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女人的醋意(1/2)

加入书签

  回到城里,天色已暗。罗隐亲自护送沈静秋回侯府。马车在巷口停下,沈静秋挑起帘子,朝外看去,“多谢罗世子相送。”

  罗隐笑道:“我看着你进府。”

  沈静秋失笑,“那好。”顿了顿,沈静秋又说道:“多保重。”

  “放心,我一定会保重自己的性命。”罗隐的目光很直接很放肆,似乎要在沈静秋的面上烧一个洞。

  沈静秋微微低下头,说道:“就此别过。”放下帘子,示意车夫继续前进。

  回到侯府,先去见余氏。余氏得知沈静秋以后每日都要去宁王府,教导成武郡主弹琴,有些担心。担心沈静秋教不好,惹怒了成武郡主。又担心沈静秋耽误了自己的功课。沈静秋笑言安慰,余氏只能叹气。

  过后沈静秋有去给沈老夫人请安。沈老夫人的身体好了点,能吃能喝,就是精神还不够好,也不乐意见到沈青康等人。不过对孙子孙女们,沈老夫人没给脸色看,偶尔还笑呵呵的。得知沈静秋要教导成武郡主琴艺,沈老夫人很是高兴。心道,沈静秋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能够长期出入宁王府,也能为沈静秋增加一点资本。将来说亲的时候,也能有所助益。于是沈老夫人就嘱咐沈静秋,一定要用心教导,不可惹怒成武郡主。又让沈静秋找个机会,请郡主殿下到府中做客。将府中的姐妹也介绍给成武郡主认识。

  沈静秋满口答应,至于做不做,则不是沈老夫人能够干涉的。

  等沈静秋走后,沈老夫人又开始叹气,为沈家姑娘们的前程操心。大房的沈静安已经定下婚事,三房有余氏操心。唯独二房,沈青凡那个下场,沈刘氏也是浑浑噩噩,这辈子怕是都清醒不过来。偏偏二房还有三个闺女的婚事没着落。沈老夫人想了想去,干脆将白氏叫来,让白氏有空的时候,多费点心,替沈静月她们相看一二。

  白氏本十满口答应,却不料,说着话的时候就犯了恶心,一直干呕。沈老夫人很是担心,转眼又回过神来,惊喜的问道:“大孙媳妇,你,你可是有了身孕?”

  白氏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还不满两个月。”

  “怎么不早说。”沈老夫人高兴地不得了,赶紧让人拿来坐垫给白氏垫上,又命人去请大夫过府。

  大夫过府,替白氏诊脉,白氏果然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胎位还算稳定,不用开保胎药。不过还是嘱咐白氏多多休息,尤其这头三个月,万万不能操劳。

  沈老夫人当即命人抬来软轿,送白氏回去。同时嘱咐白氏不用操心其他的事情,养胎才是最重要的。沈静月她们的婚事,不急在这一时,等到明年也不算迟。

  沈老夫人是真的开心啊,这么久了,侯府总算有件喜事。眼看着侯府第四代就要出生了,沈老夫人浑身都是劲,身体不药自愈,精神头也好了起来。

  白氏怀孕的事情,当天就传遍全府。余氏收拾了一份礼物出来,都是些药材和布料,命人给白氏送去。大房的沈陆氏也送了一份礼物过去。次日,王府也派人给白氏送礼,还说过些天就是王妃沈静宜的生辰,因为怀着身孕,所以不打算大办。只准备请侯府的姐妹们过府小聚,大家坐在一处吃酒,也算快活。

  沈老夫人爽快的答应下来,“要是你们不提醒,老身差点都忘了过些天就是王妃的生辰。此事老身替姑娘们应下,等王妃生辰那一日,定会过王府替王妃庆生。”

