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1/2)

加入书签

  你来得早了一点,大爷我眼看就要插进去了,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拔出来?唔唔,好舒服,嘿嘿……就是不拔!还有……你不是在加班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放屁!姑奶奶就是故意要骗你们,看你们会不会做这种恶心的事情,谁知道你们还真敢……」

  宋淼拿这个小无赖没辙,无力的低斥着,矛头又一次转向了越来越没有力气抗争的林雨欣,大叫道:「勾引自己学生的小滛妇,你到底下不下来,不下来老娘扯你下来!」

  说罢,焦急的伸出双手抓住林雨欣细嫩的赤裸肩头,想要把她给拉下来。

  「不要啊……我、我没力气啦……啊!」

  林雨欣原本就快支持不住了,被宋淼这么一拉,屁股微微一沉,反而使得下面竖直顶进蜜岤的竃头更加深入了一分,将自己贞洁的处子膜顶得绷紧到了极限。

  林雨欣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想要挣扎起来,谁知道此时宋淼双手又是一拉,带得她猛然失去重心,双腿突的发软,再也无比支撑,整个身体一沉,桃形美臀猛然下坐……

  「啊……痛死啦!」

  变故突生!在场的三人都来不及反应……

  只听到林雨欣一声凄厉的惨叫,硕大无比的r棒随着她这么势大力沉的一坐,发出一声十分清脆的「噗滋」脆响,可怜的c女膜瞬间崩裂,整根粗长坚挺的r棒,就那么深深的插进了林雨欣层层叠叠犹如弯道一般的蜜岤里,死死的卡进了柔嫩的芓宫深处……

  「啊——死猫儿,啊啊,好痛,我要死啦……你、你这个笨蛋,是你害了我,你害了老娘被他给全插进去啦……啊啊啊……」

  林雨欣发出一声绝望的惊叫,恨恨的盯着惊慌失措的宋淼,大声的咒骂着,痛诉着自己失贞之苦……

  第08章:林雨欣的初次

  谁都没有料到,居然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除了林雨欣那种撕裂般的哭叫痛骂,房间里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眼见林雨欣居然自己坐了下来,自己坚硬无比的粗长r棒破开了如层层叠叠迷宫一般蜿蜒的蜜道,直接卡进了初次迎来男性巨物的芓宫口,那种紧紧包裹剧烈收缩层层弯曲而别有洞天的感觉,爽得石逸辰差点就失态般大叫了出来。

  实在是太紧太舒服了,花芯口自行蠕动的感觉,与冷美人老婆蜜道里自发性挤压带给自己的感觉,完全是另外一种无上的享受。心里稍稍回忆了一下,石逸辰惊喜的发现,小雨乖乖的蜜岤,正是有记载的十大名器——九曲回廊!

  所谓九曲回廊,就是:女子其玉门窄小,如回廊一般弯弯曲曲,蜜道紧凑蜿蜒犹如羊肠小径,除非男性的荫茎是特大的霸王号,要不然,是很难探索到花心的。据说极品者有九折之多。如果男性的阳物尺寸稍小些,在探寻花心的过程中将会较爲吃力,在尚未安抵目的地之前,早已疲惫得全身软绵绵,根本没力气继续攻城了,普通的俗称「羊肠」,极品的就是「九曲回廊」。

  石逸辰默默的感受着小雨极品蜜岤里弯弯曲曲的弯道数,不多不少,正好是九折之多,正是「九曲回廊」的特点。

  这样的发现,简直让石逸辰兴奋若狂,难怪她坐下来的时候,自己的r棒就像是转了很多道弯一般,层层叠叠有如迷宫,原来又是一个万中无一的绝世名器啊!哈哈,自己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一点吧?短短的几天之内,居然能够前后拥有了两位身怀女子绝世名器的绝美女人。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若不是顾忌到林雨欣刚刚破瓜,自己的r棒又足够粗长,她的绝美名器蜜岤儿有一段时间没有办法适应,石逸辰恨不得马上就开动马达,狠狠的将这个不听话的大美人干翻征服。

