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姐妹大战一场(1/2)

加入书签

  初二,沈静宜,沈静安回娘家。至于沈静如,身为晋王府的妾,自然是没有资格回娘家。

  沈静秋站在自己院落的屋檐下,看着阴沉的天空,想着是不是要下雪了。夏月搓着手走过来,“姑娘怎么站在这里,冷着了怎么办。”

  沈静秋笑道,“放心,不会冷到。”不过最后出门的时候,沈静秋还是拗不过两个丫头,将鹅毛大氅披在了身上,里面则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衣裙,系着腰带,显得腰肢格外的纤细。头上则是梳着简单的坠马髻,除了一根玉簪外,并无别的头饰。简简单单的一身,显得格外的俏丽明艳。

  江瑶暗道可惜,要是没有脸上那张白纱,露出真容,怕是所有人都要被沈静秋惊艳到。

  沈静秋踩着湿润的石子路,穿过花园,来到松鹤堂。进了松鹤堂,取下大氅,交给江瑶收着,这才进到里屋给沈老夫人请安。屋里烧着地龙,很温暖,甚至有些发热。不过沈老夫人感觉刚刚好。

  沈老夫人看着一个个如花一样的鲜艳的孙女,笑呵呵的,感慨了一句,“老身老了。不过有你们陪在身边,老身就觉着自己还年轻的很。就是不知你们还能陪伴老身多久。”想到正月一过,沈静月就要进宫,接下来就是沈静秋同罗隐的婚事,最后就剩下一个不起眼的沈静霞陪着,沈老夫人顿感孤寂,心情也不复之前的畅快。

  沈静月笑道,“要是老夫人愿意,孙女一辈子都陪在老夫人身边。”

  沈老夫人哈哈大笑,“说什么胡话。你们都有大好前程,老身可不能拦着。正所谓姑娘家都留不得,小心留来留去留成仇。”

  沈静月顿显羞涩。沈静秋则一直面带微笑在,不曾插话。沈老夫人考虑到沈静秋被‘毁容’,心情不好,故此也没有逼着她。

  下人挑起帘子进来禀报,说是王妃同樊家少奶奶回来了。沈老夫人一听,面露激动之色,“快将两位姑奶奶请进来。”

  沈静秋安静的坐着,看着打头进来的沈静宜,还是同几个月前一样,并无变化。气色不算好也不算坏,只是有些疲惫。今儿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衣裙,上面金线绣着富贵荣华,绣工极为出众,用料自然也是定根本就没有劝解的必要,沈静宜比谁都想的清楚明白,比谁都清楚她自己想要什么。沈老夫人想了想,说道:“不管怎么样,你要赶紧调养好身子骨,早点生下嫡长子。总归不能让别的女人在你前面生下长子。王府要是多了个庶长子,那以后可就麻烦了。”

  “老夫人提醒的是,孙女一直防备着此事。只是王爷那里思儿心切,已经有所不满。”沈静宜平静的说着王府的私密事情。

  沈老夫人冷哼一声,“王爷难道糊涂了吗?难道不知道嫡庶不分会有什么后果吗?儿子什么时候都能生,可是嫡长子却不是想有就能有的。静宜,在这件事情上你一定不能松口,一定不能让别的女人生下庶长子。这关系着你的下半辈子,你的地位,你的身份。若是让庶长子出生,你必然会成为京城笑柄。”

  沈静宜突然哆嗦了一下,咬着牙说道:“老夫人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不让庶长子出生来打我的脸。”

  沈老夫人松了一口气,“你有这个觉悟,老身就放心了。不过你也别因为那些女人,整日里怄气,这对你的身体不好。你如今要紧的是养好身子,早日受孕。只要生下了嫡长子,任谁也不能骑到你的头上去。就算闹出是非来,宫里面体谅你,也会站在你这边。”

  “孙女明白,孙女一定会遵照医嘱,好好调养身子,定不能便宜了别人。”沈静宜暗自下着决心,心里头已经有了无数的主意,用来除掉那些女人,尤其是那些不安分的女人。

  沈老夫人又叮嘱了几句,还吩咐沈静宜去看看白氏。白氏头一胎就生了儿子,说不定有经验传授。

  沈静宜笑了笑,接受了沈老夫人的提议。心里头却是不以为然。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沈静宜对白氏都有些不屑。当年她就想不清楚,为什么给沈静恒说了白家这门亲事,实在是有些不配。可是那时候她年岁不大,说话没分量,加上沈静恒也不反对这门婚事,于是同白家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如今白氏生下沈家的第四代长孙,沈老夫人还让她去看望白氏,顺便同白氏取经,这让向来看不上白氏的沈静宜,如何能够忍受。

  沈静宜面上答应得好好的,一转头就忘在了脑后。只吩咐下人将礼物给白氏送去,并让下人代她问好。

  巧儿小声的问道,“王妃真的不去看望大少奶奶吗?毕竟大少奶奶自生下哥儿后,王妃还是头一次回来。”

  沈静宜冷笑一声,“去看什么?谁没个孩子,有什么好看的。让你们将沈静月叫来,此事可有办好?”

