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刘家提亲(1/2)

加入书签

  沈静卓挨了一顿竹笋炒肉,伤上加伤。大夫见了,大发雷霆,质问沈家是不是嫌弃沈静卓死的不够快。既然如此,还请大夫做什么,让他自生自灭好了。沈青康怒着一张脸,对大夫的话不以为意。余氏好说歹说,让大夫平息了怒气,赶紧给沈静卓上药。

  沈静卓龇牙咧嘴的,沈青康这回下手是真的狠。这都多少年了,自从沈青康生病后,沈静卓就再也没吃过沈青康的竹笋炒肉。如今再次尝到这个滋味,沈静卓贱贱的想着,其实滋味也不错啊。要是下手能够再轻一点就好了。

  沈静秋给沈青康端来茶水,“父亲喝茶。您先消消气。哥哥的性子已经是这样了,与其每次事后帮他善后,不如想想怎么才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沈青康直接说道:“明儿就将武师傅给辞了。静卓只要不学武,他就是有心惹祸,也是小打小闹。”

  “父亲真以为辞退武师傅,将哥哥拘束在家里,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沈静秋不赞同沈青康的想法。

  沈青康皱眉,“不然还能如何?静秋,此事你就别操心了。”

  “父亲,女儿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说吧。”

  沈静秋斟酌着说道:“既然哥哥一心从军,那就随了他的愿,让他从军吧。反正早晚哥哥也会走上这条路。在军中,有上官管着,有军纪约束着,总比他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无事生非要强。不求哥哥能够挣下军功,光宗耀祖。只求他能够自立自强,能够承担起作为长子长兄的责任。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沈青康早就想过这个问题,说实话,他是没办法管教这个儿子。就如沈静秋说的那样,脾气性格都已经定了,再怎么管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沈青康皱着眉头说道,“从军的门道也有不少,偏偏我对这方面不甚了解。你二伯倒是同军中有联系,难道要走你二伯的门路吗?”

  沈静秋笑道,“父亲还忘了一个人,那就是已故的大伯。大伯从军多年,军中故旧都还在。虽然大伯人已经不在了,但是香火情总归还是有的。不如请母亲到大房走一趟,请大伯母出面,替哥哥在军中谋一个位置。就算是从小兵做起,我觉着对哥哥来说,也算是一次难得的锻炼。就怕哥哥吃不了苦头。”

  “他敢!”沈青康怒道:“我要是随了他的愿,将他送到军中,他敢叫苦,我就打断他的腿。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要么死,要么就坚持下去,活出个人样来,绝无第三条路可走。”沈青康也是被沈静卓给气狠了,说这番话的时候,简直是杀气腾腾。要是沈静卓在跟前的话,说不定又要吃一顿竹笋炒肉。

  沈静秋抿嘴一笑,沈青康话说的狠毒,等到真正下手的时候,还是极有分寸的。沈静秋知道沈青康已经被说动,也就放心了。

  果然,就在当天,余氏出面去了一趟大房,找沈陆氏说话。

  沈刘氏一听余氏去了大房,就以为余氏是问沈陆氏要钱的。顿时激动得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这回她非得逮住三房和大房的把柄不可。

  沈陆氏一开始也以为余氏是为了银钱找她,正在想该怎么拒绝,却没想到余氏开口竟然是为了沈静卓的前途。

  当余氏说了来意后,沈陆氏沉默下来。

  余氏很担心,“大嫂,此事难道不成吗?”

  沈陆氏叹气,“三弟妹,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想必你也清楚。自从当家的过世后,我就极少出门。过去的那些关系也都淡了。你说的那点香火情,也不知如今还沈静霞不在,请沈静月改日再过来。

  沈静月无所谓的说道,“既然七妹妹不在,那我就坐在这里等一会。你们去忙你们的,这里我熟,不用你们费心伺候。”

  将丫头么都赶出了房里,沈静月翻起沈静霞的卧房。最后在一本书里面翻出一张药方。药方太复杂,沈静月看不明白,却直觉这张药方很重要,说不定上面就是沈静芸的秘密。沈静月急匆匆的抄写了一份,将原本的药方放回原处,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离去。

  江瑶全程关注,等身静月离开,江瑶也悄然离去,去给沈静秋禀报消息。

  沈静秋得知沈静瑜已经抄下药方,微微点点头。未免沈静月身边的人办事不利,沈静秋又让江瑶继续盯着,必要的时候给予适当的帮助。总归要尽快让沈静月知道沈静芸怀孕的消息。

  沈静月派身边的大丫头春儿出门打听这药方子到底有什么作用。

  春儿想到周嬷嬷擅长药膳,于是就提议不如请周嬷嬷过来看看。若是周嬷嬷也不知道这药方子起什么作用,再去外面打听也不迟。

  沈静月想了想,同意了春儿的提议。

  周嬷嬷被请了过来,本以为是一点子小事,可是等看到药方子的时候,周嬷嬷就惊住了。赶紧命人关上门,压低声音问沈静月,“姑娘能否告诉奴婢,这药方究竟从哪里来的?可是有人在蛊惑姑娘?”还有意无意的朝春儿看了眼。

  春儿连连摆手,表示此事同她没关系。

  沈静月说道:“嬷嬷误会了,这药方是我从别人那里得来的。”

  “姑娘可否同奴婢说实话。不然奴婢只能将此事禀报给姨娘知晓。”

  沈静月皱眉,“嬷嬷能否先告诉我,这药方究竟有什么用?”