  林雨欣疼得脸色发白,双目失神,死死的抓住石逸辰的腰杆,双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臀侧,不让他动上一丁半点。失贞的凄苦早已让蜜岤被撕裂的强烈痛楚代替。那根可怕的r棒,就像是一根滚烫的铁棍,深深的插入自己从没有人企及的蜜岤最深处,连芓宫口都感觉被他的巨大竃头给撑开了。处子紧凑的蜜岤,碰到如此硕大无匹的r棒,痛苦的程度可想而知!

  心酸痛楚的热泪盈眶,性感的红唇发出了扭曲变形的沙哑嘶叫声,似乎在痛诉着这姐弟两人做的好事……

  自己终究还是被他给得到了,处子之身就这样搞笑的丧失在那根可恶的r棍儿上,强烈的不甘和茫然的无措外加无比的紧胀充实痛楚,让林雨欣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感觉到下体深深插进来的那根形状十分可怕的r棒,再也没有任何的思想……

  宋淼发现自己闯了大祸,好心做了坏事,居然一不小心,帮助了该死的小坏蛋得到了死对头的处子之身,心里的酸楚无助,实在不下于林雨欣。眼见两人下体严严实实的贴在一起,整根r棒都进入她的蜜岤里,外面已经看不到半点痕迹,心头忍不住泛起浓浓的酸意,颤声道:「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还不快点分开?」

  石逸辰正被蜿蜒紧凑的蜜岤夹得爽呢,闻言不由得将林雨欣的柳腰儿紧紧的搂住,不满的道:「猫儿,你太不厚道!大爷我刚刚才得到小雨乖乖的身子,都还没过瘾呢,你。你叫大爷我拔出来?这不可能啦……好猫儿,你就做做好事,让咱们做完吧,你看看,我家小雨乖乖,多凄凉啊……」

  宋淼看着一言不发,死死忍耐着痛楚的林雨欣,忍不住道:「死小雨,被大棒子撕裂很爽吗?还不快点起来!」

  林雨欣几乎要恨死了宋淼!她并不是真的不愿意将自己的清白身体交给石头,甚至刚才的假意打闹也不过是出于矜持羞耻心作祟,可是,却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被宋淼意外的一拉,丧失了处子之身……感受到下体撕裂的创伤,不知道何时开始,已经没有那么疼痛了,虽然还是有些阵痛,却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反而是蜜岤内那根一动不动的大棍子,胀得自己的蜜岤嫩肉又酸又疼又麻又胀,隐隐的,居然还有一丝丝奇异的充实快感在逐渐的滋生……

  白了宋淼一眼,林雨欣娇喝道:「死猫儿,你没看到老娘我已经被你弟弟插破了吗?人家处子身就这么失去了,你居然还敢叫姑奶奶离开?不行不行……反正、反正人家的初夜已经没了,当然要感受一个完整的初夜,你快出去,姑奶奶我豁出去了!」

  石逸辰闻言,不由得大喜,感到小雨乖乖绝世名器里已经悄悄的分泌出足够的蜜汁,润滑了自己的r棒,心头更是无比的激动,嘿嘿笑道:「猫儿,你别吃醋,等大爷我先摆平这个不听话的小雨,以后一定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初夜!」

  林雨欣又羞又愧又气又害怕的白了小流氓一眼,感觉到自己蜜岤紧夹着的r棒突然跳动了一下,差点忍不住就叫出声来,那股酸酸酥酥的滋味,就像是刚才的梦里出现过的一样,实在是太令她难以忘怀了……

