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定计离开(1/2)

加入书签

  司徒阅将沈静秋放下,冷漠的看着她,不带丝毫的感情。

  沈静秋神情呆滞,似乎是被定住了一样。司徒阅瞧着她这模样,微蹙眉头,“你……”最后依旧是欲言又止。

  沈静秋微微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一身白袍广袖,头发用一个木簪随意的绾起来,五官斯文俊秀,清风拂面,衣抉飘飘,当真是仙气逼人。沈静秋自嘲一笑,感觉面容湿润,轻轻一抹,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

  司徒阅伸出手,就像过去那样,想要轻抚沈静秋柔顺的黑发。沈静秋却主动的避开了,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和嫌弃,让司徒阅准确的捕捉到了。

  司徒阅冷冷一笑,“你都想起来了?”

  眼泪瞬间不受控制的落下,沈静秋紧紧的闭上眼睛,不想在司徒阅面前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样。

  司徒阅看着沈静秋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蓦然间心头一痛,不由自主的就想伸出手来擦掉沈静秋脸上的泪水。沈静秋却厌恶他的碰触,冷冷的说道:“不要碰我。”

  司徒阅不怒反笑,伸手想要强行将沈静秋搂抱进怀里。沈静秋急速逃避,发带飘落,青丝披散,遮掩住面容,也遮掩住内心的愤懑和满腔的怒火哀伤。

  司徒阅微微愣住,抬起手掌看了看,他有些弄不懂自己了。

  沈静秋微微的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坚毅和冷静,显然她已经从初见罗隐的打击中平静下来。沈静秋轻启朱唇,轻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跟我走,好吗?”司徒阅第一次用如此卑微的语气同沈静秋说话,“同我一起离开这里,离开尘世,你才会发现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以前的你又是多么的渺小。”

  沈静秋面露讥讽之色,“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

  “因为你在恰当的时候出现,所以就是你。如果在恰当的时间,是别人出现在这里,那就会是别人。”司徒阅如此解释,“跟我走,我会带给你全新的世界,让你不白活一世。”

  沈静秋轻蔑一笑,“这不是我想要的,从一开始我就说的狠清楚。而你,却封锁我的记忆,以此试图留我在你的身边。司徒阅,你卑鄙。”

  “卑鄙?”司徒阅冷冷一笑,“我若是真的卑鄙的话,我就该一开始将罗隐杀了,将沈家人全都杀了。将你所在意的关心的所有人都杀了。如此你就可以无牵无挂的跟在我的身边,即便是怀揣着刻骨的恨意,我也不在乎。就因为我不够卑鄙,罗隐才会找过来,你才有机会见到他,并且恢复记忆。沈静秋,我的耐心是有底线的,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沈静秋冷冷一笑,“若是我执意离开,你要如何?”

  “你可以拭目以待,香型我,没人愿意挑战我的底线,因为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司徒阅慢慢的靠近沈静秋,轻抚沈静秋的三千青丝。

  这一次沈静秋没有躲避,而是冷漠的看着司徒阅,“我要见他。”

  “见他作甚?见他只会乱了你的心神,乱了你的道心。静秋,求道的路很辛苦,有很多的困难,这要求我们每一步都必须走的格外谨慎小心,任何一个错误都必须灭杀在摇篮里。像儿女私情,本不属于我们的世界,你该学着割舍。”司徒阅循循善诱。

  沈静秋嘲讽一笑,“我只说一句,我要见他,无论你答应还是拒绝。”

  司徒阅轻声一笑,“你这孩子,真是不可爱。”

  沈静秋侧过头,躲过司徒阅的手。若是可能,她真的一百个不愿意面对司徒阅。这个男人,在长久的岁月中已经失去了人性,行事完全是随心所欲。加上势力强大,几乎没人能够奈何他。沈静秋蹙眉,虽然刚清醒过来,不过并不妨碍沈静秋开始转动脑经,寻找突破的办法。

  瞧着沈静秋一脸倔强的模样,司徒阅竟然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语气轻快的问道:“真想见他?”

