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黑化变态(1/2)

加入书签

  罗老夫人语气嘲讽的说道:“老二媳妇就是缺乏自知之明。以前老身还当你是个懂事的。如今看来也是个糊涂的。不如人就不如人,大大方方的承认就行了,大家还要赞你有气度。这会斤斤计较,只显得你更愚蠢。”

  罗张氏苍白着一张脸,到现在她才看清楚,罗老夫人究竟有多冷酷。以前她做了那么多,喏任劳任怨,在罗老夫人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如今,她只是一件事没做好,就被罗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如此奚落。

  罗张氏顿觉心灰意冷,争了一辈子,抢了一辈子,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罗张氏灰白着一张脸,挨着罗修坐了下来,沉默不语,眼珠子都不知道转动一下。

  没有人去关心罗张氏的情况,小张氏想着自己的心事。罗文氏偷偷的同罗二郎眉目传情。罗二郎则享受着被女人恋慕的滋味。至于罗八郎,向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从不参与这些家庭纷争,尤其是女人之间的纷争。

  国公爷说了声:“开席!”丫头婆子们全都动了起来,送上一直温着的酒菜,伺候主子们用餐。

  一餐饭吃的很沉默,沈静秋关注着朝哥儿的情况,没理会桌面下暗藏的暗涌。就让二房同三房闹腾去吧,大房置身事外,等到关键时刻,一出手一次性彻底解决二房同三房这两个麻烦。也能震慑某些蠢蠢欲动的人。

  用过了饭,大家都散了。

  沈静秋,罗隐还有朝哥儿,一家三口一起回东院。

  沈静秋先带着朝哥儿睡了个午觉。午觉醒来,歇息了一会,吃了块点心,又带着朝哥儿读了两诗词,还有两页启蒙书籍。接下来,就是朝哥儿练字的时间。沈静秋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书桌一端,看着朝哥儿端坐在椅子上,认认真真的写字。虽然写的很丑,可是至少态度端正。

  江瑶嘀咕了两句,“以前奴婢以为世子会是严父,夫人会是慈母。没想到如今全反过来。夫人成了严母,世子虽然不算慈父,不过比起夫人的严格要求还是宽松了很多。”

  沈静秋轻声一笑,走出书房,才说道:“只能说我没有做慈母的本事。”

  “夫人就是太操心。哥儿那么小,何必要求那么多。”

  沈静秋笑了笑,“咱们这样的人家,生来就高高在上,锦衣玉食,呼奴唤婢。如果做父母的不严格要求,不能在孩子小的时候就督促他上进的话,十有*这孩子会长成一个纨绔子弟。”

  江瑶吐吐舌头,“夫人说的太严重了。”

  沈静秋笑道:“不是我说的太严重,而是事实如此。他们生下来就知道使唤人,自小就懂得吃喝玩乐,也见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他们天生都会仗势欺人。你说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做父母的却放任纵容,会是什么后果?相信我,后果不会太美好。至少孩子长大后不会是你父母期望的那个样子。”

  江瑶感慨,“就是朝哥儿太可怜,小小年纪就要学这么多。”

  沈静秋朝屋里看了眼,笑道:“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乐意学这些?只要时间安排合理,他还挺高兴的。”

  “夫人,夫人不好了。”青竹急匆匆的跑进来,“外面出事了,胜哥儿落水,现在还生死不知。”

  沈静秋猛地站起来,“快,随我去花园。”

  沈静秋心头有些紧,胜哥儿是罗二郎同小张氏的小儿子,只比朝哥儿大了三四岁而已,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胜哥儿落水,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如果是意外那就算了。如果是人为,是谁这么残忍,为什么要将大人之间的战争牵连到孩子身上。沈静秋不能容忍有人对府中的孩子出手,即便那个孩子不是她的。他们要怎么闹都没关系,沈静秋的底线就是不能动孩子。如今要是有人打破了她的底线,沈静秋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急匆匆的来到池塘边,胜哥儿已经被救了上来,围了一堆人。小张氏抱着胜哥儿嚎啕大哭。

  沈静秋对丫头婆子们怒吼,“都让开,围着做什么。”

  “胜哥儿没了,胜哥儿救不回来了。”也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小张氏哭的越凄惨。

  沈静秋怒视众人,“谁再敢妖言惑众,就别怪本夫人连坐,将你们统统都赶出国公府。”

  沈静秋蹲下身体,将手搭在胜哥儿的手腕上,还好,还有气。沈静秋怒瞪小张氏,“想让你儿子活命,就赶紧就他放平,将他肚子里的水全都挤出来。过后将他带回房里,放进热水里。大夫很快就会来。”趁着说话的这点时间,沈静秋灌入了一点灵力给胜哥儿。

  小张氏吓坏了,沈静秋说什么就做什么。沈静秋对于急救懂得也不多,好在有灵力在身上,足够救回胜哥儿的性命。

  等胜哥儿吐出肚子里的积水,眼睛总算微微睁开了一点,有了微弱的反应。沈静秋让婆子赶紧脱下衣服抱住胜哥儿,将他带回房里去。

  回到二房,又是给胜哥儿擦身,又是给他换衣服,等大夫来的时候,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小张氏正在小声抽泣,罗二郎着急的在屋里团团转。罗张氏嚎啕大哭的寻过来,抓着小张氏,要小张氏替孙儿偿命。亏得罗二郎将人给拦了下来,不然又是一场婆媳大战。