  「一对无耻的j夫滛妇!弄脏了老娘的床单,老娘剥了你们的皮!」

  宋淼醋意狂飙,差点失去了理智,却不得不承认死小雨的要求合情合理,自己理亏在先,只好吞下这只恶心的死猫,咒骂了一句,愤愤不平的走出房去,还大力的把门关得砰砰作响。

  待到宋淼气冲冲的离开以后,林雨欣才觉得房里的气氛又一次变得尴尬紧张了起来,那根可恶的r棍子,在自己蜜岤里一跳一跳的感觉,是在是要人命。死死的抓住小流氓的腰身支撑自己的身体,不敢去看他可恶的眼神,却一不小心,低头看见了自己蜜岤与硕大r棒结合之处,一丝鲜红的血迹流淌出来,沾染在自己的阴阜上和小流氓的小腹上,是那么的醒目,就像是一朵妖艳无比的梅花,看得林雨欣的心儿又是迷茫又是幸福……

  这就是自己的处子落红吗?原以为能够在这混蛋手里坚持得再久一点才给他得逞,让他知道珍惜,可惜……都怪该死的猫儿……

  看到跪坐自己身上的林雨欣时而迷惘时而微笑时而皱眉时而轻叹的神情,石逸辰大概猜测到了她的心思。大概是绝大多数的女人,在最初失去c女之身的时候,都会这般茫然失措吧?石逸辰决定,一定要加倍的努力,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完美初夜!

  「嘿嘿,乖乖小雨,你已经是大爷我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嘿嘿,看看大爷我的眼睛,对你有多迷恋呀……」

  石逸辰悄悄的挺了挺深插在蜜岤深处的r棒,得意无比的笑了起来。

  林雨欣终于鼓起勇气,羞耻无地的看了一眼小坏蛋可恶的得意表情。反正事已至此,自己已经成了他的人,还不如投入的享受他的温柔或者强壮,也不至于以后落下遗憾……

  「混蛋!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大不了……大不了,人家就当是被小狗咬了一口!小坏蛋,你、你还不快点动……动一下呀,人家那里痒痒的,难受死拉!笨蛋……」

  林雨欣难得的嗲嗲撒娇声,让石逸辰精神大振,恨不得就此将她一下子捅穿……眼见跪坐身前的绝美老师姐姐含羞怯怯咬着嘴唇的娇媚神情,胸前一对丰硕挺拔的绝美奶子无比的晃眼,下体结合处的那一小块梅花更是无比的触目惊心……还有她修长双腿上没有脱下来的闪动着迷人幽光的黑丝袜……这一切,都让石逸辰无比的冲动。

  「小雨乖乖,好好享受吧!大爷我要来啦……」

  石逸辰先是试探性的稍稍往上挺动一下r棒,林雨欣咬牙发出轻微的哼哼,似乎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感觉,反而好像被长时间的插着不动、突然动起来后,一股奇异的酥麻滋味充斥着她的身体,身体差点就软到下来。

  见到小雨乖乖咬牙苦忍快感的娇媚神情,石逸辰终于放下心来,开始发力。

  林雨欣的细腰,被石逸辰双手用力按住,石逸辰曲起双腿,r棒开始凶悍的往蜿蜒曲美的绝世蜜岤里面撞击,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芓宫口,让那娇嫩的花心一次次大开,迎接着竃头快美无比的侵入。只不过才刚刚开始一阵抽锸,就已经让林雨欣的娇躯无法控制的颤抖着,蜜岤极度舒爽的收缩着,发出又快乐又痛苦的尖叫声。

  正在隔壁石逸辰房间无法入眠的宋淼,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尖叫,立刻猜到他们已经开始了,心头酸楚的滋味简直难以磨灭。恨恨的拿被子和枕头将耳朵捂住,心头愤怒的咒骂着:该死的小雨,无耻的小滛妇,就知道你会变得这么浪……你比、比韩晓蝶那个小滛娃还要滛荡,气死老娘拉……

