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中毒(1/2)

加入书签

  沈静月坐在窗前,神情呆滞木然,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桃儿进屋看了眼,摇摇头,心里止不住的叹气。

  沈静月动也不动,等到桃儿离去,确定一时半会她不会再进来,沈静月才展开手掌心,露出里面的纸条。装疯子?沈静月身体轻颤了一下,沈静秋果然都知道了吗?她是该防备沈静秋的。装疯子装久了,别说外人都当她不正常,就连她自己有时候也分辨不出自己究竟是糊涂还是清醒。

  沈静月将纸条团成一团,放入嘴里,吞入腹中。双手攥紧,她是不是该结束这样的日子。沈静芸已经死了,她的仇也算是报了。沈静月突然笑了起来,沈静秋提醒的对,她不能再疯下去了。

  于是在这一天,胡姨娘来看望沈静月的时候,沈静月不仅仅叫了声姨娘,还冲胡姨娘笑了笑。同时还叫出其他几个丫头的名字。

  胡姨娘喜极而泣,接连问道:“静月,你都想起来了吗?你记得姨娘吗?你……”

  沈静月恬静一笑,“姨娘,女儿病了许久吗?女儿记得生病的时候,还穿着厚厚的棉袄,怎么一转眼已经春装上身。”

  胡姨娘又哭又笑,“是啊,你大病了一场,我们所有人都快担心死了。如今你总算认得人,记得事情,姨娘就是立时死了,也是甘愿。”

  沈静月一脸惊疑不定,“姨娘的意思是我之前病的认不得人,也记不得事情吗?那姨娘可否告诉女儿,女儿得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何会这般严重。不会是女儿成了疯子吧。”

  “不,不是的。当然不是。你只是病的重了点,每日里昏昏沉沉的睡觉,自然是认不得人。不过今日听你说话,相信你的病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胡姨娘抱住沈静月,“乖女儿,你不要乱想。好好养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沈静月点头,“姨娘,女儿不乱想。女儿就是有些怕,女儿要姨娘陪在身边。”

  “好,好……”胡姨娘再次落泪,又是心酸又是高兴。

  丫头进来禀报,说是大夫来了。胡姨娘赶紧让人将大夫请进来。大夫给沈静月检查了身体,说沈静月除了身子弱了点,其他的都没有问题。既然已经恢复神智,那之前开的那些药都不能再用。于是大夫开了新的方子,嘱咐胡姨娘,按方抓药,好好调养。养个半个月一个月,沈静月的身体就能彻底痊愈。

  得了大夫肯定的说辞,胡姨娘是激动得难以言表。让人重重的打赏大夫,然后就命人抓药煎药,务必照顾好生静月的饮食起居。

  很快,沈静月身体好转,神志清醒的消息就在侯府传扬开来。

  江瑶就笑道:“五姑娘的动作可真够快的,奴婢昨儿才传信过去,今儿她就好了。可见姑娘之前的判断果然没错,五姑娘真的是在装病。不过奴婢还是不明白,五姑娘为什么装病,对她有好处吗?难道不怕传出疯婆子的名声,影响婚姻大事。”

  沈静秋淡漠一笑,对沈静月来说,比起一两年以后才需要操心的婚姻大事,报复沈静芸才是目前更重要的事情。沈静芸数次针对沈静月,就是泥人都有三分土性子,更何况是沈静月。不过沈静月自己没有能力报仇,只能装病逼着胡姨娘出手。如此说来,沈静月对胡姨娘的真实身份,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否则沈静月不敢走这一步棋。就是不知,沈静月究竟知道了多少。

  桃儿进门伺候沈静月梳洗。沈静月坐在书桌前,桌面上摊开一本书,还有一叠纸放在手边。纸张上写满了字,全是鸿烈太子四个字。

  听到桃儿进门的动静,沈静月没有动,也没有掩藏。她嘴角一翘,笑了起来,她期待着桃儿的反应。

  桃儿走到书桌前,随意看过去,顿时睁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沈静月,“姑娘,你,你……”

  沈静月转过头看着惊恐不安的桃儿,“就如你看到的,我全都知道了。”

  “怎么会?”桃儿不敢相信,“奴婢去请主子过来。”

  “你给我站住。”沈静月低声怒斥,“你若是敢将此事告诉姨娘,我就让姨娘将你赶出去,不准在我身边伺候。”

  桃儿哆嗦了一下,“姑娘到底想要做什么?姑娘为何会知道……这个?”