  “启禀王妃,沈静月正在花园里等候王妃。王妃可是现在过去。”

  “沈静宜点点头,当然要过去。今日回娘家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沈静月这个蠢货。至于沈静秋,事已至此,如今做什么都显得多余。与其她自己费心费力的对付沈静秋,不如让别人取操这个心。这些年,罗隐得罪的人不少,就连罗家人都巴不得罗隐倒霉。沈静秋同罗隐一起,岂能有好日子过。沈静宜冷哼一声,动身前往花园湖心小亭。

  沈静月一见到沈静宜,立即站了起来,露出笑容,“大姐姐找我有事?为何不在屋里说,偏偏来这偏僻的地方,冷的很。”

  沈静宜一脸嫌弃的看着沈静月,“见过蠢的人,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

  沈静月微微变了脸色,“大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静宜冷哼一声,“谁准你进宫选秀?你可征求过本王妃的意见。你可知道,本王妃无数次想要动手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点好歹。你长这么大,吃的饭都喂狗了吗?你还有点脑子吗?”

  沈静月沉着脸,“大姐姐说话客气一点,你虽然贵为王妃,可是我也不能任由你呼来喝去。”

  啪——沈静宜一巴掌打在沈静月的脸上,嘴上怒斥:“蠢货。”

  沈静月捂着被打的脸颊,一脸愤恨的盯着沈静宜,“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沈静宜,你别得寸进尺。”

  沈静宜冷笑一声,“你凭你这么蠢,本王妃就该打你。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有多聪明,你有多绝色,竟然敢偷偷摸摸的进宫选秀。你的依仗是什么,无非就是仗着同沈静秋有三分相似,就以为可以纵横后宫吗?愚蠢。你知不知道,你给本王妃带来了多大的麻烦,本王妃差点成为笑柄。见了面,人人都要问上一句,问本王妃的妹子怎么就被送到宫里选秀去了。人人都在猜测,莫非我们二房在侯府混不下去了,才要将姑娘送到公里选秀讨生活。沈静月,你听听这些议论,你还有脸质问本王妃为何打你。就凭你做的那些事情,打死你都是活该。”

  沈静月顿时就哭了出来,“那你打死我啊!进宫选秀是我自己的主意,同你们没有关系,我也没要你替我操心。沈静宜,你未免管的太宽。”

  沈静宜又是一巴掌甩在沈静月的脸上,力气大的将沈静月打得连退三四步。沈静月半张脸都红肿了,满眼仇恨的瞪着沈静宜,丝毫没有要求饶退缩的意思。

  沈静宜不屑一笑,“怎么,还不服气。若非考虑到你就要进宫,本王妃今日就想弄死你。”

  沈静月呵呵的笑了起来,眼神怨毒。“沈静宜,你知道为什么你得不到五王爷的宠爱吗?你知道为什么五王爷一个接着一个女人的往府里弄了吗?明明你们成婚前,五王爷是那么喜欢你。这才多长时间,情分竟然淡漠如此。哈哈,一切都是因为你自己活该。你的性子这么强势,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掌控,什么都要同你报备,就连娘家的事情你也要接二连三的插手,谁要是忤逆了你的意思,你就恨不得弄死别人。试问有哪个男人能够接受像你这样强势的女人?只怕五王爷早就怕了你,怕你问东问西,怕你管这样管那样,就连吃什么穿什么都要管,更别说睡哪个女人的事情。他那么怕你,又怎么会再继续喜欢你。反正这世上女人多的很,温柔的,贤惠的,总之每一个都比你好,都比同你待在一处要自在。哈哈,沈静宜,你活的真失败。”

  沈静月慢慢的站直了身体,“沈静宜,我的事情我自己负责,你一个外嫁女,没有资格干涉我的事情。就算将来我死在后宫里,也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可明白?还有,别再打我,否则我一定会还手。你要是觉着多凄惨就有多凄惨。桃儿流着泪,暗地里狠狠的瞪了眼沈静宜,这个仇迟早是要报的,她就不信,沈静宜能够嚣张一辈子。

  沈静恒蹙眉,“来人,去请大夫。另外将软轿抬来,送五姑娘回房。”

  桃儿忍着哭腔,说道:“不用软轿,我背着我家姑娘回去。”她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想来沈静月也是一个意思。直接背上沈静月,起身离去。沈静恒没有阻拦,只是让人跟上去,搭把手。同时嘱咐在场的人,将嘴巴管严实了,谁要是出去乱说,定严惩不贷。

  将下人都打发到十步之外,沈静恒在沈静宜的对面坐下。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满的问道:“你到底在发什么疯,为什么对静月动手?”

  沈静宜挑眉冷笑,“难道她打不得吗?她私自进宫选秀,难道不该打吗?”

  “事已至此,打她就能解决问题吗?”沈静恒不赞同的说道,“她既然决定要进宫,与其阻拦,不如成全。是好是坏,她自己去体会把握,谁也帮不了她。”

  沈静宜挑眉,冷漠一笑,“你倒是大度的很。就不怕她发达后,掉过头来对付你吗?”

  沈静恒笑了笑,“静宜,你还是不懂啊。这里是她的娘家,无论她将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