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此生执念到永远(1/2)

加入书签

  龙非然先下了马。又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了下來。动作之间。满是生怕她摔着的珍惜。

  此时程悠若只是低着头。却并不是在他面前故作怯懦。而只是不想和他眼神交汇而已。她心中在挣扎。挣扎着到底要不要拦下龙非然。让他不要入林去。

  如果自己撒娇撒泼非不让龙非然去的话。这些友国皇子们也不能说什么。估计也只能是笑笑了事。而龙非然即便再被龙陵夜激怒。若是自己非拉着他不让他上马。他还能如何。

  她可以轻易地就出言救下他。可是。之后呢。她只是不想要让他葬身在狮子之口。只是想要留着他的性命。让自己亲手手刃。只是这个说辞。稍微一细细推敲。就连自己都不相信了。因为龙陵夜说过。不会在近期行事。所以这一次龙非然是绝对沒有性命之忧的。那么她担心的到底是什么。

  看到她低头不语。龙非然还以为是她是因为担忧才如此。便安慰道:“紫嫣。放心吧。朕绝对不会有事的。”

  程悠若只好又点了点头。说不出阻止之语。却也无法说出催促他上马的话。龙非然摸了下她的脸颊。又道了声“放心”。便转身一跃跨上马背。

  “驾。。”马如利箭般冲出。却又在行了不多远之时。忽然勒马停住。回身來看向程悠若。扬声道。“紫嫣。倘若有一天朕不做这皇帝了。便带着你策马于天地间。看尽万水千山。做生生世世的神仙眷侣。可好。”

  此言一出。自是吓得随行的禁卫和大臣们纷纷慌忙跪地。惶恐道:“吾皇万载千秋……吾皇万载千秋……”

  此时随行众人。站着的就只有程悠若和龙陵夜了。身后那一片“人墙”忽然都矮了下來。程悠若只觉得一阵寒风瑟瑟吹入后心。好像是恰好找到了心里的一处漏洞、趁虚而入。冲击得她心内原本稳固的思绪一片混乱。

  龙非然却是完全沒看到这些跪了一地的大臣一般。仍旧是固执地追问道:“可好。”

  程悠若只是看着他。此时他傲然于马背。冠带飞扬。神情间。竟然也有如龙陵夜那般让她熟悉的、睥睨天下的气势。

  见她仍旧不回答。龙非然却还是不放弃。继续追问道:“紫嫣。可好。”

  此时程悠若下意识地想要去看龙陵夜。好在头脑还是十分清醒的。因而及时控制住了自己下意识地举动人。让自己仍旧是保持着目视前方、看着龙非然的状态。

  虽说以此距离。并看不清他的神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程悠若眼前却是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他殷切的眼神。好像只有这一双眼睛和这一副面容。在自己的面前。问着:“紫嫣。可好。”

  倘若站在这里的是王紫嫣。能够有一个如此情深的佳公子、在天地之间、马背之上。不顾众人的目光。只想要和她许诺生生世世的话……她觉得。王紫嫣一定是愿意的。

  而他问的是。。紫嫣。可好。

  紫嫣这一生短暂而乏味。匆匆十余载。都是在庭院之中、病榻之上度过的。紫嫣曾说过。她最遗憾的事情。是不能好好孝敬爹爹。还有。她还沒有体会过男女之间的爱慕是什么……

  或许这一刻。她就是王紫嫣……就做这一刻的王紫嫣吧。什么也不想。只看着面前之人、只听着面前之人的话……倘若是王紫嫣。她会脱口而出。。好。

  “好。。”一声毫不犹豫地痛快应和脱口而出。

  龙非然听了。开怀大笑着。策马扬鞭而去。只有一句更为有力的誓言随风飘扬回來。他说:“如此。便说好了。一诺永生。不得反悔。。”

  龙陵夜原本紧闭着的双眸。在听到她说这一声“好”的时候。猛然睁了开來。盯着龙非然的背影。 眼眸微微眯起。一分、两分、三分……直至七分……眼中狠厉的怒光从这仅剩三分的眼眸中迸射出來。更显得如同暗夜阿修罗般嗜血。

  “呵呵……一诺永生。不得反悔。”

  同样的话语。从龙陵夜的口中低低重复出來。听得程悠若心内一凛。

  看向龙陵夜。然而这一刻。却又觉得沒什么可解释的。他给她一世痴情。而她只还他这一刻的承诺。让他沉浸在这一刻的满足之中。又有何不可。还了他的情。才能踏踏实实的、只剩下恨。这样。在手刃他的时候。至少也能做到两不相欠了吧。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看到龙陵夜又紧闭的双目。她忽然觉得。连自己刚刚那一番解释的念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