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五王爷死(1/2)

加入书签

  五王爷就被安置在沈静宜的房里,太医过府检查,说五王爷急怒攻心才会昏倒。还说五王爷身子早被掏空,接下来的时日,需得多多留意,不可再惹五王爷动怒。

  丫头将太医送走,沈静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声中满是嘲讽和不屑。

  沈静秋微微蹙眉,看着躺在床上的五王爷,脸上虚胖,眼袋下垂,不过而立之年,却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沈静宜突然开口同沈静秋说道:“三妹妹,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

  沈静秋摇头,她如何能够知晓沈静宜的心情。

  “谢明乐那个贱人终于死了,按理说我该高兴才对。不说放鞭炮庆祝,至少也得豪饮三杯。可是我得知她过世的消息,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吗?”沈静宜将目光从五王爷身上移开,朝深静秋看去,“因为谢明乐不是我害死的,我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是谁弄死了谢明乐。一想到,王府内还有一个处心积虑,野心勃勃的人,我心里头就感到强烈的不安。三妹妹,你能明白我这种心情吗?”

  沈静秋点点头,“我能明白。不过我还是要放肆的问一句,大姐姐确定谢明乐的死同你没关系。”

  “当然。”沈静宜显然不高兴沈静秋竟然怀疑她,不过她并没有出言同沈静秋计较。而是说起关于谢明乐的事情,“那个贱人,生前好的很,至少比王爷的情况好多了。我还以为那贱人少说还能活个十几年,没想到转眼间人就没了。”

  沈静秋微蹙眉头,“既然大姐姐心中有疑惑,那为何不派人调查谢明乐的死因?”

  沈静宜嘲讽一笑,“你道王爷为什么同我争吵,又为什么认定我杀了谢明乐吗?因为我对王爷提议,请仵作来验尸。唯有如此,方能确定谢明乐究竟是怎么死的。没想到王爷一听这话,就激动起来。骂我是毒妇,说我害死了谢明乐还不够,还要让人亵渎她的尸,简直是十恶不赦。”

  说到这里,沈静宜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三妹妹,你说王爷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莫非是王爷害死了谢明乐。”

  沈静秋摇头,她对此事一无所知,自然无从判断。

  沈静宜呵呵一笑,“如果谢明乐的死真的同王爷有关,那一切都说得通了。只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王爷这么虚弱的身子,是如何害死了谢明乐。”

  沈静秋突然问道:“谢明书人在何处?或许他知道一些大家不知道的内幕。当然,前提是你真心想要查清楚谢明乐的死因。”

  沈静宜轻蔑一笑,“查清楚做什么,恶心自己吗?我不过是好奇而已,才会有此一问。真让我耗费时间精力和人手去查谢明乐的死因,那才是吃饱了多管闲事。谢明乐死了,我这心啊,瞬间就跟空了一半似得。可惜那贱人没死在我手上,这可以算是我目前为止最为遗憾的事情。”

  沈静秋竟然无言以对。

  沈静宜大笑起来,伸出手轻抚五王爷的脸颊,神情又是轻快又显出几分诡异。她问道:“三妹妹,你说王爷还能活多久?我该替王爷操办出一个什么样的葬礼?我都做好了预算,打算拿出五万两银子,加上内务府出的那一部分,足够操办一场风风光光的丧事。”

  人都还没死,就在想身后事要怎么办,沈静秋再次感受到沈静宜的冷酷无情。

  沈静宜自说自话,“三妹妹,你瞧瞧这个男人。这么多年下来,我最美好的青春,我所有的激情,我所有的爱意,全都耗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而这个男人却一点都不珍惜,将我所有的一切弃如敝履,丢弃在地上,狠狠的践踏。三妹妹,你说我对他还能有所留念吗?我恨不得将他给……”

  “够了!”沈静秋喝止沈静宜,“你今日太过激动,我看你还是想个办法冷静下来。既然情势已经在你掌控中,那我就先告辞。改日我会派人送来谢侧妃的奠仪。就算万般不是,人死如灯灭,就让那人平静的走完最后一程吧。”

  “三妹妹就是心善。只可惜三妹妹从来就没有遭遇过我这样的经历,如果我们易地而处,我很好奇三妹妹还能不能做到今日这般心善。”沈静宜似笑非笑的看着沈静秋,似乎是在嘲笑沈静秋的愚蠢和天真。

  沈静秋却笑了起来,“无论身处何地,我始终都不忘提醒自己一句,不忘初心。大姐姐不妨也问问你自己,你的本心现在在何处,还保留多少。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人,过去是什么样的人,你前后的变化究竟有多大?或许解决了这些问题后,大姐姐也能明白我的用意。”