  侯府下人完成任务,满脸笑意的离去。

  沈老夫人让人去通知姑娘们,准备准备,过些天去侯府为沈静宜庆生。其实就是提醒大家,早点准备好礼物,万万不可轻忽。

  沈老夫人也独自准备了一份礼物,余氏同沈陆氏自然不能没点表示。

  沈静秋帮着余氏拟定礼单,因为沈静宜的生辰不大办,这份礼物自然就照着以往的份例,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上三成也就够了。一边拟定礼单,余氏一边同沈静秋唠嗑,“少白如今在吏部候缺,听你父亲说已经有了眉目,估计是去西南那边。”

  沈静秋有些担心,“那边的气候,少白表哥能适应吗?而且他的腿……当初强撑着去参加会试,一去就是九天,他那腿还得再养养。”

  “谁说不是。我也是这么同你父亲说的,不过你父亲说不要紧。就算差事下来了,也不会立即启程。照着规矩,也要等到七八月份的时候才会启程赴任。有这个时间,足够少白养好他的腿。对了,你舅母打算在少白离京之前,给他定下亲事,最好是能在启程赴任之前,将婚事办了。”

  沈静秋对此并不意外,“那舅母可有看好合适的人家?”

  “去看了,我同你舅母一起去相看的。工部员外郎李大人家的嫡次女,年方二八,年纪合适,性情也合适,容貌虽然不是李二进了余家的门,见了外祖母少不了要受点磋磨。

  沈静秋淡淡一笑,“;李家姑娘的性子,未必就同舅母一样。”言下之意,外祖母要给李二气受,李二未必会乖乖受着。

  余氏叹气,“不一样又能如何。总归是晚辈,总不能道:“五姐姐,你病了这么久,我好想你。可是胡姨娘不让我们去看望你。”

  沈静月拉着沈静霞的手,“七妹妹有心了。”

  沈静霞低头,有些不好意思。

  马车来了,大家坐上马车,启程去王府。

  沈静秋同沈静安坐在一起,笑言,“听说大姐姐还请了樊家的姑娘,二姐姐到时候可别不好意思。”

  沈静安微微红了脸,“三妹妹也来开我的玩笑。以后你也有今日。”

  沈静秋轻声一笑,“我还早的很。”

  “不早了,眼看着你也将要及笄。等你及笄后,三叔父同三婶娘肯定也要忙着替你相看婚事。”沈静安掩嘴一笑,“我这么说,三妹妹不会介意吧。”

  沈静秋笑着摇头,压低声音问道:“二姐姐,大姐姐如今怀着身孕,不好好养胎,却为了一个生辰请我们过府小聚。不光请了自家姐妹,还请了别家的姑娘,你说大姐姐究竟在做什么?”

  沈静安微蹙眉头,“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为了二叔父的事情?”

  沈静秋摇头,“二叔父的事情,是皇上亲自下旨,任谁也不能改变。大姐姐这个时候找我们小聚,说是为了二叔父的事情,我是不相信。真要是为了二叔父的事情,她应该找父亲,找五王爷,找宫里的娘娘。”

  “这么说来,只是单纯的小聚吗?”

  沈静秋笑着摇头,沈静宜做事,从来就没有单纯的时候。她也不相信沈静宜会变得单纯。她更相信,沈静宜又在谋划什么事情,不然说不通。

  到了王府,被迎进府邸。在二门下了马车。众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王府,难免有些好奇,却也不敢失了规矩四下乱看。就怕被王府的下人说不懂礼数,丢了侯府还有沈静宜的脸面。

  一行人被迎到花厅,落座,自有管事婆子来招呼大家喝茶吃点心。

  众人心头就嘀咕起来了,都是姐妹,为何到了王府,沈静宜却不见她们,偏偏让个婆子出来招呼。沈静宜这也太怠慢了吧。大家心里头就有些不高兴。

  婆子只当不知道这一切,笑着说道:“王妃这会正在忙,诸位姑娘耐心等一等。”

  沈静月率先问道,“王妃娘娘可是在招呼别的客人吗?”

