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1/2)

加入书签

  猛然凌空一个翻转,单手稳稳的扣住了男人的手腕。中年男子骇然失色,自己全力的一掌,被这少年的一手扣住,竟似被箍上了一层精钢,牢不可动,浑身的力量猛然消失殆尽,不由得暗叫不妙。远处的三人,这时才发现有些不对劲,恍然明白了小流氓的策略,脸色大变,飞快的朝着石逸辰猛然扑来,想要救下被制住的同伴。

  可惜,已经晚了!

  石逸辰锐利的眸子突放奇光,长而有力的右腿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奇异的弧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一脚踢在了男人的小腹上。

  「噗!」

  一声脆响!中脚的中年男人惨叫一声,无比强大的劲气震得他五脏六腑剧烈翻腾,小流氓轻轻的松手,男人双眼变得暗淡无神,脸上血色尽无,醒目的血迹从嘴角溢出,缓缓的委顿在地。若不是小流氓脚下留情没尽全力,且朝着他结实的腹部出脚,只怕中了这一下,就算不死,也要落个终生残废。

  就是这一脚,形势突然逆转。小流氓好整以暇的后退几步,放任三人去查探同伴的伤势,忍受着经络中外来真气侵入的苦楚,暗暗松了口气。自己的策略总算是奏效了,只剩下了三个家伙,自保应该是没问题。心情轻松下,嘿然笑道:「看来,你们还没有能力让大爷我死不瞑目嘛,你们三个,是想再和大爷拼一拼试试,还是带着你们的同伴去治伤,下次再带更多的人来伏击大爷我呢?」

  石逸辰很想将这四人全部废了,然而,却暂时没有那个能耐,弄不好狗急跳墙,跟亡命之徒玩命,那是最蠢的事情。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冷然盯着石逸辰,不理会他的挑衅,淡淡道:「小朋友,今天算是我们低估了你的能耐,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身怀绝技,还练成了道门绝学『烟霞化无』身法,实在是了不得!不过你也别太高兴,我们兄弟四个,在组织里,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物,下一次,会有更加厉害的人专门对付你。」

  石逸辰一愣,心道:烟霞化无?是什么东东?老家伙什么都没没跟大爷说话,莫非我的无名身法就叫做「烟霞化无」?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跟我有什么仇恨?

  听到对方下次还会派出更加厉害的人物来,石逸辰心头狠狠一跳,故作镇静的道:「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大爷我认都不认识你们,跟你们好像没有什么过节吧?莫非,你们是在替人卖命?哼哼,是不是刘家父子要你们来报复大爷的?」

  中年男子微微一皱眉,淡然道:「刘家父子?哼!小朋友,我们的来历是不可能让你知道的,今晚就到此为止!很迷惑吗,嘿嘿,怪只怪你不应该姓石!」

  男子冲同伴三人打了一个眼色,合力将受了重创哼哼不止的家伙抬起,一边警惕的注视着石逸辰,一边飞快的消失在湖边茂密的树林里。

  石逸辰无力阻止他们离去,也不敢把他们逼急了,今天能够逃过这一劫,就算自己的应敌战术很成功了,若不是拼着受伤快速的解决一人,后果实在不堪设想。这几个人来历神秘,口音更是不像本地人,身手十分可观,而且他们的背后似乎还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在这个组织里,像他们这样的角色,居然还排不上号,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直到来去匆匆的四人完全看不见了,石逸辰这才暗暗松一口气,寻思:看来是我猜测有误,他们可能不是刘家父子派来的。只不过,听他们的口气,今晚的袭击,似乎与我的姓氏有关?

  呃,这个姓,猫儿亲口说过,是胡乱帮我起的,怎么可能会与这些看似神秘的黑道组织扯上关系?呼——小流氓长长嘘一口气,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去伤脑筋了。今天算是自己运气不错,只以微弱的代价就逼走了四个可怕的高手……

  如果刘家父子真能请得动这样的人物,自己迟早也得玩完。不过,小流氓深信,这对同样龌龊的父子,根本没有那个能耐请得动这些人。如今首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将身上的伤治好。

  刚刚出门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石逸辰又回到了韩莉莉的家。奇怪的是,她竟然不在家。

  可能是出去买宵夜了吧?石逸辰暗自猜测,也不以为意,就那么盘膝坐在平软的地毯上,闭目叉手摆出一个奇怪的手势,缓缓的入定。他身上的伤,属外力透体伤及经络,上医院不是不可以,但是一进医院就要住院的规定,实在有些搞笑。