  沈静秋点头,“是,我想见他。”

  司徒阅笑了笑,“我可以让你见他。可是你又该如何回报我。”

  “我会认真修炼,早日修复丹田。”

  司徒阅愉快的笑了起来,“不提离开我的话了?”

  沈静秋无所畏惧的看着司徒阅,“我能离开吗?”

  “不能。”

  沈静秋挑眉,“既然我不能离开,那又何必白费口舌。”顿了顿,沈静秋又说道:“我现在去见他,我会劝他离开这里。你要答应我,放他们下山。”

  司徒阅笑笑,“你的要求真多。看在你这段时间勤奋用功的份上,我就答应你这一回。记住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沈静秋笑着点头,“好,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有了司徒阅的首肯,沈静秋大大方方的走出禁制去见罗隐。罗隐还如之前一样,半跪在地上,神情沮丧又充满了无边的恨意。再放任下去,说不定罗隐就会做出疯狂的事情。沈静秋放轻脚步朝罗隐走来。

  罗隐若有所觉,轻轻抬头,见到沈静秋,罗隐拼命的张嘴,想要对她说很多很多的话,可是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沈静秋的眼泪再次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沈静秋慢慢蹲下,同罗隐平视。伸出手慢慢的梳理罗隐杂乱的头发。拿起木簪,替罗隐绾了个最简单的发髻。然后又拿出手绢,轻轻的擦拭罗隐的面颊,上面布满了沧桑和疲惫还有永不服输的坚毅。下巴青黑,眼看着胡须又要长出来了,沈静秋却莫名的笑了笑。看着手绢上一道一道黑灰的痕迹,沈静秋轻声问道:“你哭了?”

  罗隐痴痴的望着沈静秋,此刻他的世界只有沈静秋,其他一切都被他忽略了。他盯着沈静秋的眉眼,盯着沈静秋光滑饱满的额头,还有她挺翘的鼻梁,不点而红的红唇,白皙的肌肤,黑亮的头发,柔顺光滑的披散在两边。一身麻布白袍,宽袍广袖。唯一的亮点,就是腰间那根简单的草绿色腰带,打了个精巧的蝴蝶结。就这一根简单的腰带,就让沈静秋在仙气之外多了两分青春活泼。

  罗隐张了张嘴,他有很多话想要同沈静秋说。可是等到真正的碰触到沈静秋的时候,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罗隐伸手,轻抚沈静秋的面颊,目光中是无尽的思念,是倾慕,是忧心,是后怕,是痛苦。

  沈静秋心口一痛,她怕这样的罗隐。面对罗隐,她是满腹的愧疚和伤心。沈静秋闭上眼睛,她怕自己的眼泪会再次落下,她不能这么脆弱。

  “你瘦了!”罗隐轻抚沈静秋的面容。

  沈静秋睫毛轻颤,微微张开眼睛,同罗隐的目光缠绵。抬起手,轻轻的擦过罗隐嘴角的一个小小的伤痕,感受到青黑的胡渣微微刺人。原本红色的战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上面承载了太多的内容,有罗隐的执着,有他的关心,有他的坚持。

  “你辛苦了。”沈静秋努力的笑了出来,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头盔给罗隐戴上。这样一看,又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汉子,让沈静秋越发的爱。

  罗隐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死死的握住沈静秋的手,不容置疑的说道:“跟我回去。”

  沈静秋面露笑容,轻抚罗隐面容,微微摇头,“当日,司徒前辈同南越国师一战,因为这一战,我们所有人才得以逃出生天,重见天日。也是因为司徒前辈相救,我才能站在这里同你见面。从一开始,我同司徒前辈就有约定,我答应过他要留下一起修炼,直到有所成就为止。司徒前辈对我们所有人都有恩,我不能出尔反尔,做出不守信用的事情。罗隐,你回去吧。等我将事情办好了,自然会回去。”

