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域外,狼魔城。

  狼魔王焚天一脸深沉地坐在王座上,双眼微眯,在他的下手位置站着一只白毛女狼妖,一脸讨好地道:“魔王,小的可不是胡说,小的去了边城冰镇,这消息是域内仙人那儿传来的。东极地凤仙君她……她其实就是九音公主的转世。”

  边城冰镇乃是个仙界、域外的地下黑市,对于这个黑市的存在天帝知晓,就连魔帝也一样知道,毕竟在那儿会有仙玉、魔晶、妖晶等交换,正邪两派各取所需,听说掌控着边城冰镇的幕后之人乃是逍遥城城主自在道人,这个人亦正亦邪,不过倒颇有些手段,手底下的弟子都是些邪仙。

  焚天的手里紧握着一块三生石,上面密密麻麻、或歪扭、或工整地刻着“焚天”二字,这是九音留给他的宝贝,他曾说过,要倾尽一切夺回九音刻下的所有三生石。

  可是,他想入仙界又谈何容易。

  天墨魔帝早前就似知道他的心思,曾明里暗里地告诫过几回:“焚天,朕不管你与九音有何纠结,但你不得坏了仙魔两界的规矩,有什么恩怨,就在战场上一见高低。偿”

  他这些年心心念念要替九音报仇,到底是不了了之。

  九音,是他心头的柔软。

  “凤九是九音……”他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可白狼妖银姬不会无缘无故地这么说。

  白狼妖一脸愤慨,“界内域外,谁不知道九音是魔王的妻子。东极天王欺人太甚,竟然强迫九音公主与他订婚!”

  仿佛不是凤九与人订婚,而是有人抢了她的挚爱。

  焚天的面容沉了又沉,一袭黑袍带着诡异的杀气。“木毅醒了?”

  “是!听说是九音公主使出仙术神通唤醒的。”

  九音,是他的。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九音会是凤九。

  既然是他的,他就要夺回来。

  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的爱人。

  白狼妖心下洋洋自得,继续添油加醋地道:“凤仙君恢复了九音公主的记忆,魔王,她不想嫁给东极天王的,可是她也没法啊,东极天王以当年自己以命换命救过她要胁,逼着她下嫁……”

  不待她说话,焚天/怒骂一声“可恶”,空中卷过一团黑色的龙卷风,殿内飞沙走石,尘烟四起,就连服侍在侧的狼卫站立不稳,有的抱住了殿柱,有的蹲在巨案底下,以避空中的风力,不久后,殿内恢复了平静,哪里还有焚天的身影。

  他快速地往仙界方向急驰而去,踏在魔舟上,耳畔都是白狼妖所说的每一句话,凤九是九音的转世,她没有死,他感觉自己的心在这一刹之间又活了。

  九音,我来了!

  我来救你了。

  这一次,天崩地裂,再没有人将我们分开。

  你若是仙,我愿为你抛却魔性甘入仙界,只求陪在你身畔。

  *

  东极天王宫。

  木毅和往常一样,手里抓着几枚上古龟壳,用手一抛,立时微眯着眼睛,“阿九的桃花不都被我给掐了。”

  既然掐了,就不当还有。

  可卦相显示,还有桃花劫。

  这不仅是她的劫,也是他木毅的劫。

  若干年前,九音有劫难重重。

  而他木毅也有劫。

  他的劫与凤九的劫原就连在一处。

  木毅似要勘破玄机,看着卦相,沉思片刻,该来的总躲避不过。“来人,凤仙君府增派侍卫。”

  这桃花来了,是他的呢,还是她的呢?

  无论是谁的,守住了凤九才是关键,虽然她亦是天帝期修为,但小心些总是好的,他可没忘记,貌视神界还有一朵桃花——龙神。

  相别数万年,龙神当是放下她了吧。

  谁让凤九的身份太多,除了是昔年的九音公主,还是上古时候的凤神转世,这么多的身份,多惹几朵桃花也在情理之中。

  木殷静默地盘腿坐在蒲团上,近来,只要不是闭关,他都在木毅跟前,一来可得木毅亲自指点修为,二来还能向木毅学习如何打理天王宫、东极仙境。木毅不仅是他的堂兄,更是他敬重之人,两人名为兄弟,实为师徒。

  他自是知道木毅的习惯,每九日都会握着龟壳占上一卦,要说木毅这占卜术,整个仙界他自认第三,就没人自认第二。这第一是谁,自然是太上老君。

  木殷关切地问道:“大哥,是凤仙君的劫?”