  石逸辰缓缓行功,无比深厚精纯而平和的内加真气顺着受伤的手太阴经各个要岤的顺序缓缓的来回运行,逐步逐步的弥补到劲气冲击的岤位,将体内侵入的外种真气一点点朝体外逼出去……

  大约过了四十几分钟,矗然不动的石逸辰突的从口里喷出一股浊气,眼睛猛然睁开。幽黑的瞳孔透射出明亮而清澈的神光,精气神似乎无比饱满,根本不像受过伤害的样子。

  微微露出招牌式的痞痞笑容,嘿然自语道:「唔,看来生活好像越来越有趣了!有机会的话,一定要逼着那老家伙说出教给大爷我这套功法的秘密来。哼哼,高手又怎么样,大爷我从来还没有怕过人,你们就放马过来吧!不过——以后行事,还是要小心点好。」

  石逸辰长身而起,在韩莉莉的家中转了一个圈,也没有看见这位「公主姐姐」的身影,不由得有些疑惑担忧起来。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小流氓心头咯噔一跳,脸色微变,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韩莉莉的电话。

  「嘟嘟……」

  的声音直到最后,没有人接。石逸辰更加着急了,暗暗祈祷韩莉莉不要真出事了,再一次拨打过去。这一次,只响了几声,电话竟意外的接通了。

  「混蛋!你、你又找老娘干什么?」

  韩莉莉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语气似乎充满的妒恨不满。

  石逸辰放了一半心,连忙问道:「公主姐姐,你、你上哪儿去了?我在你家等了你半天都没见到你回来。」

  那头的韩莉莉,心里十分苦恼,不久前被小流氓在做那事时被强行逼迫答应帮他想办法得到宋淼,让她无比的愤恨,知道这个小流氓喜欢上了抚养他长大的猫儿,韩莉莉心头止不住的又恨又妒,没好气道:「王八蛋,你又私自闯老娘的家?」

  石逸辰有些尴尬,笑道:「公主姐姐,你是大爷我的女人,我到你家来看你,怎么能说是私自闯入呢?唔,好吧——刚才我在你家等了一个多小时,不见你回来,心里很担心你,所以才打个电话问问,好姐姐,你在哪里呀?」

  「混蛋,你、你也会担心老娘的安危?」

  韩莉莉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小流氓担忧关切的语气,她早就听了出来,只是心里气愤,这家伙小小年纪,居然如此花心好色,强占了自己不说,居然还敢偷偷打着猫儿的主意,日后不知还会欺负多少女人?尽管她一再告诉自己,这家伙只不过是喜欢上自己的身体,贪恋自己的美色,自己是不会真正属于他的,但是心里却愈发的难过,简直比自己的丈夫要出轨还要让自己难以接受。越想越气,不由得恨恨的道:「老娘在哪里,为什么告诉你这混蛋?哼,你这色狼,一天到晚只想占老娘的便宜,你当人家真那么好欺负吗?你竟敢有了老娘,还想着其他女人……总之,就是告诉你。」

  石逸辰终于明白过来,这位足足比自己大了十一岁早为人凄的绝美少妇,是在吃自己的醋了。小流氓苦笑不已,怎么自己碰到的女人,除了那个没有半点肉、体以外的关系的娟子,其他的一个一个都是大醋坛子?石逸辰无法搞懂女人究竟是什么做的,担心对方气愤下挂自己的电话,连忙苦笑着道:「好姐姐,你别生气嘛,你看看,这个世界上,不是有很多男人,私底下都有着无数的情人吗?嘿嘿,大爷我喜欢你这是事实,而且又还没有真正有别的女人,你怎么……」

  那头的韩莉莉度恨难平,闻言更是破口大骂:「放你的屁!那些都是什么人物?你个小王八蛋也能跟她们相比?有种……有种的话,你要是也能混到个人五人六的,老娘才不会管你到底找多少女人!」

  石逸辰一乐,这娘们只怕被醋给熏晕了,在说胡话吧?取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大爷我要是真的……」

  没等小流氓把话说完,韩莉莉就后悔了,那一头的她羞红着脸,心中又气又恨,急急打断道:「不算不算!老娘刚才什么也没说过!王八蛋,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你就慢慢找吧,老娘再也不回家了,看你怎么办!」

  说完,无比幽怨的挂上了电话。

  石逸辰对着手机发怔,这女人,醋劲实在太大一些了吧?娘的,你不回家,大爷我还不会找吗?就算找不到,等你老公回来,大爷我就当着你老公的面来找你,要你好看!