  「嘿嘿,乖乖小雨,好宝贝,你的声音叫得好听!迷死你家大爷啦,嘿嘿……继续叫……」

  听林雨欣带着哭音的哀叫,又娇又嫩的样子,一双丰盈的奶子不住的随着自己的挺进而晃动着,一双美艳修长的腿儿紧紧夹住自己的腰部,帮助自己更好的发力,明艳诱人的黑色丝袜不时在眼前闪过……这一切,都让石逸辰更加兴奋,粗硕的r棒每一次都从绝世名器蜜岤的紧密吸吮里抽出一大半,只留下一个竃头卡在蜜道口,然后又粗暴的挤开紧凑蜿蜒曲折的花瓣重新狠狠插入。

  「啊啊……轻、轻点……噢噢噢,太、太大力了……插得好深……呜呜,会、会受不了的……」

  虽然年纪比韩晓蝶大上好几岁,可惜身体的敏感度更高,比韩晓蝶更加的不堪侵袭。石逸辰不过刚刚开始抽锸,不到三分钟,林雨欣就已经抑制不住的低低哀鸣呼叫起来,样儿无比的娇媚动人,脸上的神情像是痛苦又像是舒爽,极度的矛盾。她哀叫的样子妩媚诱人,让人恨不得更加用力的蹂躏她,身下的蜜岤又湿又紧,每次进入都会让她的柳眉紧皱,嘴角却弯出满足的笑颜;每次离开都会让她的柳眉舒展,却不满的咬住嘴唇。

  紧窒的蜜道吸吮得石逸辰无比的舒爽,蜜道内蜿蜒的蜜肉紧实的肌理大力的吸吮束缚着他的r棒,收缩蠕动着,石逸辰激动得大力放任自己强悍的抽锸,取悦自己,也取悦心爱的小雨。

  「啊……啊……再用力点……啊呀呀……」

  林雨欣越来越感觉到快感的强烈侵袭,身体也变得滚烫无比,r棒在蜜肉纠缠中进进出出的滋味,实在是好舒服,又粗又硬,一直顶到最酥软的蕊儿,把层层皱褶都撑开,清晰的感受着他的亢奋的血脉涌动。林雨欣哀哀婉婉的低吟着,一股股的蜜汁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把自己和小坏蛋结合之处,都染得湿漉漉的,两人黑亮的荫毛,也不时的纠缠在一起。每一次他的抽锸都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和着自己甜腻的呻吟飘荡在房内,让他为之疯狂。

  「啊啊,小雨乖乖,你怎么突然变得好浪呀……啊……小妖精!」

  受不了心爱的女神如此诱人的浪态,石逸辰加快向上挺动的速度,使得林雨欣绝世名器的蜜道由于大力摩擦抽搐而更加肿胀。石逸辰感觉到自己的快感来得从来没有过的快,忍不住咬牙死死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变换的角度更强悍的冲撞着早已湿儒收缩的蜜岤,旋转着在她痉挛的体内画圈。让她处在快感汹涌的状态中无法平息。

  这种费力上挺r棒的感觉,与其他的姿势相比,是另外一种刺激感官的感觉……蜜道最深处的芓宫口径总是死死咬住自己的竃头不放,像要把里面的j液都吸出来似的,紧窒蜜岤敏感至极,连蜜汁也又香又甜,稍稍揉弄小核就湿哒哒的流个不停。这样的小滛娃,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喔喔喔,混蛋!不、不准你这么说人家……人家处子身都是被你给破坏的……呜呜,怎么这么舒服啊……不、不来啦……啊啊……呀……不、不行了,人家要、要来啦……啊……没、没力气啦……」

  林雨欣被石逸辰如此凶猛的进攻,只觉得快感如潮,脑袋晕沉沉的,敏感的身体无法承受阴岤内的暴雨般的肆虐,幸亏石逸辰眼明手快,将她的身体扶正,不然早就不小心往后面倒了下去。突然间,林雨欣一声娇啼,浑身绝美的皮肤泛起一粒粒小疙瘩,肌肉不自主绷紧,蜜道内狠狠一阵收缩,尖叫着芓宫打开,迎接了粗大竃头的突进,猛然泄出一股温热的液体,击打在石逸辰的竃头上,简直像是喷潮一般,抽搐着达到了第一次绝美的高嘲,皮肤一阵阵迷人的绚丽晕红,让过于凶猛的快乐席卷全身,差点就晕了过去。

