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中毒(2/2)

加入书签

秋肯定是误会了。没想到,一到大房,就看到人来人往,个个面色凝重。

  沈青康当即叫住一下人询问,下人不敢隐瞒,说沈青康中毒吐血,这会已经是昏迷不醒。大夫已经请来,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来。

  余氏当即啊的叫了一声,惊疑不定的朝沈青康看去。沈青康黑着一张脸,“走,我们进去看看情况。”

  三房的人率先到来,沈陆氏已经哭了一场,强撑着身体,求菩萨保佑沈静坤平安无事。而沈静安就陪在沈陆氏身边。大夫在屋里给沈静坤解毒。

  沈静秋赶紧给余氏使眼色,她必须立刻进去,将灵力灌入沈静坤的身体。否则迟了,沈静坤就真的救不回来了。余氏很矛盾,无声的询问沈静秋有没有把握?万一没将人救回来,又暴露了自己,那该如何是好。

  沈静秋的态度很坚决,有没有把握她都要进去试一试,她绝对不能干坐在这里等待消息。

  余氏拗不过沈静秋,当即说道:“大嫂,我们进去看看静坤。”

  不等沈陆氏反对,余氏就带着沈静秋走了进去。沈青康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进去。

  沈静坤昏迷不醒,躺在床上,脸色发黑,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大夫频频摇头,怕是快不行了。

  沈静秋不容犹豫,走到床前,抓起沈静坤的手,就开始将灵力灌入沈静坤的身体内。毒药已经开始侵蚀沈静坤的血脉,很快就要蔓延到头上,届时就是神仙下凡,沈静坤也救不回来。了解到这个情况,沈静秋将灵力集中在血管中,尤其是心肺部分,阻止毒药进一步的蔓延。

  大夫不明所以,沈青康更是惊疑不定。余氏频频给沈青康使眼色,“老爷现在什么都别问,相信静秋不会有错。”顿了顿,又小声说道:“还请老爷稳住大夫,静秋的事情万万不能透露出去。”

  沈青康虽然是满腹疑问,但是此刻也没多问。沈青康主动上前,询问大夫关于沈静坤的情况。大夫不知道沈静秋在做什么,更好奇的是为何沈家的长辈都不干涉。见沈青康问过来,大夫也收敛心思,小心的应对沈青康的问话。

  毒药很凶猛,唯一的好消息是毒药分量少,如此沈静秋才能有一搏的机会。沈静秋博得很辛苦,灵力跟不要钱似得灌入沈静坤的身体里,堪堪阻挡了毒药的蔓延,将毒药狙击在心肺之外,离着心肺也就半寸之遥。

  沈静秋想要清理掉血管中所有的毒药,将毒药集中在一个地方,然后一次性逼出来。想法很好,可是实施起来,却是极难。沈静秋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一点一点的将毒药逼出来。

  大夫正在回答沈青康的问题,沈静坤的身体突然动了,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

  大夫惊疑不定的看着沈静坤,又朝一头冷汗的沈静秋看去。

  沈青康压低声音,“今日看到的,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大夫心中惧怕,又是好奇,“草民,草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眼角余光却不容错漏的朝沈静秋看去。分明是沈静秋来了后,沈静坤脸上的黑气才渐渐减少的。这沈静秋有什么本事,竟然有本事同阎王抢人不成。

  沈青康冷哼一声,“你若是敢对人透露一句,本官虽然从不草菅人命,但是必要的时候,本官也能让你家破人亡,一家死绝。”

  大夫背脊直冒寒气,“沈大人放心,草民对今日之事,一概不知,一概不问。任谁问起,草民都说不知道。”

  “好,你且到耳房歇息。本官让你出来,你才能出来。”

  “草民遵命。”大夫急不可耐的躲到耳房里。就算有再大的好奇心,在性命威胁面前,大夫也只能放弃打听任何消息。

  沈青康脸色很不好看,狠狠的瞪了眼余氏,怪余氏竟然瞒着他。余氏也是心虚的很,如今要紧的是给沈静秋善后,万万不能让沈静秋暴露了。沈青康冷哼一声,当即吩咐道:“来人,拿着本官的名帖,去将王大夫请来。”

  下人领命而去,沈青康又让余氏出去稳住沈陆氏她们。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人进来。余氏明白,立马出去陪着沈陆氏一起伤心难过。

  沈老夫人得知消息急匆匆的赶来,赶来的人还有白氏同沈静恒。沈青凡则是最晚赶过来的人。

  沈老夫人一个劲的询问,好好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吐血昏迷,快要不行了。

  沈陆氏望着沈老夫人,嚎啕大哭,“求老夫人替静坤做主,有人下毒谋害静坤,这是要绝我们大房的命根啊。”

  沈老夫人大惊失色,“此事当真?静坤被人下毒?”

