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该不该要孩子(1/2)

加入书签

  休整了一天后,罗隐带着沈静秋,继续在后山游玩。这一次罗隐很小心,尽量避免一些危险的地方。沈静秋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但是她并没有指出来。两人游览了整个后山,又来到罗隐说的那个破道观。道观果然破败,大门上挂着的牌匾已经不知去向,除了有人常走的那条路外,周围都是杂草重生。道观大殿内,三清老祖也都面目全非,不是缺头就是缺手,总之没有一个完整的。蜘蛛在屋道。

  青云子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贫道就奇怪了,两股气息本属阴阳,却不可调和,实在是违背了常理。夫人这种情况,贫道头一次见,要说有办法,也不尽然。”

  沈静秋同罗隐都失望一笑,果然不是随便遇见一个人,就有司徒阅那样的本事。

  却不想,青云子又接着说道,“不过贫道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关于这方面的内容。贫道记得很清楚,夫人这种情况,想要将阴寒之气逼出体外,有一种快捷的办法,只是风险极大。”

  罗隐急切的问道,“什么办法?还请详细告知,事后定有重酬。”

  青云子哈哈大笑,“世子客气了。贫道记得书上写的很清楚,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唯有怀孕。”

  怀孕?沈静秋同罗隐面面相觑。

  沈静秋说道,“阴寒之气侵蚀身体,如何能孕。”

  “夫人糊涂了,既然夫人能将那股气压制在丹田处,自然也可以将那股气压制在别处。如此一来,再经过精心调养,必能怀孕。等到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之时,夫人便可借新生命入世的那一刻,将那股阴寒之气强行逼出体外。”

  沈静秋蹙眉,罗隐握住沈静秋的手。

  青云子继续说道:“阴寒之气最易侵蚀婴儿身体。当婴儿脱离母体的那一刻,就是阴寒之气乘虚而入的时候。彼时又是夫人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候,对阴寒之气的控制力也到了最弱的时刻,这个时候,阴寒之气极容易脱离夫人的控制,很自然的会对婴儿下手。若是夫人能够在那个时候保留一丝清醒,拼上一把,定可以将阴寒之气强行逼出体外,而且不损婴孩分毫。”

  沈静秋握紧了罗隐的手,光是听听,就觉着凶险无比,更别说真正经历这一切。

  罗隐黑着脸问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吗?”

  青云子摇头,“贫道所知,就两种办法。一是刚才贫道说的那种,二就是靠夫人自己的力量逼出阴寒之气。不过以夫人目前的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根本没可能。就算夫人的能力每天都在增长,贫道估计少说也要三五年,七八年。这还是比较乐观的。”青云子左右看看,笃定的说道,“显然二位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对不对?”

  身为世子夫人,如果三五年,七八年都没有身孕,那意味着地位不稳,意味着将来要面对各种非议。就算有罗隐护着,沈静秋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还会因为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致使夫妻感情出现破裂。总之,没有孩子,对二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说是灭错了什么话,不然罗隐怎么这个鬼样子。

  沈静秋轻轻摇头,示意沈静坤不用理会罗隐的态度。沈静坤哦了一声,顿时就觉着发现了真相,罗隐定是因为被罢官去职,心中苦闷,见他仕途顺利,所以心中便生出不痛快。沈静坤摸摸鼻子,觉着自己真是够冤枉的。他只是想来看望沈静秋,至于罗隐不过是顺带的。罗隐态度好不好,也不是那么在乎。就怕罗隐会为难沈静秋。

  沈静秋知道沈静坤有话要说,找了个借口将罗隐打发出去。

  等罗隐一走,沈静坤急忙问道,“静秋妹妹,罗世子对你好吗?他会不会为难你,会不会对你随意发脾气?”

  沈静秋哭笑不得,“多谢三哥关心。世子对我很好,处处为我考虑。反倒是我,给世子带来不少麻烦。”

  “他既然娶了你,自然要替你承担所有的责任。静秋妹妹,你对他不用太客气。若是他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定不会轻易绕过他。”

  沈静秋笑着应下,“多谢三哥关心。没想到三哥同三嫂这么早就有了小孩,恭喜三哥。三哥现在同三嫂相处得好吗?”

  “你三嫂就是脾气大了点,其实人挺好的,知书达理,见识不凡。虽然我和她一开始有些误会,不过现在我们相处得很好。现在我很庆幸我娶了她为妻。”

  沈静秋开怀一笑,“三哥同三嫂是注定的缘分。即便一开始有不少磨难,老天爷会会让你们走到一起,相知相许。恭喜三哥,得一贤惠娘子,又即将做父亲。”

  沈静坤也很庆幸,“幸好当初我和明笑,彼此给了对方一个机会。若不是如此,定宓有今日的融洽。”

  沈静坤又说起侯府的情况,沈老夫人的身体还是老样子,时好时坏。沈静鹏同欧阳文住在府外,偶尔也会回侯府看望沈老夫人。不过沈老夫人对欧阳文没有半点好脸色。就连欧阳家送来的礼物,都让沈老夫人给退了回去。反正沈老夫人就是不认欧阳家这门姻亲。

