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受伤(1/2)

加入书签

  沈静秋站在街角,看着被下人簇拥的谢明欢,一脸神采飞扬。茇阺畱亥?沈静秋挑眉一笑,一个庶女出门,竟然如此大的排场,看来关于齐国公府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当初在赏花宴上,谢明笑落水,脸上受伤,之后再也没有出过门。听说谢明笑脸上的伤口已经痊愈,并没又留下疤痕。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却触怒了国公府老夫人。市井传言,齐国公府庶女谢明欢心思深沉,嫡母数次针对她不成功,反倒是自己落了个灰头土脸,被国公府老夫人教训了一顿。

  年初一宫中大朝拜,齐国公府只有老夫人一人进宫,谢夫人本人并没有进宫。谢家对外说谢夫人病体未愈,怕过了病气给宫里的娘娘。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谢夫人因为收拾庶女不成,反倒吃了挂落,被谢老夫人给禁足了。

  沈静秋笑了起来,这么一看,活脱脱的就是一出庶女逆袭的精彩大戏。难怪罗隐会问谢明远,家务事可有处理干净。瞧着谢明欢这出门的派头,显然谢明欢这位庶女,已经成功的在国公府站稳了脚跟,博得了国公府主心骨老夫人的喜爱。不然也没胆子同嫡母别矛头。

  这出戏目怎么看都觉着有些熟悉。沈静秋皱眉深思。

  江瑶问沈静秋,“姑娘,可要奴婢跟上谢家的人。”

  沈静秋摇头,“不用。”谢明欢只是一个无关的人,沈静秋不想多生事端。只不过那种熟悉感却挥之不去。沈静秋一时间也没想明白,为何对谢明欢会产生熟悉感。明明上辈子不曾听过此人,更不曾见过面。

  沈静秋带着人继续去找余芙他们。时辰已经很晚了,但是街面上的人丝毫没有减少,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沈静秋四下看看,有些不对劲。之前被余少言的赶走的那几个拐子,竟然再一次的出现。带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沈静秋冷冷一笑,天堂有路不走,非得来找死。

  沈静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带着丫头继续往前走。

  当中年男子接近她,想要故技重施的时候,沈静秋动了。一道气劲打在对方心口上。中年男子捂住心口,表情僵硬,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然后直挺挺的朝地面倒去。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好好的人莫名其妙的倒下来,事先也不吭一声,要是砸到了人该怎么办?

  沈静秋手上不得空闲,结成手印,将劲气一道道的打入其余拐子的心口上。一时间,街面全乱了起来。众人惊呼,纷纷避让。仿佛是遇到了某种可怕的事情。

  沈静秋隐藏在人群中,悄无声息的离去。对于这样的人,沈静秋从来不会心软。

  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搭在沈静秋的肩膀上,沈静秋顿时大惊失色。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能够不惊动她的情况下近身。沈静秋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动手。一个转身,沈静秋看清了来人,是个陌生的男子,脸上的表情极其僵硬,总觉着那不是一张正常的脸。让沈静秋愤怒的是,江瑶同夏月都被对方的收下控制住。

  沈静秋不清楚这人是什么身份,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能耐,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惹上了这样厉害的人。

  两个人都没出声,但是已经在短短时间内交手数十招。速度太快,旁人根本就没看清,一轮战斗已经结束。沈静秋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虽然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沈静秋无丝毫的惧怕。

  “公子何意?”沈静秋冷冷的问道。

  对方饶有兴味的盯着沈静秋,呵呵一笑,“不错,不错。这样才好玩。本公子看上的人果然没有蠢的。”

  沈静秋眉眼都没动一下,“公子何意?”

  对方再次笑了起来,“沈姑娘不用怕,我对你绝无恶意。恰好遇上了,所以就来打个招呼。”

  “公子打招呼的方式挺特别的。”沈静秋冷冷的说道,“还有,我不记得认识公子。”

  “现在我们就认识了,不是吗?”对方貌似对沈静秋很有兴趣。

  沈静秋盯着对方看,“公子既然想要认识我,为何还要藏头露尾,不肯露出庐山真面目。”

  对方笑了起来,“沈姑娘果然聪慧,没想到竟然被你看了出来。”

  沈静秋挑眉,她不过是诈一诈对方,没想到竟然被她猜中了。果然这人脸上敷了一层面具。很逼真,不仔细看还只当此人表情怪异,根本就不会联想到面具上面。沈静秋问道:“你是谁?”

  “很抱歉,今日还不能告诉沈姑娘。不过沈姑娘放心,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希望届时能够给沈姑娘一个惊喜。”

  此人得意一笑,打了个手势,然后领着人快速离去。夏月和江瑶一得了自由就急忙赶到沈静秋身边。江瑶很惭愧,“是奴婢无能,请姑娘责罚。”

  “不关你的事,你不是他的对手。”沈静秋表情严肃,此人很危险,这是沈静秋最直观的感觉。她无法判断此人的身份,但是沈静秋很确定,这个人对她怀有恶意。

  沈静秋想了会,没有想明白,当即决定不想了,还是先找人要紧。

  叶天佑站在高处望着人群中的沈静秋,嘴角含笑。此时他已经取下脸上的面具,露出真容。没错,之前拦着沈静秋的人,正是叶天佑。叶天佑满脸兴味,真是越看越有滋味。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沈静秋压在身下。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有耐心,他会慢慢的等待猎物上钩。

  沈静秋在一个花粉铺子里找到的余芙。两人见面,自然高兴。沈静秋四下看了看,问道:“四哥他们没同你仔一起吗?”

