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1/2)

加入书签

  还是想不透她的言行举止,实在是失败!不过——有这样娇媚的大美人可以白干,真是不干白不干,大爷我干嘛要害怕啊?

  「真的?」

  石逸辰盯着冷美人的神情,疑惑地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大爷我也不会吃亏啦。不过——你可不可以道门口给大爷我放哨啊?嘿,乖乖老婆站在旁边,大爷我实在是临场发挥不出来啊……」

  杨琼听了,才发现他们真的是决定了,简直急得快要发疯了,大叫道:「喂,你们有没有问过我啊?我、我不同意!坚决反对!」

  韩晓蝶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和小坏蛋一样的卑鄙邪恶了,心头竟然因为这个想法而生出一丝报复性的快感,努力保持平静的心情,恨恨道:「这里没有你反对的余地!姑奶奶说了才算!」

  石逸辰听得大喜,嘿嘿一笑:「美人儿姐姐,对不起啦,两票对一票,提议通过啦!」

  「啊!」

  杨琼气的两眼发晕,大骂道:「你们去死吧!两个小笨蛋!」

  韩晓蝶没好气的瞪了大美人一眼,看了看石逸辰无比兴奋的神情,嘟了嘟嘴儿,嘴里酸酸的道:「别以为人家不知道你求之不得!这次情况特殊,人家就便宜你这一次!还有,以后你不准再与她有任何联系!」

  石逸辰点头如捣蒜,乐不可支的道:「坚决同意!」

  韩晓蝶低低一哼,一咬牙,道:「你、你要快一点,不准你像对人家那样……温柔,你要粗暴的对她!对,狠狠的对她!我在外面等着!」

  看着冷美人一瘸一拐的离开之后,密室里的两人你眼看我眼,就算是在做梦一般。

  石逸辰实在没有想到,冷美人竟然会因为那么一个可笑的原因,同意自己j滛女人,这个意外,实在是太意外了……

  杨琼更是觉得犹如在云里雾里,几个小时前,在他们面前,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几个小时后,居然会变成这两个有点不正常的少男少女的俘虏,真是像做梦一般不真实。

  「嘿嘿嘿……美人儿姐姐,咱们开始吧?」

  小流氓发出一连串无比得意而滛邪的低笑,双手缓缓的朝着身前仰卧在木床之上的艳美成熟的美人儿胸前的高耸双峰。

  杨琼此刻的心慌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平日里她的性格看似奔放,对于男女之防实比一般女子还要强烈。更何况,如今准备猥亵自己的这个小混蛋,还是她的……美艳的大美人心惊肉跳更加心慌意乱,眼见少年朝自己伸过手来,想都没有就带一个巴掌扇过去。却不料,手儿刚刚提到半空,就感到一阵无力,才举起的手,再次无力的放了下来。一双美艳的眸子透射出惊恐与慌乱的神情,银牙紧呀。眼睁睁的看着那双可恶的魔掌,抓住自己胸前自己时常引以为傲的绝美傲挺双|乳|,尽管还割着一层厚厚的牛仔服,还是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颤……

  「嗯……」

  厚实宽大的手掌刚刚抓住弹力十足的的一对美峰,杨琼死咬住的牙关泄溢一丝几不可闻的哀羞低吟,平时高高在上的自傲神情全无,反而变得楚楚可怜娇媚动人……

  这样的表情,只能让胆大妄为的小流氓更加兴奋,更加得意忘形。大美人胸前的这对奶子包裹在厚厚的牛仔衣里,尽管十分的丰挺,手感却稍觉僵硬,石逸辰分出一只手来,迫不及待的去解大美人身前一排纽扣,情急之下,反而一时难以解开。

  「住、住手!笨蛋……你敢对我无理?」

  杨琼心头越来越惊怕,可恶的小家伙实在是肆无忌惮,竟敢对刚刚认识的陌生女人施暴,这在她的想象中,是绝无可能的事情。是什么样的环境,竟然养成了他如此胆大妄为无所畏惧的性格?杨琼心惊肉跳,差点忍不住就把自己的身份和与他的关系说了出来。

