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叶晓晓心安理得地趴在沈昭背上走完了整条石子路。

  周围环境静谧,气氛恰到好处,她暗搓搓地打算多逗留会儿,于是编了一肚子的人生理想长篇大论想跟沈昭谈谈,意图在发展感情的同时进行一场灵魂交流。

  此刻被沈昭背着,心理上的愉悦感要远远大于生理上的。叶晓晓无意地晃了晃小腿,结果意料之中地牵扯到了正好被崴到的脚踝,瞬间痛得咬到了舌头,话题戛然而止。

  她的脚踝处显现出一小片乌青,原本小巧精致踝骨也被肿起的皮肤掩盖住,沈昭看了眼,直截了当地开口:“我们回去。”

  人在背上,身不由己,二人世界说断就断。叶晓晓继续趴在他背上装乖,等到叶宅的大门重新出现在视线中时,她脑中一嗡,连忙开口:“沈沈,放我下来吧。”

  这时候爸妈和客人估计都还在大厅里,如果沈昭就这样背着她进去了,岂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到时候十几双眼睛看着,就算她自己不觉得丢人,也替他丢人。

  沈昭脚步没停,像是充耳未闻。眼看着大门越走越近,她搂着他脖子的手改为拍肩,凑过去重复:“我现在脚不痛了,真的。放我下来吧?”单脚跳着走也比让他背着进去好啊。

  说完她还意念坚定地挣扎了下,没挣扎多久,就被他下个动作给打回了原形。

  此刻叶晓晓的手腕就靠在沈昭肩侧,手指顺势垂在他脸庞,他微侧过脸,温凉的唇在她的指尖上一拂而过。她脑袋一空,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被他亲过的手指上,还没再说两句,就听他开口:“要我背你进去还是抱你进去?”

  “……”叶晓晓狗腿地搂他脖子,“背、背着就好。”

  两人本来是完好无损地从出门散了个步,回来的时候却脚崴了一个。众人的目光在叶晓晓与沈昭两人间来回打转,在众目睽睽下,叶晓晓恨不得缩头装隐形人,叶母心疼地说了两句,连忙让陈妈拿冰袋过来外敷。

  时间已经不早,被邀请来的众人笑着寒暄了两句,陆续告别离开了叶宅。叶母有意要留沈昭过夜,叶晓晓边揉脚边插嘴:“妈你就别勉强人家了,沈昭他整天忙得像个陀螺,明天一早肯定有事。我们家离市中心这么远,让他留一晚多不方便。”

  “话哪有这么说的?”叶母睨她一眼,思虑片刻,转而笑着看沈昭,“小沈你既然这么忙,那伯母也不多勉强,我们晓白就麻烦你顺道送回去了。”

  叶晓晓闻言,手上的力道没拿捏住,疼得抽了口气,抬头看叶母:“……送我回去?”她明天通告不满,现在人在家里,又不用急着回市内。

  叶母问:“难道你还想自己走回去?”

  “……”等等,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叶晓晓哑然地看了看叶母,顿时觉得痛感从脚上顺着转移到了心口。

  ……这跟她预料的完全背道而驰,什么为难未来女婿的戏码,什么从长计议的桥段,在她带沈昭进家门的时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看妈现在的样子,都像是巴不得要把她打包卖给沈昭了——还是概不退货的那种。

  沈昭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爸妈的理想女婿的?

  叶晓晓被沈昭带回了别墅,趁着洗澡的空档想了想,越想越觉得困惑,等到洗完澡趿着拖鞋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茫然。

  头发半湿半干,她边擦边跳着往床边走。

  床头灯开了两盏,偏黄的暖光打在墙上,映出壁纸表面深浅不一的花纹。沈昭正靠在床头看文件,听见她一蹦一跳的声音,抬头起身,走过来将人抱着坐在了床边。

  叶晓晓看他转身走出了卧室,半晌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冰袋。她刚洗完澡,白皙的皮肤透出晕红,浑身上下也暖融融的,此刻见到他手里的冰袋就下意识往后挪:“不用敷了……我真的不疼,刚才泡澡已经活血化瘀过了,真的。”

  “真的不疼?”沈昭在她面前半蹲下来,一手微微托起足踝,仔细看了两眼,指腹在淤青的皮肤上摩挲了下。

  痒,更多的是细密的疼。叶晓晓对上他的目光,老实承认:“……好像有点疼。”

  沈昭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将冰袋一点点敷上来。冰凉的触感暂时麻痹了疼痛,她被冰得想要瑟缩,但还是忍了忍,渐渐习惯寒冷后,她的目光也慢慢从脚上的手移向了沈昭的脸。

  灯光自上而下打过来,照得他的脸温润柔和,轮廓分明。

  当初叶晓晓看沈昭主演的电影时,曾不止一次将镜头暂停在他的脸部特写上,然后捧着一颗红心开始心满意足地舔屏。他的五官天生适合被放在大屏幕上,就算再怎么近距离看,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在遇见沈昭之前,叶晓晓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肤浅的人,然而在此之后……她无时不刻不在被打脸。

  “沈沈,我还没跟你说过我跟爸谈了什么吧……”她看着他的脸发了会儿怔,突然开口,“之前我爸问我,到底为什么喜欢你。”

  沈昭“嗯”了声,手上动作没停。她顿了顿,又继续:“你长得很好看。”

  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实诚坦白的理由,他手上一顿,抬眼望她,微微挑眉:“长得好看?”

  “但就算你长得没那么好看,我也喜欢。哪里都喜欢。”叶晓晓回想了遍她在书房里对叶父的话,“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连相处都是小心翼翼的,那时候我就在想,你要是没那么优秀就好了。”她看他,“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一想到你,我就跟磕了药一样。”

  她的告白从来都是简单粗暴,但就是这么三言两语,每次都能精准无比地取悦他。

  沈昭彻底停了动作,眸色随着她每一句话开始加深。叶晓晓还没意识到危险,低眼去看抚摸着脚踝内侧皮肤的那只手。

  冰袋已经在温暖的室内化了开来,表面迷蒙的水汽凝结,细小的水珠依附在沈昭修长的手指上,顺着指骨缓缓淌下,眼看着水就要滑落滴到地上,她稍微弯下身,下意识地想要擦去水珠。

  还没碰上,手腕就被对方反手握紧。叶晓晓一愣,茫然地看他。

  沈昭握着她的手,低头吻了上来。

  手指触摸到他柔软而温凉的唇,酥|痒的感觉从指甲开始游弋到骨节。叶晓晓一动都不敢动,呆滞地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