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生不如死(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本是正在欢愉的两个人,突然间,罗隐就将沈静秋狠狠的推开,一个人滚落地上,咬牙,翻滚,卷缩。嘴唇已经被咬破出血,身体在颤抖,冷汗大颗大颗的从额头上落下,可是罗隐却一直不发一言。

  沈静秋慌神了,“五郎,五郎你说话。你到底怎么了”

  “啊……”罗隐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表情早已经扭曲狰狞。他突然抬起头,用平生的力气朝地板上撞去,砰砰砰,完全是要自尽的模样。

  沈静秋吓坏了,“五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五郎,你说啊!”

  “毒,毒……”罗隐口吐白沫,眼睛泛白,身体颤抖地越发厉害,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

  沈静秋不再犹豫,她紧紧的握住罗隐的手腕,将体内的灵力灌入罗隐的体内。而此刻,她顾不得灵力耗尽后的痛苦,她只想救罗隐,想替罗隐减轻痛苦。可是沈静秋却被惊吓住了,罗隐身体内气息混乱,四处乱串,经脉膨胀,好似下一刻就会有暴血而亡的可能。不仅如此,沈静秋还发现罗隐有走火入魔的趋势。难道罗隐是服用了什么药物,还是他修炼了什么邪魔功夫。

  沈静秋没办法冷静的思考,她要集中注意力,引导灵力替罗隐梳理那些混乱的气息,压制他的丹田,净化他的血脉,确保他不会爆体而亡。

  罗隐死咬着嘴唇,骄傲如他,绝对不能被疼痛打败,更不能懦弱的叫出来。即便这样,会让他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他也会依旧坚持。十根手指深深的插入地板中,鲜血横流。双眼凸出,仿佛濒临死亡的鱼。胸膛剧烈的起伏,仿佛下一刻,就有恶魔会从胸口破体而出,带来死亡和恐惧。

  沈静秋满头冷汗,已经出现体力不支的迹象,可是罗隐的状况并没有好多少。无所不能的灵力第一次败了下来,败在某种毒药上面。沈静秋心生绝望,老天爷这是要逼死她吗。一切刚刚好起来,却又遭遇这样痛苦的事情。

  沈静秋不能放弃,她怎么可以放弃罗隐,那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在沈静秋感觉自己快要力竭而亡的时候,终于,罗隐的呼吸慢慢的平缓下来,神情僵硬,却不再痛苦。只是人已经昏了过去。

  沈静秋力竭倒地,紧紧的挨着罗隐躺着。她闭目,已经无力思考。伸出一根手指头勾住罗隐的手,感受他的体温和生命力。真好,两人都还活着。沈静秋长舒一口气,艰难的爬起来,拉响铃铛。

  丫头们进来了,屋里的血腥场面,显然将大家都给吓住了。沈静秋愣愣的看着地面上十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心头有一种难言的滋味涌出来。怒斥下人,“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将世子抬到床上去。还有,去请太医,就请最擅解毒的蒋太医。”

  “夫人,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还不快去。非得要本夫人亲自去请人吗?”

  “奴婢这就去。”

  沈静秋长叹一声,她很疲惫,可是她还不能躺下。

  江瑶端来热水,请沈静秋洗漱。沈静秋拿起热毛巾,开始给罗隐擦拭。眼角眉梢都皱在了一起,连在睡梦中,罗隐也不得安稳。嘴角早就被咬破了,流了满嘴的血。胸口,背上,都有出血点,密密麻麻的,看着格外吓人。双手十指,更是血肉模糊。衣衫全部被湿透,挤一挤,就能挤出大把的汗水,还冒着一股酸臭味。罗隐这是将体内的水分都流干了吧。

  替罗隐擦拭完后,沈静秋才想起整理自己。

  江瑶关心的问道:“夫人要紧吗?”

  沈静秋摇头,“我没事,睡一觉就能恢复过来。”

  江瑶又问道:“夫人,世子这是怎么了?奴婢瞧着怎么像是被人用了刑。”

  沈静秋苦笑,“比用刑更可怕。江瑶,你听说过‘十日醉’吗?”

  江瑶摇头,疑惑的问道:“夫人,那是什么。”

  “一种毒药,一种南越圣女独有的毒药。不过已经被改进,毒性更强。世子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毒药的毒性发作了。可是我没想到,毒性发作的时候,会这么可怕这么痛苦。看着他当时的模样,只怕情愿就此死去。”

  “世子不会死的。就算是天大的痛苦,世子也会忍耐下来。因为奴婢知道,世子心里头惦记着夫人,惦记着朝哥儿,他怎么舍得去死。”

  沈静秋苦笑摇头,“江瑶,你是没看见当时的情况。他自己拿头去撞地板,那架势就是要自尽啊。还有,你看看他的双手,这是痛苦到什么程度,才会变成这样。都说十指连心,可是连十指上的痛都比不上那种痛苦的万分之一,你说会痛到什么程度。这一次能忍下来,那下次呢?下下次呢?”

