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破庙生子(1/2)

加入书签

  天气渐凉,沈静秋的肚子越发的大了,也就意味着身体负担更重,精神也有些不太好。

  坐在椅子上,伸出双手,方便李大夫请平安脉。李大夫那双一直很稳健的手,突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沈静秋好奇的看了眼对方,不动声色的问道,“外面怎么样?是出了什么事?”

  李大夫摇摇头,“没事。夫人的身体很好,孩子也很好,胎位也正,相信一定能够顺利生产。不过最近夫人最好多走动走动,饮食上也要控制。生的时候才会轻松一点。”

  沈静秋望着对方,“你的手刚才在发抖,李大夫,你不打算同我说实话吗?是不是外面又出了什么事情?”顿了顿,沈静秋又说道,“距离上一次,陛下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来了。”

  李大夫平静的对沈静秋说道,“夫人,你就快要生了。现在你该保持平静。至于外面的事情,就不要太操心了。”

  沈静秋自嘲一笑,“是吗?以我如今的处境,李大夫认为我可以不用操心外面的事情吗?”沈静秋抽回自己的手,身体微微前倾,目光直视对方,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态度,“告诉我,是不是罗隐出事了?”

  李大夫连连否认,生怕说慢了一个词,就会惹来天大的麻烦一样。“没有。罗世子很好。就在前几天,传来捷报,大周一雪前耻,将南越人杀了个片甲不留。罗世子亲自率领奇兵包抄南越大营,一把火将南越大营烧了个精光。南越人死伤惨重,据说至少有五万人死在这场大火突袭中。一段时间内,南越将无力发动反击,大周的将士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做一番休整。”

  五万人?沈静秋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大夫,不容置疑的说道,“这是好消息,但是这不是让你害怕的发抖的原因。李大夫,你该同我说实话。”

  李大夫面无表情的看着沈静秋,“陛下下旨,召谢将军回京。”

  “谢将军?齐国公府的世子谢然。”沈静秋很意外。

  李大夫点头,“是,就是那位谢将军。”

  “为什么?战争还没结束,陛下为什么会召谢将军回来。除非京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莫非谢家出事了,陛下要对谢家动手?不,如果陛下真的要对谢家动手,以谢家的关系网,谢然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消息。这样却解释不通谢然怎么会奉召回京。如此说来,谢家并没有出事,出事的是别人。”沈静秋微微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大夫。

  李大夫微微低头,掩饰住眼中的一丝慌乱和惧怕,“老夫已经将知道的全都告诉了夫人,更多的,夫人就算问到明天早上,老夫也说不出一句有用的话。有人来了,老夫先告辞。”

  沈静秋疑惑的看着急匆匆离去的李大夫人,心里头打了一个结,答案就在李大夫的口中,可是他却一句实话都不肯告诉她。

  婢女甲走进来,恭敬询问,“沈姑娘可有什么需要?”

  沈静秋抬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有些饿了,来几样糕点吧。再送一壶水过来。”

  “奴婢这就去。”

  糕点很快被送上来,都是沈静秋喜欢的口味。沈静秋安静的用着糕点,心思却全放在了几个婢女身上。沈静秋通过观察发现,几个婢女虽然还如同平常一样伺候,可是在她们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神情和眼神中,分明有着担忧,很深刻的担忧。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李大夫那样经历世事沧桑的人都会手发抖,让这几个平日里眼高手低,牛逼哄哄,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婢女也开始忧心起来。

  结合李大夫之前告诉她的那些信息,是不是意味着京城出事了,还出了大事。

  沈静秋心头一跳,难道是父亲同罗隐动手了吗?等了这么久,以为自己已经被世人遗忘的时候,他们真的动手了吗?

  沈静秋内心激动得差点将手中的糕点甩出去。在婢女们察觉异样,看过来之前,沈静秋又赶紧埋头,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悠闲的用着糕点,喝着带着灵气的水。

  像是吃到了世间最美味的糕点,沈静秋嘴角扬起一抹满足的笑容。她真的很好奇,父亲同罗隐究竟做了什么,光启帝又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将谢然召回京城。等了这么久,曾无数次的怀疑过,怀疑父亲怀疑罗隐怀疑李大夫,怀疑一切值得怀疑的,就连她自己,她都差点不敢相信了。因为她怀疑自己判断失误,才会造成这一切。

  可是今日,一切怀疑都烟消云散。她终于等到了,父亲同罗隐没有遗忘她,他们一直在等待机会救她出去。

  沈静秋将左手放在腹部,轻轻抚摸了两下。孩子在里面踢了两脚,以示回应。沈静秋浅浅一笑,这小家伙,最近吃饱喝足了,力气更大了。每次肚子里闹腾的时候,沈静秋就感觉仿佛是有人在她的肚子里打仗一样。沈静秋抿唇一笑,罗隐在前线真刀真枪的打仗,小小罗则在肚子里打仗,这父子二人可都不是省心的。

  沈静秋对着隆起的腹部,轻声的问道:“小小罗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了吗?还有一个来月,你就是能见到这个世界。也不知道你长什么模样,是像娘亲多一点,还是像你父亲多一点?”相信那时候,父亲同罗隐已经将她救了出去,说不定罗隐还有机会亲眼看到小小罗的出生。

  沈静秋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激动,若无其事的翻开一本话本传奇,小声的念着。她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小小罗感受到她的存在,她的爱意,她的激动之情。不过在此之前,她一定要先知道京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次日,李大夫来请平安脉的时候,沈静秋将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开门见山的问道:“李大夫,没有时间了,告诉我真相,我要知道全部的事实。否则,有一天我要是死在了这里,那么你就是那个凶手。”

  李大夫看了眼外面,表情愤怒,眼神喷火,压低声音冲沈静秋嘶吼,“夫人说这话之前,有没有摸摸你的良心。若不是老夫帮你,你能将消息传递出去吗?就算你死在这里,那也是因为沈家同罗家无能,和老夫又有什么关系。”

  沈静秋淡漠一笑,“看来,李大夫并不在意我的生死。那么你也不在意你的死活吗?”

