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狙击叶天佑(1/2)

加入书签

  沈静秋依约来到东山寺后山。这个时节,正是东山寺景色最好的时候。后山上的桃花,梨花,樱桃花相继开放,放眼望去,一片片粉红的,雪白的,桃红的,层峦叠嶂,绵延数里。置身其中,犹如来到仙境。

  沈静秋身边就带了一个江瑶,轻车从简,前来赴约。江瑶战战兢兢的,随时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沈静秋轻笑,“别那么紧张,放轻松一点。这么好的景色,要是错过了,岂不是可惜。”摘下一朵雪白梨花,放在手中把玩。神情轻松又惬意。却不知周围的动静全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的耳朵。

  江瑶紧张的说道,“奴婢已经将夫人丢了两次。凡事事不过三,无论如何,这一次奴婢都不能再丢了夫人。”

  沈静秋神情惬意的说道:“什么丢不丢的,这话也忒难听了点。再说了,那两次都不是你的责任。第一次遇上南越国师,别说是我,就算是世间最。”

  沈静秋轻声一笑,“叶天佑,无论你想让罗隐替你做什么事情,你都要先过了本夫人这一关。”沈静秋抽出腰间软剑,废话少说,直接朝叶天佑杀了过去。

  叶天佑身形灵活的后退,显得极为轻松。躲过沈静秋必杀的一剑,叶天佑大声笑道:“沈静秋,你不是我的对手。即便你现在恢复了当年的功力,依旧不可能打赢我。”

  沈静秋嘲讽一笑,“是吗?那就试试看。你若是能在我手下走过五十招,我就让你见罗隐。”

  叶天佑轻蔑一笑,“五十招?沈静秋,你想拖延时间,你以为我会上当吗?还有,这可不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叶天佑还没有出剑,竟然已经避开了沈静秋连续攻来的数十招。

  沈静秋心中惊讶,她万万没想到叶天佑的武功竟然这样高。不由的想到罗隐,罗隐对上叶天佑,只怕讨不到好处吧。沈静秋想了许多,最重要的是沈静秋在此刻起了杀心,绝对不能让叶天佑逃出生天。一旦这人逃了出去,就如同滴水入海,再难有围剿此人的机会。而叶天佑必将成为他们的心腹大患。

  沈静秋没有丝毫犹豫,长啸一声,直接给罗隐发信号。对叶天佑的围剿正式开始。

  叶天佑神色凝重,转眼又是一笑,“沈静秋,你想杀了我,只怕我不能让你如愿。”

  沈静秋轻蔑一笑,“想逃吗?只怕我也不能让你如愿。”

  “对待救命恩人可不是这个态度,沈静秋,你良心何安?”叶天佑大声质问。

  沈静秋手中招式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冲叶天佑的命门刺去,逼得叶天佑不得不拔剑应对。沈静秋大笑,“良心何安?你们叶家兄妹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没有一早杀了你,已经算是对你格外客气的。”

  “这个世上极少有人能够逼我出剑,一旦出剑,必然见血。沈静秋,我本不想伤你,奈何你咄咄逼人,那就不要怪本公子对你不客气了。”叶天佑挥动手中的剑,织成密密的剑网,沈静秋完全找不到丝毫破绽。

  沈静秋强行攻击,结果竟然被剑网缠住,欲退不得。灵力迅速消耗,沈静秋干脆以快打快,寻求一线机会。

  “静秋退后。”远处传来罗隐的怒吼。

  沈静秋分心一瞥,包围圈已经形成。可是这一分心,竟然让她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沈静秋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武功可以高到这个程度。拼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一咬牙,沈静秋强行后退,放弃了手中的软剑,才堪堪躲过叶天佑的剑气。

  罗隐推着轮椅,急切的冲上前,抱起沈静秋就往后退。罗隐紧张的说道:“叶天佑竟然师承铸剑大师,我们再一次的低估了他的势力。”

  沈静秋怒视罗隐,“你竟然连他的师承来历都不知道,你的情报是怎么做的。”

  “一直以来叶天佑对外公布的师傅,只是一位有些地位的江湖前辈,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有两位师傅。铸剑大师才是他真正的师傅,而他已经得了铸剑大师的真传。”罗隐咬牙切齿,心中对叶天佑有了更多的顾忌,却也佩服叶天佑此人,这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沈静秋冷哼一声,就连她这个内宅妇人也听说过铸剑大师的名头,一位早已封神的武林前辈,行踪不定,生死不知。真是见鬼了,已经被封神的铸剑大师,竟然会将衣钵传给叶天佑。难道铸剑大师收徒之前,根本不考察徒弟的人品吗?叶天佑这样该千刀万剐的人,竟然也能得到铸剑大师的青睐,只能说老天爷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她沈静秋得到了重生,得到了《养生诀》,不代表其他人就没有奇遇。