  江瑶安抚沈静秋,“夫人别太担心了,保重身体要紧。解药迟早会配出来的。”

  沈静秋长吸一口气,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迟早会配出解药的。”

  蒋太医被请了过来,可是罗隐还没醒来。蒋太医检查了罗隐的身体,摇摇头,一脸忧心。

  沈静秋此刻已经平静了下来,“蒋太医,无论什么情况,我都能接受。请你务必对我说实话。”

  “世子中毒有一年多快两年了吧。这应该不是第一次毒性发作,不过很显然这一次比上一次要严重得多。”蒋太医叹了口气。

  沈静秋抓紧了椅子扶手,面无表情的说道:“请继续。”

  蒋太医继续说道:“这种毒刚开始是每年发作一次,后来就是半年一次,再后来是三个月一次,一个月一次,一直直到病人死亡为止。而且毒性发作起来的时候,情况一次比一次严重。中了这种毒的人,很多都坚持不到找到解药,就会在毒性发作的时候自我了断。”

  沈静秋心中一痛,问道:“有解药吗?”

  蒋太医慎重的说道:“南越圣女那里肯定有解药。不过老夫还没听说过有谁能从南越圣女那里拿到解药。”

  沈静秋倒吸一口冷气,问道:“不能自己配出解药吗?”

  蒋太医摇头,“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独自配出解药。因为据老夫所知,解药所需要的几种药材,只有南越才有,而且只生长在圣女所住的凤凰山上。”

  沈静秋闭目,以免眼泪落下。她郑重的对蒋太医说道:“多谢太医。关于解药的事情,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能不能用别的药性相近的药材来替代原本的药材,这样能配出解药吗?”

  蒋太医皱眉深思了一会,说道:“老夫不确定。或许有人尝试过,不过很显然,没人成功。”

  沈静秋心头一动,盯着昏迷不醒的罗隐,“太医,你看世子的情况,是不是服用别的药物所致。”

  蒋太医疑惑,“这个,老夫无法确定。此事只能等世子醒来后,夫人亲自问世子。”

  沈静秋叹气,“多谢蒋太医。青竹,你送蒋太医出去吧。”

  “蒋太医这边请。”青竹恭敬的说道。

  屋里安静了下来,沈静秋坐在床边,抬手轻抚罗隐的额头。额头因为撞击,中间部位出现了红肿出血的情况。再看罗隐的表情,是平静的。沈静秋很欣慰,这说明毒性发作完了,隐藏在罗隐身体内的毒药总算又躲了起来。

  沈静秋慢慢的趴在罗隐的身上,轻声问道:“五郎,我该怎么办?要不我们一起杀到南越去,绑架圣女,逼着她拿出解药来,好不好?”说完后,沈静秋自己就笑了起来。南越圣女所住的地方,岂能容他们随意进出。看罗隐这么狼狈的样子,很显然,南越圣女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物。

  沈静秋没发觉到,罗隐的手指头微微的动了一下。她趴在罗隐的身上,疲惫的睡了过去。她太累了,等睡一觉后,她肯定能够想出办法解决罗隐身体里的毒药。

  一早醒来,人却躺在床上。身边是空的,罗隐不见了。

  沈静秋心中发慌,拉响铃铛,嘎吱嘎吱的响动传进耳朵。很快,就见到罗隐推着轮椅进了卧房。

  沈静秋松了一口气,自嘲一笑,“我以为你出事了。”

  罗隐笑道,“我很好。我见你睡得香甜,所以不准人打搅你。静秋,昨日多亏了你。”

  沈静秋摇摇头,“现在什么时候了。”

  “还不到午时。”

  “难怪我这么饿。”设静秋起床,洗漱。并没有叫人进来伺候。自始至终,罗隐就端坐在一旁,打量着沈静秋。

  沈静秋穿戴整齐,薄施粉黛,整个人又恢复了青春活力。直到这个时候,沈静秋才开口说道,“五郎,你没有什么同我说的吗?”

  罗隐平静的说道,“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静秋叹气,走到罗隐身边,在罗隐的身旁坐了下来,“五郎,你是不是骗了我。你根本就配不出解药,对不对?没有解药,你的腿怎么办?”