  沈静宜奇怪的打量着沈静秋,“你可真是特立独行。罢了,既然我们说不到一块去,那就没必要继续说下去。”

  “大姐姐说的极是。”沈静秋起身告辞,沈静宜也没有挽留。

  沈静秋回到国公府后,就派人准备了一份奠仪,次日一早送到了五王府,聊表心意。

  派去送礼的管事回来说,五王爷醒了后,又同五王妃吵了一架。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两人会闹到御前,甚至五王爷真的有可能将五王妃休弃。却没想到,五王爷又突然安静下来,不争不吵,好似之前争吵的那一面只是大家的错觉。

  管事还想办法打听了一番,据说是五王妃同五王爷说了什么悄悄话,然后五王爷脸色大变,接着就安静了下来。

  沈静秋听完这个消息,心里头有些疑惑。莫非真被沈静宜给说准了,那谢明乐真的是被五王爷弄死的,所以才会如此心虚,才会甘愿被沈静宜威胁。如果真的如此,那所有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同样,沈静秋也很好奇,以五王爷的体格,如何弄死了谢明乐。明明五王爷对谢明乐那样的喜欢,又怎么舍得弄死谢明乐。

  沈静秋将这个疑问同罗隐说了,希望罗隐能够派暗卫暗中调查一番,或许有不得了的现。

  罗隐自然不会拒绝沈静秋的要求,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等到王府出殡的时候,罗隐才告诉沈静秋谢明乐死亡的真相。然后,沈静秋听完了真相,就张大了嘴巴,半天都合不上嘴,一脸的傻样。

  原来五王爷又玩出了新花样,这一次五王爷想要亲眼看看谢明书和谢明乐两人欢爱的的场面,等到中途,他再加入。谢明乐可以接受兄妹共侍一夫,却无法接受兄妹*。而且*的理由不是因为兄妹相爱,仅仅只是因为五王爷想要满足变态的心理需求。

  五王爷执意要看,谢明书这个没节操的玩意也乐的配合,唯独谢明乐要要死要活不肯就范。后来五王爷同谢明书想要谢明乐,谢明乐忍受不了,自然要反抗。在反抗过程中,五王爷失手掐死了谢明乐。这也是为什么,一听到沈静宜要请仵作验尸的时候,会变得那么激动,不惜同沈静宜大吵一架。顺便将谢明乐死亡原因栽赃在沈静宜头上。

  如今真相大白,沈静秋只觉恶心。情愿什么都不知道,还能过得平静一点。

  沈静秋扶额,心里头又是恶心又是难受。她满脸疑惑的问罗隐,“五王爷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人。我还记得当年五王爷到侯府看望沈静宜的时候,那时候明明是个很简单的人。这才过了多少年,一切都变了。”

  “当然会变。”罗隐讥讽一笑,“一出生就享受常人不能享受的,又身处那样的环境,五王爷会变成今日模样,半点也不奇怪。”

  沈静秋点点头,“或许是我接受能力太差,所以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如今谢明乐死了,那她的兄长谢明书呢?谢明乐的死,他也要负上一半的责任,他总不能一走了之,当做什么都没生吧。”

  罗隐轻声一笑,“谢明书好不容易才巴结上五王爷,又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五王爷这颗摇钱树。他不过是暂时躲了起来,等这个风头一过,他又会贴上五王爷。只不过等他再次现身的时候,怕是没有机会再做五王爷的男宠。”

  “这是为何?”

  罗隐笑道:“我听说这些日子五王爷夜不能寐,总是做噩梦,然后整夜整夜的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白日里昏昏欲睡,却同样无法入睡。长此以往,你认为以五王爷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沈静秋失笑,“没想到五王爷那样的人,竟然也会被噩梦缠绕。我还以为他早已丢弃了羞耻心,早已经没了道德感,只图自己身体上的痛快。”

  “所以,他的报应不远了。说不定过些日子,我们就该准备第二份奠仪送到五王府。”

  罗隐这嘴可真坏,沈静秋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还真被罗隐给说中了。到三月的时候,五王爷传来丧报,五王爷在半夜的时候突然惊厥去世,连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留下。

  沈静秋得知这个消息后,当即收拾了一番,又准备了一份足够分量的奠仪,同罗隐一起来到五王爷吊唁五王爷。

  烧过香烛,罗隐走到棺木前,说是想要看看五王爷最后一眼。罗隐眼神锐利,一眼看到五王爷露在外面的手指甲,有些微微泛黑。这种情况,或许一般人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意思。但是稍有经验的人都明白,这是中毒的征兆。于是罗隐不动声色的将五王爷露出的手遮掩住,确保不会再有人留意到这一点。

