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几分真情动人心一(1/2)

加入书签

  “想不知道都难”,陆元夕道,“八王爷强行出府之后,就带着王府的家丁和门客们满大街的搜寻。说是王府的陆侧妃不见了,即便是翻遍了整个天一国,也要把陆侧妃给找出来。微臣倒是不知,他什么时候对陆芷溪有这么深的感情了。”

  龙非然冷笑一声,道:“他是借着青芷不见之事来吓唬朕。当然,更多的还是要让满朝文武看看他的实力有多强大。就是要让人知道,他之所以一直留在八王府中接受软禁,不是说他没有实力和朕抗衡,而是因为他心甘情愿。呵呵……在表忠心、博同情,哼,够可笑的。”

  “陛下,可是青芷……”程悠若故作忽而想起什么一般,想要提醒龙非然。

  “不要紧”,龙非然道,“让他去找。”

  转而向陆元夕道:“他不是要演戏么,爱卿就去陪他演一番。你去派人到长生门外的乱葬岗,将陆芷溪的尸身抬回来。八叔不是在街上呢么?你就抬着这尸身,去找他质问。太师大人的妹妹嫁到八王府为妾,好端端的却死了,看他怎么辩驳。你只消把这一切都推到他身上便是。”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程悠若笑笑,心想龙非然以为自己是魔,龙陵玉也以为自己是魔。她倒是有些好奇这个结果了。想要知道这两人最终谁能获胜。

  “是”,陆元夕领了命,道,“微臣这就去办。”

  “哎”,龙非然忽然叫住了陆元夕,道,“也不必太过为难他,点到即可。他要是真打算把青芷的尸体收回去以侧妃之礼下葬,便由着他去。做戏做全套,朕想他见了青芷的尸身,定然要嚎啕大哭一番,怎样也要把这尸体带回去的。”

  “是。”陆元夕虽是有些诧异龙非然为何忽然关心起这些细枝末节来,但是还是十分恭谨地应了一声“是”。

  他想要做一个良臣、想要千古流芳。所以对龙非然,他一直都是如此顺从。以为他是天一国名正言顺的皇。即便龙非然对他不信任、试探他,但是他始终认为,为人臣子,无论君王如何,至少自己一定要是忠诚的。

  “朕也知青芷这一生很可怜”,陆元夕走后,龙非然道,“青芷之所以背叛朕,是因为她爱上了八叔。不管八叔是为了做戏也好、是真的对她有些感情也好,能够让她由八叔安葬,也算是全了她这一生。紫嫣,朕这样做,可能弥补一些?你可否还会觉得朕是个冷血无情之人?”

  程悠若此时心里很乱,在听到他吩咐陆元夕,由着龙陵玉去安葬青芷之时,她就知道龙非然的确是用心在弥补的。如果换做平时,龙非然是绝对不会有闲心管这些事的。一定要让陆元夕将这事闹得越大越好,最好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引得朝中几番势力对峙。

  面对着龙非然殷切的目光,程悠若第一次觉得不敢去看。微微低头别过他的目光,许是因为心里的好奇,还是问道:“倘若臣妾今日不在这里,陛下还会做出如此安排么?”

  “会。”得到的是龙非然毫不犹豫的答案。

  但是随即,龙非然又道:“不过,如果你从未出现的话,朕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程悠若笑笑,即便她自己,都知道这笑容有多尴尬。

  虚与委蛇的时候,她能对他娇媚地笑、羞怯地笑、嗔怪地笑;但是此时,却是只有这一抹苦笑。如果此时她仍旧是以假情假意再骗他的话,听了他这番话,她自然会柔声笑着去配合他。但是偏偏这句话,让她无论如何都虚假不起来。

  “紫嫣,你不高兴?”龙非然看出她的苦笑,忙握住她的手,解释道,“虽说这样说,你还是会认为朕很无情。但是这的确是事实。如果你没有出现的话,朕的确不会有这些顾虑、不会去在意一个死士的死活。朕知道,有些时候朕的确很冷血。但是你给朕一些时间,朕已经在努力去做。”

  程悠若轻叹一声,将龙非然的头拥入自己怀中。这是她第一次发自真心地主动拥抱他。她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陛下,臣妾很高兴。”程悠若道。

  龙陵夜是冷血的、龙陵玉是冷血的、龙非然也是冷血的。但是这或许并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最初来到这天地之时,身上的血也是热的。只是在这冰冷的皇家挣扎求活,才不得已不渐渐的把自己的血变冷、心变冷。时间长了,便也忘了那最初的自己。

  虽然龙非然做的错事已经不能回头。但是至少在这一刻,他在努力的找回他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