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暴毙庵中(1/2)

加入书签

  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李颜柔顿时一怔。乐—文与此同时,原本昏迷在地面的翼雪一个鲤鱼打挺,瞬间将尖利的匕首送入了那粗壮丫鬟的体内。那上面被她抹了麻醉的药剂,闷哼了一声,粗壮丫鬟瞬间倒了下去。

  做完这一番动作,翼雪已经在下一秒凌厉地朝着李颜柔袭去。程锦绣也睁开了眼睛,飞快地起身往后退了几步,离开了危险地带。李颜柔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

  “中了我的**醉,你怎么会没事?”

  李颜柔既然会有那样致命的毒药,程锦绣怎么可能不防备她呢?虽然这些毒药之类的东西,对她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李颜柔做出的事情,竟然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狠毒。

  为了隐藏她所谓的秘密,竟然对自己动了杀心!哪怕她分明已经表露了态度,其实,若是她真的有心揭穿,早就说了,又何必等到现在?有的人心太恶,就把别人想象的更加不堪。

  “让表姐你失望了,我这个人体质特殊,什么毒药秘药的,对我都不起作用。单独和表姐你见面,我总得有些准备不是吗?”

  程锦绣摇了摇头,心中一叹。她本来以为翼雪能够很快的解决掉李颜柔,然而令她吃惊的是,柔柔弱弱仿佛风一吹就倒的李颜柔,既然身形灵活地避开了翼雪的致命一击!

  非但如此,她竟然和翼雪旗鼓相当地斗了起来,房间里面一切可以使用的利器都被她当做了武器。面对翼雪的进攻,她竟然还能做到不落下风,甚至在扯断了一截珍珠门帘之后,将珍珠朝着翼雪和程锦绣的面门击去!

  “姑娘小心!”

  噗嗤噗嗤——

  程锦绣眼疾手快地将身前的桌子推到躲在后面,避开了那些珍珠。然而此时此刻,她脸上的神色却愈发凝重起来,因为,那些被李颜柔当做是武器的珍珠,竟然直接没入了木桌之中!

  这些木桌乃是实木制造的,就算是被她推到在地都没有磕碰坏边角,李颜柔竟然能用珍珠穿透木桌,可见她的内力有多雄厚!这样的身手,哪里会是一个从小体弱疾病缠身的普通女子能有的!

  “是你!那日在荷花池的凉亭之中,是你对我动手,差点害得柳氏流产的!”电光火石之间,程锦绣猛的恍然大悟。什么身体不好的药罐子,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上官永根本就不是意外扯掉你的锦囊中的毒,他身上的致命伤是你动的手吧!李颜柔,你爱上自己的亲哥哥,竟然还意图谋害自己的嫂子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甚至狠心杀掉了自己的未婚夫,你这般蛇蝎心肠,不顾伦理,就不怕报应吗?”

  “哼,是又如何?报应,不过是些该死之人,我不过是提前送他上路罢了!爱上一个人本就没有对错,年龄,性别,身份,这一切都不是问题。程锦绣,你这等庸俗之人,又如何能够明白我的感情?我早就猜测你应该知道了一切,既然如此,那就纳命来吧!”

  李颜柔目露杀机,她幼时早产,的确体弱。因缘巧合之下,哥哥为她淘来了一本据说是绝世神功的残本,虽然只剩下了心法,但是可以强身健体。她从五岁起开始修炼,十年过去,体内的弱症早就已经被化解。因为她的体质正好对了那残本心法的要求,她的身手和内力,不亚于一个武林高手。

  只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很小的时候李颜柔就明白了这一点。哪怕身体早就已经好了,她却依旧对外做出一番柔弱多病的姿态,顺理成章地得到了全家人更多的宠爱。尤其是哥哥,因为心疼她,几乎将她捧在手心。

  所有破坏她和哥哥感情的人,都得死!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程锦绣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她承认爱情是没有界限和对错的,可是把爱情推到这样一个崇高的高度,然后打着真爱无罪的旗号伤害别人,这还有理了吗?

  爱情无关身份,若是哥哥爱上妹妹,父亲恋上女儿,这个世界还不乱了套了!到底是谁给她灌输了这样的想法,要知道,这个古代的封建社会,奉行的都是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猛的想起了萧夫人,还有那次萧悦姌说的,忠义侯府给她传递消息的人。

  李颜柔!

