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卷 第二次剑仙之祖大混战 第7章 等待中渡过的时间求订阅月票(1/2)

加入书签

  第第二次剑仙之祖大**战第7章等待中渡过的时间(求订阅月票)

  天空中攻击龟灵圣母的那把飞剑,正是月青文的手下,月青文有胆子称帝,这位手下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位手下的并不是游戏**等级最高的一位,但是如果要评什么杀伤力最高的,他也许就排得上号。

  他是所有的******,唯一一位接受了正统剑仙训练的****,可以说他才是真正的剑修。

  而在游戏之外,他也是一位剑术高手,对于攻击的时机他把握的相当到位。

  这一次就是正好把握到了机会,出手攻击了龟灵圣母,而龟灵圣母也没有想到,自己在把所有的敌人全部给杀掉之后,会突然出现这么一击,此时的她只能把头一缩。

  但是这一切都是这位****计算好了的,就连龟灵圣母怎么缩头,缩头的速度有多快,他都有考虑过。

  在龟灵圣母缩头的一瞬间,这位****的剑竟然从他的手中消失了,接着他自己化身为剑气直冲而下,而在地面同时也升起了一把土剑,正好刺穿了龟灵圣母的脖子。

  在这个时候,龟灵圣母才反应过来,情况有些不太对头,但是开发已经达过于迟了,此时这位****已经杀到了龟灵圣母的身边,手中的**剑与地面上的**剑正好就把龟灵圣母的脖子给切开了。

  大量的****就如同喷泉一样喷了出来,而这位****则顺着冲击力,冲入了龟灵圣母的脖子里。

  虽说此时大动脉什么的被**切开,但是龟灵圣母并没有因此而死去,反而在不上**地翻滚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那只灵龟的灵**,这样的伤只是一转眼就可以被龟灵圣母给治好,但是现在对于龟灵圣母来说,情况就有些不太一样了,这样的伤再加上灵**上的伤,是龟灵圣母最要命的。

  而更要命的是冲入了龟灵圣母体内的那位****,打开了自己来的一个瓶子,在**有着一只实力强的吸**蚊存在,这只吸**蚊是用千万只普通蚊虫所炼出来的**华,虽说比不上当初吃掉了龟灵圣母的那只吸**蚊,但也足够对付现在的龟灵圣母了。

  在放出了这只吸**蚊之后,龟灵圣母的生命就迅速地往下降着,就在这一瞬间,龟灵圣母的就倒入了附近的**潭之中。

  接着那位****正想要把吸**蚊给收回来逃走,就听到了轰的一声,没有了四脚的**龟壳出现在了附近。

  这个龟壳比龟灵圣母要大上一百倍左右,飞到了这里,直接就往下一压,龟灵圣母与这位****就被压**了碎片。

  当这位****化**了白光飞走之后,龟灵圣母的尸体也就被**融合到了这个龟壳之内,一个**枯的头部从龟壳**什了出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又缩了回去。

  虽说这位****最后也战**,而且没有办法拿回来任何的东西,但是他的死却给月青文带回来一个消息,那就是龟灵圣母**。

  这对于月青文来说就足够了,他可以进行下一步的xx,只要完**了这个xx,那么他称帝的事情就算是**了一半。

  这么一来,全员战死的消息对于月青文来说就不是那么难受的事情了,他开始地命令着手下,进行着xiamian的安排。

  而在这个时候,他的一个手下却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这位手下竟然引动了一位剑仙之祖去越王山,而且这位剑仙之祖竟然被人给秒掉了。

  这个消息让月青文错愕了半天,最后他破口大骂道,“你这是怎么一回事,谁让你这么做了,你知道这样做会给我们带什么样的**烦吗?”

  没错,这位手下所做的事情是给月青文带来了**的**烦,如果月青文只针对于龟灵圣母的话,其他剑仙之祖也许不会**动,如果他再针对一下无当圣母,甚至阐教的人还会支持他一下。

  但是在杀掉了龟灵圣母之后,他又引动了另外的一位剑仙之祖去死,而且他还挑战了太上,那一切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太上肯定是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的,而其他的剑仙之祖不管用什么方法解释,现在也不会相信,他只不过是想要杀掉龟灵与无当两位了。

  可以说这么一下,月青文就算是落到了剑仙之祖的对立面去了,此时就算是一开始他背后有人支持着他,也没有任何的用处,现在谁站到他的身边,都只有死路一条。

  月青文苍白着脸,指着这位****说道,“是谁安排你做这个任务的,说出来吧,说出来最少你会死的安心一点。”

  这位****一听,也吃了一惊,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会得到月青文的夸奖呢,可没想到月青文会给他这么一个回答。

  这位****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大人,我是收到了您的命令的。”

  月青文一听,直接就把手中近半年所发出的所有命令往地一上扔,“你给我找出来,只要找出来了,这事就与你没有任何的**。”

  可是这位****又怎么找得出这个命令呢,翻了半天之后,这位****什么都没有找到,一头汗**的他马上翻出了自己的记录天书,指着其中的一条说道,“大人,你看,就是这条命令,而且还是我们会里机密命令暗号。”

  月青文看了一眼,立刻便发现了问题,因为发出命令的名字虽然是月青文三个字,但是这三个字却不是系统标准的文字,再回想一下传说中的一些东西,月青文当然明白,有人化**了自己传出了这个命令。

  但是这上面的机密命令暗号却是不会错的,正是他手下公会**所使用的,这说明这是他所熟悉的人做的事情。

  想了一下,自己的主要手下全部都带在身边,而且他们也都知道自己的任务重要**,在一开始月青文就给他们了承诺,只要完**了任务之后,他们都会有**的好处,所以他手}机最快}}们是不会来破坏这一切的。

  所以月青文马上便把这一切想到了自己几个从****大的朋友身上去了,这些人是他以前的朋友,但现在却不一定是,他们之中有的也可能**为自己的敌人,特别是其中的某些人。

  不过就算是想到了是谁在这里**来,月青文也只能算了,如果他不马上去把后面的任务给做了,并且把这一次的影响给消除掉的话,那么他就算最后**功了,也不可能称帝的。

  为了这一切,他需要做的事情还是太多了,多得他现在都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事,这件事情最后也只是月青文内部警告了一下,让自己的手下看清命令再说。

  但是月青文并不知道,在他把这事放到了一边,开始自己后面的工作时,夜见草已经来到了当初月青文见那位大人物的地方。

  “很好,你证明了你的实力,不过我手下帝王的位置暂时已经满了,你看你能不能等下一次呢。”

  “当然大人。”月见草说道,“不过大人所说的下一次指的是什么时候呢?您手下第一位帝王失去他的位置吗?”

  “如果你愿意这么想也是没有**的,不过你要明白,我不会随意许给他人帝王的位置,有人想要得到多的**助,那么他最少要表现出相应的忠诚来。”

  “这一点就请你放心好了。”月见草肯定地说道,“只要是您说的话,我就会去做,我知道您在考虑着把越王山一脉给处理掉,这个事就**给我好了,您不认为现在就是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