  叶天佑一边冲击暗卫组成的包围圈,一边哈哈大笑,“今日你们是困不住我的。沈静秋,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救命之恩。罗隐,你将洛水两岸的伏兵撤走,就当做还了救命之恩。以后要杀要剐,尽管放马过来。”

  “好,我答应你。”罗隐干脆的说道。

  沈静秋按住罗隐的手,“不能答应他,一旦让他跑了,以后再难有机会抓住他。”

  “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这等人。”叶天佑大怒,“沈静秋,你男人都答应了,你就少废话。”

  沈静秋压着怒气,直视罗隐。

  罗隐面无表情的说道,“叶天佑,我会撤走埋伏在洛水两岸的伏兵。我给你三个时辰的时间,三个时辰后,我们两不相欠。届时我会全力追击你。”

  叶天佑哈哈大笑,“好,够爽快。”此刻,叶天佑已经被诸多暗卫逼到了悬崖边上,叶天佑收起手中的剑,一滴鲜血从剑尖滴落。叶天佑扫视众人,同远处的罗隐沈静秋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们后会有期。希望下一次我们能够坐下来喝一杯酒。哈哈……”说完,转身就跳下了悬崖。

  沈静秋追到悬崖,朝下面一看,叶天佑这个贱人,竟然在悬崖半空中设了一个渔网。

  罗隐推着轮椅过来,朝悬崖下面看了眼,“叶天佑果然准备充分。”

  沈静秋对罗隐说道:“你不该放他走的。”

  “就算我不放他走,他也有办法逃走。我们是困不住他的。”罗隐平静的说道。

  沈静秋想了想,点点头,“你说的对,我们困不住他。五郎,洛水两岸的伏兵是怎么回事?”

  罗隐轻声一笑,“那是叶天佑的必经之路。得知叶天佑逃走后,知道追不上他,就干脆在他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伏兵。没想到他竟然会利用对你的救命之恩。”

  “你可以不答应他的条件。”沈静秋郑重的说道。

  罗隐摇头,“我不能让你再欠他。抓叶天佑的机会很多,不急在这个时候。而且对于叶天佑来说,真正的仇人,也是最大的敌人应该是宫里的陛下。留着叶天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给我们一个惊喜,给光启帝一个惊吓。”

  沈静秋笑了起来,“五郎,你变坏了。”

  罗隐挑眉,“我一直都这么坏。”

  沈静秋笑着摇头,“只怕叶天佑不会让你如愿,说不定他最先对付的人就是我们两人。”

  “那又如何,难道你会怕吗?”罗隐紧握住沈静秋的手。

  沈静秋笑道,“有你在身边,我当然不怕。只是一天不除掉叶天佑,这心里头就跟扎了一个刺一样。”

  “放心,这根刺有我替你拔掉。”罗隐信心十足的对沈静秋说道。

  谁也不知道,叶天佑并没有离去。他站在半山腰上,亲眼看着沈静秋推着轮椅,同罗隐一起下了山。两人一起上了马车,启程回京城。

  叶天佑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貌似心情很好的样子。

  一个属下来到跟前,“公子,兄弟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叶天佑说道:“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办,你先带他们离开,我要回一趟京城。”

  “公子?京城危险,不如让属下去办吧。属下面生,那些人认不出属下。”

  叶天佑摇头,“此事你办不了,只有本公子能办。放心,区区京城还拦不住我。罗隐给了三个时辰,你抓紧时间带兄弟们离开。放心,最迟明日傍晚我就会来同你们会合。”

  “属下遵命。还请公子保重,属下同兄弟们等不到公子,是绝对不会离去的。”

  叶天佑点点头,“放心,肯定会按时回去同你们会合。”叶天佑丢下手下的人,跃身上树,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旁人视线中。

  夜半三更,万籁俱静。除了打更的更夫外,也就只有五城兵马司的兵将们还在街上巡逻。一个黑影躲过巡逻的士兵,打更的更夫,悄悄的潜入位于城东的一座三进宅院。这栋宅院是五王爷轩辕泰置办的,只是登记在了谢明笑的名下。

