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欢宴,几人欢喜几人愁二(1/2)

加入书签

  若不是因为那张绣像,她或许一辈子都懒得和这种人一般计较。毕竟,身为龙非然和陆元夕的探子,她本身也是个苦命的人。但是她坏了龙陵夜的绣像,却是不能饶恕之罪。

  “莫怜心,你赢了。”陆芷溪倒是难得的平稳心性,竟是淡然道。

  也不收拾什么东西,只是端坐在桌边,一动不动,活像是一尊雕像。

  “我有话和你说”,程悠若见此,也不打算再说什么奚落她的话,便是直截了当的表明了来意,道,“这话很重要。所以还是让你那奴婢离得远一点。”

  “可是我未必想听”,陆芷溪一笑,忽而又挑衅般看着程悠若,道,“本妃现如今是八王侧妃,而你,不过还是这九天行宫之中一个无名无分的姑娘。这就是本妃和你之间的差距。无论什么时候,本妃都是上位者,而你,终归是贫苦人家出来的草芥。”

  程悠若却只是一声苦笑,声音中带着些许同情,道:“你这是在找心理安慰,你是个可怜的人。我不愿意和你计较这些。说到底,除了龙陵夜那张绣像,我和你本就没什么关联,也是各无亏欠。而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事情,却能救你的命。”

  “本妃说了,并不想听。”陆芷溪仍旧端坐着,坐姿十分标准,当真是一个自幼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一般。

  若不是出身穷苦,她也不会成为龙非然的暗士,过着瞬息生死的日子。而此刻,她唯一能够用来和莫程悠若比的,也就是她这个假的大家闺秀的身份。当朝太师的嫡亲妹妹,这个身份,是她在程悠若面前,唯一觉得骄傲的地方。可笑的是,终究也只是一场虚妄。

  程悠若和她子啊这种事情上做无谓的口舌之争,只是道:“我知道皇上把你送给八王爷,是要让你去监视八王爷。而你也根本不是陆元夕的妹妹。你只不过是陆元夕和皇上利用的一个棋子罢了。你要知道,棋子最重要的,便是有用。一旦有一日你没用了,那便是死。”

  陆芷溪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她竟能看出这些!

  但是转念一想,龙陵夜如此对付她,显然是怀疑了她的身份。而莫程悠若乃是龙陵夜枕边最信任的人,她知道这些,倒也并不稀奇。

  因而索性不掩饰,道:“那又如何至少我所仰仗的,是我自己的能力。只要我还有用,我就能一直享受着这尊荣。而你,一旦九王爷厌倦了你,你说你是什么你连地上的蝼蚁都不如!下了九天行宫,想要找一个农家男人嫁了,人家都会嫌弃你不是完璧之身!”

  程悠若索性就让她继续自欺欺人的寻找心理安慰、继续沉浸在这种自己营造出来的优越感之中。像是没听到她的这番讽刺一般,接着道:“你以为龙陵玉是傻子么龙陵夜不要的东西,他就能甘心乖乖收着明知道你是皇上和陆元夕的探子,却还是能留着你”

  “你该不会自我膨胀到以为龙陵玉真的喜欢你吧况且我想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女人的美丽,和江山天下比起来,孰轻孰重”

  陆芷溪盯着她,半晌,道:“无利不起早,你会这么好心来提醒我说罢,你到底想怎样”

  “我知道是你让陆元夕过来抓我的”,程悠若道,“既然你已经不再是九王侧妃,待到宴会结束,你也要跟着八王爷去帝都八王府,在九天行宫中的一切事情,我都不与你再做计较。当然,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和任何人提起。”

  “比如”陆芷溪问道。

  “比如,你可以让皇上知道龙陵夜的行宫之中,有一个受宠的美姬,但是你不能让他知道这个美姬真正的容貌。据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想,随便画一个美人出来,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怎么,你这张脸,有何不可见人的”陆芷溪却是一声冷笑,道,“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天下少有的美人儿。没有这张脸,你以为九王爷会对你好么”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程悠若道,“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想要活着,就最好管好你自己的嘴巴。”显然也知道只是这样说,陆芷溪是绝对不会听从的,而且反而会逆着来,尽快将这消息告诉给龙非然。但是她今天既然来了,便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让她闭好她的嘴巴。

  陆芷溪虽说是有一些手段的细作,但是从她今天在迎鹤殿看向龙陵玉的神情中,就可以看出,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