  “我们分开了。”余芙今日满载而归,心情很好。“静秋妹妹,之前好可惜,我们竟然走散了。不过现在也不迟,我们继续逛下去吧。”

  “不了。母亲他们都等着,芙姐姐,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余芙挣扎了一下,“好吧。时辰不早了,是该回去了。”

  二人携手回到茶楼,沈静卓他们还没回来。余氏笑道:“不等那两个小子,要不我们先回去。?”

  南宫氏放心不下余少白,提议还是继续等下去。余应下,吩咐家丁护卫们上街去寻沈静卓还有余少白。另外派人通知沈青康一声。

  沈静秋坐在余氏身边,听着两位长辈闲话家常。余芙坐了一会,觉着很没意思,就拉着沈静秋看她买回来的东西。都是一些不值什么钱的小玩意,余芙却兴奋的不行,叽叽喳喳的,好心情全部写在脸上。

  沈静秋含着笑,听余芙同她介绍。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脚步很急促,来人明显很慌张。

  紧接着包房的门被打开,侯府的一个家丁冲了进来,哭丧着一张脸,“启禀夫人,找到两位少爷了。不过余少爷受了伤,四少爷也有受了些皮外伤。另外四少爷救了长乐公主府的大姑娘,这会三人正在一起。”

  南宫氏一听余少白受了伤,顿时慌了。猛地站起来,就感觉眼前发黑。要不是余氏及时扶住,南宫氏就要摔倒在地上。

  沈静秋第一个问道:“你说余少爷受伤,伤在什么地方,要紧吗?四哥怎么会救下长乐公主府的大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丁低着头,有些胆怯的说道:“启禀三姑娘,余少爷伤在腿上,好像骨折了。”

  “我的儿!”南宫氏受不了这个打击,大叫一声就昏了过去。余芙慌了,扑倒南宫氏身边,哭了起来。余氏也急的不行,对家丁吼道:“到底怎么回事,将话说清楚。是不是四少爷惹的祸,害了表少爷。”

  “小的不知。小的赶到的时候,表少爷已经倒在地上,看样子十有八九是骨折了。四少爷受了一点皮外伤,护着长乐公主府的大姑娘。夏侯姑娘也是昏迷不醒。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的也不清楚。因为怕主子们担心,所以小的先赶回来报信。没能将事情打听清楚,还请主子责罚。”

  余氏气的不行,“赶紧去将人带回来。表少爷若是真的骨折,记得不能动他的腿。另外,派人去请大夫。请最好的大夫。总之,不能再出事。”

  “小的遵命,小的这就去。”

  沈静秋来到余氏身边,“母亲不要担心,表哥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出事的。倒是舅母,这么昏着,也不是个事。还得想办法将舅母弄醒。”

  余芙泪眼婆娑,“姑母,我哥哥不会有事的,对吧。下个月就是会试,他的伤势不会影响他参加会试,对吗?”

  余氏沉默,她没办法给余芙保证。余氏此刻十分恼怒沈静卓,这混小子,每次出门都要惹点事情出来。要是伤着了他自己,余氏还没这么生气,大不了就当是给沈静卓一个教训。偏偏这次受伤的人是余少白,而且余少白就要参加下个月的会试。若是因为受伤耽误了前程,余氏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哥哥嫂嫂交代。要是沈静卓在这里,余氏真有打死沈静卓这个混账的冲动。

  沈青康得了消息,急忙赶了过来。南宫氏也悠悠醒转。一醒来就哭嚎着,叫着余少白的小名。

  正好这个时候,家丁护卫们抬着余少白回来了,沈静卓就跟在后面。后面还有一个人,正是长乐公主府的大姑娘夏侯宓。

  南宫氏一看到浑身布满鲜血的余少白就扑了过去。沈静秋赶紧拉住人,“舅母不要,这样会加重表哥的伤势。”

  一句提醒,总算让南宫氏恢复了一点点理智。虽然不朝余少白扑过去,但是依旧止不住眼泪,一直在哭。

  余少白的裤腿被剪开,就看到一只腿,像是被人打了一个结一样,弯曲着。受伤的部位,不仅仅红肿,而且伤口裂开,隐隐能看到里面的骨头。场面着实有些惨烈。而余少白本人则是昏迷不醒。

  沈青康寒着一张脸,见了余少白这个情况,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沈静卓打去。“我打死你这个惹祸的东西。”

  沈静卓也不躲,就站在那里让沈青康打。

  余氏怒吼,“够了。少白这个情况,不忙着救人,光打人有用吗?真要打他,也等大夫来了,看过少白的情况再说。”