  黑影也就是叶天佑,潜入内院,顿时浪声浪语灌入耳中。叶天佑在窗户上戳了个洞,朝里面看了眼,果然是一副极其香艳的场景。只可惜,床上的两个人都是男的,实在是没什么看头。叶天佑也不犹豫,直接从大门进入卧室,一路走去,内侍丫头昏了一地。

  床上的两人战的正酣,根本就没注意到危险近在眼前。

  瞧着五王爷轩辕泰被谢明书压在身下,叶天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个正在激动的人,突然听到屋里的笑声,都哆嗦了一把,只怕是要落下不举的毛病。

  “谁,谁在哪里?”谢明书离开了五王爷的身体,朝黑暗处看去。

  五王爷已经被玩的瘫软,浑身软软的趴在床上,“怎么回事?是不是听错了?”

  谢明书不敢确定,“王爷,我下床去看看。”

  “别去。”五王爷拉住谢明书,“本王还没爽够,赶紧给本王……”

  “要是世人都知道王爷是被压的那一个,只怕王爷的日子不会好过吧。”叶天佑又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这一次,他将五王爷两人刺激的直接阳痿。

  “谁在哪里装神弄鬼,给本王滚出来。本王饶你不死。”五王爷怒吼。

  叶天佑慢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全身上下包裹在漆黑中,只露出两只眼睛。叶天佑一步步朝二人走去,每一步都让五王爷谢明书心跳如鼓。虽然叶天佑什么都没做,可是两人都有一种危险的感觉。眼前的人很危险,这是两人共同的认知。

  “来人,快来人……呜……”叶天佑一巴掌就将五王爷给扇晕了过去。

  谢明书惊住,惊惧的看着叶天佑,“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叶天佑摘下头上的黑色头套,露出真容。谢明书认出叶天佑,却一点都不惊讶觉着。

  谢明书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迟早会找过来。只是没想到,全城搜捕你的时候,你竟然还敢冒险回京。叶天佑,你未免太自信。”

  叶天佑嘲讽一笑,“废话少说。轩辕端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好东西,可都在你手上。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谢明书冷笑一声,“早在轩辕端逃到南越的时候,就将多年积攒下来的金银全都带走了。你现在让我交出东西,就是杀了我,我也交不出来。”

  叶天佑轻蔑一笑,突然出手,掐住谢明书的脖颈。谢明书蓦地感觉呼吸困难,减价开始发紫,张大了嘴巴,可是依旧无法呼吸。双手死死的的掰扯叶天佑的手腕,可是叶天佑的一只手,犹如千斤巨石,任由谢明书如何努力,都不能撼动分毫。

  叶天佑轻声一笑,“信不信,我这将你们二人丢到菜市口,让全京城的人都看看你同五王爷光着肉的模样。”

  谢明书呵呵一笑,“就跟当年的叶天水一样吗?嗯……”

  叶天佑突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冷冷的说道,“别挑战我的耐心。你以为我没有一点把握,就会来找你吗?别忘了当初可是我亲自率兵追击轩辕端。他带了什么东西逃命,大到一个人,小的以根针我都一清二楚。你最好老实配合,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谢明书拼命的张大了嘴巴呼吸,“你,你先放手。”

  叶天佑放开谢明书,谢明书一得自由,就大口大口得呼吸,咳嗽,半条命都快交代在这里了。谢明书捂住自己的脖颈,边咳嗽边说道:“我,我手上真的没有你要的。”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叶天佑冷笑一声,“正好这些天过的不太顺,那就拿你练手好了。”提起谢明书,直接从窗户跃出去,几个起落,就彻底消失在了京城的黑夜中。

  一把将谢明书丢在地上,点燃火把,将石屋照得灯火通明。谢明书仰起头,四下打量,只见三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墙上的颜色发暗,或许是因为鲜血沉淀太多。

  叶天佑手里拿着一把锤子外加一个钉子,一脸笑意的看着谢明书,“现在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不要!”谢明书惊慌叫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叶天佑轻声一笑,“我要轩辕端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所有财富,还有所有的账本。我知道轩辕端私下里的生意一直是由你来打理,你可别告诉我,那些钱都被你用来养五王爷。”

  谢明书急促的喘气,“叶天佑,是不是我将这些东西交给你后,你就放过我。”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好不好。”叶天佑眼神轻蔑,看着谢明书光裸的身体,不带丝毫表情。

  谢明书咬牙切齿的叫道:“好,我答应你,我全都交给你。不过你要保证放过我。杀了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