会遇到龙陵夜

  及至今日她仍不忍心对与龙陵夜的那些过往说声:“后悔”

  虽说长卿说不愿意瞒着她但是想來是极其难以启齿的事情所以仍旧是沉默了半晌

  就在程悠若以为他不打算说出口的时候忽而听到他低低的声音:“他们说我不是父皇的嫡长子”

  “不是嫡……”程悠若低声惊讶了半句却是又将后半句咽了下去她不想要再将这让长卿难堪的话再重复下去

  长卿点点头道:“他们说母后当年生下的是个女儿而比母后晚一个时辰产下孩子的周贵人生的是个男孩儿但是母后把这两个孩子给更换了周贵人难产而死母后便也将这个公主要來抚养就是我的妹妹昭阳公主”

  “他们说我自以为的亲娘其实是害死我生身母亲之人;他们说我自以为的胞妹实际上与我是同父异母;他们说我并非天生贵胄他们说我只是一个贵人生的孩子……”

  “有证据么”程悠若问道

  这事情空口无凭或许是捏造杜撰也未可知他的那两个哥哥为了得到皇位派杀手來杀他都毫不犹豫又何况是编造这么一个谎言呢

  “自然有证据了不然父皇怎会相信呢……而哥找來了当年逃出去的宫女儿那宫女儿曾经在周贵人生产的时候伺候左右母后的母族一直派人追杀她不得已躲入青楼之中才得以活命谁也沒想到一个在宫里待过的女人会入青楼为妓因而几次搜寻未果事情也便淡了下來”

  程悠若仔细听着长卿的话一字都不落下想要从这话语中听出什么破解之法來但是却也并未找到些什么只是因为有了先前林芳淑的事情因而对这后被人找出來的见证人实在有那么些许下意识地怀疑

  便问道:“皇后娘娘的母族官居何位势力可大么”

  “外公官拜大司马大将军有一定的军权;两位舅舅一文一武大舅舅为骠骑营都尉二舅舅官拜文学士、御书房行走;还有两位姨母二姨母是兴国公齐家的嫡长媳妇三姨母是长陵侯的夫人其余姚氏族人在都中任职者、出任外官者更是数不胜数你说着势力大不大父皇原本就忌惮着姚氏一族的势力如今听说了这事更是有了废太子之心了”

  “不削外戚的确是一大隐患”程悠若道

  在外戚问題上觉罗国显然不如天一国有远见了不管是仁宗皇帝还是龙陵策甚至包括龙非然在内哪一个不是极力控制着外戚的势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