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静秋再次有孕(1/2)

加入书签

  哭过之后,沈静秋彻底冷静了下来,开始以理智思考问题,而不再感情用事。这才是她所习惯的思考方式,可以将伤害降低到最小。

  沈静秋起床洗漱,去看望已经熟睡的四个孩子。罗隐一直沉默的陪在沈静秋身边。沈静秋深深一叹息,起身,对罗隐说道:“我饿了。”

  “这就让厨房送饭菜过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要吃,所以饭菜一直温在灶上。可能味道可能没那么好,你要是不习惯的话,我这就命人重新做一桌饭菜出来。”

  沈静秋摇头,神情很淡漠的说道:“不用。清淡点就行。”

  “那行,你先稍等,很快就会送来。”

  沈静秋坐在书房里,饭菜很快被送了来。沈静秋只觉着饿,不过并没有多大的胃口。吃了半碗饭,几口小菜,喝了半碗汤就放下了筷子,示意下人可以将饭菜收拾了。等下人收拾完一切后,沈静秋端着茶杯,很郑重的对罗隐说道:“我已经想得很明白。你要去南越那就去吧,我会照顾好四个孩子,和他们一起等你回来。”

  罗隐握住沈静秋的手,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怪我吗?”

  沈静秋轻声一笑,“不怪你。从嫁给你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会有许多身不由己的时候。毕竟处在我们这个位置,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去做一些心头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全都理解。你要去南越,也是为了解决心腹大患。毕竟圣女宫在一日,我们一家人的安危都无法保障。只有彻底摧毁圣女宫,摧毁圣女,我们和孩子才能睡上安稳觉。而且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意义不止如此。京城那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将来的平安喜乐打下基础。真的,我全都懂。五郎,你放心去吧,家中有我,你不用操心。”

  罗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此时此刻完全能够理解沈静秋的伤心,难过,甚至是绝望。可是沈静秋再一次的站了起来,支持他,做他最坚强的后盾。罗隐抱住沈静秋,轻声笑道:“我这辈子走了什么大运,才能娶上你。”

  沈静秋低声笑了起来,罗隐这辈子的确是走了大运。因为上辈子,直到她死的时候,罗隐也没有娶妻生子。至于她死后的事情,谁又能知道了。所以罗隐该感谢老天,而她该感谢罗隐,是罗隐让她的生活不再简单,是罗隐让她再次学会了去爱,去信任。

  “静秋,你要相信我,我很快就会回来,我一定会平安归来。你只需要在家中安心的等我就可以了。”

  沈静秋笑道:“我知道,我对你充满了信心。因为我不怕圣女宫对你使美人计,更不怕她们对你使美男计。至于毒药,相信你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

  “当然。”罗隐亲吻沈静秋的额头,抱起沈静秋放在床榻上,两人相拥而眠。

  罗隐天还没亮的时候,带着暗卫出门。沈静秋站在绣楼上,目送罗隐的身影远去。心中有一丝丝的痛,有一丝丝的伤,最终全都被理智和冷静掩盖。青竹和紫竹两个丫头都陪在沈静秋身边,想要劝解沈静秋放宽心,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沈静秋就着晨风,对两个丫头说道:“你们二人可有想过嫁人?”

  青竹和紫竹面面相觑,不明白沈静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青竹率先说道:“夫人,奴婢二人不嫁。”

  沈静秋望着远方,一边说道:“军中有许多俊才,你们可以从中挑选合心仪的。若是你们觉着军中之人不太合适,也可以从金州本地的大户人家当中选择。你们二人是我身边最为得力的两个丫头,有我给你们做靠山,有国公府给你们做娘家,相信金州本地的大户人家都会趋之若鹜,将你们娶回去当祖宗供起来。”

  紫竹急切的说道:“奴婢不稀罕被人当祖宗一样供起来,奴婢只想留在夫人身边。”