  罗隐笑道,“我在试着配解药。我相信这世上所有的毒药,都有相克的解药。一定可以配不出来的。”

  “你不要再骗我。蒋太医什么都说了,这种毒隔几个月就会发作一起,而且一次比一次痛苦。关于解药,这个世上只有南越圣女手中才有。那是因为配置解药所需要的几样药材,全都捏在南越圣女的手中。除非我们能将圣女宫攻打下来,否则根本就别想配置出解药。五郎,你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沈静秋压着担心怒火,想要同罗隐冷静的谈一谈。

  罗隐说道:“解药的确很难配,可是不代表就没人能够配置出来。”

  沈静秋压着怒火,说道:“结果呢?就是你痛的死去活来,甚至有可能在下一次毒性发作的时候自尽而亡。五郎,你是不是打算用别的药材来替代那些原本的药材。可是药性相近不代表药性想同,你这次发作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因为误食了什么药物。”

  罗隐摇头,“我还没有找齐药材,自然不存在误食的情况。静秋,你说的我全都明白。之前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担心。这种痛苦,我一个人承担就够了。没必要将你也拉进来。”

  “够了。”沈静秋压低嗓音,“五郎,我们是夫妻,夫妻一体你忘了吗?到现在我才真正了解这种毒药的毒性又多严重,你知道我心头的感受吗。看着你受苦的样子,我很不好受。罢了,做这些争吵也无济于事。现在要紧的是要想办法找到解药。”

  罗隐紧张的看着沈静秋,“静秋,你可不能乱来。”

  沈静秋平静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去做无谓的冒险。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试着同南越圣女联系。问问她,如果要解药的话,需要什么条件。”

  “她想让我死。”罗隐说的斩钉截铁,“她想让我生不如死,尝尽世间痛苦,最后像一个可怜虫一样死去。所以,不要试图联系她。”

  沈静秋狐疑的看着罗隐,“若说国恨,应该还有谈的余地。毕竟大周同南越已经休战和谈。不过听你说的,你们应该有私仇,所以她才会用这么恶毒的毒药来害你。五郎,不想同我说说吗?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或许能够找出办法化解。”

  罗隐神色平静的说道:“我砍断她的一只胳膊,她恨我是理所当然。”

  沈静秋摇头,“不止如此。我恍惚记得你以前随口提过两句,那位圣女曾对你情根深种,是吗?”

  “无稽之谈。”罗隐冷哼一声。

  沈静秋没理会罗隐的态度,继续说道:“然后你欺骗了她,狠心的抛弃了她。又试图绑架她,只为能够逃出南越。却又在最后狠心的砍断了她的胳膊。所以她才会这么恨你,对吧。”

  罗隐抿唇,一言不发。

  沈静秋长叹一声,“难怪她这么恨你,用这么恶毒的毒药来害你。换做是我,只怕做的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罗隐怒目而视,这是什么话。沈静秋的立场呢?

  沈静秋苦笑一声,“五郎,女人是最爱记仇的,更何况你们之间还涉及到感情背叛。”

  “从来没有感情背叛。”罗隐说的掷地有声,“她是南越圣女,我是大周国公府世子,从一开始她就是我的敌人。”

  沈静秋说道:“可是你利用了她的感情。至少在她表示出对你有好感的时候,你并没有拒绝,而是顺水推舟。后来被揭破身份,你又挟持她,才能逃出生天,偏偏这中间又出了差错,你竟然砍断了她的胳膊。五郎,不说国仇,只说个人之间的恩怨,她用最残忍的方法对你,并不为过。当然,我这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说这番话。如果是以我本身的立场来说这件事情,我是真恨不得那个南越圣女去死。”

  罗隐冷静的说道,“当初我去南越潜伏,目的之一就是斩杀南越圣女。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只砍断了她一条胳膊。静秋,南越圣女也是个不出世的武林高手。当初我同她大战三百回合,侥幸得胜,却也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中。她想杀我,同样我也想杀她。我和她之间,是不死不休的仇恨。所以,你赶紧打消同她联络交换解药的妄想,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可以说,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她利用,反受其害。静秋,我不是危言耸听,对南越圣女的脾性,我知之甚深。那个人说她是蛇蝎心肠都是客气的,能从万千少女中选拨出来做南越圣女,其心性之狠毒绝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顿了顿,罗隐又说道:“你知道南越为什么会有圣女吗?圣女的存在,除了能够蒙蔽老百姓,让老百姓心甘情愿被奴役外,更重要的是圣女可以借着神的名义,做很多皇室不能做不方便做的事情。比如南越皇帝看谁不顺眼,就可以让圣女出面,借着神的名义直接将人抓捕,施以酷刑。而且圣女宫中还养了许多容貌姣好的女子,这些女子以美貌为武器,四处刺探情报。当然,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不过南越上层基本都心知肚明。只是因为大多人都有把柄捏在圣女手中,所以这些人都不敢轻举妄动。长此以往,也就纵容得圣女宫的权利越来越大。如今圣女宫已经开始染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