  在场真正冷静的人只有沈静秋。沈静秋命人将胜哥儿身边的丫头小厮全都抓起来,一个一个分开审问,一定要问清楚事情的缘由。见二房这边闹腾的厉害,乌烟瘴气的,沈静秋主动告辞离去。

  罗二郎送沈静秋出门,“今日多谢五弟妹。要不是五弟妹及时赶到,胜哥儿怕是已经……”

  “二伯客气,胜哥儿很可爱,朝哥儿很喜欢他,当然我也很喜欢他。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就这么没了。你们做父母的好生照顾他,他落了水,又受了冻,身体肯定受不住。总之你们做好各种准备是没错的。”

  罗二郎神情沮丧,又很伤心,点头应下,“多谢五弟妹提醒。我明白的,全都明白。”小孩子冬天落了水,十有*会展成肺炎。别看孩子这会保住了性命,真正危险的还在后面。

  沈静秋告辞了罗二郎,刚出院门就见罗文氏在门口探头探脑的。

  罗文氏朝沈静秋尴尬一笑,“原来五弟妹也在啊。”

  沈静秋打量着罗文氏,“四嫂既然关心胜哥儿,为何不进去?说不定还能帮个忙,打个下手。”

  罗文氏很是心虚,眼神飘忽,不敢直视沈静秋的目光。她尴尬的笑道:“我一会就进去看望胜哥儿。五弟妹也知道,就二嫂那脾气,我现在进去,只怕是吃力不讨好。”

  “是吗?”沈静秋有些怀疑罗文氏,罗文氏会不会同罗二郎的奸情,从而对胜哥儿下手。沈静秋就问她:“四嫂是直接从你们院子过来的吗?”

  罗文氏点头,“我正在做针线活,就听到有人说胜哥儿落水了,我就急忙赶了过来。不过好像来的太早了点。我看我还是晚点再来吧。”

  沈静秋目送罗文氏离去,暗自吩咐紫竹,去查一查罗文氏之前一个时辰内的行踪,尤其是罗文氏身边的丫头婆子们。

  紫竹悄声问道:“夫人觉着四夫人将胜哥儿推下去的吗?”

  “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沈静秋没多做解释,只让紫竹按照吩咐去办。

  紫竹领命而去。沈静秋回到东院后,从罗隐那里借了人手,重点查了查同罗二郎小张氏有矛盾的人。当然,胜哥儿身边的丫头小厮也是关键。罗隐主动将此事包揽下来,他会派经验丰富的人去审问那些丫头小厮,肯定能问出点什么来。

  只可惜胜哥儿身边的丫头小厮,一个个都是懒胚子,加上天气寒冷,都不乐意跟着去水边。所以胜哥儿出事的时候,丫头小厮都躲在树丛里偷懒,等听到动静再冲出来,胜哥儿已经落水,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落水。周围也没见到人。

  沈静秋怒道:“一个个就是这样当差的,这些人都该打一顿板子赶出去。”

  罗隐告诉沈静秋,那些丫头小厮同府中的管事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多半都是走了罗张氏的关系,才能到胜哥儿身边伺候。

  沈静秋叹息,“二嫂究竟怎么做的母亲,难道她都不仔细查查这些人的品性,就让他们在胜哥儿身边伺候吗?”

  罗隐笑道:“不是每一个母亲都如同你一样,恨不得将朝哥儿身边伺候的人,祖宗八代都查清楚。”

  沈静秋反驳,“当然要查清楚。孩子那么脆弱,一个疏忽就有可能要了孩子的性命。做父母的都不上心,难道还能指望那些丫头小厮吗?胜哥儿有此一劫,一半的原因都在他们两口子身上。”

  “行了,没必要为了此事生气。我已经派人去调查,看看在胜哥儿出事的那段时间,究竟谁去过花园。”

  沈静秋点点头,有些失落,“希望很快就会有结果。”

  到了晚上,胜哥儿就烧了起来,还说胡话。整个二房彻夜灯火,都在为胜哥儿担心着。沈静秋也在担心,她不忍心看到一个小生命就这样逝去。沈静秋趴在罗隐的身上,悄声说道:“明儿我想去看望胜哥儿。”

  罗隐抱着沈静秋,说道:“只要你想好了,我没意见。”

  “那毕竟是个小生命,人生还没开始就要逝去,我不忍心。”沈静秋叹气,“我会小心不让人现的。”

  罗隐握住沈静秋的手腕,“你的灵力够吗?”

