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英雄救美(1/2)

加入书签

  太阳西沉,野炊结束。沈静秋骑上马,回头看着罗隐和轩辕显。

  轩辕显提议,“我们不如来一场赛马吧。看谁最先回到营地。”

  罗隐挑眉,他不介意同轩辕显比较个高低,但是他担心沈静秋的安危。于是罗隐朝沈静秋看去,征求沈静秋的意见。

  沈静秋笑道:“好啊!我们来赛马。”沈静秋一马鞭抽下去,率先出发。

  罗隐朝轩辕显看了眼,说道:“我们来比试吧。”

  轩辕显问道:“有彩头吗?”

  罗隐面无表情的说道:“彩头就是你以后都不准来打扰静秋。”

  “若是罗兄输了,又该如何?”轩辕显挑眉。

  罗隐说道:“我若是输了,任你处置。”说罢,打马飞奔,朝沈静秋追去。

  轩辕显不甘示弱,死死的咬在后面。二人你追我赶,互不相让。沈静秋则渐渐的落在了二人的后面。

  突然,沈静秋身下的坐骑高声嘶鸣,犹如发疯一样的朝前面冲去,转眼间就超越了罗隐和轩辕显二人。罗隐顿时意识到沈静秋的坐骑不对劲,再也顾不得比试不比试的问题,赶紧打马追上。轩辕显同样意识到问题。

  沈静秋死死的抓着缰绳,坐骑出现问题,沈静秋并没有慌乱。以她的本事,她完全可以安全的落下。不过周围都是人,沈静秋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只能放弃这个最简单的办法。沈静秋用力拉住缰绳,试图拉住狂奔的马匹。可是很明显,这只会更加刺激发狂的马匹,让疯马以雷霆之势,朝前狂奔。

  追在后面的罗隐,睁眼看前面,顿时暗叫一声不好。沈静秋的坐骑正朝光启的帝设在营地的帐篷冲过去。就算光启帝此刻不在帐篷内,冲撞了陛下的帐篷,那也是大不敬的罪名。而且罗隐也不敢保证光启帝此刻真的不在帐篷内。

  罗隐当机立断,飞身跃起,施展轻功朝沈静秋扑去。

  此时,主意到这里情况的人就看到半空中的罗隐,抽出佩剑,以雷霆万钧之势朝身下的沈静秋砍去。不少人都惊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沈静秋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正考虑要不要选择暴露自己的秘密,突然感觉后面一股强烈的杀意。沈静秋眼角余光一扫,看到罗隐高举手中的剑,顿时意识到罗隐的意图。沈静秋立马身体后倾,配合罗隐。

  罗隐携无穷杀意,一剑劈下,沈静秋的坐骑立马尸首分离。因惯性使然,沈静秋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在半空中,沈静秋转变姿势,努力放松身体,以免受伤。却不料,罗隐在半空中竟然强行扭转身形,朝她扑来,稳稳的接住沈静秋的身体。

  罗隐抱着沈静秋的身体,护着她,滚落在地上。沈静秋压在罗隐的身上,二人目光相对,交相缠绵。此刻只感觉到温暖和情意,仿佛之前的危险都不存在一样。

  来迟一步的轩辕显,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刺激得他眼睛发红。此刻,他似乎才意识到,沈静秋看上罗隐是有理由的。只是那个理由说不出道不明,让轩辕显心中滋味难辩。他自认他不比罗隐差一丝一毫,无论是从家世外貌才情等等方面,甚至要比罗隐高出一筹。而且他还没有一群怀揣恶意,随时准备在背后下刀子的家人。可是就算如此,他还是输了。他不是输在家世外貌才情,也不是输在时间上面,他真正输给罗隐的地方,是勇气,一种一往无前的勇气。罗隐敢拼,能拼,而这正是他所缺乏的。他顾虑太多,早已没了一往无前,豁出一切的勇气。一步错不不错,致使他最终错过了沈静秋。

  轩辕显抬头望天,心中无限感慨。他是有遗憾的,他是不甘心的。可是亲眼看到抱在一起的二人,轩辕显只能默默的退开。那二人的周围,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他的坚持,只是为难了沈静秋,安慰了自己。实则半点用处也没有。

  轩辕显叹息一声,并没有离去,而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就那么一直看着。

  罗隐一脸担心的看着沈静秋,“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沈静秋摇头,要起身,罗隐却没有松手。罗隐紧张的问道:“是不是哪里受了伤?都怪我,没能当机立断,及时救下你。要是我能……”

  “停!”沈静秋严肃的说道:“第一,我没受伤。第二,你已经做得很好,无需自责。换了任何人,都没法比你做得更好。第三,你该放手。众目睽睽之下,我们这样的姿势,不需片刻,就能传出各种版本的流言。罗隐,我们稍微定亲,不能留下这样明显的把柄,这会让家父难做。”