  当然,这只不过是小流氓无比郁闷的气话罢了。

  第18章:再逢熟妇的欢欣

  第二次偷偷翻进刘家庄园式大别墅,石逸辰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不似上次那般紧张。伸手敏捷,一点也不像是刚刚不久才受过伤的样子。

  这一次,石逸辰完全是有备而来,刚买不久的进口窃听录音器就藏在口袋里,小流氓准备将它偷偷的装进副市长刘宇的睡房内,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而且,今天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在刘家别墅里仔细的搜索一番,看看能不能够找到刘宇一些犯罪的凭证什么的。反正最终也是要与这蛇鼠一窝的的父子两反目,不如先下手为强,若是让他们找到机会先对付自己,就算自己不怕麻烦,也可能影响到林雨欣的生活,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石逸辰进入园内,再到悄悄潜进别墅里,过程十分的顺利。就连昨天差点吓自己一跳的那只凶猛藏獒,也不知去向。莫非是因为昨天刘天峰被人闯入家里伤了命根子,刘家就拿那只藏獒撒气,把它给干掉了?果真如此,未免也太残忍了吧?

  石逸辰凝神静气,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潜伏行踪,不敢有丝毫大意。

  经过了昨晚的事情,刘天峰莫名其妙的失去男性的功能,明显就是断掉了刘家的香火,他们不可能不加强戒备的。果然,躲在大厅一株三米多高的粗大假树后的石逸辰细心的发现,五层楼高的别墅,每一层都至少有不低于两名手持橡胶警棍的保镖,严阵以待的在别墅内巡逻着。

  这些保镖,还不足以威胁到石逸辰隐匿的行踪,只不过,想要溜进各个房间搜索的难度,无形中就增大了许多。当然,小流氓今晚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带来的窃听录音器装进刘宇的房间里。

  三百多平米的客厅,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装饰家俬,石逸辰不费吹灰之力,避过保镖的视线,潜行在一件件足够藏身的家俬后,顺利的来到了靠近最里侧的楼梯口,利用无比敏捷的身手,攀着楼梯边的粗大立柱,迅速的爬上了二楼楼梯转角之处。

  想起昨晚偶然见到一面的那个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小萝莉,石逸辰一阵激动,差点忍不住就像溜过去再看看她。只是,看了看就在二楼走来走去的两个保镖壮汉,小流氓只好无奈的打消了这个冒险的念头,还是先完成自己的任务比较重要。

  无声无息的上了三楼,石逸辰这才发现,三楼的保镖人数,比下面多了一倍。

  四名全身黑色西服理着平头带着墨镜的粗壮保镖来来回回交叉巡走着,几乎每一个角落都逃不开他们的视线。石逸辰稍稍衡量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可以确定想要偷偷溜过去,几乎是不可能。或者可以试试利用诡异的身法强行潜过去……

  可是,刘宇的房间是在三楼楼道尽头,距离楼梯处,起码有二十米以上的距离。

  一旦要是被保镖发现了自己的行踪,那可就前功尽弃了。看来,想要进入刘宇的房间,还是得用老办法,从别墅外的墙角边爬上去。

  无奈之下,石逸辰又回到一楼大厅,悄悄的窜出大厅外,凭着昨晚与刚才两次观察的映像,总算是在外面找到了刘宇房间的窗户口。一看之下,暗叫侥幸。

  刘宇房间的窗户在三楼,离地起码有十五米的高度,如果徒手攀爬,石逸辰自问还没有壁虎的本事,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下来。幸运的是,就在窗口旁边不足两米处,一根用来排放废水的碗口粗细的白色塑胶管到,从楼顶上一直延伸到草坪的地面下。

  让石逸辰更加高兴的是,等他爬到三楼位置,悄然跃到紧闭的窗户上时,透过没有完全闭合的窗帘,清楚的看到房间里的景象。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宽敞睡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内劲透出,石逸辰轻易的震开了窗户的滑动开关,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刘宇夫妇的房间里。

  石逸辰暗暗纳闷,这个狼心狗肺的副市长刘宇,工作有那么繁忙吗?现在都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居然还没有回家?还有,她的老婆,怎么也不在家呢?刘宇的结发老婆,叫做吴雅洁的女人,据说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可是去年还被时尚流行杂志评为山城之花,是山城市最有影响力的女人,据说她凭借着自己家族的实力,自己创办了本地一家私营企业,资产过亿,是这家企业唯一的掌权人……