  离开灵堂的时候,罗隐悄声叮嘱沈静秋,让沈静秋去提醒沈静宜,多安排人守在棺木前,切勿让任何人打搅五王爷的遗体。

  沈静秋先是不明所以,罗隐努努嘴,指了指自己的指甲,沈静秋瞬间明白过来。原来那个毒,在生前是查不出来,但是死后却会表现在指甲上,有经验的人一看就会明白过来。沈静秋有些不安,他们来之前,已经有不少人来到王府吊唁。那其中会不会有人已经得知了真相。

  罗隐让沈静秋无需担心此事,他会派人留意在场的每一个人。沈静秋只需负责提醒沈静宜就行。

  有罗隐在身边,沈静秋安心了不少,放心去找沈静宜。沈静宜得了沈静秋的提醒后,果然派了人牢牢的看着棺木。前来吊唁的人,只能站在三步远的距离瞻仰五王爷的遗容,任何人不得靠近棺木,更不能伸手触摸棺木中的五王爷。

  这个要求显得有些无礼,不过想到五王爷的身份,大家也都接受了沈静宜的这番安排。毕竟五王爷贵为亲王,就算是死后,也不能容忍任何人亵渎。制定一个规矩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见了众人的反应,沈静宜同沈静秋都轻松下来。沈静宜拉着沈静秋出了灵堂,轻声说道:“今日多谢三妹妹提醒,否则我可就要遭难了。”

  “大姐姐客气了。不知宫里面如今是什么态度?”沈静秋关心的问道。按理说五王爷一过世,宫里面一方面要下旨给五王爷死后哀荣,另一方面也该下旨让沈静宜继承爵位。不过沈静秋暂时还没听到宫里有任何表态。

  沈静宜也是一脸愁容,“我这两天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宫里面具体是个什么态度,现在谁也说不准。三妹妹,你同皇后娘娘熟悉,你能不能替我探一探宫里面的口风。”

  沈静秋犹豫了片刻,然后说道:“此事我会留意。不过王爷才刚刚过世,你也不用太过着急。”

  “多谢三妹妹。”沈静宜一脸烦躁不安的样子。她所做的这一切,为的就是孩子的爵位。要是最终爵位没落到她的孩子头上,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成了一场笑话。只是这番心思不好对人说,只能一个人憋在心里面,独自煎熬。

  等到五王爷丧事办完,宫中旨意还是迟迟没有下来。这下子沈静宜是彻底慌了。四处托关系打听宫中的意思,奈何大家都是一点口风都不露。

  沈静秋私下里问过罗隐,宫里面迟迟拖着不肯赐封爵位,莫非有什么用意。

  罗隐轻描淡写的说道:“陛下有意削爵,如今正好拿五王府开刀。”

  “这么说来,陛下是不打算将爵位赐封给沈静宜的儿子。”

  罗隐笑道:“爵位肯定会有,不过肯定不会是亲王爵。了不起就是郡王爵。”

  “能有个郡王爵也算不错了,如此沈静宜的一番努力也没算白费。”

  罗隐笑问沈静秋,“你似乎很担心她。我记得,你们以前不合,多有矛盾。”

  沈静秋笑道:“这世上任何仇恨都可以放下,端看当事人愿意不愿意。我和沈静宜,并没有你死我活的深仇大恨。而且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何必执着于那一点矛盾。至于担心她,不过是不想让宫里面嚣张得意罢了。”

  罗隐拉起沈静秋的手,笑道:“放心,就算陛下真的打算削爵,也不会一竿子打死,落下欺负孤儿寡母的名声。”

  “那倒也是。才登基不到一年,名声的确很重要。”

  “正是。”

  时间又过去将近半个月,宫里面总算下了承袭爵位的旨意。如同罗隐猜测的那样,亲王爵位是没有的,最终只落到一个郡王爵位。这个结果,已经远远出沈静宜之前的预想。之前,宫里面迟迟没有消息传来,沈静宜还以为宫里面要追究五王爷过世的责任。都已经做了好从容赴死的准备。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承袭爵位的旨意下来了,对沈静宜来说,无疑是天大之喜。

  只是碍着五王爷刚过世,王府不好大操大办。沈静宜打算着,等过些年,孝期一结束,她定要大操大办一番,将京城有头有脸的人都请来,大家齐聚一堂,狠狠的热闹一番。

  只是还没等到五王爷的热孝过去,沈家二房就传来消息,沈刘氏没了。

  沈刘氏疯了这么多年,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原本余氏还猜测,沈刘氏过不了去年的冬天,没想到沈刘氏竟然熬了过来。只是可惜,最后却在春暖花开的时节过世,让人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