  罗隐被沈静秋点醒,不过依旧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

  沈静秋笑道:“我当然没事。有事的应该是你。”

  罗隐先是斩杀马屁,接着又救下沈静秋,身体难免会有所损伤。

  罗隐笑道:“我没关系,只要你没事,我就高兴。”

  罗隐终于放开沈静秋,沈静秋动作轻缓的站起来。一件披风披在身上,沈静秋回头一看,正是轩辕显。

  轩辕显悄声同沈静秋说道:“不要回头,不要四下查看。此刻你该做的是惊慌失措,是哭泣害怕,越是柔弱无助,越能博取同情。”

  沈静秋忍不住笑了出来,点点头,“多谢世子殿下提醒,我明白了。”

  此时罗隐也站了起来,挑眉看着轩辕显。轩辕显没理会罗隐,只是说道:“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情。”

  沈静秋提醒道:“一会还要同大家解释着次事故原因,有什么问题等将来再说。”说罢,沈静秋就做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眼泪瞬间落下,本身就长得娇滴滴的,这会一看,更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模样格外引人怜惜。

  轩辕显同罗隐都被沈静秋的神演技给震惊了。这才是高手啊,说哭就哭,都不需要道具的。那什么葱啊姜啊,在沈静秋面前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沈静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看就支撑不住要倒下去。罗隐同轩辕显都紧张极了,恰在此时,江瑶急匆匆的赶到,赶紧扶着沈静秋,“姑娘,你怎么呢?姑娘,你可不要吓唬奴婢啊。不知是哪个黑心烂肠的狗东西在我家姑娘的马匹上做手脚,害的马匹突然发疯,差点冲撞了圣驾。幸好我家姑娘福大命大,又得罗世子营救,这才逃过一劫。”

  江瑶说完,也开始抹眼泪。主仆二人这番模样,真心让人心有戚戚焉。江瑶边哭边说道:“我家姑娘受了惊吓,话都说不出来。还请大家都让让,让我扶我家姑娘歇息。有什么问题,等我家姑娘看过太医后再说。”

  沈静秋靠在江瑶的身上,被江瑶扶着朝自己的帐篷走去。

  罗隐有些担心的看着逐渐远去的沈静秋,心中有些不安。捏紧了拳头,他一定要替沈静秋查出究竟是谁动了手脚。好好的坐骑,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疯。罗隐当即吩咐道:“将沈姑娘坐骑尸首收起来,仔细检查。务必查出真相。”

  属下领命而去。

  罗隐又对轩辕显说道:“还请世子显同我一起去面见皇上,将此事禀报陛下知晓。”

  轩辕显点头应下,“这是应有之理。”

  虽然光启帝没在那帐篷里,可是沈静秋的马匹毕竟还是算冲撞了圣驾,于情于理,都要禀报一声,请陛下裁决此事。罗隐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抢在有人告黑状之前,同轩辕显一起揽下此事,希望能够替沈静秋化解这一次的危机。

  沈静秋被江瑶扶着,终于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进入帐篷,沈静秋立马站直了身体,对江瑶吩咐道:“赶紧派人去找老爷,将此事禀报老爷知晓。老爷得知此事后,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江瑶当即领命而去,领走前还不忘安慰沈静秋,“姑娘不必太过担心,姑娘一定能逢凶化吉。”

  “但愿如此。”

  沈静秋有些心急,她不知是谁在下毒手,目标单单是她的性命还是针对整个沈家。若是她没有身怀武艺,没有《养生诀》护身,那匹疯马只怕真的会冲撞陛下的帐篷,届时自有无数人跳出来给她安插一个大不敬的罪名,连带着沈青康还有整个侯府都要被牵连。

  这一切究竟是有人算计好的,还是那匹疯马自己选则了冲向陛下帐篷的路线,沈静秋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今日有人想要她的性命。她骑马前去湖边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好的,那匹马完全正常。可是等回程的时候,那匹马就发起疯来。下毒手之手,究竟是在何时动的手脚?是一大早还是在中途?

  沈静秋首先就怀疑起半途出现的叶天佑。叶天佑欲杀她之心不死,他完全有理由动手。不过沈静秋很确定的一点,叶天佑一行人并没有同她的马匹接触。不仅没有接触,距离还挺远的。莫非叶天佑身怀神功,可以在那么远的距离暗算她的马匹吗?

