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静秋耍人(1/2)

加入书签

  高僧做法,似乎真的化解了太皇太后的怨气。周太后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再梦到太皇太后,也没有在睡梦中被吓醒。

  转眼七天法事做完,也到了安葬太皇太后的时间。这一天,天空遮云蔽日,狂风大作,雨却一直落不下来。有上了年纪的人就说,这是妖风,京城有妖怪作乱。周太后不知道什么妖怪不妖怪的,她也不关心这些。但是她却感到心慌意乱。这奇怪的天气,就像是太皇太后的控诉,控诉她说话不算话,控诉她胆敢违背命令。

  狂风呼呼作响,猛地吹开窗户,窗户同墙壁撞在一起,周太后顿时吓得大叫起来。一定是太皇太后死不瞑目,这是来找她算账来了。

  “不管我的事,不管我的事啊!”周太后吓得又哭又叫,跪在地上频频磕头,请求太皇太后的谅解。

  不知什么时候,狂风停息,周太后也昏迷了过去。这一昏迷,就整整两三天的时间,将延平帝气了个半死,怪罪太后宫中的人伺候不利,又怪罪太医们无能。延平帝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心情极其烦躁。前段时间才安葬了光启帝,接着又是太皇太后。这个时候要是太后再出事,他都能够想象民间会怎么议论他。定有人会趁机编排,说他得位不正,所以宫里才会接二连三的死人,死的还都是分量极重的人。

  延平帝不敢去想,要是这些传言流传出去,会给他的帝位带来多大的影响。更不敢去想,宁家和老二会如何抓住这次机会,如何反击他。

  总之,延平帝气急败坏,砸了无数东西,也不能平息心头的怒火。就连罗皇后也无法劝解延平帝。

  好在老天爷还算有点良心,没有将人赶尽杀绝。到了第三天,周太后总算醒了过来。虽然精神不好,身体也很虚弱,至少人是活的。

  延平帝长出一口气,他所担心的情况都不会出现,谢天谢地。延平帝陪着周太后说了好一会话,周太后却一个劲的哭,说她没能完成太皇太后的临终遗言,太皇太后怪罪她,不肯瞑目,更不肯让她过一天安生日子。

  周太后拉着延平帝的手,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什么都不说,却胜过千言万语。

  延平帝暗皱眉头,他总觉着周太后是疑心生暗鬼,才会胡思乱想,以为太皇太后死都不肯放过她。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的话,那为什么那么多枉死冤死的人,却没有去报仇雪恨。可见所谓的鬼魂,不过是世人臆想出来的。

  只是无论延平帝如何劝说,如何解释,周太后都听不进去,反而哭得越厉害了。

  延平帝烦躁不安,“母后别哭了。母后告诉朕,到底想让朕怎么做?只要母后你提出来,朕就答应你。”

  周太后眼巴巴的望着延平帝,“陛下,替哀家完成太皇太后的遗愿好不好?”

  “杀了沈静秋,那不可能。”延平帝想都没想,就否决了周太后的提议。

  周太后沉默的哭泣。延平又是无奈又是心烦气躁。最后他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母后,不能杀沈静秋,不代表不能欺瞒太皇太后。”

  周太后疑惑的看着延平帝。

  延平帝笑了起来,“朕这就命高人制作沈静秋的假人,然后烧给太皇太后。”

  周太后不确定的问道:“这样能行吗?陛下可不能乱来。要是太皇太后不认,一定会找哀家的麻烦。”

  “母后放心,这一次朕定不会再让太皇太后的亡魂骚扰母后。”

  延平帝行动迅,当日就找来钦天监的监正,让监正想办法解决此事。监正冥思苦想,推荐了钦天监的一位有为之人。延平帝才不关心下面的人有为还是没有为,反正只要有本事,能替他解决问题就行。并且嘱咐监正一定要保守秘密,不可对任何人透露一卷话。

  监正领命而去,准备了一日,次日晚上在太皇太后曾经住过的寝宫内,烧了写着沈静秋的名字的假人。假人燃起来,火光冲天,将人都吓了一大跳。

  当天晚上,周太后总算睡了一个安稳觉,后面几天,也没出现任何异常情况。延平帝放心了,周太后却还是战战兢兢的,生怕在地底下的太皇太后现烧给她的沈静秋是假的,又会来找她算账。

  周太后就这样胆战心惊的过着日子,转眼,时间到了晚秋。

  小皇子一日日大了起来,朝哥儿也越来越懂事。沈静秋同罗隐依旧分房睡觉,一家人的日子过的安宁又温馨。

  结果二房偏生在这个时候又闹出是非来。罗二郎又在孝期喝酒,和丫头同房,被小张氏现。小张氏大怒,脾气一上来,就将此事给闹了出来,闹得全府上下全都知道了此事。

  以前,罗张氏过世,罗二郎孝期内乱来,罗隐可以不管。毕竟那时候他还不是国公爷,罗张氏也不是大房的人。不过如今不同,罗隐已经是国公爷,如今又正值关键时刻,京城上下都盯着国公府,外加死的人又是罗老夫人,是国公府的老封君。罗二郎孝期喝酒,睡丫头,罗隐就不能不管。