  “此事千真万确,老夫人若是不信,可以进去问大夫。”

  余氏连忙说道:“大夫这会正在替静坤解毒,大家不要进去打扰。”

  沈老夫人脸色铁青,猛地转头,盯着姗姗来迟的沈青凡。沈青凡一脸无辜模样,“老夫人看着儿子作甚?”

  沈老夫人嘴唇哆嗦着,极力的控制内心的怒火。这个时候不是质问谁下毒的好时机,如今要紧的是盯着沈静坤这里,万万不能让人继续作恶。

  沈陆氏随着沈老夫人的眼神看过去,盯着沈青凡,顿时嚎叫起来,“二叔叔,是不是你下毒害我家静坤。我们怎么碍着你了,让你下如此毒手,你还是人吗?”沈陆氏跳起来,就朝沈青凡抓去。

  “赶紧拦住你们夫人。”沈老夫人气的不行。

  沈陆氏被拦了下来,沈青凡也狼狈了一回,人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沈青凡。沈青凡大怒,“你们都是什么眼神?静坤侄儿中毒,性命危在旦夕,我同你们一样担心不已。可是你们看看,你们都在做什么?竟然无缘无故的怀疑我,放肆!我是猪狗不如的人吗?你们能不能用点脑子。”

  沈陆氏死死的盯着沈青凡,“二叔叔口口声声说此事同你没关,那二叔叔能不能发的毒誓。此事若是同你有关,你必遭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你放肆。”沈青凡大怒,“大嫂,我敬重你,可是不代表你可以肆意侮辱我。”

  “你若是清白的,为何不敢发毒誓。莫非二叔叔心虚。”沈陆氏不依不饶,一定要替沈静坤讨回一个公道。

  “无知妄言。大嫂,我不是你可以随意污蔑的人。”沈青凡恼怒不已。

  沈静恒也在此时站了出来,“大伯母,静坤三弟中毒,危在旦夕,我们所有人都极其担心,都盼着他能好起来。至于谁下毒的事情,还需仔细盘查,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伯母口口声声的指责我父亲,这不妥当。因此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那就得不偿失。还请大伯母能够冷静一二,等静坤三弟那里有了消息后,再仔细查下毒之事。大伯母,你看这样好不好?”

  沈老夫人也说道,“老大媳妇,老身知道你难过。不过这个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沈陆氏很不甘心,“好,那就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凡事同此事有关的,都不得好死,必遭天谴。”沈陆氏就是盯着沈青凡,说出这番话。又将沈青凡起了个好歹。

  沈静恒对沈青凡摇头,让沈青凡忍下怒火,不要同沈陆氏一般见识。

  沈青凡甩袖,冷哼一声。若非想要亲自确定沈静坤的情况,他何必巴巴的来到大房,受这份闲气。

  王大夫被请了过来,沈老夫人来不及询问情况,王大夫就被拉进了卧房内。

  此时沈静秋已经灵力耗尽,可是毒药还没有全部清除。不过好的方面是,毒药已经被清除了七七八八,心脉附近都已经清除干净,不用再担心毒药会蔓延到头上。这样一来,沈静坤的一条命算是彻底保住了。

  沈静秋听到动静,知道王大夫来了。深吸一口气,收回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大夫来处理。她可以功成身退。

  沈静秋要起身,脚下无力,不受控制的朝地上倒去。沈青康赶紧扶住沈静秋,“不要说话,一切交给为父。”

  沈静秋点点头,心头很高兴。有父亲在身边保护,沈静秋什么都不怕。

  王大夫进来,给沈静坤检查身体,咦,有些奇怪。想要问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关于这样的豪门阴私事情,还是不要多嘴多舍的好,只治病,不管事,这就是王大夫的原则。

  王大夫拿出药丸,给沈静坤服下。告诉沈家人,沈静坤性命无碍,不过还有残余毒药没清楚,所以接下来几天也恒关键。

  沈家众人一得知沈静坤性命保住,纷纷走进来看望。沈静秋就是趁着这个杂乱的时候,由江瑶扶着悄声离去。

  白氏好奇的朝沈静秋背影看了眼,她总觉着有些不对头,却找不出原因来。尤其是沈静秋同沈青康在这屋里这么久,究竟做了什么,白氏很好奇。不过白氏没有问出来,她打算私下里同沈静恒说一声。三房如此行事,总让人感觉有些诡异。莫非是同沈静坤中毒的事情有关联。

  沈静秋回到房里,就躺在床上,诸事不管的昏昏大睡。至于外面的事情,自有沈青康操心。

  沈静秋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到了次日傍晚才醒来。沈静秋醒来后,就觉着饿,觉着累,还觉着浑身没力。这一次为了救回沈静坤的性命,灵力耗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到全盛时期。

  等用过晚饭,沈青康同余氏就找了过来。

  沈静秋就知道有这一天,挥挥手,让伺候的人都推下去。

  “父亲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女儿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沈静秋平静的说道。

  沈青康惊疑不定的看着沈静秋,“你母亲已经将事情都告诉了我。我现在想问的是,那究竟是什么?”

