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静秋喜得麟儿(1/2)

加入书签

  两天的打猎行程,让三个小子都快玩疯了。就算李愚和轩辕斋什么都不做不了,这两小子也沉浸其中,欢天喜地。

  沈静秋站在门口迎接,看着孩子们一身脏乱乌黑,真想抽罗隐一顿。罗隐呵呵一笑,讨好地看着沈静秋,一副任由沈静秋打骂的欠揍模样。瞧着罗隐那贱兮兮的样子,沈静秋反而下不了手,不是因为心疼,是因为无趣。

  命人烧水,给孩子们洗漱,换上干净的衣服,一个个又恢复了世家公子该有的模样。

  朝哥儿叽叽喳喳的同沈静秋炫耀着他的打猎成绩,虽然臂力和准头有限,不过在侍卫们的帮助下,朝哥儿还是取得了一定成绩。沈静秋摸摸孩子的头,鼓励朝哥儿继续说下去,她很乐意知道这两天朝哥儿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遇到危险。

  还好,罗隐还是知道分寸,没有将孩子们往深山老林里面带。只是在森林的边缘地带,领着孩子们来了一场狩猎游戏。之所以说是游戏,因为所收获的那些猎物都不值一提,什么野鸡野兔之类的,都快成了都督府餐桌上的常备菜肴。眼看着快要吃腻了,罗隐带着孩子们转了一圈回来,又是一堆的野鸡野兔。

  沈静秋有些愁,既然自己吃不完,就让厨房全做成腊鸡腊兔,等年底的时候同其他年礼一起送回京城去,让京城的亲朋好友们也尝尝新鲜。

  一听腊鸡腊兔,朝哥儿就吼着他也要吃。

  沈静秋笑道:“哪能这么快。少说也得等个半个月,最好是一个月以上。等做好了,娘亲先让你尝个新鲜。”

  “娘亲说话算数。”

  “娘亲哪次说话不算数?”沈静秋在朝哥儿的头上轻轻的敲了下。

  朝哥儿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了声要去带两个弟弟们玩耍就跑走了。

  罗隐洗漱完毕,出来陪着沈静秋说话。轻抚沈静秋的腹部,关心的问道:“这两天孩子没闹腾你吧。”

  “好得很,每天准时动作,半点不用操心。”

  罗隐笑道:“这样就好。这两天瞧着几个小子的兴奋劲,我也是感触良多。以后但凡有机会,还是要多带孩子们出门玩耍。别说干什么正经事,就是单纯的去山上跑两天也总比整日里窝在后院要强。”

  沈静秋郑重其事的说道:“这件事情你拿主意。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保证孩子们的安全。朝哥儿同李愚就罢了,关键是斋哥儿,他身份不一般,虽然这里的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没人知道,就疏忽大意。”

  “你说的对。我会安排人关注斋哥儿的安全。”

  沈静秋叹气,“皇后娘娘也真够狠心的,朝哥儿还这么小,她竟然舍得让我们将斋哥儿带到千里之远的金州。如此一来,数十年不能见面,也不知道皇后娘娘会不会后悔。等将来斋哥儿长大了,懂事了,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我真担心他会恨上宫里面那家子,尤其是皇后娘娘。”

  “那我们就好生教导他,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相信他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取舍。”

  沈静秋轻轻摇头,“一个孩子,从一出生,就被亲生爹娘丢弃在亲戚家里,虽然名义上是为了孩子好。可是从感情上来讲,斋哥儿自小就受到了遗弃,受到了很深的伤害。理智可以接受这一切,不代表从情感上就会原谅皇后娘娘的所作所为。”

  沈静秋说完,自嘲一笑,“罢了,各人有各人的缘分。等他日斋哥儿长大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也不迟。”

  罗隐紧紧的抱着沈静秋,他完全明白沈静秋的担忧。如果罗皇后的打算最终落空,太子和二皇子都遭遇不测的话,届时势必要将轩辕斋推出去。万一轩辕斋对罗皇后抱有怨恨,结果真是难以预料。

  罗隐深深叹了一口气,这种无法掌控的无力感,真是让人心烦气躁。好在孩子还小,还有足够的时间教导纠正,希望轩辕斋会成长为一个积极向上的人,而不是充满了怨恨和报复心。

  等孩子们都睡着后,沈静秋同罗隐一道去看望三个孩子。三个孩子三种姿势,不过都有同一个毛病就是喜欢踢被子。沈静秋将被子给他们盖上,嘱咐守夜的丫头警醒些,可别将孩子们给冻着。丫头们连声答应,保证晚上不敢开小差。