  沈静秋没理会任何人,她就坐在余少白身边,朝余少白的身体里灌入灵气。并且控制着灵气的走向,朝伤口尤其是断裂的骨头集中,慢慢的滋养着余少白的伤口。

  余氏什么都没问,很自觉的站在沈静秋面前,挡住所有人的目光。加上沈青康打人,又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故此,谁也没有发现沈静秋的小动作。沈静秋满头汗水,却一直没有放弃。不管灵气对余少白的伤势有多大的作用,她都必须尝试。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余少白骨折,而不过问。因为她很清楚,余少白是余家人的希望,要是错过了这个会试,不说别的,舅母肯定会恨上他们沈家。以后两家人说不定还会从亲人变成仇人。而且余少白的性子从不会主动惹事,这次骨折,极有可能示遭受了无妄之灾。于情于理,沈静秋都要保住余少白的腿,让余少白能够早点好起来,能够赶上下个月的会试。

  沈青康一脸怒意,朝余氏瞪了眼,这才同沈静卓说道:“回去再收拾你。”

  沈静卓沉默不语,一句话都不肯说。

  一直被人忽略的夏侯宓,这个时候怯生生的站出来,“不怪沈公子,都是我的缘故。沈姑娘要不是因为救我,余公子也不会被马车撞到,也就不会受伤。呜呜……”话音一落,夏侯宓就哭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沈青康问沈静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大家说清楚。”

  沈静卓扭着头,不肯说。一脸不痛快的样子,气的沈青康又想打人。他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有沈静卓这样的儿子。真后悔,当初生下沈静卓的时候,没将沈静卓给弄死。如今长大了,就专门来气他。沈青康怀疑,自己总有一天会被这个不孝子给气死。

  夏侯宓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是我,我,我被坏人追,我就跑。沈公子路见不平,来救我。那些坏人好坏,还想来抢我。沈公子同他们打起来了,结果余公子被那些人给撞飞,撞在路过的一辆马车上,然后,然后就受伤了。?哇……”夏侯宓嚎啕大哭起来。

  余氏揉揉眉心,“夏侯姑娘,你先别哭。你家人呢?丫头仆妇呢?家丁护卫也没带在身边吗?”

  “走,走散了。”夏侯宓哭着说道。

  “大夫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顿时大家的注意力又再次集中在余少白的伤势上面。

  大夫先是给余少白清洗伤口,然后再仔细检查,上药包扎,打好夹板,防止伤腿乱动。期间,南宫氏数次想要询问余少白的伤势情况,都被那大夫眼一瞪,给瞪了回去。

  等一切做好后,大夫才对众人说道:“这位公子的伤势,老夫仔细检查过了。虽然骨折,不过情况还算乐观。好好养养,不会成为瘸子,这点老夫可以保证。另外,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几个月内,就不要下地走路啦。安心养伤才是正经。年轻人啊,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等大夫话音一落,南宫氏就焦急的问道:“大夫,我儿是举子,下个月就是会试了。他身上的伤势会有影响吗?”

  大夫捋着胡须,“刚才老夫说的话没听见吗?伤筋动骨一百天,什么会试,别指望了。等三年后吧。”

  南宫氏啊的一声大叫,哭嚎起来,“我的儿啊,娘如何给你父亲,给老太太交代啊。”

  余氏陪着抹眼泪。

  沈青康严肃着一张脸,等大夫走了,才对南宫氏说道:“嫂嫂放心,我这就让人拿着名帖去听太医。务必让少白赶上这一次的会试。”顿了顿,又说道:“好在少白的手没有受伤,趁着养伤的时候,也可以复习功课。他底子打的牢,相信这次会试一定没有问题。”

  南宫氏眼巴巴的望着沈青康,“一切就拜托姑老爷。”

  “放心,少白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一定会让少白参加这次会试。”这番话,沈青康是说给南宫氏听的,同样也是说给他自己。沈青康回头,一巴掌甩在沈静卓的脸上,“混账东西。”

  余氏受不了这个,“老爷,夏侯姑娘都解释得很清楚了,此事根本不怪静卓,老爷为何还要动手打他。”

  沈青康冷哼一声,“若非他不自量力,少白又怎么会受伤。你看他这个样子,难道不该打吗?”

  “求沈老爷不要打他,他都是为了救我才会害的余公子受伤。这些都是意外,请沈老爷息怒。”夏侯宓抽泣着,小脸蛋看起来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沈青康狠狠瞪了眼沈静卓,回去再收拾你。

  沈静秋休息完毕,总算恢复了一点精力。这才走出来,来到夏侯宓身边,“夏侯妹妹,你受惊了。”

  夏侯宓见到沈静秋,就跟见到最亲的亲人一样。扑倒沈静秋怀里,嚎啕大哭起来,“静秋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

  沈静秋差点倒在地上,实在是夏侯宓这一扑,用的力气可不小。“好了,好了,我们不哭了。脸哭花了就不好看了。你的家人在哪里,我派人去通知他们。他们没见到你,肯定都急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