  答案几乎是显而易见,萧夫人也不知道在忠义侯府和李云芙身边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李颜柔因为哥哥的宠爱有了占有的想法,恐怕也是萧夫人在背后故意使坏引导,培养出了一个心思扭曲的小姑娘吧!

  “少说废话!今ri你休想活着离开!”一心只想杀死程锦绣的李颜柔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能力,她只是算错了程锦绣没有中毒,身边的丫鬟也有些本事而已。这个丫鬟虽然有些功夫,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翼雪的确是有些吃力,她擅长的是暗杀和隐匿行踪。李颜柔不知道学了什么秘技,一身内力浑厚的惊人,她虽然招式上没有自己狠辣,却极为灵活,反应也快,分明是天生习武的料子。

  程锦绣也看出了翼雪处于下风,当下便不再耽搁,指挥噬铁飞蚁去攻击李颜柔。李颜柔可不像自己一样百毒不侵,再加上她和翼雪打斗,根本觉察不到身型微小的飞蚁,很快便中了招。

  感觉到忽然有些眩晕的眼睛,李颜柔瞬间警惕过来,然而却已经迟了。若非没有依仗,程锦绣又怎么敢单枪匹马的和她见面。

  “你,你下药——”

  踉踉跄跄地跌倒在地,李颜柔恨恨地看着她,目光仿佛淬了毒。程锦绣却是有些惊讶,换做是旁人早就昏迷不醒了,李颜柔竟然还有神智!

  “我可没用你这样的手段,翼雪,将她绑起来,卸了她的胳膊!”生怕李颜柔来个绝地大爆发,程锦绣赶紧让翼雪将她制住。与此同时,她召回了噬铁飞蚁。

  这个时候,李颜柔才看到了这些小东西,顿时心中一惊。难怪她方才觉得脖颈处有些痒,这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程锦绣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样奇奇怪怪的本事?

  伴随着咔擦的声响,李颜柔终于没有了抵抗的能力。她虚弱地喘着粗气,用内力抵抗着体内的毒性,不见了方才的锐利狠辣,重新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绣儿表妹,我错了,我不该起了恶毒的心思,我只是一时之间鬼迷心窍。好表妹,你饶了我吧!今日我和你出门,家里人是知道的,我若是出了事情,你也脱不了关系不是吗?”

  “不是还有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犯人吗?他又跑到了青莲居作乱,掳走了表姐你做人质。我虽然担心你的安危,可是终究是一个弱女子,救不了你。外祖他们定会体谅我的难处,再说了,我是未来的摄政王妃,你觉得,外祖他们会为了你来责怪我?”

  程锦绣简直气笑了,这个女人是变色龙吗?还是当别人都是傻子?

  李颜柔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她知道程锦绣不吃这一套,也不再故意示弱。

  “你不能杀我!我已经给哥哥留了书信,说是你威胁我,胁迫我出来,并且说是有事情要和我商议。若是我死了,哥哥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你就算推到那个杀人犯身上,哥哥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什么叫做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程锦绣头一次真真切切地体验到了。

  “就算你哥哥愿意为你做主那又怎样?他不过是个小辈,没有忠义侯府做靠山,还能为了你,以一己之力和摄政王府作对不成?翼雪,把匕首拿来。”

  程锦绣冷笑连连,拿着匕首在她的脸上比划,将她方才对自己做的都一一还了回去。

  “你说,我划花你的脸好不好呢?”

  “住手,你,你不许动我!我哥哥他现在虽然不显,可他迟早会继承祖父的爵位成为侯爷的!表妹,我不想和你作对,你若是放了我,我可以和你做交易!虽然你和摄政王有婚约,可摄政王不可能只娶你一个女人。姑父他偏宠秦氏和她的儿女,对你也没有真心,我会让忠义侯府成为你的后盾!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李颜柔紧张地开口,威逼不成,她竟是改为利诱了。

  程锦绣神色微变,好像有些意动的模样,她松开了手上的匕首,犹疑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现在的处境,的确是需要帮手。可是,你凭什么说出这样的大话?侯爷的爵位,向来是长房嫡子继承,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