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1/2)

加入书签

  场地费一百,嫖资三百,呃——亲嘴费五十,破老娘后道费一千,一共是一千四百五十块,老娘看你是个稚儿,零头就帮你抹去了。一千四,拿来!」

  石逸辰满头大汗,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强悍,连亲个嘴都要算钱……连忙拿出了今天才从银行取出准备给蒋雯雯买香水的五千块,数了十四张大红头递给娟子,忍不住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被警察罚款三千吗?这钱……不用我赔呀?」

  娟子见他一个在校少年,竟然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不由得眼睛都瞪红了,这些钱,足够她洗了就干,干了再洗,洗了在干,如此十来次,只怕也难赚到五千块呀。正想着是不是该再勾引一下小金主,把他再一次骗上床,突然听到他的话,不由得咯咯娇笑起来。这个少年,实在是有趣之极,欺骗这样的家伙,实在是于心不忍。

  「格格,小笨蛋!要是真被抓进去了,老娘独行侠一个,又没有大头罩着,现在哪能在这里陪你说话?那天的巡警老娘抓过我好几次了,都混得很熟很熟了,见没有事主,也就放了老娘一马,根本就没有罚过钱。格格,小弟弟,你是在是单纯的可爱哟!」

  石逸辰心头暗恨,这个狡猾的女人,居然学我家小雨欺骗人感情,是在可恨之极!不过,自己亏她在先,被她耍了一次,两下就算是扯平了。于是,忍下了怒气,没有发作。

  娟子用力亲了一口手中的钞票,竟是一把插进了她低开的性感衣服的领口,一直插到胸衣里面,钞票紧紧的贴着美肉,鼓囊囊的一团。一双媚眼再次泛着水光般瞅着石逸辰,娇滴滴的道:「石头小弟弟,真没有想到,你这么有钱哦!今天来这里,是不是又想要开心一下?要不要姐姐再陪你玩一次?」

  石逸辰有点受不了身边马蚤媚无比的成熟性感女人的勾引,软软的身体悄悄的在自己身上磨呀磨的,差点就要磨出火来。石逸辰觉得不妙,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连忙摇头道:「哎呀,你别靠这么近,老子会受不了的。今天大爷有事,不是来、来干那事的……」

  娟子见暗诱不成,干脆就来明惑,自信以她的条件,不怕这个毛头小子不受诱惑。一把拉住了石逸辰有些冰冷的手掌,拉开衣角将他的手送进去,一把按在自己那件四分之三杯罩胸衣包裹的一团松软美肉上。嗲声嗲气的道:「受不了就不要忍嘛!好弟弟,你摸摸看,姐姐这对肉儿好空虚呀,浑身烫得难受。唔唔,石头弟弟,你就给姐姐好好抓抓,帮姐姐止止痒嘛,大不了,姐姐给你打个八折再去零头?」

  那就是两百块?石逸辰脑海里一下子不自觉的算出这笔账,口中一个劲的道:「不行不行,大爷我今天心情不好,没有兴趣。」

  话是如此说,可当石逸辰隔着几乎没有多少阻挡的胸衣,抓住娟子一只大半露出胸衣外的温软美肉,心中一个激灵,竟是再也没有挪开手的毅力。暗自着急:惨了惨了,老子的弱点,被这臭婆娘给摸透了!可恶,知道大爷我受不了风马蚤的诱惑,偏偏给我来这一套,这可怎么办呀?难不成还要跟她再干一次?唔,奶奶个腿,这婆娘的这对大奶,揉起来实在过瘾……不行不行,我要坚决抵抗她的诱惑,不能第二次给猫儿小雨乖乖戴绿帽……可是,老子要忍不住啦……

  娟子料定这样的少年,没有多少定力,碰上她这对自己都着迷骄傲的大奶,那还不是乖乖束手就擒?娟子的语调越来越充满诱惑,大半个身子几乎都要挤到小流氓的怀里,紧紧的挨着他的胸胯,不停的摩擦着。

  这一磨,立马就摸出石逸辰的心火来。下面那玩意简直不受控制的开始膨胀、坚挺,转眼之间,将胯裆顶出一个大大的帐篷,前端还死死的抵在娟子十分柔软的小腹上,一股股欲念之火蓬勃无比的在小流氓心里燃烧起来。

  「哎呀呀,快住手,这里人多……」

  石逸辰焦急的示弱声,让娟子无比得意,更是娇笑连连,身体摩擦着他敏感的地方,格格道:「怕什么呀,小弟弟,来这里玩的男人,谁不都是一个样呀?对了,人家还没有问你呢,上一次,你把人家的后庭花给摘掉了,滋味怎么样呀?」