  沈静月得意的笑了起来,“桃儿,你可愿意忠于我?只忠于我一人。只要你点头,我就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桃儿脸上有着明显的挣扎,沈静月也不在意,笑着说道,“姨娘将你送到我身边伺候,自然是希望你忠心于我,处处为我着想。若是我告诉姨娘,你身怀二心,你说你会有什么下场?难道你甘愿回到过去,做一个洒扫丫头,甚至被赶出侯府,朝不保夕,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但是,你若是肯忠心我一人,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我的性子,你也该知道,我对身边的人向来大方和善。将来,离开侯府后,我也会为你谋划一个前程,让你脱离这种处处危险的生活。桃儿,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桃儿在明显的纠结。

  沈静月继续说道:“当然,我不会勉强你。只不过如此一来,你只能离开我的身边。”

  “不,奴婢愿意在姑娘身边伺候,奴婢桃儿只忠心姑娘一人。若是胆敢背叛姑娘,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桃儿跪在地上发誓。

  沈静月满意的笑了起来,“如此甚好。你起来说话吧。”

  桃儿心里头还疑惑的很,“姑娘之前难道都是在……”装病吗?

  沈静月笑着摇头,“当初,我是真的被沈静芸的样子给吓住了。那几天迷迷糊糊的,不甚清醒。你们都当我神智糊涂,记不得事情,却不知我对外界还是有感觉的。你们说话的时候,没有避开我,我自然也就听到了。我很害怕,很好奇,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更好奇你们的身份。我听你们称呼姨娘为主子,我就知道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所以我就索性继续病下去,如此一来,肯定能够听到更有有用的消息。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真的有别的身份。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姨娘会是鸿烈太子的……而你们又是……”

  沈静月笑了起来,“你可知道,当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我恨,我恨姨娘明明有不得了的身份,却甘愿给父亲做妾,以至于我同静远都要低着沈静宜沈静芸一头。明明姨娘的身份比二夫人高多了,却甘愿在二夫人面前做小伏低,连带着我同静远也处处要看人脸色。可是我又很高兴,姨娘是鸿烈太子的后人,如此算起来,我也有一半皇室血脉。哈哈……以后,谁还敢压我一头。”

  桃儿不得不给沈静月泼冷水,“姑娘该知道,主子的身份不能透露出去。万一被人知道了,不光是主子,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人头落地。”

  沈静月笑了起来,“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我也没打算要声张出去,我没那么蠢。但是知道这一切后,你认为我还能像以前那样甘心做一个庶女吗?以我的身份,我应该有更好的身份,更远大的前程。”

  桃儿惊疑不定的望着沈静月,“姑娘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沈静月哈哈一笑,“当然是做符合我身份的事情。桃儿,我要交代一件事情给你做,你可愿意?”

  “请姑娘吩咐。”

  沈静月笑了笑,说道:“我要你替我联系外面主事的人,记住此事不能惊动姨娘。姨娘不愿意利用身份,我却不甘愿永远做一个庶女,永远被人压一头,最后也只能随随便便的被配人出嫁。桃儿,从今日开始,我要为命运抗争。总有一天,我会踩在所有人的头上,任何人都要对我俯首称臣。”

  桃儿心惊不已,“姑娘?还请姑娘三思,此事事关重大,奴婢……”

  “你到底做不做?”沈静月恶狠狠的看着桃儿,“口口声声说只忠于我一人,只替我一人做事,这就是你的忠心吗?桃儿,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你若是不肯替我办此事,我自会找别人来办。反正谁也阻挡不了我。”

  桃儿的心中很是不安,“姑娘,万一被主子知道,万一外面的主事……”

  “没有万一。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按照我交代你的去交涉,就肯定不会有万一。”沈静月笃定一笑,“我想外面那些人也很希望有我这样的人成为他们的助力吧。只要他们能够达成我的愿望,我顺手帮帮他们,也没所谓。不过前提是要瞒着我姨娘,你明白吗?”

  桃儿有些惧怕,她发现沈静月在大家没有察觉的时候就发生了惊天的变化。这种变化,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可是她已经上了沈静月的船,绝对没有中途下船的道理。桃儿一咬牙,“奴婢遵命。姑娘放心,奴婢很快就会带来好消息。”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如此我才不会让你失望。知道吗?”

  “奴婢知道。”

  沈静月在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的前进。其他人的事情也没耽误。

  等侯府的事情告一段落,沈陆氏就派人提醒了樊家。于是在三月初的时候,樊家请了大媒上门提亲。

  沈老夫人之前已经从沈陆氏那里得知此事,见到樊家请的大媒上门,沈老夫人也是极为开心。两家交换了更贴,约定了过小定的日子。如此一来,沈静安就同樊逸正式订婚。

  对于这门婚事,三房没说什么,就算沈青康有不同的想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开口。不过沈青凡是明显的意外不解,甚至是不满的。他作为侯府的家主,大房给沈静安订婚,他竟然到最后一刻才知晓此事。侯府上下是不是都忘了他这个人。真是岂有此理。更何况樊家同宁家是姻亲,在武将勋贵一派中,樊家还有一定的分量。

  沈青凡心中怀疑,沈陆氏同樊家定亲,会不会是冲着爵位来的。难道沈陆氏打算借用樊家的势力来压制他吗?