  老子就对你无礼!那有怎么样?石逸辰心道:这可恶的大美人,死到临头还这样嘴硬,不错不错,大爷喜欢,嘿嘿。二话不多说,手上猛然加力,改脱为扯,一把将大美人的牛仔服的衣扣全部扯飞,露出里面一片炫目的白皙。

  「啊——混蛋,你把姑奶奶的衣服扯烂了,你这蠢蛋,快点住手,不然你要后悔的!」

  杨琼急不可耐的大叫。衣服被扯开,胸前一片凉飕飕的,力量之大,差点连衣带人都给他扯到床下去了,幸亏这家伙还有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乳|房……

  唔,该死的臭家伙,姑奶奶的|乳|房都快要被抓破了,好痛!

  大爷我做事从来就不后悔!石逸辰在心里嘀咕一句,神情变得更加兴奋,这位大美人儿,外面除了那件牛仔衣,里面竟是只有一件鲜红色的棉质内衣,丰挺娇媚的大奶子,被四分之三杯罩的内衣紧紧的包裹,露出一小片粉嫩粉嫩的胸肌,其他的地方同样是炫目的白皙光滑一片。

  这样的发现,令石逸辰无比的兴奋,时间紧迫,加上冷美人老婆叮嘱自己要抓紧时间,小流氓决定速战速决。双手直接一把将后开式的内衣给生生的扯了下来,带动两团初见生人的丰挺|乳|肉晃荡在眼前,像是要要跳起来一般雀跃。白皙的|乳|肉,丰盈动人的形状,一小片鲜艳的|乳|晕,还有两粒跟指甲差不多大小的娇美奶头……

  「啊——无耻!你这个蠢蛋……你、你快点把衣服还给我,不能这样啊!」

  前身变得光溜溜的,胸前完美的双|乳|失去了内衣的束缚,开始欢呼跳跃,大美人儿羞愤欲死,从来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娇美的脸庞一片酡红,无力的手儿就想伸出来护住自己宝贵的羞人双|乳|,却被正欣赏得起劲的小流氓给一把扒开,再也提不起力气来。

  石逸辰激动无比,细细的欣赏着这位趋向成熟的年轻大美人,暗暗为自己不是一般的好的运气开心。大美人半波浪式的秀发如今散乱的披在凌乱不堪的木床之上,娇媚的脸庞给人一种成熟而又娇艳的美感,秀气白皙的脖颈居然比一般女子还要长一些,加上她那双包裹在紧身皮裤里的修长双腿,更显得身材的高挑迷人。一对无比饱满挺胀的|乳|房高高的耸听跳动在胸前,显得极为诱惑。石逸辰吞了吞口水,暗道:这娘们初时一见,还以为是女王型的美人,如今贴肉一看,似乎跟小雨没有什么区别,当真是国色天香娇艳动人……

  「美人儿姐姐,你就省点力气少骂几句吧!不如你告诉大爷我,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和我的女人做这种事,大爷可以考虑不弄疼美人儿姐姐,怎么样?」

  石逸辰一边发言,一边伸手握住两只手感极佳丰盈秀挺的|乳|房,心头啧啧称奇。手指轻轻的掐住两粒艳红艳红的奶头拨弄着。

  「嗯——疼!」

  小流氓的手一握住自己的|乳|房,杨琼就止不住的浑身紧绷,又麻又痒又酸又疼的感觉竟是从来都没有体会过,为什么自己平时抚弄它们的时候,就没有这样怪异空虚的感觉呢?大美人儿死死的咬着牙,从嘴缝里泄出几丝低低的呻吟,一张绝美的脸蛋就似是发烧一般通红,感觉怪异之极。恨不得将眼前少年可恶的嘴脸给撕烂。自己长这么大,何曾受过如此折磨?偏偏是自己天生使命背负着需要关注的小混蛋,竟然对自己做出这样可耻的事情……

