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两强相遇(1/2)

加入书签

  湘儿侧身让开,请沈静秋进屋说话。小说沈静秋见屋里地面上一片狼藉,冷哼一声,自然是极为不满的。

  湘儿吐吐舌头,“请娘亲去偏房说话,偏房是干净的。女儿这就让人来将屋里收拾了。”

  沈静秋似笑非笑的看着湘儿,说道:“平日里在娘亲面前挺会装的,娘亲都被你唬住了。”

  湘儿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女儿挺会装,是娘亲从来没将女儿往坏处想,下人也不敢在娘亲面前嚼舌根子,故此娘亲才会被女儿给蒙骗了。”

  “看来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沈静秋冷冷一笑,走进偏房,屋里面倒是干净的。

  湘儿一脸谄媚的笑着,亲自扶着沈静秋坐下,又命人干净奉茶。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沈静秋的对面,等待着沈静秋的审判。

  沈静秋微微弯曲着手指头,一下接着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弄得湘儿越发的紧张。湘儿忍不住了,就说道:“母亲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女儿。女儿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静秋挑眉冷笑,“那好,你老实同娘亲交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娘亲要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湘儿犹豫了片刻,这才说道:“其实女儿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陛下的心意。不过那时候女儿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既不回应也不拒绝,就当做一般的亲戚来往。后来他成了陛下,通过二哥开始同女儿通信。头一年,女儿其实并没有理会陛下的来信。可是陛下锲而不舍,并不肯放弃。后来,女儿就试着同他通信,一来二往的,能聊的话题越来越多。他时常在信里说他很苦闷,抱怨朝中大臣一个个都想架空他,将他当做小孩子对待,完全不尊重他的意见。还抱怨母亲和父亲不理解他,父亲不肯帮他。总之,说了很多心里话。”

  沈静秋面无表情的说道,“于是你就被她蛊惑,心甘情愿的要嫁给他?”

  “那也不是。女儿也没那么傻。女儿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嫁给陛下是绰绰有余,可是嫁给他是一回事,进宫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女儿这些年听了许多,看了许多,也读了许多史书。观前辈经验,后宫女人难得善终,那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所以,一开始女儿也是抗拒的。”

  沈静秋倒是意外会听到这番话,她问道:“后来你为何会改变主意。”

  “因为女儿看到了他的真心,女儿觉着可以信任他,可以赌一次。”湘儿严肃的说道。

  沈静秋紧锁眉头,“你既然看了那么多史书,那就该明白他现在是值得你信任的,不代表十年后二十年后同样值得你信任。说不定二三十年后,他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弃你如敝履,抛弃你同你的孩子,如同太后同先帝那般。”

  “我知道。可是太后娘娘最终还是笑到了最后,不是吗?”湘儿自信一笑,“娘亲,罗家的姑娘从来都不是弱者,从来不会自怨自艾。罗家的姑娘生下来就会战斗。她们可能不懂琴棋书画,但是一定懂得如何为自己战斗,替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沈静秋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分明在湘儿的身上看到了罗敏的身影。这是宿命还是轮回?沈静秋压下心头那一点担心,冷静的问道:“你确定你想要这样的生活,每日算计,每日都在战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湘儿有一瞬间的迷茫,接着又是一笑,说道:“母亲,就算女儿不嫁给陛下,而是嫁给门第相当的子弟,难道就不需要战斗,不需要算计了吗?进宫,女儿同陛下斗,同宫中女人斗,或许还要听朝臣斗。嫁入豪门世家,女儿则需要同丈夫斗,同公婆斗,同妯娌斗,同姨娘庶子庶女斗。同样都是斗,为何女儿不能选择更大的空间更大的舞台,让世人对女儿的才华刮目相看。”

  沈静秋叹气,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湘儿,娘亲真的没想到你会是这么想的。”

  湘儿却笑了起来,“娘亲,女儿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回到京城这么多年,女儿也只是学会到了表里不一,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另外一套。”

  “娘亲不忍心你嫁到宫里去。”既然说理说不通,沈静秋打算以情动人。

  湘儿握住沈静秋的手,“娘亲,你对陛下的误会太深,他并非你想的那样的人,娘亲何不对他多一点信心。”

  沈静秋叹息一声,面容哀伤,“你让娘亲如何对他多一点信心?你这是在强人所难。”

  湘儿认真的说道:“娘亲,其实早在两年前,陛下就可以大婚。但是他为了等我,所以推迟了大婚的时间。也因为迟迟不能大婚,所以他迟迟不能掌权,一直受到朝中各派势力的辖制。偏生父亲又不肯帮着他。而且还有一件事情,女儿要让母亲知道。陛下是男子,可是他身边只有内侍和年长的嬷嬷伺候,从来不让宫女近身,更不会给任何别有用心的宫女机会。陛下在信中对女儿承诺,他愿意这辈子只有女儿一人。当然,女儿知道这个承诺很美好,却很不现实。但是这世间能有几个男子能为女儿做到这一步?他贵为陛下,坐拥天下,却能洁身自好,这样的好品质,难道不可贵吗?他贵为陛下,却能为女儿做出承诺,并且白纸黑字的写下来,这难道不是一种真心吗?母亲,他是值得信任的,至少目前是值得信任的。至于十年二十年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女儿为什么要为了几十年后不可知的事情,从而放弃垂手可得的幸福。”

  沈静秋深深的看着湘儿,她的孩子果然长大了。她自嘲一笑,“你认为那是垂手可得的幸福,可是在娘亲看来,那却是将你推入深渊的第一步。之前你拿太后娘娘做榜样,那你可知道那几十年,太后娘娘是如何的煎熬,如何的饱受折磨。娘亲每每见到太后都心疼得无以复加。湘儿。难道你还要娘亲再经历一次同样得心疼吗?你让娘亲如何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摧残被折磨。娘亲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心疼得快要呼吸不过来。”

  沈静秋双目流泪,心中又痛又伤,似乎已经预见了湘儿悲惨的一生。

  湘儿也跟着哭了起来,“娘亲,不会的,女儿不会步入太后娘娘的后尘。现在的局势也同当年大不相同。太后娘娘是从太子妃起步,期间经历种种磨难,太子几次都差一点被废掉。他们的矛盾也是在那个时候钟下来的,也因此等到先帝登基,两人的矛盾就彻底爆发了出来。可是女儿不同啊,女儿如果嫁给了陛下,直接就是皇后,没有所谓的磋磨摧残。就算女儿同陛下之间有了矛盾,也会是因为孩子和别的女人。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母亲,你该信任女儿。”

  沈静秋哭着,“娘亲当然相信你,可是娘亲却无法信任陛下。他不值得我们的信任,你懂吗?他会伤害你,摧残你,会让你伤心落泪,会让你饱受折磨。”

  湘儿连连摇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娘亲,你真的想多了,你为什么就不肯对女儿对陛下多一点信心。”

  沈静秋深吸一口气,收起眼泪,问道:“这么说,你是执意要嫁给陛下,是吗?”

  湘儿沉默不语,却足以表达一切。沈静秋凄凉一笑,心中难过无比,就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让她备受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