  沈静秋低头一笑,摇头说道:“留多久?一辈子吗?你们愿意,我也不敢。我如何敢耽误你们的青春,你们的终身。身为女子,总归是要成亲,生下自己的孩子,拥有自己的家庭。这才是你们二人的归宿。如果担心婚后生活不好过,大可不必。你们都知道,我是个念旧的人,也是个大方的人。你们出嫁,我会替你们准备好嫁妆,不光有现银,还会有商铺和田庄,以及陪嫁的丫头婆子。加上国公府这个靠山,任何人都不敢轻易欺负你们。而且以你们二人的本事,相信也没几个人真有本事能欺负你们。”,

  青竹哭着说道:“夫人如果执意要让奴婢二人嫁人的话,那就将奴婢许配给府中的小厮。这样一来,奴婢以后还能在夫人身边伺候,做个管事娘子,只要夫人不嫌弃。”

  沈静秋蹙眉,回头不解的看着两个丫头,“为什么?做正头娘子,当家少奶奶不好吗?为什么非得委屈自己嫁给小厮,然后继续留在我身边伺候。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很没出息,也没前途吗?”

  “奴婢二人本就没什么出息。奴婢二人就想留在夫人身边伺候。要是夫人嫌弃了我们,真要赶我们走的话,我们也无话可说。只是请夫人不要轻易将我许配出去。”青竹和紫竹纷纷跪在地上,恳求沈静秋。

  沈静秋不明白,“为什么?难道做正头娘子还比不上为奴为婢吗?难道你们真的甘心一辈子独身一身,连个孩子都没有吗?”

  紫竹和青竹姐妹交换了一个眼神,紫竹说道:“奴婢愿意。”

  “为什么?”

  “因为世上没有比留在夫人身边更好的选择。”两个丫头齐齐点头,“跟在夫人身边这么多年,奴婢二人也长进了许多。嫁人未必就真的好,做奴婢未必就真的不好。奴婢二人情愿一辈子留在夫人身边,也不想嫁人。”

  沈静秋连连摇头,“难道你们二人心目中,就没有一个中意的对象?难道那么多好男儿,你们一个都没看中?”沈静秋实在是难以相信,哪个成年女性不好奇男人的?紫竹和青竹凭什么就能成为意外。

  紫竹苦笑一声,说道:“其实以前在国公府的时候,奴婢有喜欢的人。只是奴婢后来现,那人并非良配后,奴婢就断了心思。”

  沈静秋盯着青竹,“青竹,你也如此吗?”

  青竹有些犹豫,“不瞒夫人,奴婢对臭男人没多大兴趣。奴婢情愿青灯古佛,也不要被一个臭男人糟蹋,为他生儿育女,做牛做马,还要被公婆刁难。到头来不仅一句感谢的话都得不到,还被人嫌弃黄脸婆。夫人,你觉着这样的日子有意思吗?与其嫁人,被男人折磨,被孩子牵绊,不如就留在夫人身边,日子过的简单充实。”

  沈静秋哈哈大笑起来,“我沈静秋身边的人,果然都不是平常人。你们二人的想法,我不能说不对,只能说对平常人来说,太过惊世骇俗。尤其是青竹你说的那番话,简直就是对整个社会秩序的挑战。偏偏我听了后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着很高兴,我为你们二人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青竹和紫竹都笑了起来,“夫人不再赶我们走了吧。”

  沈静秋苦笑摇头,“哪里舍得将你们赶走。不过将来你们有了中意的对象,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成全你们,替你们操办一场盛大的婚事。”

  “奴婢这辈子都不会有中意的对象,夫人就放心吧。”

  沈静秋笑道:“你们两个臭丫头,是觉着本夫人太穷,出不起你们的嫁妆吗?”