  沈青凡越想越觉着有可能,越想越觉着不安。如今他同叶必杨已经断了联系,唯一能求的就是二王爷那边。沈青凡坐不住了,他要去找二王爷,要借用二王爷的势力压制樊家和沈陆氏。沈青凡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就朝二王府赶去。结果在门房干坐了半个时辰,王府才派来一个外院管事招呼他。

  沈青凡气的不行,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忍着。塞了厚厚的红包,只希望管事的替他通融一二,禀告二王爷一声。可是王府管事根本就不要沈青凡的厚赏,很不给面子的将银两退回给沈青凡,“沈侯爷回去吧,王爷今日宴客,没有时间招呼侯爷。”

  “那我改日再来。”沈青凡不死心的说道。

  王府管事冷冷一笑,“别,沈侯爷可别再来了。我家王爷说了,侯爷安心的做一个富家翁就行了。外面的事情太复杂,就不劳烦沈侯爷操心。”顿了顿,王府管事又说道:“沈侯爷年龄也不小了,子女也都成才,不如退位让贤,安心养老吧。”

  说完,不等沈青凡反应过来,王府管事就走开了。

  沈青凡脸色灰白,嘴唇哆嗦,手指头一直在颤抖。身体踉跄,眼前发黑,眼看就要昏过去。下人看出沈青凡的不对劲,赶紧上前将人扶着,“老爷,你没事吧!”

  沈青凡闭着眼睛,虚弱的摆手,“没事。走,咱们回去。”他不要在这里继续丢脸。沈青凡此刻是如此的绝望,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他没想到,二王爷如此绝情,弃他如敝履。沈青凡这一生从未如此狼狈过。而今日,沈青凡尝到了这种滋味,难受得烧心烧肺,恨不得将整个世界都砸掉,让所有人都跟着他难受。

  浑浑噩噩的回到侯府,沈青凡就躺了下来。任谁敲门也不肯见。

  沈青凡闭目深思,他不甘心,他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他也不认为自己输了。他还有翻盘的机会,只要侯爵还在他的手里。沈青凡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次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更不能从他手里面抢走爵位。

  沈青凡猛地坐起来,大声叫道:“沈安福,沈安福……”

  “小的在,老爷可有吩咐?”沈管事急匆匆的跑进来。

  沈青凡神色不明,盯着沈安福看,让沈安福惴惴不安,以为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过了不知多久,沈青凡这才开口对沈安福说道:“按照之前的计划,大房那边可以动手了。”

  沈安福心惊,张了张嘴,“老爷确定?”

  “废话。我不确定,难道你确定吗?”沈青凡咬牙切齿,“我已经不能再等了,必须快刀斩乱麻。不然的话,等沈静坤真的好起来,那时候做什么都晚了。”

  沈安福不敢再劝,低头应下,“小的明白。小的这就去安排。”

  沈青凡得意一笑。别怪他心狠,要怪只怪沈静坤早不好晚不好,偏偏在这关键时刻好了起来。

  大房三个主子坐在一起用饭,气氛很好。沈陆氏满脸笑意,女儿的婚事定了下来,今年就能出嫁。儿子的身体也一天天见好。老天开眼,辛苦了十多年,总算看到了希望。

  沈陆氏亲自给沈静坤夹菜,让沈静坤多吃一点。沈静坤则显得有些沉默,除非必要,一直遵守着食不语寝不言的规矩。沈陆氏也不在意,只要儿子的身体能好起来,她就别无所求。

  用过晚饭,沈静坤起身告辞。在自己的院子里走了几圈,权作消食,然后回到房里,准备看一会书再歇息。

  随手拿起茶杯喝下,微蹙眉头,茶水的味道有些不合适,莫非是放久了。沈静坤当即命人将茶水撤下,换上一杯新茶。

  喝了新泡的茶水,沈静坤的感觉总算对了,这才安心开始看书。

  小半个时辰后,沈静坤突然感觉腹痛。一开始没在意,却没想到不过片刻功夫,已经是腹痛如绞,感觉下一刻就要死去。下人听到动静,走了进来。见此情况,大惊失色,赶紧让人去请大夫。扶着沈静坤坐起来,不料沈静坤当即一口血喷出,转眼就昏迷不醒,呼吸也开始变得微弱。

  沈静秋猛地从床上起来,急切的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江瑶走进来,“姑娘,3外面没事。”

  “不,肯定有事情发生。”沈静秋不管不顾的起身披上衣服就朝外面冲去。江瑶不明所以,也跟着出去。

  沈静秋站在院门口,朝四下张望。她相信自己的感官,更相信自己的直觉。突然大房方向传来各种动静,寂静深夜,听在沈静秋耳朵里,犹如擂鼓一样。沈静秋惊呼一声,“不好,沈静坤出事了。”

  沈静秋当即就叫上余氏还有沈青康,一起朝大房走去。

  余氏还不相信沈静秋的判断,说沈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