  可惜没有照片,小流氓也无法判定,杂志是不是畏惧刘宇的势力,胡乱吹捧的?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还能够保持住女性青春的魅力?石逸辰有些不相信,不过,似乎他的确是碰到过一位这样的女人,还幸运的与之发生了亲密的关系……

  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石逸辰收回神思,四处扫视房间。房里面除了一张大床外,全部都是衣柜衣橱之类的实木家具,大概是吴雅洁的衣服过多吧。

  房间的最右侧,是一间正面落地玻璃围制而成的卫生间,属于那种只能隐约看到人影,却看不清任何东西的设计。房间里唯一一张凌乱摆放着书报杂志的书桌,石逸辰已经仔细的查看了所有的抽屉,并没有任何与刘宇有关的重要文件之类的东西。

  石逸辰心知不会这么容易就得到想要的东西,暂时放下心思,将买来的窃听录音器偷偷的安放在大床内侧的床脚处,经过一番调试,确定这玩意运转正常时,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此刻,门外似乎传来了一阵争论之声。

  石逸辰忍不住好奇,偷偷地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朝外面看去。

  一男一女坐在楼道边的小型吧台上,似乎正在争吵着什么。女人大约二十来岁,脸型妖艳狐媚,曲线妖娆动人,长相身材都不错,石逸辰估计,虽然她还比不过公主姐姐,更比不过猫儿和小雨,但是至少能够打个80分。可惜,这个女人,他并不认识。

  坐在妖艳女子对面的青年男人,小流氓一眼就看出来,此人就是那个小白脸刘天峰。

  看到刘天峰的出现,石逸辰有些发愣,这家伙不是应该还在医院里就诊吗?

  怎么会突然到家里来了?莫非他那玩意真给什么鸟专家治好了?不可能!小流氓坚决否定了这样的想法,对于自己手段的自信,他相信刘天峰绝对不可能恢复正常了。那么,刘天峰既然出现在家里,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个所谓的专家,已经给他的「弟弟」宣判了死刑。想到这里,石逸辰无法压抑心中的兴奋,开心的微笑起来。

  刘天峰神情非常的不耐烦,挥手将四个保镖打发去了楼下大厅,脸色发冷的道:「玲玲,你回去吧,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

  妖艳狐媚的女子委屈的瞪着刘天峰,娇嗔道:「我不!天峰,你究竟是怎么了?下午你从医院回来后,好像就变了个人似的,总是不理人家。你是不是身体不好,出了什么问题?」

  刘天峰神情大变,恨得牙齿格格打颤,不知道是那个该死的家伙,昨晚竟然趁自己与洋妞干事的时候偷袭了自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使得自己以后永远都做不成男人,连对女人原有的兴趣,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越是看到漂亮的女人,心里的恐惧与怨念就越强烈。要不是看重了他老子那庞大的家产需要自己日后继承,只怕早就想不开一头撞死算了。

  眼前的女子,是他以往最喜欢的几个情人中的一个,平常自己大部分时间,都会花在她们身上。如今,看着同样花枝招展的妖媚容貌,同样玲珑动人的美艳身形,他不但提不起半点兴趣,反而说不出的郁闷烦躁。由于自己的难言之隐,不能告诉这个女人,刘天峰更是烦上加烦,不由得恨恨的道:「玲玲,干脆我把话给你说明好了!从今以后,你我再也没有半点关系,我不会再去找你,你也别来找我,我们之间,还是好合好散吧?」

  叫做玲玲的女子,听到刘天峰决绝的话,再也不想做作下去,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刘天峰,你这个王八蛋,以前你想要得到我的时候,嘴脸不知道多么恶心,如今身子被你玩过玩剩了,你就想甩手不干了?你当我真这么好欺负?告诉你,别人怕你老子,我唐玲孤家寡人一个,可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

  说到激动的时候,唐玲差点忍不住,就想把手里酒杯中的红酒,全都泼到那张恶心的脸上。

  刘天峰铁青着脸,既深恨这女人的泼辣,又恨自己无法说出实情,只得牙咬切齿道:「好吧,你想怎么样?你说出来,我尽量满足你!」

  唐玲玲沉思了一会,淡淡的道:「好!你赔偿我的青春费、肉体使用费、名誉损失费,一共……一共十万块,姑奶奶就放过你。」

  刘天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