  沈静秋摇摇头,直觉告诉她这不太可能。但是叶天佑的嫌疑并没有被排除。

  除去叶天佑,有可能对她动手的人还有不少。沈静宜算一个,叶惠妃算一个,轩辕治算一个,淮王府算一个,南越算一个,玉雅公主同样算在内。粗粗一算,想让她死的人竟然有这么多,沈静秋顿时笑了起来。

  只可惜,她永远都不会让这些人如愿。她会一直活着,活的好好的,让那些恨她的人,欲杀她的人都要气死。

  与此同时,罗隐同轩辕显来到行宫面见光启帝。不过光启帝并没有第一时间见他们,而是让他们在偏殿里等着。二人就算焦急难耐,也只能耐心等待。等了半个时辰,没等到光启帝的召见,却等来了急匆匆赶来的沈青康。

  沈青康对两人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不用太过担心。”

  罗隐很是愧疚,“沈大人,此事都是我得错,是我没能保护好静秋。”

  沈青康摆手,“此事不怪你,你临危不惧,能够及时救下秋姐儿,已经是格外了不起。行了,你不用再自责。静秋在明,算计之人在暗,无论如何静秋注定会有此劫。好在没有铸成大错,以陛下的性子,应该不会深究此事。”

  听沈青康这么一说,罗隐同轩辕显都明显松了一口气。值要陛下不计较此事,那就没什么好担心。

  内侍前来请沈青康,说是陛下召见。至于罗隐同轩辕显二人,陛下依旧让他们等着。罗隐同轩辕显都有些忐忑,不明白陛下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沈青康拍拍两人的肩膀,示意二人不用担心。陛下就算生气,也不可能迁怒到这二人的头上。

  沈青康面见陛下,当即就跪下请罪,说他教女无方,管教不严,差点铸下大错,请陛下处置。

  沈青康这个态度明显取悦了光启帝,光启帝示意沈青康站起来说话,然后对沈青康说,“爱卿不必如此惶恐,这不过是一场意外,事先谁也没想到。朕已经听了下面的人禀报,令爱被罗隐救下,那匹疯马也已经被斩杀。如此,此事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要再提起。”

  沈青康大为激动,“陛下仁慈,微臣替小女叩谢陛下。”

  光启帝心情貌似不错,挥挥手,示意沈青康不必如此多礼。然后又赐坐,同沈青康聊起朝廷大事。这一聊就足足聊了半个时辰。等沈青康离开时,天色已然不早。直到这个时候,光启帝才召见罗隐同轩辕显,具体问了问事情的经过,然后就打发轩辕显离去,独独留下罗隐。

  光启帝没有吭声,只是一脸冷然的打量罗隐,让人无法揣测他的心意。

  罗隐低着头,内心有些忐忑,不过并不惧怕。他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破绽,想来光启帝对他甩脸子不是因为别的事情,单单是因为沈静秋。

  光启帝终于开口说话,“朕听闻你同沈爱卿的闺女时常来往,如此说来,你同那些人一样,也想求娶沈静秋?”

  罗隐在揣摩这句问话的用意,更在揣摩自己该怎么回答,才不会触怒光启帝。

  光启帝神色不明的盯着罗隐,“在朕面前,没话可说吗?”

  罗隐当即跪下,“请陛下责罚。”

  光启帝冷哼一声,“这么说来,你的确是想求娶沈静秋。这么多年,朕一直在好奇你最后会娶谁家的姑娘进罗家门,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欺君可是十恶不赦之罪,罗隐,你该当何罪?”

  罗隐跪在地上,低着头,冷静的说道:“微臣罪该万死。”

  光启帝再次冷哼一声,“你不想替自己辩解吗?”

  “欺君是事实,微臣不敢辩解。”罗隐掷地有声的说道。

  很显然光启帝是在迁怒。当初在长乐公主府的时候,光启帝想让沈静秋进宫,偏偏罗隐钻了出来,打断了事情。事后想起,光启帝不是不恼怒的,不过正事要紧,也就原谅了罗隐的鲁莽。可是今日突然得知真相,可想而知光启帝内心是如何的恼怒。若非有这一个时辰的过渡,光启帝真想一刀砍死罗隐。竟然敢同他抢女人,简直是活腻了。就算光启帝很清楚,让沈静秋进宫,不会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甚至光启帝本人页渐渐的放弃了这个想法。可是这不代表他就能容忍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心眼,玩手段。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

  此刻罗隐已经想明白了一切,对光启帝的心思也摸准了。所以罗隐没有替自己辩解,只是干脆的认错。在光启帝面前,越是辩解,只会让光启帝认为他是心虚,是在狡辩。

  光启帝冷冷的盯着罗隐,处置罗隐是必然的,不过如何处置却很有文章。光启帝的手指微微弯曲,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罗隐依旧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脸忏悔。

  就在情况僵持不下的时候,有内侍急匆匆的来报,说是太子殿下在狩猎过程中遭遇伏击,身边的人十不存一,就连太子殿下本人也身受重伤。

  光启帝大惊,又是大怒。当即命令请御医,同时命人彻查此事,还有保护好太子殿下的安危。

  至于罗隐,同样一脸错愕。他只是命人解决太子殿下身边的人,绝对不涉及太子殿下本人。可是太子殿下却深受重伤,很明显有人在浑水摸鱼,暗中谋害太子殿下。罗隐当即请命,要亲自率人调查此事,一定要查出真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