  周嬷嬷斟酌了一下,沈静月也不小了,这些内宅阴私事情,也该让她知晓一二。“这药方专用于妇人落胎,不知姑娘从哪里得了这药方。”

  沈静月大吃一惊,脸色苍白,一脸被吓怕的样子,“落胎?怎么可能?七妹妹她……不,我明白了。难怪沈静芸当初要下药害我,原来是因为这个。”

  “姑娘的意思是这药方来自于七姑娘,又同四姑娘有关?”周嬷嬷也深感意外。

  沈静月当即就将沈静霞这段时间的反常,还有对沈静芸的怀疑说了。

  周嬷嬷暗自点头,“姑娘的猜测,*不离十。若是果真如此,那沈静芸可就是十恶不赦。”

  沈静月一想到沈静芸要倒霉了,兴奋起来,“嬷嬷,此事我们要怎么做。要不现在就去禀告老夫人。由老夫人出面处置沈静芸。”

  “不可。”周嬷嬷当即反对,“我们不能出面,以免被人迁怒。最好是经过别人的口将此事告知老夫人。另外这件事情你们都要烂在心里面,万万不可传扬出去。一旦传扬开,沈静芸固然不会有好下场,可是姑娘作为四姑娘的庶妹,名声也会大受影响,进而影响到姑娘的亲事。”

  沈静月又是害怕又是恼怒,“嬷嬷提醒的对,此事我会烂在肚子里。那沈静芸根本就是个扫把星,谁沾染上谁倒霉。若非是她,当初我也不会……”沈静月一想到在老夫人的寿宴上的遭遇,心头就恨得不行。这一次沈静芸做下这等不要脸的事情,依老夫人的性子,沈静芸足够死一万次。

  周嬷嬷心有还有些疑问,叫来春儿仔细问过后,心下明白了几分。沈静月十有*做了别人的马前卒。好一个沈静秋,明明早就知道沈静芸怀孕的事情,却忍着不拆穿,在这里等着沈静月,她是什么意思?难道江武的事情,沈静秋查出来了吗?如果真的知道江武丢了性命,那沈静秋为何还那么平静。不对,这沈静秋肯定是在算计什么。

  周嬷嬷又叮嘱了沈静月一番,让沈静月万万不可私下行事。此事她会同胡姨娘商量好对策。过后,告辞离去。

  周嬷嬷去见了胡姨娘,将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最后说道,“姨娘,三姑娘利用五姑娘,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次若非奴婢劝阻,五姑娘就要去禀报给老夫人知晓。到那时候,五姑娘可就成了众矢之的。”

  胡姨娘手指一痛,被绣花针扎了一下。回头冷冷的盯着周嬷嬷,“三姑娘无缘无故的为何要算计静月。因为你的缘故,对不对?因为你动了她的人,所以她才会盯上我们,对不对。我早就警告过你,别将那些事情牵扯到孩子们身上,你答应的好好的,可是你又是怎么做的。如今我们被人盯上了,你说,我们要怎么办?”

  “姨娘别急。奴婢仔细想了想,三姑娘无非是利用咱们姑娘给老夫人报信。那咱们就成全三姑娘。至于奴婢同三姑娘之间的恩怨,奴婢会自行解决,不劳烦姨娘操心。再有,如今我们已经被三姑娘盯上,姨娘觉着你还能独善其身吗?届时姨娘就算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别人会相信吗?”

  胡姨娘冷笑一声,“你就不怕被人知晓身份后,我们全都要人头落地。”

  周嬷嬷自信一笑,“既然三姑娘从一开始就没声张,以后她也不会声张出去。而且奴婢相信,三姑娘至少目前还不确定我们的身份,最多是对我们有所怀疑而已。就算他日知道了,为了沈家满门,三姑娘不仅不会声张,还会替咱们隐瞒。”

  “她大可以悄悄解决你。”胡姨娘冷酷的说道。

  “奴婢一条命,死不足惜。只是可惜姨娘,得替奴婢背负这些罪名。”周嬷嬷不客气的说道。

  胡纯良怒极,“你放肆!”

  周姨娘诚恳的说道,“姨娘,到了如今,你还要拒绝吗?人家的刀子都架到脖子上了,难道姨娘是打算引颈受戮吗?姨娘就算为了两位小主子着想,也该下定决心了。”

  “周湄,你逼迫我如斯,你就不怕等我接受了他们的条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结果你的性命。”

  “奴婢不怕。奴婢早就说过,奴婢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周嬷嬷大义凛然的说道。

  胡姨娘怒极反笑,挺直了背脊,“好,好的很。既然你们不肯放弃,那我就答应你们。”

  周嬷嬷狂喜,“姨娘当真同意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