  石逸辰被熟女无所不至的勾引弄得欲火焚身,脑袋几乎也变得反应迟钝起来,没有娟子手儿的牵引,自己竟然主动的握住娟子那对大奶狠狠的掐揉着,恨不得把这对玩意给抓爆才泻火。

  听到娟子的问题,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呵呵,不错不错,大爷我还是第一次干那事,竟然干到了你的屁眼、嘿嘿,真是很紧很爽很天真,不过,就是有点臭臭的!」

  娟子恨不得一个酒瓶子砸到石逸辰脑袋上。心道:你这小王八蛋,老娘都没有找你算账,你强行破了老娘后庭的处,竟然还好意思说老娘那里臭臭的,你娘那里不臭么?不过,这番牢马蚤,自然是不能对小金主发的,娇媚的笑道:「小笨蛋,姐姐我那天又没有做被你开后面的准备,当然会……有点气味,好了,咱不说这个。好弟弟,你难道不觉得好热吗?姐姐都热得出汗了哩,不信你来摸摸这里,是不是出了好多汗?」

  娟子急于要把这次生意拿下,手段频频展开,一边用火热性感的身体诱惑着小流氓,一边偷偷的伸手抓住他另外一只空在外面的大手,悄悄的牵引至自己的短裙里……

  石逸辰心火难耐,口干舌燥,感觉到娟子那明显的意图,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不由得砰砰直跳。恍惚间,突然发觉,自己的手在娟子的牵引下,已经深深的探入她群内腿心里,无声的拔开那件小的不能再小的性感y字裤的裤边,顺着浓密杂乱的幽草而下,终于摸到那处又潮又热又软又滑的蜜处,汩汩泄溢的蜜汁,早已是泛滥成灾……

  这个马蚤货!石逸辰恨恨不已,更深恨自己受不了这女人的诱惑,那只手掌开始不听使唤的肆意蹂躏着丰软的嫩肉,食指竟悄悄的插进又暖又滑的蜜道里。

  「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石逸辰眼看就要忍不住,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将这个马蚤货狠狠的压到身下去,极力强忍着无边的欲念,咬牙道。

  娟子无比得意,心想:老娘出马,难道还摆不平你这个愣头青?唔,这小子的手指好热,弄得老娘都有点想要了!娟子故意发出一声极低的呻吟,嗲嗲的道:「人家想干什么石头弟弟你还不知道吗?好弟弟,难道你不喜欢姐姐伺候你呀?

  嘻嘻,这个时候,还还什么羞嘛……唔,要是你跟姐姐我再去玩一次,玩得姐姐舒服了,说不定,人家会把自己正在满世界征婚的亲妹妹介绍给你哦。人家那位亲妹妹呀,那可是长得国色天香,人见人爱,还是一家跨国企业的高层主管哩……

  有姐姐我给你介绍,说不定她就会喜欢上你哦,那时候,你想要玩一次双飞,也不是不可能……」

  石逸辰越摸心火越旺,两只是食髓知味,根本没有那份收手的定力。听到娟子的话,心中哂笑:要是你真有这样一位妹妹,只怕人家也不会认你,你想骗老子我没有见识吗?哼哼……不过,要是能够与猫儿小雨玩玩双飞,老子可是愿意之极……哎呀呀,这么无耻的想法,怎么可能实现?

  娟子见到石逸辰双目突然冒出一股期盼的光芒,以为切中要害,连忙鼓吹道:「人家可没有骗你,我妹妹今年才二十四岁,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山城之花哦,石头弟弟心动了吗?不过,想要双飞,现在可不行,要不——咱们再在这里拉一位出来找一夜情的女人一起玩玩?」

  石逸辰听得唇干舌燥,下面探幽的手掌,早已经湿滑无比,黏黏的别提多刺激。眼神竟也随着娟子的话,不停的在四周扫射起来。

  片刻后,一位坐在吧台之上,四十岁左右,气质高雅、容貌秀美绝伦的成熟动人的女人,出现在石逸辰的眼帘,石逸辰一看之下,目光再也没法移开半点。

  莫非,今天真要玩一次双飞?

  唔,今天自己要是真的受了诱惑,沦落成一匹无敌浪荡子弟,猫儿和小雨,还有可能爱上自己么?