  「啊啊,好紧,卑鄙的小雨,你的蜜岤居然会咬人……啊,受不了啦,我也要射……射了!」

  石逸辰得意的看着被自己很快的弄到第一个高嘲的绝美老师姐姐,正感到无比成就的同时,林雨欣蜜道里的窒肉,仿佛一张张的小嘴,高嘲中不住的吮吸舔舐啄咬着敏感的竃头。石逸辰腰际猛然一麻,竃头一阵肿胀发痒,一个没忍住,猛然低吼一声,毫不怜惜的把她白嫩的双腿拉大最大,r棒深深的递进她的芓宫深处,将无比浓稠的滚烫热精灌满她温暖的芓宫花房……

  「嗯啊……好、好烫呀!混蛋,你射到人家里面啦……啊啊……」

  感觉着体内涌入一股滚烫的热流,林雨欣下意识的大声呻吟着,脑际的空白被忧虑填满。突然听到正在喷射的小坏蛋一声低吼:「小雨乖乖,大爷要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你接招吧!」

  听到这句话,林雨欣突然感到一阵浓浓的幸福感包围了自己,虽然极度的羞耻,却无比的快美。感觉自己被发射后的紧紧的搂住,轻轻扭动一下,却觉得全身都酥酥麻麻的,暧昧的酸软着。咕哝的抱怨着,再也没有半点力气,软软的倒进了小流氓强壮的怀里,让身下的男人的温暖包围着自己,驱赶迷茫的无助,低低的呢喃着:「小坏蛋,人家什么都给你啦……」

  「嘿嘿,小雨乖乖,你的表现,真的像猫儿嘴里说的小滛娃哦……」

  石逸辰满意的看着怀里的心爱女神像只被宠爱的猫咪一样,舒服的蹭在自己身上,光滑的皮肤和丰挺的美|乳|紧紧的贴着他温暖的胸膛;平滑而柔软的小腹紧紧的贴着他的小腹,修长双腿更是和他的腰杆交缠在一块儿,丝滑温暖的黑色丝袜摩擦着他的皮肤,下身的r棒还是深深的插在小雨绝美的蜜岤里,黏黏滑滑的滋味,让他无比的舒畅。

  石逸辰非常喜欢林雨欣现在这样小鸟依人般依偎着他的迷人样子子。双手忍不住轻佻的玩弄着被自己胸膛给挤变形的丰硕美|乳|,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顶端的殷红的|乳|头,r棒又一次渐渐的在蜜岤里开始膨胀硬挺起来……

  林雨欣舒服得微微合拢美目,闻言又忍不住睁开,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给身下可恶的少年,心儿无比的羞怯。真是的,干吗都爱给自己起一些肉麻又难听的昵称?什么小雨乖乖,什么乖乖雨儿,现在还加上了一个小滛娃的称号……羞死人啦!哼,人家才不是什么小滛娃,是你自己这个色鬼硬来的……林雨欣嘟着嘴默默的抗议着,却忍不住微微弓起身,将微微发痒的|乳|房往他的大手里送。感觉双|乳|被更用力的揉捏着,搓弄着,敏感的|乳|尖也被双指轻轻捻起,细细的搓动,好舒服……忍不住娇声叱喝:「混蛋,不准你这么叫人家!谁叫你、叫你……那个……强j人家!人家是被迫的!」

  「啊……嗯……」

  林雨欣闭上眼满足的叹息着,|乳|尖的快慰让敏感的蜜岤在发胀的r棒撑开下,又一次不安难耐的马蚤动起来。

  「啧啧……还不承认?你看看,你自己的屁股都在动呢……哈哈!好浪的小雨乖乖……」

  石逸辰对于林雨欣的敏感,心里只有欢喜,嘴里却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调笑起来。

  林雨欣羞愤难耐,反正与他已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