  “香喷喷的劫。”

  这是什么劫,哪有劫数还香喷喷的,难不成要被吃撑着,也不对,仙界众仙除了食仙果、饮仙液,再吃些制作精美的仙界点心,这大鱼大肉多是不吃的,着实是这些荤腥之物被他们视作“浊物”,仙界不沾荤腥,域外妖魔界可是视此为美味佳肴。

  木毅陡然起身,纵身一闪,划成一道流光立在王城的城墙之上,仙袍猎猎,迎风飞扬,一手负后,对着东南方天之尽头,朗声道:“来自域外的朋友,这是打算硬闯东极王城?”语调不紧不慢,声音不高不低,但自带着一种浑厚,似能穿透时空,穿透人心。

  木殷望望天,看着虚空,哪里有什么人。

  域外来人,不是黑色、便是红色,亦少有蓝色的,黑、蓝两色皆为魔,红色则为妖。

  木毅一语出,引得无数王城仙人竞相张望天空。

  东极仙境有两个天帝修为的仙人,对他们来说,东极仙境最安全的所在,没人敢在他们眼皮底下放肆。

  焚天还未近东极王城,听到那男仙的声音,就知自己行踪暴露,一路上他已经刻意掩藏,刻意伪装成仙界之人,最后还是未能躲过木毅的耳目。

  他显出身影,化成一团黑雾,一跃上了城墙。

  一仙、一魔,相隔十丈开外,彼此都打量着对方。

  木毅轻呼一声:“原是域外狼魔王焚天造访!”

  木毅曾在仙魔战场与此人交过手,域外之中,虽是妖魔,却不乏有行事磊落、坦荡之辈,亦如当年的魔帝天墨,又亦如面前的焚天,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骄傲!

  傲,并不属于人或仙,妖魔里头也有不少人是这样的。

  他们不屑行鬼崇之人,不屑小人行径,作恶做的张狂高调,为歹也为得不遮不掩,一副敢作敢当的风格。

  目光交接,焚天在木毅的眼里瞧到了对自己的赞赏,同样的,焚天对木毅也是欣赏,冷声道:“木天王,听说你要娶九音公主为妻?”

  果然是凤九的桃花!

  想他木毅,年轻那会儿是很招仙娥喜欢的,可自打他成了九音的义父,那些仙娥一个个早被吓跑了。

  木毅微眯着双眼:“更正一下,不是九音公主,而是东极仙境凤九仙君。”

  “凤九是九音。”

  “凤九不是九音。”

  “她明明就是九音。”

  “她根本不是九音。”

  白痴一样的对话,出自于仙界木天王与域外狼魔王二人之口,这两个人,一个否认,一个肯定,就像两个孩子。

  城墙下,一些围观的仙人想笑而不能笑,着实是这二人皆招惹不得,直憋得近乎内伤。

  焚天心下着恼,他风风火火带着一肚子的谋划打算而来,结果人未到,就遇到了木毅,任他千般谋划,只怕此行要功亏于匮,他可是打着来劫持凤九的主意。

  焚天微敛狼眸,“木天王,九音在冥界留下石河,块块上刻本王的名字,本王奉劝一句:强扭的瓜不甜,你且成全本王与九音,本王会念你一份人情。”

  “狼魔王是说本天王自作多情?”

  焚天大大地翻了一个狼眼,闪着悠悠的光芒,难掩不悦之色,“你何必否认?”

  木毅自作多情?

  木毅与凤九已经订亲,且二人情投意合,凤九为了与木毅在一起,至今未与天太后、天帝相认,但私下还是偏着二人的。

  一些仙人终于忍俊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自作多情的当是狼魔王!”居然说别人自作多情,这可不是要笑掉大牙。

  木毅睨了一眼城墙下围观的仙人。

  焚天冷扫一遍:这些仙人畏惧木毅的修为,自不敢说真话。他还真瞧不上仙人,自称正道,瞧瞧他们的神色举止,违心之言还说得这样的坦然,真是太虚伪。

  木毅道:“狼魔王,今日你我且到边境一战如何?”

  焚天瞧出木毅的修为。

  焚天在域外的战斗力当数第一。

  凤妖王在仙魔大战时身负重伤,至今也未能痊愈。

  而上任魔帝飞升神界,在几位魔王、妖王里头,就当属他的修为最高。

  木毅现下在仙界众人里头,修为最高。

  界内、域外两位战斗力最强、修为最高的人对恃,这一定很有看头。

  焚天微微凝眉:木毅是天帝期修为,而他亦是魔帝期修为,不晓他们二人谁优谁劣。“倘若木天王输了,本王要带走九音公主。”

  木毅莞尔,“九音公主早在几千年前便已逝去。你若指的是凤九,那么本天王告诉你,凤九是本天王的未婚妻,她不会成为我们决战的赌注,你若再行羞辱于她,可莫怪本天王对你手下无情。”

  关于仙魔大战背后隐藏的秘密,虽然天宇大帝飞升之时只告诉了天赐,但木毅也是猜到的。域外、界外,一邪一正,正邪不两立,这是两派中人以为的,实则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各自界内的护界大阵的守护阵灵。

