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隔绝喧嚣心自安(1/2)

加入书签

  张明轩已是紧张得额头冒汗,程悠若可以看出,他的心里的确实在挣扎盘算着。毕竟这几乎关系到他这一生的仕途。帝宫里的太医,哪一个不是或主动、或不得已的与后宫的妃嫔结成一党?因而选择真正主子这一点,极为重要。

  选对了,一生飞黄腾达,无灾无难;但是选错了,小则宦途告终,大则满门抄斩。

  只不过,对于太医来说,有时候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譬如现在的情况,一旦一个太医被宫里的哪一个小主选中,他便只有效忠的份儿。毕竟恩宠这种事情,谁说得准呢?一旦得罪了那位小主,待到这小主一朝飞上枝头,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程悠若倒也不催促他,只是给他时间考虑。她早就看出,这人聪明得很,而且虽是外表恭谨,但是心内自有自己的一番主意,敢作为的很。其实对这些太医而言,投靠她,就是在下一场赌注,赌赢了,赢得要比在别人处都大;赌输了,输得也要比别人都惨。

  半晌,见张明轩擦了擦汗,坚决道:“多谢小主抬爱。下官,必定尽心尽力的为小主瞧病,不敢有丝毫怠慢。日后,只要小主看得起,也绝对不会假他人之手。”

  程悠若满意点点头,道:“张大人是个聪明人,我见了便知道大人并非池中之物。日后荣苑少不了仰仗张大人的医术,大人快别见外了,且坐下说罢。”

  “是。”

  “我只觉着,近日乏得很,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怪病”,程悠若道,“按着位分,今晚也该轮到荣苑的恩宠了。但是我这身子,只怕是侍寝不得了。而且少说也要将养一个月,还望大人给开一个‘好好调理’的方子。至少也要调理一个月吧,之后看情况再做定夺。”

  张明轩总不会认为程悠若是真的在说她的病症,因而自然也能听出她话里的深意。

  但是并不马上应承下来,而是略带关切道:“这宫里谁人不知,小主乃是陛下心尖儿上的人,如今小主这一病,若是报与陛下,陛下必要合着举宫太医来瞧。届时,只怕扰了小主的清静。”

  “这就要看大人的本事了”,程悠若一笑,道,“我总觉着,这一病来得太过蹊跷,好像是什么疫症呢,可是会传染给旁人的。前些日子我被误认为死了,被扔入乱葬岗去,许是就在哪里染来的。”

  张太医仔细听着,已是了然,却还是道:“小主如今正得帝心,这一次恩宠之后,只怕不日便会加封,如今这一病,可真是可惜了呢。”

  “譬如这杯茶”,程悠若看了眼几案上的茶盏,道,“热的时候喝下去,反而烫口;待到温的时候想喝,却又有事情耽搁了,喝不到嘴里去;忙得口渴,念起这杯茶,自是想念不已。届时只要有人悄悄将这杯茶暖温了,再送到他面前去,这茶,便是来之不易的人间美味。而不是烫口时,喝了一口便不想要再喝的;也不是最初那温着的,一口气喝完,就彻底忘了的。”

  张明轩听在耳中,心里已是不住暗叫“痛快”,心想这女人果然不简单。难怪,等了一年,最后会是她进宫来。王爷向来都是箭出必中,从不会虚发。

  “小主思虑非比常人,让下官叹服。”张太医说着,便欠身上前来,搭了一块白色帕子在程悠若的手腕上,像模像样的给她把脉。

  半晌,皱眉道:“如今小主盛宠在即,却是忽而得了要命的疫症。小主切莫太过伤怀,虽是疫症,调理好了,也还是能活命的。是否能脱离性命之忧,也只看这一个月吧。只不过,这一个月虽是能够脱离危险,但是想要养好身子,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就要看小主的恢复情况了。这等大事,想必还是直接去请奏陛下的好,奴才这就去请奏陛下,不会惊动贵妃。”

  程悠若心想,这人果然聪明,秀清还真是会挑人。若是她自己去办这件事情,估计也会在这些太医署太医之中,挑了这张明轩出来。在帝宫中,有了秀清这个膀臂,一切行事,可是要轻松得多了。

  “如此,我的性命可就都交与大人了。”程悠若道。

  “下官不敢”,张明轩忙道,“这荣苑上福星高照,小主又是天生贵相,自会化险为夷,步步高迁。下官只是略尽绵薄之力,做好自己分内之事罢了。”

  程悠若点点头,略扬脸示意秀清。秀清便是拿了一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