  白氏又怀孕了,同谢明笑的时间差不多,因为没满三个月,所以还没公布。二房如今是沈静恒当家,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沈静安嫁到樊家,快一年了还没有动静,沈陆氏很着急,特意带着沈静安去庙里求子,希望早日有好消息传来。欧阳文那里,同沈静鹏成亲这么长的时间,同样没有动静。不过瞧着沈静鹏的样子,似乎并不在意。

  沈静如前段时间回过一次侯府,沈青康虽然不待见沈静如,却也没有让人将她赶出去。不过高姨娘依旧还在庄子上住着,看样子沈青康是不打算将高姨娘放回来的。沈静如在晋王府,不知是不是得了宠爱,还是别的原因,总之看气色就看得出来,沈静如在晋王府的日子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就连穿戴都比以前贵重了许多。唯独遗憾的是,一直不曾有孕。

  沈静秋听到这里,轻笑一声。据她所知,晋王已经有数十年无所出。可能是因为晋王年龄大了,已经生不出来。可能是晋王妃暗中给小妾们下了药。总之晋王府的姨娘小妾们怀不上身孕属于正常,怀上身孕那才让人惊奇。

  沈静坤还说,沈青凡写信回来,说西北那边很艰苦,即便有欧阳家照顾,日子有所改善,可是沈青凡依旧忍受不下去。希望家中有人能帮忙在陛下那里替他说好话,早点让他回到京城。为此,沈青凡还求到沈静坤这里。

  沈静坤以刚入仕途,不曾立下寸功,没有资格求陛下开恩为借口,拒绝了沈青凡的请求。对此,有些人对他颇有微词,反倒是沈静恒很理解他,认为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沈静秋轻声问道,“三哥,你觉着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沈静坤想了想,才说道:“现实,拿得起放得下,有气量。”

  沈静秋淡淡一笑,“自私狡诈,凡事都喜欢从自己的利益来考虑。当然这样的人没什么不好,至少他不会同旁人拼命。”只有那钟性子执拗的人,才喜欢找人拼命。

  沈静坤失笑,“三妹妹对大哥还真是怨念深重。”

  沈静秋哈哈一笑,“三哥说笑了,不是我对他怨念深重,而是我实实在在的领教过大哥的手段。别看他现在人畜无害,等到他日他得意了,定会调转枪口对准我们。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杞人忧天。毕竟人总是会变得。他那么聪明,又理智又现实,想来是不会得罪三哥,给自己多树立一个敌人。”

  沈静坤笑道,“不管他是什么打算,也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我一直坚定的朝前走,一步一步的爬上去,我自然不用惧他。”

  “说的不错。”

  现在的沈静恒,根本不算威胁。对沈静秋来说,真正的威胁来自于宫里,其次就是罗家内部。沈家那边,早在她嫁给罗隐之前,就差不多肃清了。沈刘氏已经毁了,沈青凡也翻不了身。一个沈静恒,为求前程为求自保,自然不会轻易生事。至于一直野心勃勃的沈静宜,如今自身难保,哪有那么多心思来干涉沈家的事情。

  其实真正让沈静秋放心的原因是沈家已经分家。等老夫人百年后,沈家三房二房都要搬出侯府。等搬出去住后,彼此来往少了,矛盾自然也就少了。如此想来,沈家那边实在是不需要过多的担心。

  下人来禀报,说酒席已经准备好了。沈静秋邀请沈静坤入席,罗隐作陪。罗隐本打算将沈静坤灌醉的,结果沈静坤滑不留手,以有差事在身,死活不肯接招,将罗隐郁闷得真想揍他一顿。

  用过酒席,略作休整,沈静坤就起身告辞。

  等人走了,罗隐还在一个人喝酒。沈静秋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酒杯,就在罗隐的对面坐下,“不要喝了,我想我们该好好谈一谈。”

  罗隐挑眉。

  沈静秋问道:“五郎,你是不是因为三哥的到来,想起自己被罢官去职,所以才会对三哥生出不满?你不要告诉我,没这回事。你今日处处为难三哥,我不是瞎子,我自然看的出来。”

  罗隐突然拉住沈静秋的手,“静秋,你认为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那你就告诉我为什么针对三哥。”沈静秋很执着,她就想知道一个为什么。

  罗隐蹙眉,“不说可以吗?”

  沈静秋叹气,“五郎,我们是夫妻。若是我做错了,你却不肯告诉我,那注定我还会做错第二次第三次。你对三哥有成见,只能说出来,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罗隐沉默下来,沈静秋安静的坐在一旁,并不催促。

  好半天,才听见罗隐开口说道:“看见你同他那样的亲近,那样自然的交谈,不瞒你说,我很不满,我很嫉妒。”

  沈静秋蹙眉,这是什么毛病。沈静秋不由得强调,“那是我的三哥。”

  “正因为他是你三哥,所以我才没动手。他要不是你三哥,我早就一拳头打过去。”罗隐冷哼一声。

  沈静秋哭笑不得,这男人还有理了。“我和三哥的感情很好,我们是兄妹……”

  “哼哼!”罗隐一脸不屑,“男女有别。他就算是你三哥,你也不该对他那样亲热,看着刺眼的很。”

  这男人未免太霸道了一点,沈静秋苦笑,“那你要我如何做。对三哥冷漠相待,还是假装客气?五郎,在这件事情上你非常的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