  焚天原不想下杀着,既然木毅不肯,他便杀之。

  木毅不在了,凤九就是他的。

  此念一闪,焚天大喝一声:“木天王请——”

  化成一道黑雾流河快速往天际滑落。

  木毅若有所思:“想杀我么?且看谁打败了谁?”自言自语地,若非是他在,只怕没人知晓焚天潜入界内之事,很显然狼魔王焚天的修为又精进了。

  木毅转身奔追而去。

  围观的仙人里头,有不少爱瞧热闹的,亦往天边奔去。

  域外、界内的两个第一强人对决,这样的热闹,多少年都不见得有一次,即便是当年的天宇与天墨二人,也只在战场上交过手,便这两人行事古怪,言词让人摸不着头脑,在战场上亦跟玩似的。此次,天宇将天墨打了个重伤,下次天墨将天宇打了重伤,就在所有人都会以为其中落败者许会殒落时,另一人却不下狠手了。

  如天宇,“你虽是妖魔,但朕是正人君子,不愿趁人之危,回你的魔都养伤去罢。”

  如天墨,看着受伤的天宇,“这次你败了,哼!我可不想与一个受伤之人战斗,回仙庭罢。”

  难怪这二人虽是一正一邪,却视对方为敌人、为对手,当敌人当到像他们这样,都让人敬重。仙界众仙若对妖魔有敬意的,当属天墨。着实这魔帝行事,还有几个正人君子的模样,而且他与天宇大帝同日同时飞升,这不得不说二人这缘份不浅。

  仙界、域外交接处,焚天、木毅直打得天地变色,两个都是各自一界的高手,围观的不仅是仙界的仙人,亦有域外的妖魔。

  域外的年轻魔帝带着魔后,远远地立在魔舟上观望。

  木毅一拳将焚天击到地下百丈里。

  偶尔,又是焚天拼死反抗,一掌将木毅击出千丈之外。

  你来我往,竟是分不出高低来。

  但是,明眼人还是看出了其间的端倪。

  太白金星陪着天赐立在仙舟上,若有所思地道:“陛下,下仙以为,当属木天王的实力更胜一筹,只是下仙不明白,早前那一拳,完全可以将狼魔王击为粉末,一拳毙命,他怎么没动手呢?”

  天赐看得正在兴致上,高手过招,他们光是在一旁围观就能学到不少战斗招式,尤其是一些修为低下的仙人,一边学,还一边跟着比划起拳脚来。

  魔后一颗心揪得紧紧的,“陛下,木天王不会真杀了舅父?”

  魔帝一脸淡然,“木天王早前那一拳,若真想杀之,岂有舅父的命在。”

  魔后是朱雀城的朱雀妖,更是凤妖王失踪若干年的爱女,当年天墨飞升在即,将她的身世悄悄告知了下任魔帝。魔帝在众魔族王子里角逐胜出,除了因为他得到了舅父狼魔王的支持外,就连凤妖王因为感谢他寻回爱女,亦是在站在他这边。

  魔帝这些年也在积极加强修为。

  可怎耐天墨留下的子孙太多,个个都心怀不轨,想将他从魔帝的位置上拉下来,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地被他破局。

  两大高手对决,直打足足三个月,直至焚天被木毅打得遍体鳞伤,而木毅也身中妖毒,若在以往,身中魔毒、妖毒是了不得的大事,可自打仙界能种出醉莲,这毒也不是要人命的东西。尤其是木毅的龙鳞空间里就备有这种解毒仙丹,取出一枚,吞食之后,妖毒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解。

  焚天站立时,摇摇欲坠,眸子里蓄满了绝决。

  木毅问:“还打吗?”

  “打!”焚天答得肯定,不是己死,便是他亡,他们都爱上了凤九,二人里头必须有一个人死,否则这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

  狼魔王拥有着狼的属性,对伴侣绝对的忠诚,对他人亦是绝对的狠毒。

  木毅死了,他与凤九就能走到一处。

  若他焚天死了,便不再受这相思之苦。

  只是,他们争斗了三个月,他却一直没见凤九现身。

  有人说:“凤九仙君闭关了。”

  可他却盼着,即便是死,也想在死前再见她一面。

  木毅道:“我所中妖毒已解,而你所受伤却未痊愈。”

  焚天的伤太重,恐怕没有百年不能康复。

  既生瑜,何生亮。

  既有木毅,又何有他焚天。

  他们一样的绝顶实力,一样的心高自负,一样的才华横溢,却又是一样的深爱着凤九。

  木毅生出两分惺惺相惜之情,“焚天,我不欲要你性命。”

  有焚天在,域外就闹不出风雨。

  新任魔帝的修为还是太低,各方魔王、妖王都能胜过他。

  而仙界内,新任天帝的修为也不高,但因木毅、凤九的护航呵护,天赐的修为正在快速晋级。

  魔帝却不同,着实他的兄弟子侄太多,个个都想将他从帝位上拉下来,他不能像天赐那样,一旦闭关就能专心修炼。

  魔帝的年纪原比天赐要长很多,可现在天赐的修为却在魔帝之上。

  焚天嘲讽笑道:“可本王却欲要你的性命。”可他打不过木毅,若能打得过,他早就要了木毅的命,而木毅的修为显然比他高出太多。一个像在玩,一个全力以赴、招招毙命,就算是这样,玩着的人还是赢了。

  木毅自然是知晓焚天的用意,道:“阿九喜欢的人是我,焚天,放下罢!”

