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美人无辜棋中子(1/2)

加入书签

  未等程悠若回答。便示意李忠全拿下去。道:“差人送到内务府。按贵妃的尺寸快些裁出來。”龙非然此言。倒也不是完全出于对她的恩宠。只怕更多的。还是要让这些臣服国來使看看。如此珍贵的天山狐裘。到了他们天一国。也不过因为妃子的一句“好看”。便随意去送了内务府裁衣。

  自是彰显大国富庶。万宝不入眼。

  “若是珍贵妃穿得喜欢。朕定然重重赏赐觉罗国。”龙非然朗笑道。

  “陛下和娘娘喜欢便好。为上国献宝乃是觉罗国分内之事。岂敢妄求赏赐。”觉罗长卿仍旧恭谨。

  程悠若心想。你小子现在心里一定把龙非然的十八代祖宗都给掘出來骂了吧。凭她对觉罗长卿的了解。知道觉罗长卿绝对不是这么甘愿做他国臣属国之人。这小子的野心大着呢。

  天一国的臣属国。大大小小加起來一共有十一个。除了觉罗国和西魏是两个大国之外。余下的都是城池和百姓、军队都极少的小国。有的国家还不如天一国的一几座城池那么大。

  这些臣服国每年所要缴纳的贡赋也自然是根据各国的国力决定的。其中要属觉罗国需要缴纳的岁贡最多。其次便是西魏。但是碍于西魏先前要挟天一国要求见减免贡赋之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一次龙非然早早派人去将西魏的岁贡收了上來。免于给西魏“开恩”之事被其他臣服国察觉。

  一番献宝过后。自然是歌舞宴饮。早在歌舞开始之前。龙非然就非常大方地让这些來使们不必客气。宴饮之后。可一人挑选一个美人儿带回去。

  虽是说得如同随意兴起一般。但是实际上。这就是在给他们赐美人。说是“可一人挑选一个带回去”。但实际上需要让人理解的。完全是要把那个“可”字给去掉。因为程悠若见过那个领舞的女孩儿。不是在别处。而正是在龙非然那密室巢窟之中。

  这女孩儿不过十三四岁年纪。第一时间更新面容清秀。腰肢纤软。与当时在青铜门内暗室之中看到的那个黑衣束发的孩子气度完全不同。但是面容却是一模一样。

  这些美人儿应该都是龙非然的死士。任凭他们挑上哪一个。都逃不掉是龙非然的人。不得不说。龙非然在这事上的确干得漂亮。虽然人人都能想到是派人监视。 但是明面儿上却是恩赏。谁能拒绝得了。

  而且这些美人儿混迹在一起献歌献舞。龙非然又是随意提起。估计除了觉罗长卿那样聪明的人能看出他的潜在意图之外。一定有不少人认为这只是随意挑选一个美人回去玩儿而已。并不容多想。

  “哎呀。”正是歌舞酣畅之时。忽而一声惊呼从舞姬中传出。只见那领舞的女孩儿脚步一松。错了一下。以至于整个舞蹈队形都溃乱开來。原本极其婀娜有致的舞蹈。现在变成“众仙坠海”。舞姬们都是慌乱地极力稳住身形。但是到底还是有几人摔倒了。

  歌声停住。整个大殿内都被尴尬的气氛所笼罩了。臣属国來使们自是一个个地都抿嘴看笑话。天一国的王公大臣们各个面如阴云。

  要知道这舞姬献舞乃是宴会中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舞姬们自然都是训练有素。即便是这些小国的舞姬。也很少有出错的时候。又何况是天一大国的乐府舞姬。这时候出错。实在是让人贻笑大方。

  “陛下恕罪。陛下恕罪。”那个先脚步错乱的舞姬连连磕头。吓得浑身颤抖。

  “可是。可是真的是有人故意绊奴婢的……”听得龙非然不语。斗胆解释道。

  龙非然脸色阴沉。程悠若眼中现出一抹了然。自然能想到龙非然想要说的话。便索性帮他一把。缓缓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贵妃娘娘的话。奴婢、奴婢名叫采薇。”这宫女儿重重叩首道。

  听得程悠若问她的名字。还以为事情有所转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便如同抓住了最后一个能救命稻草一般。忙求道:“贵妃娘娘明鉴啊……真的、真的不是奴婢的错啊……是有人故意陷害奴……”

  “放肆。”程悠若忽然冷下脸來。道:“明明是你自己学艺不精。倒还妄图诬陷别人。我天一乐府之中向來规矩严明。怎可能有这种争风吃醋之事。”

  “本宫念你年纪尚幼。许是被这许多友国皇子们非凡气度所震慑。难免一时慌乱。便饶了你的死罪”。程悠若丝毫不容她辩驳。便下了定论。道。“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來人。拖出去。杖责三十。从长生门扔出去。更多更快章节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