  「流氓!算姐姐我看错你了……你、你现在快住手,还来得及!喔喔,轻、轻点啊!你弄疼我了,混蛋,我死也不会告诉你原因的!」

  石逸辰脸色微微一沉,心想:要是小雨猫儿或者是美人老婆跟大爷我这么说话,或者大爷就忍了,你这臭小娘酸什么?竟敢学我家小雨乖乖说话?好,你嘴硬是吧,大爷我反正是要干了你,强j也是干,通j也是干,你喜欢暴力的,大爷就成全你!

  一声低低的冷笑,石逸辰嘿然道:「美人儿姐姐,大爷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愿意争取,可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呀……」

  说完这话,石逸辰便有了行动,一手死死的掐住一粒晶莹的奶头,稍微使力的往上提拉,让大美人简直生不如死,刺痛酸麻的可怕感觉,阵阵袭上心头。石逸辰低下头,找到另外一粒同样娇艳可爱的奶头,含进嘴里,狠狠的吮吸咬磨,极尽挑逗之能事。

  小流氓的经验,这些日子来,长得十分快,对付女人的手法,日趋熟练起来。

  经过一番不懈的挑逗,初时大美人一言不发紧咬银牙,不时的还从嘴儿里蹦出一句国骂。可是,几分钟之后,一股奇异的电流袭上心间,胸口酸酸麻麻痒痒的感觉,全部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快感,流遍了身体敏感的神经,空虚的滋味越来越难受,终于是忍不住从嘴儿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可耻的娇吟,想忍也忍不住。

  就在杨琼几乎绝望,准备哀求的时候,小流氓空着的一手突然下移,解开了大美人腰间皮裤的小巧皮带,抓住了皮裤的一边,在她还没来得及惊呼的时候,一把将皮裤连同鲜红色的小内裤给一起拔到了膝盖处,吓得大美人杨琼魂飞魄散。

  「啊!混蛋,你、你这个流氓,你怎么能……」

  杨琼心慌意乱,更多的是恐惧不安,还有些许对于陌生快感的惊异,身体自发性的挣扎扭动,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上身被小流氓一只手与脑袋控制着,根本无法动弹。胸前宝贵的美|乳|,一只在他的手里把玩,一只在他的嘴里品尝,几乎让杨琼羞愤几欲晕厥。下体无助的扭曲,只是更方便小流氓的动作,肥美的肉臀摇摆中,使得小流氓更加轻松的将她的下身脱得干净溜溜,石逸辰稍稍一伸腿,将脱到膝盖下的皮裤连同鲜红色小内裤一勾一送,裤子就乖乖的脱离了这双美艳紧实修长的腿儿。

  石逸辰忍着心头的激动,斜眼去看着大美人下身的美景。

  平坦的小腹上,阴阜的部位明显的凸出一团,茂密而整齐的黑亮蜜毛柔顺的平铺在阴阜上,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位大美人十分珍惜喜爱自己的毛儿,经常对它做梳理工作。可惜,嘴里含着一只奶头,在小流氓的角度,无法看清微微闭合的双腿间那诱人的景象究竟是如何惊心动魄。

  眼见大美人杨琼娇喘吁吁,胸口急促起伏,嘴儿里喃喃低语不知说些什么,明显是无力抵抗了。石逸辰放弃了对这对迷人丰盈美|乳|的控制,来到她的身前,将一双修长的腿儿分开,低下头凑近过去细细的观察神秘的风景。