  “是《养生诀》。”沈静秋没有隐瞒,“一种辅助人修炼内体的功法,不过有些诡异,不是任何人都能修炼。四哥就不行。”

  “你从哪里得到的《养生诀》”沈青康的问题直指问题的关键。

  沈静秋沉默下来,她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最后沈静秋说道:“女儿研究《养生诀》,它应该属于道家一派的功法。至于如何得到它,女儿答应过别人,必须保守秘密,还请父亲见谅。”

  沈青康蹙眉,“这门功法对你有害处吗?昨日静坤之事,你貌似是将自己的精元输入他的身体,用此办法救人,对你没有伤害吗?”

  沈静秋笑了起来,父亲最关心的还是她的身体。沈静秋说道:“父亲放心,救人只是消耗灵力,而非女儿的精元。灵力是可以修炼的,修炼出来后就寄存在丹田之内。等需要用到的时候,就可以控制灵力通过身体施展出来。”

  沈青康点点头,“送你《养生诀》的人,父亲不问。父亲就问问,那人是何用意?是不是想利用你?我以前就听说,道家修炼功法,有许多不为外人道的阴损办法,那人会不会用你……”

  沈静秋心中满满的感动,也有些哭笑不得,“父亲放心,这门功法女儿已经证实过,对女儿没有任何伤害。不仅没有伤害,还对女儿的身体有各种助益。女儿以前身子虚,可是自从修炼了这门功法后,女儿就再也没有生过病,冬日里也可以只着单衣出门。”

  “那怎么行,冬天还是要穿棉袄。”余氏急切的说道。

  沈静秋笑了起来,望着余氏,“女儿听母亲的。”

  沈青康点点头,“对你没有坏处就好。以后不要在人前使用这门功法。若是被人知道这门功法有活命的功效,为父担心会有人对你怀着不轨之心。还有,就算要救人,也要先考虑到自己的安危。千万不要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父亲提醒的是,女儿谨记在心。”顿了顿,沈静秋问道:“父亲不问女儿别的问题吗?”

  沈青康笑着摇头。

  沈静秋又问道:“父亲难道不想修炼《养生诀》吗?”

  沈青康同余氏齐齐摇头,沈青康态度很坚决的说道:“道家一派,有行事磊落之人,也有行事诡异之人。其功法亦然。这本《养生诀》,父亲不追究你从何处得来,又为何要修炼。但是很明显,这不该是我们普通人能掌握的。修炼这等逆天功法,分明就是逆天而行,未被天道,是祸不是福。只是你已经开始修炼,事已至此,为父也不劝你就此罢手,因为你肯定听不进去。只希望你能以自己的安危为重,不要仗着有这个本事就行险。至于我同你母亲,明知这是逆天而行的事情,我们自然不能去做。即便真的有改天换命,也不是我等常人该拥有的能力。希望你能谨记今日为父说的这番话,始终记得,你即便拥有了非一般的能力,你也是我沈青康的女儿,是沈家的子孙。绝不可仗着这点能力,就为非作歹。”

  沈静秋听到这里,只能叹气。“父亲放心,女儿绝对不会仗着这点本事为非作歹,女儿永远都是沈家的子孙,是父母的女儿。”

  沈青康笑了笑,“很好,为父相信你的定力。幸好静卓不适合学这个,他定力不如你,他若是学会这等本事,只怕要闯下弥天大祸。”

  沈静秋心头一惊,当初她让沈静卓修炼《养生诀》只想着让沈静卓多一份保命的本事,却从来没想到沈静卓真的学会了,有可能给他自己给沈家给全族招来大祸。沈静秋又是后怕,又是羞愧,她还是过于自大了。

  沈静秋额头上满是冷汗,“父亲说的是,是女儿考虑不周。”

  “不怪你,你也是希望静卓能多学点本事。以后你要记住,不管什么功法,什么厉害的东西,在给静卓之前,一定要细细思量。但凡有一点点不合适,就不要给他,免得他闯下大祸。”沈青康郑重其事的说道。

  沈静秋点头,“父亲放心,女儿会谨记父亲的教诲。以后行事定会更加小心。”

  沈青康望着沈静秋,叹息一声,“也不知你学了这等本事,究竟是福还是祸。罢了,罢了,为父以后要更加努力,给你还有静卓足够的保护。让任何打你主意的人,动手之前都要掂量掂量,惹了我沈青康的女儿,那后果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沈静秋同余氏都笑了起来,余氏笑道:“妾身可是等着老爷风光无限的那一天。”

  沈青康一扫之前的担忧之色,哈哈大笑,意气风发的说道,“这世上还没有我沈青康做不到的事情。你们放心,总有一天,任何人都不能小觑我,更不敢对你们出言不逊。”

  沈静秋也被沈青康说的激动起来,“父亲一定能达成心愿。女儿将来就靠父亲保护,靠着父亲的威风也能狐假虎威一把。”

  沈青康哈哈大笑,“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