  罗隐先是出面找二老爷罗修,告诉罗修关于罗二郎所做的混账事情。罗修大怒,当即对罗隐表态,一定会严加管教罗二郎。管不了就打,一直打到他老实为止。

  罗隐对罗修管教罗二郎的能力表示怀疑,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先让罗修出面。

  等罗隐一走,罗修当即提起棍子去找罗二郎。正好将罗二郎堵在书房里,闻到罗二郎一身酒气,明摆着刚喝酒来着。罗修是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提起棍子就朝罗修打去。

  罗修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痛得惨呼出声。

  罗修一边打人,一边大怒骂道:“老子叫你孝期喝酒,叫你不争气,叫你丢人现眼。老子今天就打死你这个不孝子,免得给全家上下招灾惹祸。”

  也不知是哪句话触痛了罗二郎,罗二郎突然冲罗修大叫起来,“儿子没了前程,没有继承权,偏生还要没完没了的守孝,父亲干脆打死我算了。我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再也不用在人世间吃苦受罪。”

  罗修又是失望又是恼怒,指着罗二郎,心情起伏不定,“你这混帐东西,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进,难道你就要这样自生自灭吗?”

  罗二郎表情古怪的看着罗修,“这不就是你们希望看到的吗?要是儿子能干长进,到时候八弟可就要紧张担心了。再说了,父亲不也对我不抱希望了吗。儿子老大一把年纪了,莫非父亲认为打一打,儿子就能改过来吗?”

  “你,你。你……你是要将我气死吗?”罗修大怒质问。

  罗二郎似笑非笑的看着罗修,“父亲,儿子不妨同你说句实话,儿子已经不想争,也不想努力上进。儿子就想混吃等死,反正留给我的那些家产足够我福贵生活一辈子。父亲要是还认我这个儿子,就别在逼我,好不好?”

  “孝期喝酒,睡丫头,你还有理了。好,老子管不了你,老子就让管得了你的人管你。届时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敢怎么混账。”罗修又是失望,又是懊恼。他在反省,若是当年孩子们都还小的时候,他能多花点时间来管教管教他们,今日会不会一切都不同。

  罗修瞬间苍老五岁不止,一个人躲在书房里沉思反省。最后去找了罗隐,很直接的表示他没办法管教罗二郎。既然罗隐是国公爷,就请罗隐出面管教。

  罗隐没有推辞,等罗修一走,当即命人将罗二郎给绑了,然后押到他面前来。

  罗二郎灰头土脸的被绑了过来,见到罗隐就张口大骂,骂罗隐不是好东西,骂罗隐仗势欺人,骂罗隐不得好死。

  罗隐冷冷的看着罗二郎,冷冷的说道:“孝期喝酒,睡丫头,又辱骂本国公。来人,掌嘴。狠狠的打。”

  护卫们得令,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拿起戒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罗二郎的脸上抽去。

  啪啪啪——只需十来下,罗二郎的双颊已经红肿如猪头,整张脸已经无法再看,完全变了形状。罗二郎一开始还能叫出声来,到了后来连哼一哼都不能。其惨状当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罗隐抬手,护卫们这才住了手,放开了罗二郎。

  没了支撑,罗二郎直接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整张脸,唯独眼睛还能看。一双眼睛瞪着罗隐,充满了仇恨。

  罗隐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说道:“二哥一定不服气,心里头也肯定在骂我。不过我不在乎。二哥若是聪明人,此时此刻就该认清楚形式,你永远都追不上我,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以前是,现在是,将来同样如此。二哥若是识时务,就该明白,如今国公府由我做主,你就得守着我的规矩。要是犯了我的规矩,就算你我是兄弟,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罗五郎,你有什么好嚣张的。你不就是仗着出身在大房,才有了今日这一切。要是换做我生在大房,我肯定比你做的更好。”罗二郎愤恨说道,声音瓮声瓮气,亏得他处于如此境地还能如此嚣张。

  罗隐轻蔑一笑,“二哥难道不明白,投胎也是一门技术活。有人生于农家,一辈子就为了那点口粮搏命,到最后都未必能够落到温饱。有人生来含着金汤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能说这公平吗?二哥觉着自己处处委屈,却不知在农人眼里,你也是高高在上,高攀不起的贵人。事到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二哥何不放下你那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接受现实,拜服于我脚下。”

  “想让我拜服于你,你做梦。”罗二郎气的心口痛,被罗隐言语打击,所承受的痛苦更重于身体上的。罗二郎心中愤恨的想,罗隐果然是个奸邪小人,他早该揭穿罗隐的真面目,让所有人都知道罗隐究竟有多无耻。罗隐根本就不配坐上国公爷的位置。罗老爷子也是老糊涂了,才会将爵位传承给罗隐这个小人。

  罗隐轻蔑一笑,“看来我同二哥之间,始终是说不到一块去。既然如此,废话少说。来人,将二少爷带下去,好生看着。”

  “你想做什么?罗五郎,我告诉你,你不准乱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罗隐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二哥死不悔改,也不肯遵守本国公的规矩。那么就请二哥离开国公府。国公府从今以后不欢迎你。”

  “我不……呜呜……”不等罗二郎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