  婆子笑道:“王妃在忙什么,哪能是奴婢能知道的。诸位姑娘要是不耐烦坐在这里,不妨到花园里走走。这个时节,花园里的景色正好。”

  沈静秋同沈静安交换了一个眼神,沈静安当即摇头,说道:“不了,我们还是在这里候着。难得来一趟王府,岂能连王妃的面都没见到,就自顾自的去花园里玩耍。”

  一句话将沈静月要出口的话给堵了起来。

  那婆子也不勉强,就耐心的伺候着。因为有这婆子在,大家都不好说什么,一时间花厅里竟然格外的沉默,只听见杯盘声响。

  等了一刻钟,一个丫头来请沈家的姑娘们去见沈静宜。

  进了王府正院,看着屋中的摆设器具,沈静月啧啧称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羡慕。至于沈静霞和沈静思,一个头都不敢抬,屋里是个什么样子,自始至终就没看清。另外一个,倒是四处乱瞟,却不敢像沈静月那样,只敢在心里头默默的羡慕一下。

  众人总算见到了沈静宜,沈静宜挺着个大肚子,坐在主位上,显得雍容华贵。仔细一看,沈静宜脸上长了斑,不敢用脂粉遮掩,就那么露出来。脸颊也更显圆润,显得极有福气的样子。

  沈静宜见了大家,顿时笑了起来,“让诸位妹妹久等了。之前几个管事的来回话,不小心就忘了时间。诸位妹妹不会怪我吧。”

  “王妃说笑了,我们也没坐多久。”沈静安居长,由沈静安出面。

  沈静宜笑道:“你们瞧我,来人,赶紧给诸位妹妹们奉茶。自从有了身孕,我总是记不住事情,刚说过的话都能忘记。你们瞧我,这手啊脚啊都肿了,脸上也胖的不能见人,你们可不能笑我。”

  “王妃说笑了。王妃气质雍容,更显富贵,让人羡慕还来不及。”沈静秋率先说道。

  沈静宜朝沈静秋看来,“好些日子没见到三妹妹,三妹妹出落得越发好了,。将来也不知谁有福气娶了三妹妹去。”

  沈静秋微微低头,羞涩一笑,“王妃这是取笑我呢。”

  沈静宜笑了起来,“三妹妹这模样,当真让人见之忘俗。正好一会还有别的妹妹们要来,你们一起比一比,看看是我们沈家的姑娘更甚一筹,还是别家的的姑娘更为出色。”

  沈静安有些不安,“王妃,这不合适吧。”

  “无妨。”沈静宜摆手,“不过是热闹热闹,又不是正式的比试。三妹妹,你一定没问题吧。”

  沈静秋挑眉一笑,“王妃能否同我们说清楚。”

  沈静宜似笑非笑的看着沈静秋,“今日是本王妃的生辰,本王妃就想热闹热闹,妹妹们难道连这个面子也不给吗?”

  “王妃说笑了,王妃有吩咐,我们岂敢不从。”沈静安赶紧说道,生怕沈静秋同沈静宜吵闹起来。这里毕竟是王府,是沈静宜的地盘,凡事还是谨慎一点好。、

  沈静秋朝沈静宜看去,眼神轻蔑。沈静宜心中大怒,好你个沈静秋。转而又笑了起来,笑的意味深长。沈静秋挑眉,沈静宜的这个笑容很有深意啊。

  下人禀报,其他家的姑娘也都纷纷到来,沈静宜很是高兴,连忙吩咐下人将人请来。

  沈静安不由自主的朝沈静秋看去,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沈家人上门,沈静宜端着架子,迟迟不肯见面。别家姑娘上门,沈静宜反而热情无比。这么明显的区别,想要忽略都困难。沈静秋不在意的笑笑,对于沈静宜,她从来都是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给沈静安使了个眼色,让沈静安别为了这点小事情操心。又朝余芙看去,示意余芙今日万万不可出头。

  沈静宜邀请了不少人,有樊家的樊黎,容家的容蓉。刘家的刘倩娘,还有夏侯宓,长安公主的女儿淳于燕,宁家的姑娘宁宝儿。

  大家到齐,屋里顿时都热闹了起来。彼见过礼后,就移步到花园赏景。夏侯宓见到沈静秋,显得格外的兴奋。等彼此见过礼后,夏侯宓就来到沈静秋身边,拉着沈静秋的手,说个不停。不过沈静秋看得出来,夏侯宓得神色一直很犹豫。最后夏侯宓还是下定了决心,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静秋姐姐,沈大哥没事吧,有没有被沈大人责罚?”