  上——还是不上?石逸辰心里充满了矛盾。

  「呵呵,好弟弟,是不是看上了那边那位大姐?啧啧啧,真不错,姐姐我在这西域风情里,至少也混了一个多月,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成熟动人的女子,偏偏看起来还很有气质……石头弟弟,心动了吗?心动了就上去呀!来这里独自喝酒的女人,十个有八个都是出来找一夜情的。」

  娟子抓住了石逸辰的心理,一个劲的鼓动着,还故意扭动几下屁股,让深插在自己蜜道里的那只手指狠狠的在肉壁上磨动进出,也如石逸辰一般,欲望逐渐升腾起来。

  石逸辰此刻年轻的身体被娟子逗弄得欲火中烧,心痒难耐,什么猫儿雨儿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身穿一套白色连衣裙的诱人熟妇,只觉得一股热火升上嗓子眼,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不自觉的点点头。

  娟子暗自欣喜,今天的生意总算是凭自己的本事弄成了一半!一个劲的催促道:「既然决定了,那还不快点过去?那位美人可是今天在场最动人的一位,你要不快点行动,说不定就被别人占去了,到时你可别后悔呀!」

  石逸辰心头一急,也不管娟子是不是在激将,连忙从娟子胸前和胯间抽回手来,狠狠的在娟子的衣服上擦掉手上有些发腻的蜜汁马蚤水,大步朝着成熟的女人走去。

  走近一看,石逸辰暗叫我的乖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近处一看,更是美艳一倍。白色的连衣裙紧裹着没有半点发福的丰腴肉体,露出裙外的皮肤更是白皙光滑诱人,闪烁的彩灯照射下,隐隐流动着一层浮华的光泽。

  女人长着一副鹅蛋形的脸,一对细长的眸子使得她显出异与寻常女人的高贵身份。眉儿弯弯,吐上紫色唇膏的嘴唇无比的性感,微微的张这嘴儿,优雅的一口一口喝着调制好的鸡尾酒,像是发出一声声无息的呼唤。若果不是隐藏在眼角处一丝难以发现的细小鱼尾纹,暴露出她的实际年龄不会低于三十五岁,只怕会让人有一种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错觉。

  石逸辰的眼光顺着她脸庞而下,女人胸前一对鼓鼓诱人的|乳|房,规模竟然比娟子的奶子还要丰硕一些,坚挺丰腴的程度,更无比娟子那双早被人揉得发软的奶子能够相匹的。

  女人的腰肢不如少女般纤细,却是丰腴有度,更显魅惑之美。裙子包裹下的臀部,十分圆挺,将紧窄的连衣裙给撑起两片滚圆丰硕的形状。一双颇有肉感的腿儿从膝盖处被裙子遮挡,露出一双性感十足的小腿,一双浅紫色的高跟凉鞋,将她的身形撑托得更加完美。

  石逸辰暗暗着迷。这个成熟动人的女人,简直与自己心中女神猫儿与小雨很有一比,虽然容貌上比她们差了三分,可是那股成熟而华贵的气质,却完全比猫儿小雨要高出一筹。

  这样一位女人,明显是有着很显赫的身份,为什么会来到西域风情这种什么时候皆有可能的地方喝酒?而且看起来还喝了不少,不知有什么样的心事?

  石逸辰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有风度的微笑,坐到成熟女人的身边,装出淡然询问的神色道:「这位大姐,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是有什么难言的苦恼吗?喝闷酒可是对身体不好,大姐姐你这样的身材,实在不应该被破坏了……要不要我陪你聊聊天,一起喝几杯?」

  不远处的娟子露出诧异的神色,暗道:这小王八蛋,什么时候也能说这般恶心的话了?还破坏什么身材,我呸,恶心死老娘也!

  成熟女人不屑的瞄了石逸辰一眼,自顾着又喝掉酒杯里最后一口酒,淡淡的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不是口花花的!表面上风度翩翩老老实实,背地里还不是一样的恶心?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只要是漂亮女人,就忍不住想要干……没有想到,就你这还没成年的小鬼,也敢对我动脑筋,呃……」

  话没说完,一个刺鼻的酒嗝冲了出来,明显是喝得太多,估计神智也有些模糊了。

  石逸辰心中暗暗不服,老子怎么没成年?都已经十八岁了,也不是处男之身,凭什么被你看扁?小流氓越想越气,勇气猛然飙升,镇定无比的道:「大姐姐你说的没错啦!不过,不光是男人喜欢漂亮女人,女人还不是一样喜欢英俊潇洒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其实道理都是一样的,就是男女相吸!呃,反正大姐姐你来这里,也是想找男人玩玩,我也一样是要女人,况且小弟也算是英俊潇洒,大姐你何不便宜一下小弟?陪小弟去玩玩?」

  娟子实在算是服了石逸辰,这样狗屁不通的话,也好意思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泡女人泡成这样,实在是给天下男人丢脸。

  谁知,成熟女人半晌没有做声,只是怔怔的看着石逸辰稚嫩英挺的脸出神,好一会儿,又打了一个酒嗝,突然娇笑一声:「没错!你这小鬼胆量不错!哼哼,既然老家伙可以背着我去找年轻漂亮的小妞,为什么老娘我就不能找楞小伙玩玩?小弟弟,扶我起来,老娘和你开房去!」