  “跟我走,我带你回去。任何人都不能阻挡我们。”罗隐死死的盯着沈静秋。

  沈静秋微微摇头,面上依旧带着笑,然后身体微微前倾,将头靠在罗隐的肩膀上,轻声说道:“罗隐,不要执着。如今我们只是暂时的分开,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我就会回去。再说了,你已经见过我,也亲眼看到我的状况,我很好,所以你无需再担心我。你回去吧,安心当差。你放心,我一定回去做你的新娘。”

  罗隐死死的捏着沈静秋的手腕,不肯放松一点点,“一定要这样吗?”

  沈静秋轻轻点头,“没有司徒前辈就没有今日的我们,那日南越国师的势力,你也是亲自感受过,你认为没有司徒前辈出手相助,我们能够逃过一劫吗?”

  罗隐蹙眉。

  沈静秋继续说道:“司徒前辈并没有坏心,他只是看我有点资质,所以想留我在身边打磨一番,看看我的究竟能够努力到何种程度。这样的生活虽然枯燥了一点,但是正合适需要养伤的我。”

  “你的伤势还没好吗?”

  “外伤都已经好了,可以走可以跑。不过内伤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沈静秋的话半真半假,就看罗隐能不能真的理解沈静秋的言下之意。

  罗隐神色痛苦的望着沈静秋,“一定要留下来吗?真的不能跟着我回去?”

  沈静秋微微摇头,“罗隐,不要执着。”

  罗隐埋头,冷冷一笑。手上用力,沈静秋嗯了一声,一下子扑在罗隐的怀里。罗隐紧紧的抱住沈静秋,“你的要求,我总是没办法拒绝。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沈静秋恩了一声,“我等着你来接我回去。”

  罗隐终于放开沈静秋,深深的看了眼,然后转身,义无反顾的离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沈静秋。青衣卫们个个不解,一步三回头的,都不理解罗隐怎么就这么走了,还走的这么干脆利落。之前要死要活的,转眼又如此冷心冷清,这风格变化太快,适应不了啊。

  沈静秋却扬起了嘴角,她相信罗隐已经听懂了她的意思,很快罗隐就会来接她回去。司徒阅突兀的出现在沈静秋的身边,“人走了,是不是也该开始修炼。”

  沈静秋微微低下头,“公子说的是,是该抓紧时间修炼。”早日修复丹田,早日恢复势力。等到将来的时候才有更大的把握逃离司徒阅的身边。

  罗隐率领手下下了山。青衣卫甲问道:“世子,我们现在回京城吗?”

  罗隐摇头,“不,我们不回京城。我们去南越请南越国师。”

  众人大惊,“世子的意思是?”

  “具体的你们不用管,跟着本世子走就是了。你们放心,本世子既然将你们带了出来,就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让你们平安回到京城,回到家人身边。”罗隐掷地有声的说道。

  众青衣卫们当即就说道:“世子这话真是太瞧不起咱们了,咱们有资格跟在世子身边办事,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不就是南越国师嘛,大不了同他拼命。在场的有谁是怕死的吗,有没有。”

  “没有,我们不怕死!”众人齐吼。

  罗隐顿时笑了起来,“好兄弟,有你们在身边,本世子何愁事情不成。走,我们去找南越国师。”

  罗隐走了,沈静秋的日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依旧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修炼。相比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清醒过来后的沈静秋,在修炼方面更加用功,更为拼命。不光如此,在伙食方面,沈静秋也抛弃了过去的猪食一般糟糕的伙食。虽然不会大操大办,但是至少要荤素搭配,要求每日至少有一餐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对此,司徒阅一直是冷眼旁观,不曾出言阻止沈静秋。他就是想看看,沈静秋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沈静秋真的狠用心,她已经将自己的睡眠压到了最低程度。而且有时候一如入定就是两三天。如此下来,总算有了点成绩,那就是被毁的丹田开始有修复的迹象。司徒阅亲自检查了沈静秋的身体,微蹙眉头,“慢了,你还需要更加努力。”