  李大夫微微眯起眼睛,“夫人想做什么?威胁我?”

  沈静秋一脸严肃,又显得那样的冷漠。一张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我若是死在这里,你肯定也活不成。无论是陛下那里,还是罗隐,他们都会找你的麻烦。总之,从你帮我送出消息那天起,我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们是共存的。要么我死你亡,要么我活你也活。绝对不可能有第三种选择。所以作为合作者,你该对我诚实,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事后,我会给你丰厚的回报。”

  李大夫苍白着一张脸,嘴唇哆嗦着,“夫人,你这是威胁。还有,老夫可以有第三种选择,老夫人可以将你同陛下的事情告诉第三方势力。相信,就算你死了,我也能活着。”

  沈静秋冷冷一笑,“李大夫,你确定我死了你还能活着。你如今能够好好的活着,并且还能得到某种程度上的自由,全都是因为我。我活着,你才有活着的价值。我死了,你也就失去了最基本的价值。就算你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第三方势力,最大的可能也是我继续活着,而你却已经死去。因为这个世上,罗隐的妻子只有一个,但是妇科大夫却有千千万万个。没有李大夫还有张大夫,毛大夫,你确定要赌一把吗?”

  细细密密的冷汗布满了李大夫的额头,眼神飘忽,神情纠结。

  沈静秋却一脸轻松的坐了下来,“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希望你不会背弃我们的合作。”

  李大夫瞪着沈静秋,恶狠狠的说道,“老夫没想到,夫人竟然会是如此卑劣之人。对救命恩人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过来竟然还威胁老夫。”

  沈静秋嘲讽一笑,“本夫人从来就没说过我是个好人。就算我是好人,那也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才会选择去做一个好人。此刻,现在,我只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惊恐。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做好人也罢,做坏人也罢,我都不介意。李大夫,你信不信,我只要朝外面叫一声,你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李大夫一脸挫败,“好吧,夫人赢了。现在我会告诉你一切,希望你说话算数。”

  沈静秋点点头,“我活着,你就能活着。”

  李大夫压低声音,神秘的对沈静秋说道:“淮王谋反了。”

  沈静秋大惊失色,“淮王谋反,什么时候的事情?现在是什么情况?”

  “就是十多天以前的事情,那时候前线还没有传来大捷的消息,大家还因为上次的战败人心惶惶,结果淮王突然扯旗造反。京城都快乱套了。”李大夫惶急的说道。

  沈静秋蹙眉,“京城怎么会乱套。淮王还没有本事攻进京城吧。”

  李大夫频频摇头,“已经离京城不远了,淮王策反了部分京城大营的人,一开始就是势如破竹,打得地方上的官兵毫无招架之力。而且很多人都在观望,不管是陛下还是淮王赢了,反正都是轩辕氏的江山,所以,地方上很多人都只是虚晃一下,做做样子,就放弃了抵抗。而且淮王还在京城内安插了不少人,搅风搅雨,搅得整个京城人心惶惶。老夫还听人说,短短十多天,宫里面就已经发生了三起下毒案件,全是针对陛下和太子的,好在都是有惊无险。现在大家都在担心,禁卫军和城门守将们能不能守住京城。偏偏大部分的军队都去了前线,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抽调兵力赶回来平乱。就算陛下将谢将军召回来,能不能打赢,也是五五之数。”

  沈静秋想的更多,淮王造反,时机太过巧合,也太过突然。这里面会不会有罗隐同父亲的功劳。沈静秋在怀疑,如果罗隐同父亲真的参与到其中,那么淮王造反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阴谋。沈静秋望着脸色发白的李大夫,“李大夫,你在怕什么?怕淮王会带着人来杀我们吗?”

  李大夫很着急的说道,“夫人莫非忘了?不过老夫可记得很清楚。淮王府同你们沈家有过节,当年沈静卓打了淮王世子,你们两家闹的很不愉快。世人都说淮王护短又记仇,吃了那么大的亏,如今有了机会,岂能不找沈家报仇。而你,身为沈大人的闺女,又是罗世子的妻子,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淮王一旦知道你的下落,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因为老夫替你保养身体,说不定淮王一怒,一刀就将老夫给宰了。夫人可知道,老夫之前一直在犹豫什么?老夫在想,要不要趁着淮王还没有攻进京城之前,先主动将你交给淮王。这样一来,说不定淮王会对老夫网开一面。”

  沈静秋笑了,“幸好你没这样做,否则你如今已经是一具尸体。”

  “是啊,京城城墙曾被加固四次,相信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等到谢将军带人赶回来,到时候屁滚尿流的说不定就变成了淮王。老夫就是担心,京城守将只怕坚持不到那个时候。要是陛下被……那时候老夫这条命可真要交代在这里了。”李大夫神情沮丧,眼神透着几分绝望。

  “这场仗,只要陛下赢了,你自然会安全无虞。”沈静秋神情平静的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