  紫竹笑道:“夫人要说穷,那这世上就没人敢说自己是富人。夫人随便从手指缝里漏点出来,都能砸死金州当地所谓的大户人家。”

  沈静秋失笑,“你们二人啊,真是越说越夸张。”

  同紫竹青竹一番谈话,倒是让沈静秋的心情好了起来。不再为了罗隐的离去感到伤心难过。沈静秋下了绣楼,急匆匆的去看望几个孩子。

  朝哥儿有些沉默,眼巴巴的望着沈静秋,生怕沈静秋又如昨天一样,一整日都见不到人。沈静秋一把抱住朝哥儿,亲亲他的小额头,“朝哥儿放心,娘亲没事了。昨日只是因为没休息好,所以多睡了一会。”

  “娘亲昨日睡了一天。”

  “是啊,睡了一天。以后不会了。”沈静秋保证道。

  轩辕斋清脆的声音在房里响起,“舅母,我也要亲亲。”李愚则跟在轩辕斋身后,羡慕得看着这一切。

  沈静秋笑了起来,招手让两个孩子都过来,分别在他们的额头上印下一个闻。轩辕斋和李愚都满足了,朝哥儿则是不满的冷哼一声,双手抱胸,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两个臭小子,那是他的娘亲,竟然连这个都要同他抢,真是岂有此理。

  沈静秋哪里知道小孩子的那点小情绪,安抚了三个小孩后,就让他们去学堂读书,不能迟到。

  沈静秋又去看望望哥儿。望哥儿见了沈静秋就要抱抱,抱住了就拉着沈静秋的头不撒手。沈静秋想要挣脱开,结果现臭小子月份虽然小,但是力气可不小。还是在奶娘的帮助下,才得以解脱。结果不出意外,型自然是乱了,又得重新梳理。

  沈静秋拍了两下望哥儿得屁股,笑道:“臭小子,就知道欺负娘亲。”

  望哥儿以为沈静秋是在同他玩耍,高兴的笑了起来,口水都糊满了下巴。

  沈静秋赶紧让人进来收拾,替望哥儿擦洗,又换了一身衣服和尿布,然后带着他出门晒太阳。过后就哄着他赶紧睡觉。

  少了罗隐的生活,依旧过的安宁祥和。到了宋夫人举办的花果宴这一天,沈静秋也是盛装出席,给足了宋夫人面子。这一次,沈静秋更为直观的见识了金州当地的各种风俗习惯,也对当地有头有脸的人家,有了更为详细的了解。

  沈静秋不动声色的编织着自己的关系网,搜集一切所需要的信息。渐渐的,金州当地的女眷都知道定国公夫人是个和善好相处的人,只要不得罪她,不触犯她的忌讳,定国公夫人就不会摆出夫人的架子来。这个认知,让金州上下人等,都对沈静秋多了许多好感。

  可是沈静秋的心情却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她胃口越来越差,还变得格外的嗜睡。很多时候,拿着一本书,看着看着就能睡过去,还睡得香喷喷的。就好像一天不睡够十二时辰,整个人都没有精神一样。

  沈静秋意识到不对劲,可是却没有什么证据来佐证她的猜测。因为生下望哥儿之后,她的月事一直不太准,现在沈静秋也不敢确定情况是不是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

  真是见了鬼了,莫非在望哥儿满一周岁的时候,她又要再生一个孩子吗?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好孕,轻轻松松就怀上了身孕。想来想去,肯定是罗隐离开前的那一次,最疯狂的那一次有的。可是沈静秋完全没想过这么早会再次有孕。她原本的计划是等望哥儿两三岁后再说生姑娘的事情。

  青竹和紫竹都看出沈静秋的心情不太好,精神更不好。有心关心,可是每次都被沈静秋拒绝。

  最后只能将江瑶请来。江瑶小心翼翼的问沈静秋,“夫人可是在担心国公爷?国公爷吉人自有天相,夫人要相信国公爷不会出事的。”

  沈静秋摇头,一脸的苦恼。

  江瑶有些不明白,“那夫人究竟在担心什么?青竹和紫竹说夫人这段时间吃不好,心情也不好,每天睡上许久精神也不足。夫人是病了吗,要不我这就让人请大夫上门。”

  沈静秋摇头,“不用。”顿了顿,沈静秋才又继续说道:“自从生下的望哥儿后,我的月事就一直不正常。”、

  江瑶先是一愣,接着又笑了起来,“夫人最近就是在为此事担心吗?”

  沈静秋瞪了眼江瑶,“难道不该为此事担心吗?”

  江瑶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