  沈静秋睁大了一双发亮的眼睛,看着司徒阅,“前辈不能以你的标准来要求我。我毕竟不能像前辈那样,可以不吃不喝的十天八个月都没事,甚至一入定就可以整整一个月。”

  司徒阅冷哼一声,“借口,全都是借口。全都是在为你的懒惰寻找借口。”

  沈静秋苦笑一声,“前辈批评的对,我会更加努力的。”

  “我会盯着你,不会让你有丝毫松懈的机会。”

  沈静秋点点头,并不惧怕。不得不说,司徒阅在修道方面,是一个很认真很负责的导师,这一点让人佩服。但是这人早就断绝了七情六欲,断绝了尘世的一切,自然也不能以正常人性来要求他。没有七情六欲,又何来的人性。

  沈静秋闭目修炼,却难得的走神了。她细细的剖析司徒阅,将两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一直到今天,期间所有的事情都翻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揣摩。她就是想了解司徒阅更多一点,对司徒阅了解得越多,将来离开这里的胜算也就越大。这是沈静秋的愿望,她的意志从一开始就没改变过。而司徒阅还妄想将她留在这里,根本就是白日梦。

  第一场雪落下,整个大山都安静了下来。以往叽叽喳喳的小鸟们都不见了踪影。沈静秋脚穿绣花鞋,身着麻布白袍,腰间随意的系了一根腰带,站在屋外,抬头望着天空。雪花洒落,她却感觉不到丝毫冬天的冷意。她知道是因为禁制的原因。瞧瞧那大片的雪花,还没落到地上,刚刚碰触到禁制就飘落到别的地方去了。

  司徒阅走到沈静秋身边,“还不去修炼,竟然还有闲情逸致看雪花。雪花有何看的,以往没看过吗?”

  沈静秋回头轻声一笑,见司徒阅身上就穿了一件单衣,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仿佛随时都会掉落一样。沈静秋笑道:“前辈,观察世间万物,也是道的一种。春夏秋冬,万物荣枯,难道不是天道的一种吗?多看看大自然,相信对前辈的道有所帮助。”

  司徒阅蹙眉,“你想说什么?”

  “前辈将自己逼得太紧了,太过固步自封。”沈静秋神情清淡,“前辈时常同我说起道心,说每一个人都该有独属于自己的道心,对这句话我是赞同的。可是什么是道心,前辈认为是意志,是对求道的执着。而我却认为道心就是我们人对天道的理解。就比如这大自然,还有凡人的生老病死,何尝不是一种道。前辈,你可认真的问过你自己,你的道心是什么?是斩绝七情六欲,心无旁骛的修炼。还是看透生死,亦或是看破情缘?在我看来,前辈的执着和意志,不过是求道的路途,而非前辈的道心。前辈该好好的问问自己,你的道心究竟是什么。言尽于此,希望对前辈的求道之路有帮助。”

  沈静秋清淡一笑,施施然离开。徒留司徒阅在那里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发愣。他在想沈静秋的问题,什么是道心,什么是他的道。他求的到底是什么道,生死之道,情缘之道,亦或是无为之道。司徒阅发觉自己似乎已经抓到了关键,只要一伸手就能让他的道再进一步。可是就是这一伸手的距离,却将司徒阅拦住了。

  沈静秋走远后,又回头看了眼司徒阅,司徒阅已然已经入定,这一回不知多长时间才会醒来。沈静秋微微叹气,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万一司徒阅真的因为她的点拨,势力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那她离开的可能性势必又降低了不少。可是不这么做,司徒阅就会时时刻刻的盯着她,这让沈静秋感觉如芒在背,片刻不得安宁。

  再有就是,司徒阅不折不扣的是沈静秋的救命恩人。如果司徒阅真德能够通过这番点拨,有所进步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