  “够了。只需要稳定胜哥儿的病情就行,其余的就让大夫去操心吧。”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沈静秋觉着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沈静秋做了这个决定后,终于能够安心的睡上一觉。

  天明后,起床洗漱,用过早饭,处理完内务,沈静秋才动身去二房探望胜哥儿,顺便还带上了药材。

  小张氏一晚上没睡,眼睛熬得通红,里面全是血丝,整个人都格外的憔悴。小张氏见到沈静秋,微微颔,客气了两句。

  沈静秋将礼物送上,安慰了小张氏两句。小张氏就忍不住在沈静秋面前哭了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要是胜哥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沈静秋沉住气,说道:“胜哥儿身边伺候的人都已经问清楚了,胜哥儿出事的时候,他们都躲在树丛里取暖,并不在胜哥儿身边。”

  “那些狗奴才。等胜哥儿好了后,我再收拾他们。要是胜哥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他们给胜哥儿偿命,”小张氏咬牙切齿,散着浓烈的恨意。

  沈静秋拍拍她的肩膀,进屋看望胜哥儿,偷偷的给胜哥儿灌入了一点灵力,希望胜哥儿能够早点好起来。

  出门的时候又遇到罗文氏,这一次罗文氏提着礼物来看望胜哥儿。沈静秋同她颔,紫竹已经查清楚,胜哥儿出事的时候,罗文氏的确是在自己的房里做针线活。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也都在屋里烤火,期间没人出门。

  排除了罗文氏的嫌疑,沈静秋看她也顺眼了点。

  两人错肩而过,沈静秋已经走出了几步远,罗文氏突然叫住了沈静秋。

  沈静秋问道:“四嫂可是有事。”

  罗文氏双手交缠,显得有些紧张,她说道:“昨儿谢过五弟妹。我听说了,多亏了五弟妹帮忙,胜哥儿才能活下来。”

  沈静秋狐疑的看着罗文氏,罗文氏又是以什么身份来感谢她?

  罗文氏低下头,怯生生的说道:“胜哥儿出事,二伯同二嫂都着急坏了,我看着也替他们着急。只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

  难不成昨儿晚上,罗二郎还找罗文氏倾诉吗?沈静秋含笑点头,说了两句客气话就告辞离去。

  因为有沈静秋的灵力,胜哥儿的烧渐渐退了下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胜哥儿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罗隐的调查也有了进展。胜哥儿在花园里玩耍期间,二房有人进出过,不过已经确定并没有人接近过池塘。倒是三房有人很可疑,其中最为可疑的就是罗王氏身边李嬷嬷。

  沈静秋拿着资料,大皱眉头。问罗隐,“确定是李嬷嬷做的?”

  “有八成可能是李嬷嬷做的。胜哥儿醒来,据他自己说,他是被人推了一下才会落水的。”罗隐指着李嬷嬷的那份资料,“李嬷嬷是三婶娘的陪房,据说很有些本事。如果真的是三婶娘要对胜哥儿不利的话,派李嬷嬷行事,完全说的过去。”

  沈静秋丢下资料,“前段时间,在老夫人那里,三婶娘曾想要掐死二婶娘,当然原因是因为二婶娘挑衅在先。如果三婶娘为了这点事情就对一个孩子动手,那真的太恶毒了。”沈静秋原先对罗王氏还有些同情,这会只剩下厌恶。罗王氏落到今天,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罗隐却告诉沈静秋,“只怕原因不止这么简单。三老爷酒后失德的事情,我暗中派人查了查,只怕同二夫人脱不了关系。”

  “二夫人去挑衅三夫人,却不料被三夫人识破了真相。三夫人含恨在心,于是就报复在了胜哥儿的身上。”这样一说,事情就合理了很多。沈静秋倒吸一口凉气,“我以为她们之间的争斗,不会牵连到孩子,却没想到人心会如此恶毒。”

  罗隐问沈静秋,“要将真相告诉二房吗?”

  沈静秋说道:“三夫人肯定不会承认,而且我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是她派人做的。不过还是应该告诉二房。只是这样一来,两边更不得消停。我都想不出,二房会怎么报复。”

  “或许他们不会直接报复。”罗隐说道。

  沈静秋狐疑。

  罗隐说道:“这件事情根源在二夫人身上,是她引起了这所有的一切。或许她会压下此事,然后再暗中行事,伺机报复三房。”

  沈静秋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最后沈静秋还是决定暂时瞒住真相,先缓一段时间再告诉二房也不迟。因为她无法确定,二房知道真相后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更不确定国公爷同罗老夫人的态度,是不是也同以往一样重拿轻放。此事必须慎重,这是沈静秋最真实的想法。

  只是沈静秋同罗隐不说出真相,不代表二房的人就查不出来。

  二房的婆子急匆匆的去见罗张氏,偷偷告诉罗张氏一个消息,胜哥儿出事那天,罗王氏身边的李嬷嬷曾在池塘边出没过。

  婆子说道:“夫人,一定是三夫人让人干的。奴婢以为,此事要尽快告诉国公爷,让国公爷出面收拾三夫人。”

  罗王氏抬手制止,“理由呢?三夫人有什么理由伤害胜哥儿?我们说是李嬷嬷推了胜哥儿下水,有人看见吗?李嬷嬷完全可以说,她只是从那里经过。”

  “那怎么办?难道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吗?夫人是不是担心三夫人那里说出真相?”

  罗张氏轻蔑一笑,“没人会相信,就如同没人会相信三夫人会对胜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