  在孩子们的房里略微坐了一会,沈静秋同罗隐才起身离开。沈静秋对罗隐说道:“我真希望这一胎是个姑娘。”

  罗隐笑道:“不管是姑娘还是小子,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是个姑娘的话,那三个臭小子也能收敛一点。知道不能在妹妹面前胡来。万一生了个小子,四个小子凑在一起,这个都督府都要被掀翻。”沈静秋无奈的说道。

  罗隐哈哈大笑起来,“随便他们疯去,男孩子就是要有野性。男子没有野性,如何在世上立足。难不成还要将小子当姑娘养。”

  沈静秋失笑,“你啊,等孩子们再大一点的时候,就有你烦的。到时候你可别到我耳边抱怨,我可不乐意听。”

  “放心,别的不敢保证,调教这几个小子的本事我还是有的。既然精力那么旺盛,那就多给他们安排点功课,光学拳脚功夫哪里够,将骑射一起学了,一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得,看他们还有没有精力去捣蛋。总之,姑娘归你管,小子归我管。我保证给你教出一个话做针线活。沈静秋挺着个大肚子坐在太师椅上,感觉身体越沉重。好在她一直有在控制饮食,所以并没有胖多少,相信等到生的时候也能很顺利的将孩子们生下来。

  房门突然被打开,几个臭小子从屋外跑到屋里面,带进来一屋子的寒气,将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热气都给冲散了。江瑶当即放下手中针线,朝李愚一瞪眼,李愚乖乖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朝哥儿同斋哥儿都意识到了不对劲,也都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大家。

  沈静秋含笑说道:“来人,去将房门关上。外面吹风吹得快要将人冻死,也只有这几个臭小子不怕冷,大冬天里还能出一身臭汗。”

  小丫头笑着关上房门,挡住屋外的呼啸寒风。

  沈静秋朝朝哥儿还有斋哥儿招手,“过来,到我身边来。”

  朝哥儿牵着斋哥儿,亦步亦趋的来到沈静秋身边,小声的认错:“娘亲,儿子错了。”

  “哪里错了?”

  “儿子不该带着弟弟们乱跑,还冲撞了娘亲。”朝哥儿那小模样,别提多委屈了。

  沈静秋笑了起来,摸摸两个孩子的头,“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能再乱跑。冬天冷,你们受得了,别人可受不了。要是将大家冻坏了,都生了病,那谁给你做好吃的,谁给你做暖和的衣衫?谁又能照顾你们的起居?”

  “儿子错了。”

  “行了,带着两个弟弟出去玩吧。玩累了记得回到屋里洗个热水澡。”

  “儿子知道。”朝哥儿又笑了起来,一手牵着斋哥儿一手牵着李愚,又跑出去疯玩。

  沈静秋失笑,“这三小子真是玩疯了。等我肚子里的出来,要是个哥儿的话,过几年得更疯。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江瑶在李愚面前那么有威信。眼一瞪,那孩子就不敢动了。”

  江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奴婢是真心将要孩子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对待。他敬畏我,也是知道我真心对他好。”

  “不错。”沈静秋连连点头,“当初将李愚交到你手上,这个决定果然是对的。”

  江瑶再次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心里头很是庆幸,当初选择了李愚这个孩子。

  冬月月末,沈静秋准备好将近十大车年礼,安排人运回京城,送到各家亲朋好友的手中。年礼送出去之后,沈静秋又忙着准备自家过年的事宜。南北风味的腊味都要准备,孩子们新年穿的新衣也要提前准备好,打赏下人用的铜钱也要提前备好。外面那些侍卫,罗隐身边的亲兵,暗卫,沈静秋还要给他们准备一份年货和年终奖。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她身为女主子,自然要在年底的时候做出足够的表示。

  总之,都督府后院上下都为了过年的事情忙碌起来。一想到年终的时候,大家都有丰厚的奖赏,大家都是干劲十足。

  与此同时,各地的管事和掌柜都纷纷来到金州,给沈静秋报账,商讨下一年的商业计划。沈静秋又得抽出数天时间,加上数十个能干的丫头,一起盘账。确定账目没有问题后,又同掌柜管事们商讨了两天。最后置办了丰厚的酒菜招待各位掌柜和管事,就当是提前过新年。同时,沈静秋还给各位劳苦功高的掌柜管事送上丰厚的年终奖,少则几百两,多的几千两。不过掌柜管事彼此之间都不清楚对方的具体数目,只能从大家的笑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忙活完这些事情,时间已经到了腊月二十六。

  衙门都下了衙,也开始准备过年的事情。罗隐却越忙碌,忙着同各路官员应酬来往,忙着收礼送礼,一直到大年三十这一天,罗隐才算忙完,一整天的时间都能留在后院,陪着家人一起守岁过年。

  沈静秋趁着大家吃年夜饭之前,将丰厚的年终礼物了下去。凡是得了年终礼物的,个个都是喜笑颜开。尤其是那些侍卫,亲兵,暗卫,年终礼物更是丰厚无比,连罗隐这个大都督看了都要咋舌,暗叹沈静秋果然不差钱,银子都是十几两,几十两的。一个人倒也罢了,关键是有那么多人,这得需要多少银子。

  罗隐抽了个空,偷偷的问沈静秋,“娘子,咱们今年财了吗?”

