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野种(1/2)

加入书签

  还没出正月,所有人都还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

  这日,武威侯府的门房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娇媚柔弱的妇人带着一个小姑娘,跪在门前。同时,门前已经积聚了好些看热闹的老百姓。

  门房心头顿时咯噔一声,这是谁家的小妇人,大过年的上门找晦气。

  妇人连连磕头,直说自己是来找相公的。还说自己再苦再难也没关系,关键是孩子不能没父亲。眼看孩子大了,不能再跟着她受苦。哭哭啼啼的,加上那委屈的小表情,在场的人就相信了大半。指指点点,都说侯府的人做事不地道。孩子都有了,还不认回母女二人。

  门房头都大了,不敢耽误,赶紧派人去禀报主子。

  沈老夫人得知有人领着孩子上门认亲,气的不行。狠狠的瞪了眼两个儿子,怒斥,“你们做的好事。来人,将人领进来。老身倒是要亲眼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大过年的竟然敢给我们侯府添晦气。”

  沈青康大皱眉头,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沈青凡微微一笑,等今日过后,沈青康声明扫地,看他还怎么出仕。一个不能出仕的人,对他能有什么威胁。哼,这就是同他做对的下场。他会让所有知道,跟他斗,下场就是死。

  妇人同孩子都被领了进来,不得不承认,妇人长得很娇媚,妖妖娆娆的,一举一动仿佛都在勾人。至于小姑娘,继承了母亲的五官,也是清秀可人。两人跪在地上,女子轻声说道,“小妇人蔡三娘拜见老夫人,老夫人福寿安康。”

  沈老夫人眼睛一眯,冷着脸问道,“蔡三娘?你说你带着孩子来找相公,老身就要问问,你相公是何人?你们又是何年成亲,何年有了孩子?为何要到我们侯府门前哭闹,是成心给我们侯府添堵吗?”

  蔡三娘微微抬起头来,一脸孤苦无依的表情,“请老夫人明鉴,三娘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给贵府添堵。实在是孩子的父亲就在府上,三娘无法,只能找过来。还请老夫人体谅三娘的难处。”

  “胡说八道。老身如今两个儿子在世,个个都是本分之人,岂会同你这样的人生下孩子。你若是再敢胡言乱语,老身就命人将你打出去。”沈老夫人怒极。

  沈青凡此时站出来,“母亲,这蔡三娘口口声声说孩子的父亲就在我们侯府,不如让她拿出证据来。万一事情正如她所说,总不能让我们沈家的血脉流落在外。”说完,还朝沈青康看了眼。

  沈青康怒斥,“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女子厚颜无耻找上门来,不一棍子打出去,还得听她胡言乱语吗?”

  谁料,话音一落,蔡三娘就哭了出来,委屈又柔弱的望着沈青康,“夫君难道不认识三娘了吗?”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同你何时见过面。”沈青康大声呵斥,“蔡三娘,你可知道污蔑我会有什么后果,你可要想清楚。”

  沈青凡的一双眼睛犹如毒蛇一样的盯着沈青康,“三弟这么急赤白赖的否认,莫非是心虚。难道三弟同这位蔡三娘果真有首尾?这孩子莫非也是三弟的。”

  沈青康怒极,一张脸青了又紫,紫了又白“无耻。二哥信口雌黄,我倒是要问问二哥,无缘无故帮着一个外人说话,是何居心?莫非这人是二哥请来的托。”

  沈青凡嘲讽一笑,“三弟妹,你怎么看待此事?”

  余氏一张脸也气白了,恨不得抬起脚就朝蔡三娘的脸上踢过去。冷着脸说道,“我自然是相信相公,这女人来历不明,她说什么难道我们都要相信吗?随随便便在大街上找个孩子来,就说是侯府的子嗣,二哥不但不怀疑,还帮着这个居心不良的女人说话,我做弟妹的倒是想问问二哥是不是想要混乱我们沈家的血脉。”

  “不,不是的。”蔡

章节目录