  「唔——不要啊,混蛋,快点放开我!」

  杨琼从未碰过这样可怕的事情,自己无力抵御的情况下被一个简直就是色魔一样的少年窥视着腿间羞人的蜜处,实在是又羞又怕,脑子里空空一片,不知如何是好。

  石逸辰不理会大美人的言语,仔细的观察着她动人的羞处。大美人的蜜岤肥美凸起,红艳艳的颜色极度诱惑,肥美的大荫唇周围一圈有着些许杂乱柔软的蜜毛,就像是肥腴可口的鱼儿嘴上的细须,无比的诱人。微微闭合着的大荫唇狭长的缝隙里,露出里面更加鲜美粉嫩的两片薄薄细长的小肉唇,粉嫩的颜色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在细长的小肉唇上方,镶嵌了一颗蚕豆大小的艳红色肉粒,应该就是大美人儿迷人的肉蒂吧?羞羞怯怯又娇美凸显的样儿,看得小流氓心头狠狠的一跳。

  相对于大美人儿蜜岤的肥美凸起,她最诱人的那道细小的缝隙,却显得有些单薄,小小一道口儿,几乎指尖难进,让小流氓止不住的怀疑,这样细小的蜜道,如何能够容纳进自己那粗硕坚挺的玩意?

  「嘿嘿!美人儿姐姐,你的蜜岤真的好肥好美哦!真想咬上一口呢!」

  小流氓无比的激动,故意抬起头看着羞怯惊恐的杨琼,嘿然笑道。

  杨琼又气又羞,知道自己今天只怕难以幸免,心头慌乱如麻,恨恨的咒骂道:「无耻!」

  「无齿?嘿嘿,美人儿姐姐,既然你这么说,大爷我就让你试试我的牙齿究竟有没有!」

  石逸辰嘿嘿一笑,低头毫不犹豫的就一口含住了整个肥美动人的蜜岤,舌头大口大口的舔舐着里面两片薄薄如翼的粉嫩小肉唇,而牙齿则轻轻的触碰着那里艳红可爱的肉蒂,尽情的品尝起来。因为刚才低头欣赏的时候,就已经闻出一股馥郁腥香的气息,除此外,并没有半点难闻的味道,所以他才会如此毫不避讳。

  「啊啊啊啊!混蛋,麻、好麻啊……啊啊,求求你,快点松口……」

  一股更加可怕的快感直冲心头,杨琼几乎喘不过起来,惊声尖叫起来。从来没有想到,男人的嘴巴居然可以吃自己那么羞人的地方,那股让自己几乎要失去理智的疯狂感觉,一次次的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一双修长的腿儿绷紧又放松然后再绷紧,差点就把双腿紧紧的夹住了小流氓的脑袋。

  小流氓就像是一个贪玩的小孩发现了极为诱人的玩具,孜孜不倦的品尝着新鲜可口的蜜岤美味,弄得大美人整个魂儿都快要飞出来了,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呻吟不觉。

  无意间,石逸辰突然发现自己嘴巴下方不远处,有一朵十分妖艳迷人的肉粉色雌菊,微微的开合,是那么的诱人。跟着,又不经意的发现了,原来大美人的这对压迫在床垫上的肉臀,形状居然是那么的完美诱人。

  一个新的主意产生,石逸辰离开了她的肥美肉岤。

  杨琼被那股要生要死的感觉,折磨得简直要发疯了,突然间发现了他的脑袋离开了自己,空虚的同时,忍不住又松了口气。可是,不多时,小流氓竟然将自己在床上翻了个身,然后抓着自己柔嫩的腰肢将自己提得跪趴在床上,完美的桃形美臀就那么凸显挺翘在小流氓的眼前。

  正羞怯气恼之际,「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屁股上猛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石逸辰的手掌开始猛烈的拍打着杨琼丰硕肥美的肉臀,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瞬间将她的肥美肉臀拍得通红一片,不经意间居然发现杨琼紧紧闭合着的蜜岤里竟然溢出丝丝湿滑的滛液,不由得大喜,兴奋无比的说道:「美人儿姐姐,看看你滛荡的表现,哼哼,大爷我刚才只是吃了不到两分钟哦!你居然会湿得这么快……看来美人儿姐姐已经很渴望男人的滋润了……」