  沈静秋白了罗隐一眼,话都不会说,该打。沈静秋懒得同罗隐废话,直接甩了两本账本给罗隐,“账目全都登记在上面,你的任何问题都能在上面找到。”

  罗隐好奇的翻开账本,然后就听到他接二连三的出哦,哦,啊之类的动静。沈静秋偷笑不已。

  账本看完了,罗隐的表情有些呆滞。过了好一会,才真正回过神来,惊奇的问道:“我们竟然有这么多钱?娘子莫非是派人打劫了银库?”

  “胡说八道。这上面的每一分每一厘都是光明正大挣来的。”沈静秋收回账本,一本正经的说道:“只不过这几年遇到好时机,咱们名下的产业就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要不是因为手上捏着这么多银子,我哪敢漫天撒钱充豪富。”

  “娘子高,实在是高。没想到娘子还是理财高手,短短几年,就让咱们的产业翻了两番。”罗隐得意的笑了起来。

  沈静秋笑道:“这不算我的功劳,都是下面的管事掌柜们做事用心,才有了今日的局面。另外这是下面的掌柜提交的一份计划书,你看一看,能不能替我出出主意。”

  罗隐狐疑的翻开计划书,看了后大吃一惊,问道:“你要收购马场?”

  沈静秋点点头,“是有这个打算。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平日里,马匹都是必不可少。咱们大周境内,最好的马场全在西北那边,都被几大世家牢牢的掌控。尤其是欧阳家,据我私下了解,西北的马场估计有一半都握在欧阳家的手里。我想收购马场,肯定没人愿意卖给我,而且我的行为无疑是虎口夺食。所以这个计划必须得到你的支持和帮助,方有成功的可能。”

  “你怎么突然想到买马场,这可是一桩大买卖。关键问题咱们在西北没有人脉,就算马场买了下来,又能找谁经营?”罗隐皱眉,觉着沈静秋的计划委实太过大胆。

  沈静秋轻声一笑,“但是我真的想拥有一个自己的马场,就当是给朝哥儿攒私房钱。”

  罗隐龇牙咧嘴,怎么没人给他攒私房钱。他要是自己偷偷攒私房钱,估计还得被沈静秋罚跪算盘。这人和人,父与子之间的待遇,怎么能差别这么大。

  沈静秋笑道,“想要买马场,肯定跳不过欧阳家。届时咱们势必会同欧阳家针锋相对。欧阳家数次反水,他们正是因为如此,才能一直屹立不倒。我想你看欧阳家早就不顺眼了吧。不如趁此机会,给欧阳家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罗家不是他们能够惹的。”

  罗隐蹙眉,“此事我得好好谋划谋划。”

  沈静秋再次说道,“五郎,你仔细想一想。将来的局势无论怎么变化,一旦我们有马场在手,罗家同沈家都能立于不败之地。当然,马场同样也会将罗家和沈家推上风口浪尖。要是子孙后代不争气,说不定因为一个马场,还会带来倾覆之祸。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认为我们需要一个马场。有了马场,就能保证我们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骑兵。无论哪个皇帝坐在那个位置上,对上罗家沈家,都得掂量掂量。”

  罗隐失笑,“静秋,你是在挑唆我拥兵自重吗?”

  沈静秋勾起罗隐的衣领,笑道:“难道你现在不是在拥兵自重吗?”

  罗隐哈哈大笑起来。其实从看到购买马场的计划书时,罗隐就已经动心。之所以由于,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大的把握能成功,会不会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失了银两又失了人脉威信。所以他必须慎重,必须仔细考量,将所有风险都考虑进去,方能决定该不该做,具体要怎么做。

  罗隐揽住沈静秋,笑道:“娘子果然是贤内助,为夫有福。”

  沈静秋斜了他一眼,“你自然有福。只是很失望,你到今日才知道这个真相。”

  罗隐哈哈大笑起来,抱起沈静秋要转圈圈。将沈静秋吓了个半死,生怕一个手滑,肚子里的孩子就要提前出来。好在罗隐还算有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