  啊!这样就成了?一旁的娟子瞪大了眼,嘴巴都惊得快合不拢了!这个女人,实在醉得不轻,若是碰上心怀鬼胎的混混,只怕被人轮j了都不知道呀……

  石逸辰更加激动,实在没想到,就这么两句话就摆平这么一位气质高贵的熟妇,实在是太意外了。连忙扶住熟妇柔软动人的身体,冲着娟子打了个眼色,再次朝着曾经去过的住宿部走去,心情别提有多激动。行进间,不是拿身体碰碰熟妇敏感的部位,也不见她出口反对,小流氓简直高兴坏了。

  娟子在房间前停了下来,诧异的看着石逸辰直接递过来的五张百元钞票,吃惊的道:「石头弟弟,你这是干嘛?」

  石逸辰可不蠢,x爱方面没有设么经验的他,自知难以一次性满足两位熟透的女人,双飞的邪恶念头,还是以后再说为妙。呵呵一笑道:「娟子姐姐,实在是辛苦你了!这五百块是给你的辛苦费,小弟今晚就不用你陪啦。」

  聪颖的娟子立刻眉开眼笑,不用拿身子接客就能赚到五百块,那个做鸡的不欢喜?更何况她这种自给自足的独行野鸡,不用分给鸡头半毛钱,岂不是更加欢喜?娟子紧紧将钞票拽在手里,嗲嗲的看了看几乎已经快要醉倒在石逸辰怀里的美妇,又对石逸辰抛了个媚眼,道:「哎呀,原来还有这样的好事呀!格格格,谢谢啦,以后记得再来找姐姐玩哦,现在就不打扰弟弟的好事啰。嘿。再见!」

  石逸辰比娟子更加兴奋,胯裆里那一坨简直硬得要爆炸,蛋蛋都憋得隐隐作痛。打发走了娟子,石逸辰迫不及待的开门,关门,将已经醉的神志不清的美妇丢在床上。先给自己全身衣服来个大解脱,然后十分猴急的扑在一脸酒醉酡红的美艳妇人高贵的身体。

  对于x爱,石逸辰只有上次与娟子在酒醉间那短短几分钟的经验,如今脑袋里还是似懂非懂,一具熟透了的美妇身体就在眼前,小流氓竟一时不知从何处着手。一双手掌如白天对付林雨欣一般在美妇身上胡乱摸捏一通,将身下美妇的紧身连衣裙弄得皱褶不堪。

  「哦哦,老公——你这王八蛋,有了老娘这样美丽的老婆,还要到外面花天酒地,玩小女孩,老娘我那点比不上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你说呀!唔,如今知道老娘的好了吧,你这混蛋,都快一年多没碰过你老婆的身体了……」

  美妇迷迷糊糊的张开眼,视线模糊看不清身上猴急乱抓乱掐的男人身影,以为是自己的老公回来了,发出无比娇媚的声音,既幽怨,又哀婉……

  石逸辰暗道:这位熟女美则美矣,就是有点臭屁,男人都是喜欢新鲜的女人,像大爷我这般动猫儿小雨情有独钟的男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小流氓欺定美妇酒醉神迷神志不清,毫无顾忌的隔衣把捏着美人儿胸前那对规模傲人丰挺高耸的双|乳|,心中的兴奋自是不用提。视线随着美妇的身体曲线从头到脚一寸寸的检视,一寸寸的欣赏起来。总体来说,这个迷人的熟妇,不用脱衣,小流氓就已经在心里给她打了八十五分。唯一觉得有点突兀的就是,像这般气质高贵的妇人,居然没有穿上配合她优雅身形与气质的性感丝袜,不得不说是美中不足。当然,有得必有失,成熟美妇露在外面一双精致白皙的小腿,给了小流氓无比刺激的视觉冲击。特别是她一双没有半点老茧的玉足,十个趾头上都涂上了浅紫色的指甲油,分外的刺目。

  石逸辰看得心头痒痒的,也顾不得是不是肮脏,托起其中一只小腿,低头从下往上开始舔弄。

  美妇的小腿光滑紧致白皙透亮,舌头碰到皮肤,就像是抹上了一层奶油一般,感觉十分滑腻,稍稍有一点酸酸涩涩的汗味,石逸辰也不以为意。一直从脚背舔到了熟妇的膝盖处,紧身由于连衣裙过于紧凑,没有办法再往上舔。

  「唔唔,王八蛋,老不死!你、你从哪来学来这样的招式?噢噢,舔得人家心儿都麻了……唔,老不修,人家突然好兴奋,快点来吧?」

  迷迷糊糊的美妇,突然受到异样刺激,发出一声声动人的娇吟,催促着身上的男人,不要做那种无用的事情。

  石逸辰大为不满女人的表现,心想我舔你的脚,只是为了自己刺激,不嫌你身上汗味儿就算很对得起你,何必还顾忌你是不是满意?

  不过,这醉得迷糊不清的女人说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