  沈静秋笑着摇头,“你放心,四哥并没有被父亲责罚。”

  夏侯宓顿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生怕连累了沈大哥。”接着夏侯宓又是一脸歉意的朝余芙看去,“余姐姐,余大哥的腿伤好了吗?都是因为我,才连累余大哥受伤。”

  余芙对夏侯宓没什么好感,不过顾忌夏侯宓的身份,她也不会给对方脸色看。余芙笑笑,说道:“多谢夏侯姑娘关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夏侯宓顿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生怕余大哥的腿会有意外。”

  容蓉拉着樊黎还有刘倩娘一起说话,侧头朝沈静秋看过来,目光极为不善。大声的说道:“有些人啊,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不将旁人放在眼里。哼,我看她能得意多久。”

  刘倩娘掩嘴一笑,“容妹妹何必同某些小人置气。”

  樊黎没参与,只是沉默。

  容蓉狠狠的瞪了眼沈静秋,“呸,不要脸。”

  余芙很气愤,夏侯宓还没搞清楚情况。余芙问沈静秋,“静秋妹妹难道要忍她们。”

  沈静秋端起茶杯,浅酌一口,笑道:“就当是野狗狂吠,咱们又何必同野狗计较。”

  余芙顿时笑了起来,轻蔑的朝容蓉等人看去。容蓉大怒,“沈静秋,你刚才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沈静秋挑眉冷笑,“我说野狗,容表姐却来指责我,莫非容表姐要对号入座。”

  “你,你……”容蓉气的说不出话,“沈静秋,你有什么好嚣张的。不就是仗着一张脸长得好,就不将旁人放在眼里。我呸!我们家上门提亲,那是看的起你。给脸不要脸,还敢端着,说什么不合适,我倒是要看看将来你能嫁到什么人家去。”

  沈静秋不屑一笑,“劳烦容表姐操心了。我将来无论是嫁猫嫁狗,都同容家没有丝毫的关系。至于某些人不学无术,行为癫狂,沦为京城笑柄。面对这样的兄长,容表姐想来也是感同身受,心里是极为难过的。我真是同情容表姐,竟然让人笑话了那么长的时间。”

  这话瞬间戳痛了容蓉的痛处,想到这几个月过的日子,容蓉就满肚子怨气。

  刘倩娘拉住冲动的容蓉,厉声说道:“沈静秋,大家都是表姐妹,今日又是王妃的生辰,做人做事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

  沈静秋挑眉一笑,“刘姐姐说的是,还请刘姐姐管好你身边的人。你该知道,我们沈家的姑娘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人。”

  刘倩娘被噎住,不理会沈静秋,反而开始劝容蓉。容蓉委屈到极点,眼泪都下来了。落在旁人眼里,自然是沈静秋的不是。不过沈静秋并不在乎。

  沈静安跺脚,她就知道今日不太平。先劝了沈静秋两句,又去劝解容蓉,大家都让一步,可别在今日闹出笑话来。

  樊黎却冲沈静安摇头,“沈姐姐有心了。”

  沈静安想到,樊黎即将成为自己的小姑子,顿时脸上一红。

  樊黎拉着沈静安走到僻静的地方说话,“沈姐姐,这样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管了。她们为什么闹矛盾,大家心知肚明,所谓劝解,不过是隔靴搔痒,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容蓉是不自量力,沈静秋是得理不饶人。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随她们去吧。”

  沈静安愕然,“樊妹妹,你真这么想吗?”

  樊黎点头,“是啊,我如今也看明白了。掺合她们的事情,对我半点好处都没有。今日上门做客,我就吃吃菜喝喝酒,至于旁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