  “是你逼婚,否则她定会选我。”

  木毅有些无奈: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胡言乱语,焚天竟相信九音深爱的是他。甚至认定九音在冥界刻下的石河里,块块石上都是他的名字。

  那刻着的是帝川,就连帝川本人已经释怀了。

  木毅冷声道:“你若要死,本天王倒可成全……”音未落,双手亦夺出一个光球,这是混沌之力。

  天地之间,混沌灵根的拥有者,拥有着最强的战斗力。

  木毅有、凤九亦有。

  这亦是焚天不能斗得过木毅的原因,着实是混沌灵根的人可以越级挑战,虽然从修为上比,看上去木毅比焚天高不了两级,但实则悬殊极大,高手对决,一小阶的悬殊就能定输赢,何况其间一人高出对方且是混沌灵根。

  轰——

  这声巨响,地动山摇。

  原是摇摇欲坠的焚天,在这一掌之下,立时化成了破布一般,从空中快速地滑落,又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不晓将往何处。

  木毅收住招式,挥动双臂,就像是晨间锻炼时活络筋骨。

  打了三个月,早前是试探,应该说前半个月是真的用了九成力,后来就用了七成力、六成力,也至最后只用了五成力。

  他可不想要了焚天的命,若是域外不能安宁,势必会影响到整个仙界,在仙界的历史中,曾因域外内斗不止,一些妖魔为求安宁,悄悄潜入仙界内藏身。这也是木毅明明可以要焚天的命,却最终留他一命的原因。

  若非焚天太过固执,最后这一拳他也不会用上六成力。

  焚天受此重伤,得用未来的百余年闭关修炼了。

  木毅若无其事地转身,纵身一跃上了仙舟。

  木殷唤声“大哥”,恭敬地递过一壶仙酿。

  木毅大饮三口,消耗掉的仙元力此刻又快速恢复,叮嘱道:“阿殷,此次之事,休要告诉凤九。”

  木殷道:“大哥,我会叮嘱天王宫上下。”只说是木毅与焚天对决,但不提焚天为何对决。

  魔后惊呼一声“舅父”,魔帝已带人往他坠落之处奔去。

  他身落之处,乃是边境战场之下的冰川,冰河已融,却还有方圆千里之遥,魔帝在四下搜索了一遍,竟不见焚天的影子。

  就在域外魔宫的人四下寻觅不着时,只见一个小妖飞奔而近,“禀魔帝陛下,狼魔王寻到了,就在西边山后。”

  冰山脚下,狼魔王微阖着双眸,他的身侧站着一个浑身洋溢着金光的仙子,虽面蒙轻纱,但那绝/世的风华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她就如同从一幅水墨画中走出的画中人,飘逸、空灵、优雅、美丽,甚至于可以将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都用到她的身上。

  魔后瞧着此女,不由得戒备地看着丈夫魔帝。

  魔帝一脸狐疑,心下暗自猜测着此女的身份。

  仙子轻叹了一声,“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只是哀莫大于心死,于他并非好事。他已是魔帝后期小成修为,现下已经跌落至魔帝初期大成。”

  就算焚天已经受伤,他依旧域外高修为第一人。

  魔帝抬起广袖,对跟随而至的侍卫、魔婢道:“退避百丈之外防守,莫让仙界中人靠近。”一扭头,对魔后轻声道:“魔后,你也暂且退避罢。”

  “陛下……”魔后带着三分怨恨,仙界的仙子,莫不是被陛下心动了,她有些不甘地冲仙子瞪了一眼。

  魔帝又催促了一声:“玉儿,回头再与你细说。”

  这一声,唤得柔情满满,魔后原本的不快立时就不见了,摇曳着身姿退到十丈开外。

  魔帝揖手:“谢凤九仙君出手相救。”礼貌地、恭谨地。

  然,这一声“凤九仙君”四字还是落到了魔后的耳内,心下暗惊:竟然是她救了焚天,难不成,她当真对焚天有情,否则怎会伸出援手。知了此女的身份,魔后原本的不安也立时不见踪影,着实她明白凤九便是九音,而九音是焚天的妻子,以她对魔帝的了解,魔帝是绝不会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