  杨琼脸色通红,用尽全身力量,咒骂道:「你这个混蛋,一定不得好死!」

  多多哈哈大笑,说道:「看你嘴硬到几时!」

  说罢,拍打肉臀的力量又加重一分,将两瓣形状诱人的美臀打得四处乱晃,好不耀眼。

  「呜呜……住手!快住手啊,我是你……啊,好疼!」

  杨琼含糊的喊叫着,屈辱的眼泪顺着脸颊四处流淌。心头无比愤恨,却又不能像这胆大妄为的家伙道出自己真实的身份。

  无助的嘶喊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回答她的是,屁股上传来更加响亮的拍打声,更加让她恐惧的是,随着那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过后,居然会平生首次感觉到湿滑的蜜岤里,那股可怕的隐隐瘙痒感觉。

  杨琼再也受不了了,用尽全身力量咆哮着:「不要……不能这样对待我!」

  石逸辰不得不佩服这个大美人的嘴硬,脑海里除了征服还是征服,一定要征服这个迷人的大美人,让她在自己胯下辗转哀求!

  再也无法忍耐心头的欲火,石逸辰放过了大美人可怜的青红斑斑的肉臀,飞快地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昂扬硬挺的r棒。挺着无比粗长可怕的r棒,分开了大美人杨琼无力的双腿,准确的抵在蜜汁汩汩的蜜岤上,充满热量的硕大紫红竃头,开始摩擦着大美人的粉嫩蜜岤。

  粗长的r棒,在碰触杨琼下身蜜岤的那一刻,可怕的r棒那种令人心颤的坚硬、滚烫,令杨琼发出一声无比惊恐的尖叫。

  「混蛋!你、你不能这么做啊……快、快点把你的东西拿开!你不要犯错啦……」

  犯错?石逸辰心头冷笑,究竟是谁犯错在先的?老子与冷美人好好的玩决斗,你这美人儿凭什么插一脚进来,还绑架我们,如今却跟大爷我说别犯错?嘿嘿……

  没有理会杨琼的惊恐大叫,石逸辰一手扶住r棒,竃头在大美人的蜜部沾湿,灵巧的挑弄着那粒可爱的鲜艳肉蒂,弄得心慌意乱的大美人娇躯连连颤抖,可怕的滋味逐渐纠缠在心头,使她茫然无措,空虚瘙痒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

  浓浓的恐惧洋溢在杨琼的脑海。先前虽然也是恐惧,但那时小流氓更多的只是对她肉体的折磨,而此时此刻,最可怕的事真的来临了……

  「别……不要啊……」

  杨琼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但她的双腿是不可能将小流氓踢开的,只能是无助的扭曲身体,做着无力又无用的抵抗。

  面对这么一具香甜可口成熟诱人的美人玉体,石逸辰终于失去了耐心,竃头放过了娇嫩的阴d,直直的嵌入了下方一点紧窄细嫩的蜜缝口出,轻轻一松,竃头进入了一分,又马上被紧窄柔韧的蜜道口挤了出来。再次发力,竃头猛然进入了一半,死死的卡在大美人娇嫩的荫道口,终于不再被挤出,反而得到了热情的蜜肉死死的包夹。爽的小流氓倒抽一口凉气……

  随着石逸辰的发力,r棒一点点的朝着蜜道里挤进……

  「啊……不、不要!我、我还是……」

  杨琼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她能感觉到一根粗长、滚烫的巨物开始撑开她的身体,向里面挺入,最可怕的事真的来临了。

  只是,一开始,巨物因为有春潮的润滑,虽然不是很疼,但杨琼觉得自己的下身随时都可能被撕裂。这是要硬生生撕裂自己的身子吗?可怜的大美人如狂风中的树叶,娇躯瑟瑟发抖得厉害。小流氓那根散发着幽亮光芒的粗长r棒和大美人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